刚刚更新: 〔鸿天神尊〕〔穿越明末:开局从〕〔长生〕〔神婿叶凡〕〔霸总追婚:夫人,〕〔逆境修天〕〔乡村作曲家手打无〕〔悍腰〕〔崛起从金融开始〕〔星海王座〕〔扼元〕〔医妃重生:战神的〕〔病毒王座〕〔地球人实在太凶猛〕〔血染侠衣〕〔上门龙婿叶辰〕〔饥荒抢粮:我把物〕〔逍遥天医〕〔鹰酱,求求你再吹〕〔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无法逃离丧尸之地 1 天亮之后
    这次,应该是跑不掉了吧。陈其兴下意识紧闭上眼睛,等待着小丧尸扑到自己脸上那一幕的到来。严丽最后花一样的笑脸又浮现在了面前,陈其兴突然有点儿后悔,早知道这样,他就该留下来陪着严丽去。“其兴!!”尹门冰的声音远远响起。接着汪的一声狗叫,在小丧尸的笑脸离陈其兴的鼻尖最多还有两厘米的时候,一道橘黄色的影子从右边猛地腾起,一下子咬中了小丧尸。是球球!只见球球嘴里发出狼一样的威胁声,死死地咬住那小丧尸的脖子,小丧尸在球球的嘴里来回挣扎却动弹不得。吱吖一声刹车声自三人身后传来,一辆黑色的辉腾大众出现在视野内。“上来!”于小希从后座打开车门,冲着三人叫道。张林南马上拽起还愣在原地的陈其兴一把冲进后座,林士博也打开前座门坐了进去。“球球!回来了!”尹门冰叫道。球球一听,用力一甩,狠狠地将嘴里的小丧尸摔在了墙上,然后马上纵身跳进了后座的车窗里。“汪!”尹门冰见所有人到齐,脚下便开始轰轰轰的加油。“都坐好了!”他接着离合一松,车子就像是离弦的箭一般射了出去。“卧槽!”前座的林士博眼见着两秒不到,尹门冰便已经开出了接近100米了,吓得是安全带都不敢去扣,只能死死的抓着前座的坐垫。“太快了!太快了!”“快吗?”尹门冰玩味的一笑,一双狐狸眼因为兴奋而闪着光,“我才刚刚开始呢。”陈其兴只觉得胃里翻江倒海:“真不愧是前职业赛车手。”“先不说这个!”张林南指了指快速追上来的影子,“这家伙还没死。”“啊?”于小希往车窗外看去,“这是什么东西?”“不管是什么东西,”尹门冰一下子将方向盘向右打满,“让我碰到车就是它的失误!”一个漂移,车子不躲反直直地向那丧尸而去。“就这个东西欺负你们是吧?”尹门冰微微一笑,脚下踩着油门的力道瞬间加重。黑色的辉腾大众化身钢铁巨兽,仿佛要将面前的一切都吞入腹中一般咆哮着。攻守转换,瞬间完成。要说这丧尸果然是已经连动物的智商都不如了,见着这比它大好几倍的东西朝着它来了,竟然不知道害怕逃跑。面对尹门冰气势汹汹的攻击,那小丧尸只是一闪身让过,接着一个弹跳就跳到了车上。车里的人只听见车顶上咚的一声。“啊!”于小希叫道,“它跑到车上来了!”尹门冰咬着牙发狠一笑,转头看向旁边的林士博:“士博哥,你最好现在先把安全带系上。”林士博冷汗当场就下来了,马上摸索着抓过安全带扣上。张林南和陈其兴也立马抓过后座的安全带扣上。“敢在我的车上造次,”尹门冰将挡位加大最大,向左的方向盘打满,“你也配?!”黑色辉腾大众先是一顿,然后突然之间一个反方向猛转弯来了个360度大旋转,车子就像陀螺一样原地高速旋转了起来。轮胎摩擦着地下车库光滑的地面发出刺耳的吱吖声,塑胶难闻的味道瞬间遍布了整个车内,林士博只感觉眼花缭乱,连自己现在在哪儿一时间都想不起来了。“我要吐了…”陈其兴两手紧抱着球球,只感觉自己就像是那离心机里的试剂,再这样下去灵魂就要被离心出来了。一边的张林南也是一手抓着斧头一手捂着嘴,说实话,丧尸都没有让张林南怕成这样。更别提现在满脸苍白感觉随时都会抽过去的于小希,一群人中也就只有现在还在昏迷的许松洋面色如常。咚的一声传来,小丧尸终于被车子甩到了边上的水泥柱子上。“真没意思,”尹门冰一个急刹车,颇为遗憾地说道,“还以为你能多玩会儿呢。”说完他优雅地一打方向盘,一个转弯,擦着墙就将还在晕乎的小丧尸碾成了碎片。血混着七七的别的液体噗嗤一下溅到车前档上,尹门冰熟练的打开了前档的雨刮,连车都没有停一下就利落地掉头绕过柱子,朝地下车库的出口驶去。林士博惊魂未定,缓了半天才朝旁边的尹门冰佩服道:“我都不知道你那么会开车。”尹门冰骄傲地拍拍方向盘:“厉害吧,但是别让后面昏迷着的那个人知道我这样开车了,上次我这样开车的时候,他烦了我半年。”“说实话,我要是松洋,我会直接举报你,”陈其兴半死不活地吐槽道,“我感觉我这辈子坐车都会晕车了。”张林南捂着嘴点头赞同,而一边的于小希更是话都来不及说一开车窗哇的就吐了。不过不论怎么说,现在也是暂时安全了。陈其兴掏出手机查看时间,凌晨5点26分,外面的天应该快亮了吧。“这款车帅吧?”前面的尹门冰一边开着车一边向前座的林士博闲聊,“这可是低调中的王者,便宜又实惠,没想到这车的主人竟然没有关车门拔钥匙,被我捡到了。”“是很厉害,”林士博由衷地点点头,“有多便宜呀?我以后干脆也买这款车好了。”“250万左右。”林士博一愣:“等等,这车250万?”“对啊,”尹门冰一脸纯真地微微侧头看着林士博,“怎么了?”林士博说不出话来。“士博哥,”陈其兴拿手拍了拍前座林士博的肩膀,“在门冰家,这种车就叫便宜。”——xxx——天已经大亮了,张一凯试着抬了抬自己的左手,除了有点儿痛以外,并不影响使用。“接下来去哪儿?”张一凯坐起来问道。韩凡影手里拿着一本英文原版的自由,正在悠闲地看着,听见张一凯这样问,她只是懒懒地抬了一下眼,接着又马上继续看。“哪儿都不去,”韩凡影翻了一页,“我没有任何可以去的地方。”张一凯见过被人绑架了还和绑匪聊天的人,也见过被困到断崖上还要唱哆啦a梦主题曲的人,他本来以为这些人就已经是淡定的顶峰级人物了,但面前的韩凡影,彻底的刷新了张一凯对于淡定的认知。“你有多少水和食物?”张一凯问道。韩凡影挪了挪身子,露出了自己身后的小背包。“大概还有7条士力架和3瓶矿泉水吧。”“还有其它的东西吗?”“有,包里还有一个只剩两格电的充电宝和一个便携医药包。”张一凯于是也看了看自己剩下的东西:一个完全派不上用场的防毒面具,一把军用砍刀,一把只有一枚子弹的54式手枪,一把打空了子弹的88式狙击步枪和一个摔碎了的连络用卫星电话。所有东西加在一起,也是撑不了多久的……“我们现在是在哪里?”张一凯又问道。韩凡影从中抬起头,难得认真地想了想回道:“我想应该是在某个ktv吧。”“ktv?”“嗯,我趁那帮丧尸都跑了才把你拖走的,旁边就是这栋楼,我记得楼上有写,叫什么笑猫ktv。”“那么就是说,我们现在离我倒地的地方不远?”张一凯一阵惊喜,“我得想个办法拿到我的背包。”“背包?”韩凡影跟着张一凯一起回忆,突然她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说道,“啊——你说那个背包啊,嗯,你应该拿不到了。”“为什么这样说?”韩凡影顿住了,她浅黄色的瞳孔像猫一样盯得张一凯头皮发麻。“我想你应该不会想知道的。”韩凡影回道。——xxx——金黄色的太阳光慢慢照亮了c市的大地。没有了行色匆匆的人们,鱼中区的早上变得宁静又悠闲。远处飞来了一只漂亮的小麻雀停在了车库横杆之上,它理理自己的翅膀又抖抖自己的脚,悠闲地打起盹来。汽车加速的声音由远及近,小麻雀被猛地惊醒,朝旁边的道路上飞去。下一个瞬间,它刚才停留的杆子就被一辆从内疾驰而出的黑色的轿车给撞飞了。“门冰小哥——”林士博拖长了声音,“你干嘛呢——”“冲关啊。”“撞一个横杆,你要120码?”“你看看球球,”后座的张林南指了指吓得扑到自己怀里的球球,“我tm都的以为你要上天了!”“嘁,”尹门冰委屈巴巴的撇了撇嘴,“我们不也是出来了吗?”“尽可能的安静一点吧,”陈其兴说道,“刚才的地下车库应该是没有那些东西,但是在大路上动静大了就不好了。”尹门冰将车速放慢下来,把档位调到了二档:“放心吧,我可是能快能慢的好司机。”刚才还像是一头猛兽一般的车子马上安静了下来,在尹门冰行云流水的一顿操作下,车子突然就变得像是小绵羊一样的听话温顺。早晨的阳光照亮了四周的景象,各个地方都能看到明显血迹,墙上,车上,甚至三米高的路灯上。几辆轿车和一辆黄色的出租车在路上斜斜地停着,车门大开,车的主人早就不知道跑到了哪儿去了。周边的商铺看起来也都受到了爆炸的波及,变得就像是经历过了战争一样的破败。陈其兴将车窗打开了一点。清晨的风吹了进来,出乎意料的是,即使发生了那么多事后的今天,风还是和无数个普通早晨一样的清甜醒脑,并没有什么不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剑绝世〕〔惊爆!团宠假千金〕〔全球探秘:开局扮〕〔唐柒柒与封晏〕〔玄幻:授徒万倍返〕〔司少甜妻,宠定了〕〔误入歧途苏玥〕〔1983:从分田到户〕〔你不能这么对我[穿〕〔七零嫁糙汉,知青〕〔攻他又又装穷了[重〕〔大叔,你暗恋的小〕〔末世求生:我能看〕〔独行修仙路〕〔重回九零之暴富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