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2 寺庙里的幽灵小姐
    “那是昨天晚上的事情了。”“因为水井在后院竹林里,我半夜口渴没水了,就想着直接去水井那儿喝一口回来继续睡觉。”“结果走到竹林的时候……”夜晚的天气阴冷潮湿,小和尚披着外套推开僧寮的门。月亮的光暗暗的,整个前院都黑洞洞的。师兄师伯们都出去了,这还是那么多年以来小和尚第一次一个人睡觉,难免有些辗转反侧,总觉得周围安静得可怕。穿过前院绕过师父的卧室便是后院了,一般除了和尚和到寺庙寮里来静心住宿的人以外不会有普通的香客进来所以后院并没有前院打理得那么好,需要雕刻修缮的佛像放在后院,到处都是半人高的杂草丛生。竹林就在后院的最末端,虽然至少只是一方小小的竹林,但是竹子生得十分紧密,竹林中间的水井被包得严严实实的,借着月光完全看不到里面的情况。老师父早就被小和尚照顾着睡下了,现在偌大的寺庙里就小和尚一个人醒着。快点喝完水快点儿回去吧,小和尚盯着后院荒凉的一片漆黑,不禁后背发毛想道。刚跨进竹林,小和尚就听见了歌声。是女人的歌声,凄美之中带着一点儿悲伤,好像蕴含着无尽的遗恨。如果是一天前的晚上,小和尚完全不会在意这样的歌声,因为恩怨寺坐落于c市中心鱼中区,周边多得是夜游玩耍的人,如果遇见了周六周日更惨,不仅白天要应对络绎不绝的香客,晚上还要时不时的被寺庙外吵闹的人给惊醒。天知道小和尚是多想自家寺能够离闹事更远一点啊。但是在现在这个时候,在周围静得能掐出水来的时候,在旁边的几栋高楼大厦没有一丝光线的时候,在外面并没有任何车水马龙声的时候,听见了一丝不是外面而是寺庙里面的歌声。可想而知小和尚那一瞬间会有多么的害怕了。越往竹林深处走,歌声便越加的明显,是个女人的声音,没有带着电磁的呲呲音,就是最纯正人的声音,而且发音标准。如果不论现在的环境只论她唱歌的音色的话,其实她唱得相当可以,优雅动听,让人动容。“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小和尚其实是想要掉头就跑的,但是他突然想起了无善师兄笑自己那么大一个人了,晚上还憋着上厕所的事儿。鬼怪是不存在的,如果世界上真的有鬼怪,那么佛祖一定不会坐视不理的。小和尚一边在心里给自己壮胆一边继续向水井那边走去。幽幽的一阵蓝光刺破了黑暗,小和尚刚走到井边便被一阵蓝光照亮。“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一个女人正坐在井边,她穿着一身剪裁刚好的红裙,蓝色的灯光衬托之下,就像是在井边盛开的一朵妖治的艳丽玫瑰。她的皮肤苍白,脸上沾满了血污,乌黑的长发上都是泥巴和碎叶,原本是她眼睛的地方并没有眼睛,有的只是两个黑黑洞洞还在往外面冒血的眼眶。然而她还在悠然地唱着歌,坐在井边,把双腿放进井里晃荡着,就好像调皮的儿童。那么怪异,让小和尚一时失了神去。“后来呢?”“我就开始跑,一边跑一边叫着老师父的名字,然后我就摔倒了,”小和尚说道,“等我一脚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好好睡在床上,衣衫干干静静,完全没有奔跑时弄脏了的样子。”尹门冰和陈其兴对视了一眼,继续问道:“那你怎么就肯定是真实遇见的事情而不是你做了噩梦了呢?”“我刚开始也以为是做噩梦,”小和尚回道,“但是你们看!”说着他拉起自己的小腿,上面一大片淤青,看起来就像是逃跑的时候摔的。“我们在这里住一晚上吧,”陈其兴回道,“有些事情我今天晚上想要确认一下。”“既然其兴小哥都那么说了,”林士博摊了摊手,“我想我们应该留下来了。”——xxx——黄昏比陈其兴他们几个预料地还要来得晚一点儿,好久没有慢下来了。什么事情都需要操心,背后随时会有什么东西冲出来的日子过惯了,再切换回这种美好的普通日常,竟让所有人都有一点无所事事。陈其兴在僧寮门口沿上坐着,百无聊赖地盯着地上被风吹得打滚的银杏叶发呆。“所以说,我们其兴有想法了吗?”尹门冰的声音从后面响起,陈其兴回头一看,发现尹门冰、许松洋和张林南三个人正站在自己的后方看着自己。“有时候证据太多,反倒来会干扰人的视线。”陈其兴回道。“线索很多吗?”张林南在陈其兴的右边落座,一本正经问道,“在我看来这就是最老套的鬼故事啊。”“你不动脑子当然不懂了,”尹门冰盘腿坐在陈其兴的左边,自信地说道,“和我这些智商派不一样。”“就你还叫智商派?”张林南在一旁吐槽。陈其兴转头看了看靠在墙上叉腰盯着三人的许松洋,发问:“松洋,你有什么想法吗?”“没多少,我对这种鬼故事本来就没什么兴趣,”许松洋盯着银杏树说道,“整个故事听下来我最初和张林南的想法一样,怀疑是小和尚看鬼故事看多了做的噩梦。但是在见到了他的小腿之后我就不确定了。”尹门冰点点头。“虽然我刚开始也是当笑话听的,但是那小和尚的伤看上去可不像是半夜睡觉踢着床角了的样子。我能总结出来的想法有两点,第一点就是小和尚半夜三更出过门这件事是真的,第二点就是他应该是真的去过竹林那边。”“你怎么知道他是真的去过竹林呢?”张林南问道。“他的脚,”尹门冰回答说,“他穿着布鞋,布鞋胶鞋底上面那一段布料留下了曾经湿漉漉的痕迹,他去过潮湿并且柔软的地方,让他的脚可以下陷很深。但是他的鞋虽然有被水泡过的痕迹,却没有沾上多少的泥,这一点恰恰符合竹林里的感觉,竹叶掉到地上完全覆盖住了地面,虽然就像踩在沼泽地里一样,但是一点都不会弄脏鞋子。”“门冰说的没错,”陈其兴接过尹门冰的话继续说道,“小和尚确实半夜出去过,也确实去的是竹林,也确实在那里摔了一跤。”“那…”“还有一点就是,他并不是自己回去的,”陈其兴补充道,“至少一路上他脚没有沾地。”尹门冰和张林南马上想到了一个面目狰狞的红衣女鬼将小和尚提起来一路飘回了僧寮的画面。“不要吓人嘛。”许松洋翻了个白眼:“其兴说他没有脚沾地,又没说他是飘回去的啊。”“那还能怎么回去?”“被人抱回去啊,傻子!”尹门冰和张林南恍然大悟。“对啊!”“其兴,你是从什么地方看出来他是被人抱回去的呢?”许松洋问道。“其实我也不是很确定,这只是一个比较靠谱的猜想,”陈其兴说道,“小和尚不是跟我们说过他早上醒来的时候衣服是整洁的吗?衣服是干净的,但是鞋子是湿润的,那就证明衣服被人换过了,鬼不会帮人换衣服。其次就是门冰说的,湿润的鞋子没沾上泥的问题,还记得小和尚说后院有很多半人高的杂草吗?要想去竹林就一定得穿过杂草区,同理,要想回来也必须得穿过杂草区,半米高的杂草区泥巴一定不少,如果真的走回来的话,湿润的鞋子一定会沾上点儿什么东西才对。”“如果这样说的话,这寺庙里也没有别人啊,有也只有……等等,你是说!”陈其兴点了点头:“还记得小和尚说他看见鬼了的时候因为害怕所以一边回头一边叫老师父了吗?我觉得老师父应该听见了”“看来这个老和尚,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清明啊。”张林南感叹道。——xxx——夜晚朦胧。今天晚上天空中没有月亮,天黑得可怕,只有零零散散的几点星光点缀在天上。“吱吖”一声木门的轻响传来。一个蹒跚的人影突然之间出现在后院处,他四下望了望,小心翼翼地向后院废弃的装经房间走去。而在他之后,一个人影从另一边的僧寮迅速闪了出来,紧随其后。无数只蛐蛐和蝈蝈的声音掩盖住了陈其兴的脚步声。将重心放低,陈其兴尽可能保持着刚刚好不会被发现的距离跟在后面。昏黄的烛光照亮了废弃的经的房间,老和尚手拿着刚从厨房翻出来的两个番茄,向房间的最深处走去。“你们要吃点儿东西吗?”他苍老的声音听起来十分诡异。这是在对着谁说话?陈其兴从一堆杂物中悄悄探头望老和尚的方向看去,借着昏黄的灯光,陈其兴逐渐看清了面前的一幕。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老师父,你在干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文轩体育课器材室〕〔塞一天冰块不可以〕〔仙医佳婿〕〔制服(校园1v1)〕〔水王子快被世王撞〕〔女主渣浪大型修罗〕〔两家人一起换〕〔上门王婿叶凡〕〔美漫从五级变种人〕〔我杀怪就能变强〕〔我儿明明是纨绔,〕〔网恋需谨慎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