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2 一起来看电影吧!
    夜晚再一次降临,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今晚的夜色看起来宁静而祥和,尹门冰将车停到了一个步行公园的喷泉旁边,周边最近的大楼至少都有百米远,四周除了鸟叫就是淡淡的风声,让人心旷神怡。洗衣机正在安静的工作着,自从陈其兴他们几人上车之后,洗衣机便一直工作到了现在。“呲呲呲呲……”陈其兴坐在车顶上调试着对讲机的信号,此时是晚上点刚过,他是第一轮负责守夜的人。本来以为往鱼中区周边地区走走看总会收到信号的,怎么反倒来没有动静了?无论怎么调试,都只有电磁的忙音。是他们越走离信号源越远了,还是信号源本身…陈其兴干脆将对讲机一扔,不再去动脑子想这些事情了。就稍微休息一晚吧,陈其兴在心里对自己说道。公园,其实一直是陈其兴不太爱去的地方,以前的他打心底里觉得公园是退休的老人才该来的,年轻人去公园就是浪费时间,但经历了这一切再到公园来的时候,陈其兴却变得有点儿喜欢公园了,凉凉快快远离人群喧嚣,可以静静的坐在这里发呆。“喝饮料吗?”许松洋的声音从背后传来,陈其兴回头一看,发现许松洋正一手拿着一罐冰镇的可乐朝着他微笑。“车里竟然还有可乐呢?”“应该是之前为了招待展览的客人准备的,”许松洋将可乐递给陈其兴,然后也在他旁边盘腿坐下,“球球睡觉打呼噜,我睡不着,上来跟你说会儿话可以吗?”“可以是可以,”陈其兴喝了一口可乐,高档房车配置的冰箱也是相当高档,可乐被冰镇得恰到好处,“不过我不建议肚子穿孔的人在养伤期间喝可乐。”“同样肚子穿孔的人还有资格说我?”许松洋有点儿好笑的说道。“那不一样,我的是刀伤,你那是…”陈其兴顿住了,一副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话题的样子,“是…”“是枪伤。”喝了口可乐,许松洋淡定回道,“这个伤的系扣的方式我一看就知道是你。”“是我,尹门冰也在场,”陈其兴回道,“林南后面我也给他说了。”“我本来也就没想着瞒着你们,”许松洋说道,“以你的推理能力,你应该知道不少事情了吧?”“不多,”陈其兴如实回道。“这次c市出的事儿,你应该知道不少相关信息。”“确实没错。”“星期一早上在子石区死了的那个年轻人,他是你的同事,他的死跟你有关。”“没错。”“你拿着的手机里面装着重要的信息。”“这个应该很明显了。”“警察当中有人跟这个事情有关。”“真不愧是我们的福尔摩斯兴,一如既往智商在线,”许松洋抬头看了看漫天的星光,叹了口气。“你说的死了的那个人,叫楚叶,就是我害死了他。”——xxx——整个房车一共有四张床,两间独立空间的双人大床和一间二楼的吊床,客厅的沙发落下来后也可以拼成一张双人床。众人商量的结果:于小希单独睡在二楼的吊床,张林南和陈其兴,尹门冰和许松洋一人一间卧室,林士博则睡客厅的沙发。至于球球,它想跟着谁就跟着谁。张林南这一觉睡得很好,高档房车的床铺睡着软硬适中,被单散发着薰衣草的清香,他一躺下就立马睡死了过去。一夜无梦,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九点了。打着哈欠推开了房门,一股饭香马上涌入了鼻子。这香味,是蛋炒饭?!“哟!懒猪终于舍得起床了?”尹门冰一边拿着厚厚的操作手册一边拿着牙刷从隔壁的卫生间探出头来,“我还以为你死了呢。”“我可是要晚年到你坟头蹦迪的,”张林南推开尹门冰走向客厅,“别打扰老子干饭!”昨天晚上放下来的客厅沙发床已经又变回了沙发的样子,林士博坐在沙发正中间正在拿遥控器调试面前的高清电视,许松洋则用房车上自带的咖啡机和杯子给自己泡了杯咖啡,于小希坐在沙发的边上,正在给球球尾巴上的绷带重新包扎。临近正午的阳光通过窗玻璃照了进来,照亮了完美的沙发包边和木地板,也照亮了沙发桌上精致的桌布和进门处毛茸茸的地毯。场景看起来过于温馨美好,一瞬间张林南还以为自己是来度假的呢。如果这只是一场梦的话,真希望这梦永远都不要醒来。陈其兴正在客厅不远处中部区域的厨房那儿把刚炒好的蛋炒饭呈出来,见张林南站在不远处发呆,开口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过来帮我把早饭端过去?”张林南这才回过神来,上前接过陈其兴递过来的碗往客厅走去。“早上好,林南哥!”一见到张林南出来,于小希马上开心地招呼道,“昨晚睡得好吗?”“嗯,睡得很好。”“给你重新处理的伤口有没有很痛?”“没有,”张林南将两碗冒着热气的炒饭放在桌上,“我睡得很死。”“那就好,”林士博回道,“你应该恢复的不错。”“他叫恢复得不错?”洗漱完毕的尹门冰也端着两碗炒饭走了上来,“他那简直是原始非洲大猩猩的恢复速度。”张林南咣的给了尹门冰后脑勺一下:“你是不是说话非得嘴贱?”“不,我说的是事实!”咣的又一下。“呜哇哇哇,”尹门冰捂着自己的后脑勺可怜兮兮地往端着最后两碗炒饭来到客厅的陈其兴身上贴,一边贴一边跟个小孩子一样说道,“他打我!大猩猩打我!嘤嘤嘤!”“那是挺活该的,”陈其兴一闪身躲开尹门冰,绝情地说道,“你可以想办法打回去。”“哇,你要不要听听看你在讲什么?”“他说让你打回去,”许松洋优雅地抿了一口咖啡,“坐下吃饭吧。”“嘤嘤嘤。”好久都没有吃过陈其兴做的饭了,还是和另外三人印象中的那样简单但好吃。酒足饭饱之后,大家瘫倒在沙发上休息,阳光照在沙发上,暖洋洋的。林士博吃完饭就继续开始调试面前的电视,但无论他怎么按来按去,电视适中显示收不到信号。“电视也没有信号吗?”陈其兴问道。林士博摇摇头。一旁的尹门冰一听这话来了兴致,站起来说道:“让我来试试!我刚才洗漱的时候把车上的操作指南给看了一遍!”说着他就跑到电视那边开始这瞧瞧那按按的鼓捣了起来。过了没一会儿,他又惊喜地跑了回来。“看我发现了什么!”“嗯?电视有信号了?”“不是,”尹门冰掏出了一个u盘,“是这个。”这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u盘了,唯一不普通的就是上面贴了一个便签纸,纸上用中性笔写着几个大字——电影集。“我们来看电影吧!”尹门冰两眼放光的说道。房车的窗帘拉上,灯光关上。许松洋板着一张脸被夹到了众人中间。面前的桌子上放了人数份的可乐和薯片,薯片是陈其兴拿冰箱里的土豆炸的,可乐则是车上本来就自带的。“没想到这u盘里面竟然有那么多电影?”尹门冰一边喝着可乐一边挑着电影,“各个类型的都有啊。”“看点儿好莱坞的动作大片,”另外一边的张林南说道,“要那种追车戏很刺激的。”“我想看节奏慢一点儿的。”“看推理。”“不要,太烧脑了,不如挑个喜剧片吧?”“汪!”“那就要那种能笑吐的。”“得嘞!”都什么时候了,许松洋微微扶额,这些人竟然还要看电影?“松洋呢?”陈其兴回头问道,“你想看哪种?”“我随便你们,”许松洋长呼了一口气说道,“都行。”“松洋…”陈其兴看着许松洋,顿了好一会儿才说道,“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但是正是这种时候,我们才需要放松啊。”“对啊,松洋小哥,”另一边的林士博回头说道,“人不是能一直工作下去的机器,我们如果没有放松的时候,在这种跟末日没什么区别的环境下很容易崩溃的。”“松洋,”尹门冰也说道,“挑个电影吧。”“汪!”一股暖流从脚底升到了心间。说实话,自从好几天前的晚上开始,许松洋就再也没有放松下来过了,他不是在逃命,受伤就是在战斗,就连昏迷了之后在梦里都消停不下来。醒来以后虽然和好友三人再次回合,但是c市已经变成了人间地狱,能不能活到下一个小时都是个未知数,哪能真正地放松呢。可是现在,现在发生一切都好像离自己远去。他又变成了那个没有秘密的单纯小社畜,没有背负人命,没有怀揣秘密,没有被人追杀,每天需要担心的事情最大就是会不会睡过头和下班的时候会不会加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文轩体育课器材室〕〔仙医佳婿〕〔塞一天冰块不可以〕〔制服(校园1v1)〕〔水王子快被世王撞〕〔女主渣浪大型修罗〕〔两家人一起换〕〔网恋需谨慎小说〕〔我被当做炉鼎三千〕〔那一天〕〔直播算命:开局赞〕〔历史世界唯一魔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