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开局地摊卖大力〕〔首富从买栋楼开始〕〔累!病娇徒弟要黑〕〔反派:女主偷听我〕〔大唐:开局被骗婚〕〔四合院:从开大车〕〔什么年代了,还在〕〔震惊!洞房夜丑妻〕〔凡人飞仙〕〔前世今生曝光?举〕〔七零团宠:极品家〕〔从吞噬开始做任务〕〔惊鸿〕〔洪荒:我鸿钧真不〕〔一鱼一酒一江湖,〕〔逆天萌兽:绝世妖〕〔全球大佬团宠后,〕〔带种田系统嫁病娇〕〔农门团宠:家有萌〕〔傅爷,你的替嫁新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1 小时候
    这是一个别人家的孩子。他听话,懂事,聪明,好学,他六岁的时候就能够轻易地解出高中的数学题。他从不贪玩,对待所有人都是谦卑恭顺的模样。他长得可爱乖巧,总是不会吵闹着要买这买那。他叫刘庆国,今天是他9岁的生日。一个白面馒头放在草地上,刘庆国拿出酸奶小心地淋在馒头上面,并且拔了一根笔直的草插进馒头里。哇!小小的刘庆国眼睛直冒光,这样看起来就像是真正的生日蛋糕一样呢。月色高高的挂着,刘庆国背着包坐在草地上,虔诚地闭上了眼睛。“我希望爸爸妈妈不要再吵架了,爸爸能更喜欢我一点,如果可以的话,明年生日我想要一个真正的生日蛋糕。”许完愿望,刘庆国开心地吹了一下小草,拿起馒头狼吞虎咽了起来,他好久都没有吃过那么好吃的东西了。酸奶和白面馒头都是刘庆国帮高中的大哥哥大姐姐写作业赚来的,虽然爸爸让自己上交所有的钱,但刘庆国偷偷藏起了两角钱。白面馒头花了五分钱,酸奶花了分钱,剩下的七分钱还可以去买两大袋弹珠,一袋弹珠有十个呢,刘庆国一边吃着馒头一边美美地想着,这下他终于也可以和班上的男生一起打弹珠玩了,再也不用站在一边羡慕了。刘庆国将还剩小半瓶的酸奶盖上盖子小心地塞进包里,这些酸奶还能让刘庆国偷偷地吃上好几天呢。9岁的少年哼着小曲,开心地踏上了回家路。哐啷一声,是陶瓷砸到墙上的声音。一间小小的棚屋里面传来了女人的吃痛的叫声。“求求你了,求求你了,”女人的声音虚弱无力,“请不要再打我了。”“你别给我在这儿假兮兮的装可怜!”男人的声音透过薄薄的小棚屋墙往外冒,“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嫌弃我是个废人!但是我告诉你,只要我还活着一天,我就还是你男人,你什么都得听我的!!”木头砸到肉里的声音传来,接着便是女人被打的尖叫声,通过这间棚屋小小的窗户往里看,能看见一个衣衫褴褛的长发女人像死狗一样趴在地上,而一个满身横肉的男人正拿着实木的板凳,怒气冲冲的往女人身上砸。一下,两下,三下,四下,女人的惨叫声只能使男人更加的愤怒。邻居阿婆正在外面晒被子,听见这动静她也只能是无奈地摇了摇头。又开始了,瞧这气势汹汹地的样子,哪里还像是对待自己的老婆啊。这家的男主人姓刘,据说原来是个有钱的公子哥,他的老婆李慧则是当时c市糖厂厂长的小千金,两人门当户对,从小就订好了娃娃亲,长大后不久就结了婚生了孩子,当时男人在一家不错的单位上班,家里甚至有钱到每年都要出国旅游。可是好景不长,这男人不知从什么时候染上了赌瘾,每天留连忘返于各种各样的牌桌之上,很快就把自家的家产败得精光,甚至连李慧的爸爸去世时给自己女儿和孙子留下的所有财产都被他强行拿去挥霍一空。到头来别说安稳的平凡生活了,他已经负债累累到只能带着李慧和自己的儿子跑到这样一个离c市相当遥远的小乡镇躲债。住着最破的一间小棚屋,让老婆李慧出去买体力干活赚钱,而自己每天在家不是游手好闲就是出去给别人借钱打牌,输了钱就回来打人撒气,不光是李慧,就连他十岁未满的小儿子也经常被他打得一整夜一整夜的哭。真是造了孽了,阿婆想起了那个被着小包脸蛋红红的小可爱,心里面难受得要死要活的。“嗨婆婆!”一声清脆的问候声打断了阿婆的思路,阿婆低头一看,发现刘庆国眨巴着大大的眼睛正抬头微笑着看着她呢。“婆婆你为什么站在我家门口发呆啊?”刘庆国问道。阿婆先是一愣,马上反应过来笑着问候道:“庆国啊,放学回家了?”“对啊。”刘庆国回道。“是,是这样哦。”“那婆婆,我就先回家了。”必要的人际寒暄结束之后,刘庆国向阿婆微微欠身就打算开门进去。“诶!等等!”阿婆一下子抓住了刘庆国的手,“要不然你先去阿婆家坐会儿吧。”刘庆国有点儿疑惑地看看她:“怎么了,婆婆?”阿婆刚准备开口说话,两人面前的门突然吱呀一声打开了。男人满是横肉的脸出现在了门后,眼睛像老虎一样紧紧盯着面前的阿婆。“呀——是周阿婆啊,”男人皮笑肉不笑,一下子提着刘庆国的包将刘庆国提了起来,“你要带我家庆国去哪儿呢啊?”阿婆一顿,瞬间被吓得冷汗都下来了,支支吾吾了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但还是本能性地抓着刘庆国不松手。“我…我就是打算…我,那个……”“婆婆,”刘庆国把凉凉的小手轻轻地放在了阿婆死死抓住的手上,眼神里突然浮现出一丝超越他这个年龄的成熟,“谢谢你的好意,我要回家了。”阿婆还想说点什么,但抬头一看刘庆国的眼神,挣扎了半天,最终还是默默地松开了手。她只是一个儿女都不管不顾的独身老阿婆,她什么都做不到啊。“那庆国,我们回家吧——”“好的,爸爸。”——xxx——啪的一声耳光扇得刘庆国脑袋嗡嗡的。刘庆国瞬间就感觉自己的左脸火辣辣的疼起来,嘴角一股铁锈味儿,应该是男人用的劲过于大了,嘴角被扇破了一点。“你想跑哪儿去啊?小兔崽子!”男人骂道,“跟你妈一样都是卖惨博人同情的贱货!”默默地擦了擦自己的嘴角,刘庆国颤抖着看了看旁边趴在地上瘦骨嶙峋的妈妈,扑通一声就跪了下去:“对不起,爸爸。”“你还知道我是你爸呢?”男人并不感到怜惜,一脚踹在刘庆国的肚子上,“那你怎么一天到晚净给我添麻烦?你的孝敬呢?我问你,你的孝敬呢!”一脚又一脚,刘庆国不敢反抗,只能像个小虾米一样捂着头蜷缩着身体,期望着这场暴力的尽快结束。无论多想哭都得忍住,刘庆国对自己说道,爸爸不喜欢看见自己哭。“操你妈贱货!”今天是自己的生日。“贱货!”愿望得明天才能到天上的神仙那里。“就是你们两个拖坏了我的运气!”“扫把星!贱种!!”只要忍过今天,只要忍过今天。会有的。爱着自己的爸爸,经常笑的妈妈。温暖的被窝。漂亮的生日蛋糕。会有的。……夜深人静,刘庆国睁着眼躺在角落里砖垒成的床上。好疼,好疼。全身的每一处都像是散架了又重新安上了一样,酸痛钝痛刺痛,所有的痛都在身体里碰撞交织,让刘庆国夜不能寐。但是刘庆国的脸上是挂着微笑的,他小心翼翼地从包里摸出那剩下的七分钱,脑子里一直想象着晶莹剔透的玻璃弹珠。明天怎么还没到呢?刘庆国现在就想飞到玻璃弹珠的面前。一双手突然掀开了刘庆国的被子,刘庆国吓了一跳,但下一秒,熟悉的温暖的气息就让刘庆国安静了下来,是妈妈。“庆国啊,”李慧脸上还带着青一块紫一块的淤痕,她温柔的看着刘庆国,“跟妈妈出去走走吗?”刘庆国往床上看去,男人一手拿着喝空的烧酒玻璃瓶,一手枕在头下,鼾声如雷,看起来并没有被这边的动静影响到他的睡眠。“嗯。”刘庆国点了点头,听话的站起来跟着妈妈一起出去了。今晚的景色十分美好,月亮悬在空中亮堂堂的,吹来的微风带着一股甜丝丝的味道。妈妈让刘庆国闭上眼睛,刘庆国乖乖的闭上了眼睛。等了一会儿,空气中甜甜的味道变得更浓了。“庆国,睁开眼吧?”妈妈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激动的颤抖。刘庆国睁开眼。首先印入眼帘的是蜡烛的烛光。摇摇曳曳的昏黄色的烛光,将刘庆国和妈妈的脸照得红彤彤的。接着再往下看,是一朵红红的牡丹,点缀在海绵蛋糕之上。“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妈妈捧着蛋糕小声地唱着生日歌,“祝你生日快乐——我亲爱的刘庆国,祝你生日快乐——”豆大的眼泪顺着刘庆国的脸颊滑落。是生日蛋糕啊!是真正的生日蛋糕啊!无数次在橱窗里看见的奶油蛋糕,无数次出现在他梦里的蛋糕!刘庆国甚至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颤抖着伸出手轻轻点了一下,奶油摸起来滑腻腻的,是切切实实存在于刘庆国的面前的。把沾着奶油的手指放进嘴里,一股从来没有体会过的甜在舌尖炸开来。这就是奶油。好甜。刘庆国觉得自己永远不会忘记这个味道。“对不起啊,”李慧说着说着哽咽了起来,“妈妈只偷偷攒了那么多钱,只能给你买那么小一个蛋糕。”“没有啊,”刘庆国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纯真的说道,“这是我见过最好的最好的大蛋糕了!”“妈妈妈妈,我今天考试又考了一百分哟。”“嗯,我家的庆国最聪明了,”李慧伸手摸了摸刘庆国的头,“以后是要成为大科学家的。”“那当然!我以后要成为最厉害最厉害的科学家,赚钱给咱们买有两层楼的大房子!”“妈妈相信你。”“等我挣了钱,妈妈就不用出去上班了,在家里每天休息。”“嗯嗯,那到时候妈妈可就长成个大胖子啦。”“妈妈胖胖的最好了!”说着说着,一滴眼泪砸在了蛋糕上,刘庆国抬头一看,发现妈妈笑着哭了,眼泪啪嗒啪嗒往蛋糕里面掉。刘庆国一下子慌了,手忙脚乱地去擦妈妈的眼泪:“妈妈怎么了?伤口痛吗?”“不是,”李慧看着面前刘庆国慌张的模样,破涕而笑,“这叫幸福的泪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再让我当驸马,我〕〔面试1v1开篇〕〔临时起意1v1阿司匹〕〔人在斗罗写日记,〕〔大团圆结2亲情会闪〕〔苏玥马强马老二〕〔末世:从加点开始〕〔过来趴好自己选玩〕〔用玉器养大的公主〕〔越看水流的越多的〕〔别到红酒了装不下〕〔多人po无三观〕〔绝世唐门之天使重〕〔狂渣富家千金,女〕〔天道方程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