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娴妃尉迟曦〕〔捡漏:我有一根鉴〕〔天眼:鉴宝无双〕〔被催婚!我的假女〕〔DNF女主播〕〔紫鼎仙缘〕〔穿越诸天:我能看〕〔富贵逼人〕〔人在东京当死神〕〔宦海浮沉〕〔混在诸天武侠世界〕〔华娱璀璨时代〕〔大唐:李世民求我〕〔虎出山〕〔网游:我的盗窃SS〕〔拯救宇智波,从掀〕〔快穿万人嫌逆袭:〕〔西游:我真不是隐〕〔御兽:从空天霸主〕〔上门龙婿免费全文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2 欢喜超市惊魂(下)
    面前是一个小女孩儿,只到七岁的模样。她大大的黑眼珠中盛满了忧伤,在这一片漆黑的超市里就像鬼魅一般。“妈妈…”她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尖,“救救妈妈…”等等,这又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小孩儿啊?王迪鸡皮疙瘩瞬间起了满身。“凡影…”他吓得直打哆嗦,“这不会是鬼…鬼吧?”韩凡影还没来得及作答,小女孩儿倒先抬起了头:“我不是鬼。”“咦,鬼还会说话呢?”王迪一愣。“我不是鬼!”小女孩生气地一跺脚,“这位哥哥你是不是傻啊?”“嗯?”一听这话,王迪马上抬手抓住了她的小辫子一拽,“小朋友不可以乱说第一次见面的帅哥哥哦。”“我就说我就说!哥哥是个大傻瓜!大笨蛋!呸呸呸!”“停,”韩凡影抬手打断了两人,转向王迪,“好了,你先松开她。”王迪嘟着嘴,一副遭受了莫大委屈的模样。“这小朋友说我傻……”“不对吗?”韩凡影浅灰色的眼睛疑惑地望着王迪,“谁刚才上来就说人家是鬼的?”“可是她真的很吓人嘛。”王迪心不甘情不愿地松开了手。小女孩儿和韩凡影同时叹了口气。“美女姐姐,”小女孩伸出冰凉的小手拽了拽韩凡影的衣角,“你男朋友脑子有问题。”“男朋友…”韩凡影没来由地闪过了张一凯的影子,连忙否认道,“他不是我男朋友。”“对啊,”一边的王迪也叫了起来,“我对我的萧萧一心一意!”“话说回来,”韩凡影蹲下身来问小女孩,“你有没有在这里看见一个穿着军装的大哥哥啊?”小女孩摇了摇头:“我一直和我妈妈呆在一起,后来听见尖叫声就过来了。”她这样一说韩凡影想起来了,刚才她出现的时候嘴里就念叨着什么救救妈妈之类的,不会是这个小女孩儿的妈妈已经…“你妈妈在哪儿呢?”韩凡影问道。“在那边,”小女孩儿指向了一个方向,“妈妈是这家超市的收银员,她这几天好像是生病了,我一直都在照顾她。”生病了?难道是……可是这样的话,这个小女孩不应该还好好的啊?那难道是真的生病了?韩凡影脑子里面马上想象出了一个带着孩子躲在地下超市的伟大的母亲形象,逃过了怪物攻击却没逃过生病虚弱。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下,她要是真的卧病在床那就和死了没什么区别了。“能带我去看看你的妈妈吗?”韩凡影马上说道,“姐姐恰好懂点儿医术。”“那跟我来吧。”“等等!凡影去哪儿?”一边的王迪马上连滚带爬的抓住韩凡影的手,“我们不应该等着凯哥回来吗?”“这个小女孩儿的妈妈需要帮助,”韩凡影掰开王迪死命抓着的手,缓缓说道,“我去去就回,你要是害怕的话,你就在这儿先等着。”说完就牵着小女孩儿的手要走。“诶?!”王迪惊慌失措的声音从后面传来,“等等等!别丢下我一个人!”“我叫肖莉莉,”走着走着小女孩突然想起来一样地突然开始了自我介绍,“哥哥姐姐可以叫我莉莉。”“我叫韩凡影,”韩凡影点点头,温柔地说道,“莉莉你的名字听起来真可爱,。”“对吧,”小女孩开心地笑了起来,“这是我妈妈给我取的名字,我超级喜欢,我妈妈可漂亮了,别人都说我妈妈长得就像是小仙女一样的。”“真的吗?”韩凡影装作很期待的样子,“我还没有见过小仙女长什么样呢。”“就是脸永远都粉嘟嘟香香的,头发像是牛奶一样的柔顺,”小女孩骄傲地插起了腰,“和妈妈一样的。”“肯定是萧萧更漂亮了,”一边颤颤巍巍跟着的王迪突然插话道,“萧萧才是小仙女。”“王迪……”都怕成什么样了还不忘炫自己女朋友呢。“妈妈才是小仙女呢,”小女孩不认输地朝着王迪吐了一下舌头,“妈妈是仙女中最漂亮的那一个!”“萧萧才是第一漂亮!”“妈妈才是!”“萧萧!”“……”萧萧啊,韩凡影看着面前拌嘴的一大一小忍不住在心中默默地吐槽道,我现在真的希望你能快来把你的幼稚鬼男友领走。——xxx——电筒光照亮了一排排凌乱的文具货架,张一凯猫着腰压着嗓子低声地寻找着王迪的身影。“王迪…王迪…”没有人回答。张一凯的眉头皱得越来越紧,太安静了,王迪可不是那么安静的人。“呜呜…呜呜…”类似于哭的声音突然从另一排货架墙后面传来,听声音像是个男的。是王迪吗?张一凯抓着电筒走到声音传出声音的那个货架,果然有一个男人在最角落背对着外面蹲着,他穿着和王迪一摸一样的上衣,身型也十分相似。“王迪?”张一凯向那人试探性地叫了一声,那人并没有回答,依然维持着原来的姿势呜呜的哭着。“王迪你怎么了?”张一凯向那人慢慢走去,“王迪?”这个人的表现十分可疑,张一凯一边走一边掏出枪来,如果是王迪的话,有可能他已经…“啊啊啊啊啊!凡影!老太婆丧尸啊啊啊!”王迪尖叫的声音突然从右后方张一凯来的方向传来。“王迪?!”张一凯下意识一抬头,他原来已经回去了吗?等等!张一凯的瞳孔因为恐惧一下子放大,如果王迪在那边的话,那这边的这个是?!他马上低头将电筒重新照向刚才那个人蹲着的角落。什么都没有,除了凌乱的货架就什么都没有了。那个和王迪穿着一样衣服的人,就好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没了?”话音刚落,张一凯突然感觉背后一凉,一双冰冷如死人般的手一下子抓住了张一凯的衣服角往上一拽,一米九十千克的张一凯就像是小鸡一样被猛地提了起来。这家伙,什么时候绕到身后的?!还好张一凯的军用格斗技巧已经刻入了骨髓,虽然足够吃惊,张一凯还是迅速反应过来。只见他立刻反手抓住那人抓着自己衣角的手,双腿屈膝用力一蹬一借力,整个人马上360度倒翻了上去,接着他拧着那个人的脖子一个用劲倒旋,只听轻轻的咔吧一声,那人的脖子就断了。要说军人和普通人之间就是不一样,光反应力和心理素质都不在一个层次上。就拿刚才张一凯秒的这个丧尸来说吧,这个丧尸如果让陈其兴他们一行人遇上肯定没有一场恶斗完不了事儿,但在张一凯的面前,它就是一个一分钟就能徒手解决的水平。张一凯看了看被他脖子拧到后面的那个丧尸,它看起来最多不过二十岁,比张一凯至少矮了一个头不说身材也并不算太健壮,别说格斗了,估计生前连健身都不去。这样的人却能轻松地把身为军人的张一凯单手提起来…无论改变他们的是什么,这都是达到了战争兵器水平的东西了。这次c市突然爆发这样的奇怪传染病,张一凯隐隐约约嗅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这背后会不会是有人在牵线主导这一切…“吱吱呀呀”“吱吱呀呀”后边突然传来了购物车轮子摩擦超市瓷砖地面的声音。张一凯回头一看,一个头发花白但全身血红的老人正推着购物车站在他的身后。老人的双手卡在了购物车的栏杆之间拔不出来,而他前面的购物车里,正安静地躺着一副带着血丝的假牙。一看到张一凯,老人就笑了,它的笑容让张一凯浑身发抖,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尖牙,就好像是把鲨鱼的牙拔下来硬生生插进了老人的嘴里一样。“如果可以的话,”张一凯说道,“您还是拿假牙咬我吧。”——xxx——“我们到了,”小女孩有点兴奋地指了指前面不远处站着的那个人影,“那个就是我的妈妈!”说完小女孩就向那边跑去,一边跑一边开心地招手。“妈妈!!”那个人隐藏在黑暗之中,只有周围应急灯光一下一下地照亮着她的身形,是个女人的轮廓。小女孩的妈妈?为什么站在那里?韩凡影有点儿疑惑,举起手电往那边照去……在看清那个东西的一瞬间,韩凡影几乎是下意识地一下就抓住小女孩将她强行拽了回来。那个在收银台面前呆呆的站着的人,怎么看怎么像那些东西。她的眼睛是无神的,她的嘴上还留着鲜血,她一丝不苟的头发上竟然还插着一根不知道从哪儿来的人的手指。一看见小女孩朝它跑过来,那东西轻轻歪了一下头,恐怖地笑了。“噫!!”王迪吓得瞬间抱头蹲下,“不要吃我,不要吃我……”而另一边的小女孩却在韩凡影的怀里疯狂挣扎:“放开我!我要找我妈妈!”韩凡影吓得不行,立马作势要去捂住小女孩的嘴:“不要叫,她已经不是你妈妈了!”“姐姐你在说什么啊?”小女孩儿显得有点儿莫名其妙,“妈妈就是妈妈啊?”“所以说你现在过去要被杀的!”韩凡影不知道怎么跟小女孩解释这件事,急得汗都出来了,“她虽然外表看起来还是你妈妈但她的内在已经不是了,你现在过去找她的话,她就会伤害你的,你懂了吗?”“不懂你在说什么,”小女孩小小的眉头皱起,“妈妈不会伤害我的。”“你仔细看看!那个!是你的妈妈吗!”见怎么都说不通小女孩,韩凡影急得将小女孩的头掰向收银台那边,“她还是你最近几天相处的妈妈吗?!”“是啊,”小女孩此时的眼神看起来相当的清醒,“妈妈从两天前就这样了。”韩凡影愣住了。“两天前?你说你妈妈从两天前就这样了?”小女孩儿点点头:“两天前妈妈被一个阿姨给咬之后就变成这样了,我跟她说话她就只是笑。”“你一直和它呆在一起的?”“对啊,我没有妈妈晚上睡不着的。”韩凡影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两天,整整两天小女孩都和这个东西呆在一起却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不可能…这怎么可能呢?”韩凡影立马上上下下将小女孩摸索了一遍,一边摸还一边问,“它没有攻击你咬你吗?你有没有被它抓伤啊?有伤口吗?”小女孩儿被她问得烦了:“姐姐你怎么了?妈妈一直都没有伤害我啊?”“不可能…”韩凡影脑子里面迅速滑过了几张满是鲜血狰狞的脸,“为什么它就可以?为什么?”如果真的有人能在变成丧尸后保持理智,那她岂不是……“姐姐你真的好奇怪啊?”小女孩从发愣的韩凡影手里挣扎了出来,“我要先去找我妈妈了。”说完她就转身跑向收银台。“等等!别去!”韩凡影后知后觉地站了起来,“别去!!”“砰!”一声枪响。子弹精准地命中了收银台后女丧尸的左胸膛。“小姑娘,”张一凯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快离开这个东西。”一听到张一凯的声音,王迪马上抬起头来:“凯哥?凯哥你可算来了!”张一凯从角落里走了出来,他两手端着枪,手电筒别在了裤子上:“你们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我们跟着她来的,”韩凡影朝张一凯指了指小女孩,一见到张一凯,韩凡影就稍稍冷静下来了一点。“她说那个是她妈妈?”“妈妈?”张一凯看了看中枪之后还在原地站着纹丝不动不动的丧尸,“可是这明明就是…”“妈妈!!!”小女孩的惨叫打断了张一凯接下来想要说的话,只见她并没有理会张一凯的劝告,担心地朝着收银台后面的女丧尸跑过去。一见她跑过去,那女丧尸一歪头,笑了。“坏了!”张一凯马上端起枪来,“都跟她说了别去!”说着就要开枪,可他的枪刚瞄准到女丧尸的头上,一双手却按住了他的枪管。“别开枪。”韩凡影缓缓说道。“为什么?”张一凯愣住了,“她会被攻击的!”“总之先别开枪的!”犹豫了一下,张一凯放下了枪:“究竟怎么了?”韩凡影叹了口气:“我也想知道究竟怎么了。”“妈妈!”那边的小女孩尖叫着扑进了女丧尸的怀里,“妈妈你痛吗?”女丧尸笑着低头看向自己怀里检查伤口的小女孩,只见它缓缓地伸出自己青紫的手放在了小女孩的头上,没有攻击没有咆哮也没有突然的撕咬,小女孩呆在女丧尸的怀里,女丧尸却只是给了她一个迟了半拍的摸摸头。“嘶!”张一凯倒吸了一口气,被眼前的这一幕雷得瞳孔地震,他转过头去想问问一旁的韩凡影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却发现一向处变不惊的韩凡影比他表现得还要震惊。“真的…真的不会攻击,”韩凡影喃喃自语道,“那我之前…我…”——xxx——“再等妈妈一会儿哦?”女人冲自己不远处的女儿说道,“妈妈还有一个小时就休息了。”“没事儿妈妈,”小女孩甜甜的回道,“我在这里挺好的呀。”“真是我的乖宝贝,一会儿妈妈给你买糖吃。”“好耶!”看着面前这个听话懂事乖巧可爱的小女孩,女人的脸上不自觉地泛起了幸福的笑容。她的女儿今年刚六岁了,平常在家听话懂事,从来不拆家乱玩东西,也从来不大吵大闹撒泼打滚,是周围邻居有目共睹的好孩子,而且小小年纪就会体谅父母,每天她下班回家的时候都会上前来主动给她捶背捶腿,还会给她端茶倒水,真是让女人爱到心尖尖上去了。“明天就要去上小学了,”女人问道,“今天晚上会不会紧张啊?”“不会,”小女孩回道,“就是离开妈妈会很伤心。”“哎哟我的小宝贝,”女人感动地说道,“妈妈会每天放学的时候去接你的。”“嗯,妈妈你一定要来接我哟,可不要把我给忘了哟。”正说着话,换班的同事走了过来:“你先去陪孩子休息休息吧,接下来该我干活了。”女人道了声谢便从工位上走了下来。小女孩一看见女人从工位上下来,马上就两眼放光站了起来:“妈妈休息了吗?”“对啊宝贝,”女人牵过小女孩的手,变戏法似的从兜里掏出两个棒棒糖出来,“要不要和妈妈一起去休息室吃点儿棒棒糖啊?”“好耶,”小女孩又蹦又跳,蓝色的小群子在超市充足的灯光下闪着漂亮的星星点点的光,“我要去我要去!”刚到休息室没有一会,小女孩便枕着女人的膝盖睡着了。女人嘴里叼着棒棒糖温柔地戳着小女孩睡着了之后圆圆的小脸蛋,刚才还像个小兔子一样的蹦蹦跳跳情绪高涨,现在突然之间就耗尽电量睡着了,小朋友可真是神奇的东西啊。正想着,突然休息室的电灯连闪了两下,啪的灭掉了。女人抬头看了看顶上的灯,停电了?门外传来了嘈杂的脚步声和人声,听起来应该是也为了这突如其来的停电而感到不知所措。超市的电源一般都是直接接的政府市电吧,竟然还能停电?女人想到,估计多半是跳闸了,等经理他们去把闸合上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啊啊啊啊!”一个女人的尖叫突然从门外传来,“有人咬我!!”接着尖叫声开始此起彼伏响了起来,然后是玻璃打碎的声音,货架倒塌的声音……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了,女人愣在了原地,好几秒之后才想起来要去查看一下外面的情况。她抱起正在熟睡中的女儿,打开手机的照明功能,小心翼翼地将手伸向休息室的门把手。刚一打开门,女人就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惊了,应急电源的光照亮着整个收银台区域,在一闪一闪的幽绿色灯光下,人们正在疯了一样的往外面奔跑,不时有人摔倒在地尖叫连连。“妈…妈…”小女孩揉了揉眼睛,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好吵…”女人一下子将门关上:“吵是吧,妈妈把门关上就不吵了。”“妈妈,”小女孩问道,“为什么有人在尖叫啊?”“这个是因为…”“开门啊!!开门!!”门外突然传来同事的声音,接着就是咣咣的砸门声,“快开门让我进去!!”女人立马把门打开放同事进来。同事满脸是血,她的整个右耳朵都被人咬掉了,从耳朵流出来的血流满了她的整个右肩膀,看起来特别的恐怖。“妈妈!阿姨受伤了!”小女孩儿惊恐的说道。“莉莉乖,”女人马上温柔地抚摸着小女孩的头,“不怕不怕哈。”“疯了!都疯了!”同事一边哭着一边慌忙去捂自己还在往外面冒血的耳朵,“突然之间就有人扑上来咬我!”“不会是狂犬病吧?”女人担心地问道,“如果是狂犬病的话你一定要去医院看看哦?”“早知道这样,”同事哭得稀里哗啦的,“我只是想要找份离家近的工作而已,为什么要遇上这种事啊。”“好了好了,”女人拍了拍同事的肩膀,“我给你找找医药箱处理一下伤口吧。”说着女人将怀里的小女孩放了下来。“莉莉你在这里等会儿啊,妈妈要去给阿姨找点儿药来上。”“嗯!”小女孩听话地点点头,转身坐到了一边,“你去帮阿姨吧。”“莉莉真乖。”女人笑着摸了摸小女孩的头,转身就开始在休息室的一大堆杂物里面翻找起了医药箱。这个休息室其实就是超市的其中一个仓库,里面全是滞销或者暂时没地儿放的货品,东西堆得乱糟糟的,女人花了好一会儿才在一大堆方便面里找到了医药箱。回过头来一看,发现同事背靠着墙头耷拉在一边,像是睡着了。女人拿着医药箱走到了同事的身边,同事的呼吸音很重,听起来像是十分难受的样子。“我要给你包扎了哦?”女人拿出酒精说道。同事并没有回话。应该是昏过去了吧,看来伤真的很重啊,女人想到。接着女人低头打开酒精的橡胶塞子,再抬起头来的时候,同事突然又醒了过来。她的眼睛瞪得大大的,脸近得几乎是贴着女人的脸,吓了女人一跳。“你醒了?”女人捂了一下胸口。同事还是没有回答,然后下一秒,女人的手便被同事一把抓过硬生生咬下一大块肉来。“妈妈!”“不要过来!”女人一手抵着同事的头一手去够旁边的金属拖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不知道,但她只知道一点,她绝对不能让自己的宝贝女儿受到一点儿伤害!!无论如何!!无论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团圆结2亲情会闪〕〔傻大壮长的驴一样〕〔战神家的异能小狂〕〔过来趴好自己选玩〕〔全家读我人设崩了〕〔离婚后我成了山神〕〔师兄啊我真的不想〕〔诸天降临之主〕〔无敌从铠甲勇士开〕〔人在诸天,侠客局〕〔我的恋爱画风有些〕〔生活因你火热〕〔司凤故意让璇玑吃〕〔我靠奶萌出圈啦〕〔从士兵突击开始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