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1 轻轨一号线中心区站A的精灵(下)
    一片漆黑,原来这就是盲人的感觉啊。手上的登山绳竟然有那么多的细节,踏出的每一步在落脚前都让人恐怖。听力变得异常敏锐,在相当安静的四下,能很清晰地听见球球的爪子踢踏在瓷砖上的声音和大家的呼吸声叠加在一起的声音。再没有别的声音了。明明不需要禁声,所有人都还是不约而同的选择了沉默。球球作为领路犬,表现得相当的好,既没有胡乱冲撞也没有原地不动,而是十分认真扮演着这个身份,步伐不快不慢,走路不偏不倚。这可能是因为金毛寻回犬这个犬种在若干年之前,是作为猎犬和人类一起外出打猎的。一直充满旺盛的好奇心,并且对一个事物也保有相当大的耐心,咬合力和爆发力自然不用说,在根据自己经验判断当下自己应有的行为上,金毛猎犬也是一把好手。作为金毛寻回犬的球球,说不定在这数次和张林南他们生死一线的作战之中,觉醒了自己刻进血脉里的某些东西也说不定。继续往前走了一段距离,哐当一声,张林南踢到了一根长长的棍状东西。“这是个什么东西?”张林南低头将这个东西捡了起来,是一根金属的中空棍子,十分光滑,大概有半米左右长。“给我摸摸,”陈其兴拍了拍张林南的肩膀,张林南将棍子递给了陈其兴,陈其兴摸了摸上下仔细摸了摸,“这是安检口的临时栏杆,只是断掉了。”“那不就是说明我们现在应该快到安检口了吗?”许松洋说道,“安检口一般都有轻轨站的内部地图的。”陈其兴点点头:“大家四处摸摸吧,但是记得不要松开手里的绳子。”“好的。”几个人开始分散开来寻找地图。“松洋,我记得你不是经常坐轻轨的吗?”陈其兴认真地摸来摸去,“你还记得轻轨站内部地图长什么样吗?”“地图我记得倒是很好找的,因为它采用了浮雕的设计,”许松洋回道,“和那个小心地滑的提醒牌很像,但是是金属的。”“这样来说倒还挺好找的,”林士博回道,“应该手上一摸到就能知道。”“不过这里空间也太大了一点,”张林南抱怨道,“松洋——你经常坐轻轨,就不能直接把我们几个凭着记忆带出去吗?”“就算那么说,我来鱼中区一般都是来找其兴的,基本上都是从这个口出去,没去过别的口。”“哎…”“慢慢找吧,”尹门冰说道,“反正看来轻轨站就那一个家伙,我们又不赶时间。”“这倒也是。”几人又在周围摸了摸。于小希将自己的绳子别在了皮扣上系了个结,腾出了两只手来沿着一道墙仔细地搜寻着。光滑的墙面和光滑的地砖,感觉一不小心就会摔一个大马趴。于小希尽可能小心地往前挪动着搜寻着。想要帮上大家的忙,想要为大家做点什么,找东西这种事和打架不一样,这件事于小希感觉自己也是可以的。摸索着摸索着,于小希突然摸到了靠墙依着的一个牌子,凉凉的,是金属的质感。这不会就是…于小希马上蹲下身子来细细摩挲着,牌子是凹凸不平的,摸起来有字有图。这就是地图!“找到了!大家!我找到了!”喜出望外,于小希抓着牌子兴奋的站起来朝大家刚才来的方向跑去。跑了没有两步,于小希一脚踩在了一滩黏黏糊糊的液体之中。“啊啊啊啊!”于小希尖叫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但随着咔嚓一声玻璃碎掉的声音响起,于小希的声音瞬间就变得远了。所有人只感觉绳子的力度突然一大,都被猛地拽着往前滑去。陈其兴立刻反应过来,她这是坠到下一楼去了!“快!快抓住周边的东西!”一听这话,张林南马上抡起自己手里的斧头,一下子砸穿了地面,而另一头的林士博和尹门冰也及时抓住了边上的一个栏杆。慌乱之中,陈其兴一把捞住了还在往下滑的许松洋。“没事吧?”“没事儿,”许松洋一手捂着肚子上的伤口一手拽着绳子回道,“伤口突然之间被扯了一下就没来得及抓住东西。”“大家都没事儿吧?”尹门冰的声音传来。“吓死我了,”张林南回道,“差点儿没反应过来。”“小希!!”陈其兴朝着黑暗中的大概方向叫道,“你怎么样啊?”“我没事儿!”于小希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在他们的脚下,“我好像被悬在空中了!但是地图不知道掉哪儿了!”陈其兴长出了一口气,只要人没事儿就好。“我们现在就把你拉上来!!”“好!!”于小希回道。绳子慢慢往上拉着,于小希感觉自己应该得往下掉了有四五米左右。这次真是相当感谢刚才自己在裤子上系的这个结了,可能是手法不好吧,虽然于小希当时是按照活结系上的,但是却阴差阳错变成了死结,要不是这个死结再下落过程中稳稳的拉住了她,她都不知道自己现在能不能活着在这儿吊着了。只是可惜了好不容易找到的地图,虽然那么大个轻轨站肯定不止这一个内部地图,但是要再想找到肯定又得多费很多的事儿。于小希垂着手一边想着一边叹气,自己滑下去的时候怎么就下意识松手了呢?要是紧紧抓住该多好,哎——窸窸窣窣。突然。熟悉的爬行声自于小希身边响起。本来还在自怨自哀的于小希一下子就绷紧了神经。等等,难道……那个东西在这里?!还没来得及反应,于小希的右手突然擦过了个滑腻腻的东西。滑腻腻还带着点儿软软的感觉,仿佛是于小希之前去海鲜市场摸到的活的乌贼的手感一样。“?!”滴滴咕咕咕咕咕咕,一种从来没有在现实生活中听到过的奇异叫声自右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随之停了下来。显然,它也发现了于小希。“快!!快拉我上去!!那个东西在下面!!!”于小希一下子慌了神,朝着上面大叫道。一听这话,陈其兴他们几个也是一惊,但还没能等他们几个发力,绳子突然一沉,重到仿佛底下挂上了一个大号挖掘机。“它抓着绳子了!!”于小希的声音从下方传来,“它在把我往下拽!”“我靠!”张林南紧紧抓着斧头把手不敢一丝泄力,“运气那么倒霉?”“我们得先把小希弄上来,这个绳子现在看起来还好,但再这样拖下去,我怕它断掉!”陈其兴着急的说道。“汪!”一声令人心安的狗叫突然从顶上传来。是球球,它不知道怎么将拴在脖子上的登山绳用牙解开了。如果现在陈其兴他们看得见的话,就能看见一只金色的狗狗像箭一样。义无反顾地从于小希摔下去的那个缺口处跳了下去。只听到砰的一声巨大的撞击声从自己右边传来,于小希腰上的力度瞬间便减轻了。“球球!球球跳下来了!!”在碰到那怪的一瞬间,球球就嗷呜一大口,狠狠地咬住了它的挂在大脑袋旁边的人脸。怪物被这突然的袭击着实吓了一跳,两只前爪开始疯狂地朝脸上扒拉,想要把自己头上的球球给抓下来。但奈何它的两只前爪实在是太小太短了,根本就够不着,只能一边咕咕地叫着一边来回扭动干着急。任凭怪怎样上上下下的来回挣扎,球球都死死咬着不松手,怪急得大尾巴直扇墙面,整个轻轨站都因为它而颤动。咔哒。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传来。咬着的那半边人脸猛地睁开了眼睛和球球对了个视,然后极其凄惨的尖叫起来。似乎是因为怪物挣扎得太过也有可能是球球猛地一用劲的原因,这半边人头和怪物的接缝处脖子一样的东西竟然被球球给折断了。嚎了大概十秒左右,人头就像是突然突然没电了似的脑袋往旁边一倒,彻底没了气息。怪不得尹门冰他们开的那两枪明明都命中了那个怪物的脑袋,却并没有能够打得死它,原来这个才是它真正的脑袋!感觉到了怪物已死,球球兴奋地摇了摇尾巴,但它还没来得及真正开心,突然感觉一失重。“嗷呜?!”原来是怪物那庞大的身体正在从垂直的墙上慢慢剥落了下来,往下面坠落而去。“球球?!球球?!”于小希的叫声就在附近,她正在离球球半米不到的地方伸手胡乱抓着。球球往于小希的方向尽力伸出自己的爪子,然而它不是人,也没有可以抓住于小希的手。“唔嗷嗷————”最终,它还是跟着那个怪物一起。坠入了无尽的黑暗深渊。——xxx——于小希被拉上来的时候,已经完全哭成了一个泪人了。“球球…球球…”于小希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球球它…为了我…”所有人都沉默不语。尹门冰拍了拍于小希的肩膀,本来想要说一两句安慰的话,但却怎么都说不出口。球球是他们这个队伍里的活宝,它憨憨可爱的样子,它毛茸茸的脑袋,它亮晶晶的狗狗眼…它是他们在这完全脱节了的世界里唯一的安慰剂。尤其是在失去了严丽之后的现在,他们实在是太需要这一点儿毫无烦恼的笑容了。要说最难受的,当属于陈其兴他们四个了。在这次这个事件上,球球是靠自己的判断选择了去跳下去的,没有人要强行要求它为了别人而牺牲自己,所有怪不了任何一个人。就大体结果而言,球球的判断是相当正确的,可以说如果不是它的及时献身,别说于小希了,估计所有的人都得跟着一起被拽下去陪葬。但是,舍不得东西就是舍不得,会自我责怪的就是会自我责怪,人的感情就是那么的无法控制。甚至有一瞬间,陈其兴都觉得干脆大家一起这样死了算了,总比现在眼见着生命一个又一个在自己面前离去而无能为力的好。但球球送生命换来的机会,不能那样的拿来浪费!“球球是我见过最听话的狗狗,”张林南眼眶湿润,缓缓说道,“它永远是我最爱的狗狗。”“它是自己想要去救的,它给了我们活下去的机会,我们已经不是为了自己而活了,我们是为了他们而活的。”陈其兴说道。“所以我们一定要活下去!活得比任何人都要久!”脑海里球球微笑着的脸和楚叶微笑着的脸不知为什么并在了一起。许松洋顿了顿,叹了口气缓缓说道:“走吧,现在确实不是该伤心的时候了。”他们拿命为我们争取来的活着的机会。不是为了让我们生不如死自怨自哀的。——xxx——“嗷呜……”球球缓缓的睁开了眼睛。面前是那个被球球咬断了脖子的东西,它的尸体正瞪着大眼睛满脸怨气地看着球球。球球吓了一跳,抬头往上一看,发现自己跳下来的那个缺口竟然在四层楼之上。它和这个东西缠斗时竟然掉到了最低下。“汪汪!汪汪!”空气中陈其兴他们几人的味道微弱得可怜,球球慌张得原地转圈,“汪汪!汪汪!”没有一个人回应它,作为狗狗的球球自然是不会知道,虽然坠下来的时候球球万幸砸到了先落地的怪物尸体身上所以捡回一命,但是也因为受到了不小的冲击而昏了过去。它已经在底下躺了四个小时了。“嗷呜——嗷呜呜呜呜。”球球委屈的呜咽起来。它用尽了全力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再睁开眼睛的时候,自己最亲爱的主人们都不见了。它只想要找到它的主人们。绕了大概半个多小时,球球终于又回到了自己跳下来的那儿。低头认真的嗅了嗅,凭着那最后一丝味道,球球跌跌撞撞踏上了寻找主人们的路。而就在去的那个方向的轻轨站出口不远处。一个动物甩着毛茸茸圆棍似的长尾巴,一下子将一个丧尸按倒在地。动物的眼睛在阳光下闪着绿色的光。在它身后不远处的一栋大楼里,一堆幽蓝色的眼睛正静静地注视着这一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我在华娱那些年〕〔几个男主共同拥有〕〔舞蹈室里的景色李〕〔被扔狼山,她靠驭〕〔火影:我带着满级〕〔最弱天赋?你可曾〕〔成为全校公交车的〕〔没钱离婚by首初〕〔乱世为王by顾雪柔〕〔从入赘长生世家开〕〔这个男主有点冷薄〕〔水王子快被世王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