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没钱上大学的我只〕〔天灾合成大师〕〔穿书之必死反派女〕〔快穿:各位饲主请〕〔我全家都在跳大神〕〔7号基地〕〔诸天之始:我儿叶〕〔年代空间:被糙汉〕〔空间农女:弃妇再〕〔我绑定了搞事修仙〕〔爹地,妈咪又跑路〕〔金圣祖〕〔漂泊诸天只求生〕〔重走警途1993〕〔快穿之女王在上〕〔我的属性修行人生〕〔穷书生家的彪悍娘〕〔万法之主〕〔重生三国从养鸡开〕〔我在大唐卖烧烤罗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葬我一枝白山茶 第1章
    1.

    今天下班路过公寓附近的花鸟市场,脑子一抽就上了二楼想买花。

    老板以为我要买玫瑰,咧着嘴笑,指了指门口放得极其显眼的白桶,里面交错着插了十几束玫瑰,红色的,艳极了。

    来买玫瑰的人很多,桶中已经显得空荡。

    “买花吗,先生?”他搓了下手,随口一问当即就想去拿玫瑰。

    玫瑰是好看的。

    可惜我不喜欢花。

    最讨厌的就是玫瑰。

    丑。

    2.

    老板还挺热心,“今天情人节,买玫瑰的还挺多,这不……卖得多快!待会儿还要去送一束花,人要求了十九枝玫瑰……”

    “我不要玫瑰。”

    我终于打断他道,指着角落里不怎么起眼的花盆,“我要那个。”

    老板愣了一下,回头看去,是一株白山茶。

    挺瘦弱的,大概是因为没被精心照料过,感觉没过几天就会死。

    病殃殃的。

    像我。

    3.

    突然被打断肯定会不爽,更何况推销了那么久,尴尬也会有。

    然而老板就笑了一下,放下手中的玫瑰朝角落走去。

    “这个?”他端起那盆花,很轻松,白山茶轻飘飘的,如同一缕风。

    花怎么会和风一样?

    我觉得今天自己一定有点病。

    “嗯。”

    老板嘻嘻笑着,“挺好挺好,白山茶也好看,花语挺好听的。我当初和我老婆表白的时候,也送白山茶。”

    4.

    我接过蓝色塑料袋,里面装着我的白山茶。

    我不喜欢花。

    可是谢云意喜欢。

    他最喜欢白山茶,高中的时候我见他带过好几次干花。

    老板实在热情,我总得和人唠嗑几句,于是心不在焉地祝福道,“这样啊……那祝老板和老板娘白头偕老。”

    我想了想,“生意兴隆!”

    原本还想说什么相濡以沫,却见老板朝我摆了摆手。

    他脸上依旧挂着笑,很轻松自然,语气平淡。

    “不用啦。”

    老板是个中年人,看上去快五十了。

    他笑着道,“我家omega啊……冬天就走啦,胃癌晚期。”

    ……

    我突然后悔冒出那么一句话。

    手里的塑料袋也变得沉甸甸,有一种负罪感油然而生。

    5.

    回到家的时候,屋里没开灯。

    谢云意没回家。

    他说今晚公司加班,不回来吃饭了。

    我换好拖鞋,洗了把脸,抬头的时候看见镜子里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只有眼尾是红的。

    白山茶被我养在阳台上,不知道能不能活。

    之前也不是没尝试过养点小花小草,可惜我笨,养一个死一个,谢云意看不下去,把那些枯死的玩意儿揪着叶子扔了出去。

    原本是打算养花技巧,手机屏幕上方跳出一条信息。

    我不想看,手自己犯贱戳了进去。

    一个月前的聊天记录还能看到。

    6.

    夏念随:你打算霸占着我男朋友多久?

    7.

    夏念随是我名义上的哥哥。

    也是谢云意的前任。

    十八岁以前,谢云意一直喜欢的是夏念随,他待我如同其他普通的同学,直到夏念随出国,我才敢在他的世界中拔出点尖。

    夏念随很自信,他也确实哪里都比我好千倍万倍。

    “给我一个月,我能让你乖乖地把你偷来的东西还给我。”

    8.

    嗯。

    谢云意是我偷来的。

    夏念随和之前的我一样,都是普通的beta。

    我用了点手段,成了omega,顺理成章地与谢云意匹配了起来。

    9.

    点开的信息只有一张图片。

    我的alpha在低头剥虾,眼神很温柔,认真专注地盯着手中的虾壳,手套都没戴。

    谢云意没给我剥过虾。

    他有洁癖,每次饭桌上烧了虾必须戴着手套,不然他会生气。

    原来洁癖也分人。

    10.

    谢云意一点半到家,我蜷曲在沙发上,听到动静就睁开酸涩的眼。

    他没看我,低头整理自己的衣服,在玄关处换鞋。

    我爬下沙发,差点摔倒,幸好我没指望谢云意会来扶我,自己抓着沙发边缘站稳。

    “你回来得好晚。”

    我撒娇般黏了上去,缠着谢云意抱了一下。

    他有那么一瞬想推开我,被我抱得死紧,只好作罢。

    “没让你等。”他连看我都没看,我怀疑他只把我当作一只猫。

    一只老喜欢在身上爬的猫,一只畜生罢了,不算人。

    我将脸埋在他颈窝,实际是在闻他的腺体。

    有玫瑰花的味道。

    我不喜欢。

    于是我冷着眸子,没有任何预兆地抬了下头,漠然地对准谢云意的颈侧咬了下去。

    不许有玫瑰。

    不许。

    不许!

    咬腺体是很疼的,更何况alpha的腺体比omega的还脆弱,不禁咬。

    如我所料那样,我被谢云意甩了出去,后背撞到电视柜,疼地倒吸一口凉气。

    大概是发青了,但我不在乎。

    他的眼眸中很冷,像冬天里的雪,我好冷。

    我搓了下自己的手臂,蹭到了一手血。

    谢云意没回家的时候,我缩在沙发上无聊,拿美工刀在自己的手臂上画着白山茶。

    可惜血是红的,又变成了讨厌的玫瑰。

    “夏未然,你该看病了。病得不轻。”他冷冷地开口,抬手捂了下颈侧,看向我的时候眼神很淡漠,其实我宁愿他和我吵,恨也总比冷漠好吧。

    起码能证明他爱过我。

    11.

    “哦。”

    我想直起身,但是实在疼,只好揉着腰,望了他一阵,移开视线。

    “我明天就去医院,你陪不陪我?”

    答案是谢云意没再瞧我一眼,回了卧室去洗漱。

    他今天没说我能不能和他一起睡。

    我打算在沙发凑合过夜。

    12.

    夏念随喜欢玫瑰。

    他们两个谈恋爱时,整个学校无人不知。

    一个是品学兼优、学校之光的alpha,一个是美术天赋极高的beta。

    高二那年情人节,谢云意在操场上送了夏念随十九枝玫瑰。

    周围人都在起哄。

    他们在叫好。

    只有我一个人在沉默。

    13.

    讨厌玫瑰。

    于是在手上又划了几道,终于不像了。

    14.

    谢云意早上在阳台找衣服,看见了我的花。

    他说还挺好看的。

    15.

    白山茶是世界上最好看的花!

    昨天辞职了,今天不上班!

    好耶,照顾我的白山茶。

    16.

    医生说我有病。

    我说他才有病。

    我没病。

    我没有。

    我不会死。

    17.

    好吧,其实还是会死的。

    医生说最好的方法就是割除腺体,这样可以最大程度地延长我的寿命。

    这样的话,我还可以活五年。

    我问医生,不割的话,光吃药,我还能活多久?

    医生扶了下眼睛,很严肃地盯着我的眼睛,一字一句道,“你想被活活疼死吗?”

    18.

    我还是选择吃药。

    无所谓了。

    谢云意最近一直不回家。

    我打电话给他,他也没接。

    夏念随说他势在必得。

    我没趣地敷衍回复,哦,加油。

    希望你早日成功。

    19.

    谢云意回家了。

    他看了眼我的白山茶,有点惊讶。

    “还活着?”

    我不知道他是在问什么,问花,还是问我。

    “嗯,快死了。”

    我有点懒,好几日不见甚是想念,从沙发上掀开毯子就往他身上爬。

    “我发热期快到了,你留我几天。”

    20.

    谢云意咬得我好疼。

    我怀疑他在报复我。

    “别标记我。”快昏过去的时候,我也不忘提醒谢云意。

    然而这次他大概是生气了,没听我的话。

    大晚上的又得去医院。

    谢云意翻了下我的病例单,淡淡地抬起眼看向我。

    我摊了摊手,笑得无奈。

    怪我喽?

    “你又在玩什么花样?用自残来逼我……你还想玩几年?”

    他把单子往地上扔。

    “不知道。”

    我笑道。

    我真不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徐南南帅〕〔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明日星程〕〔赵浪秦始皇〕〔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猎谍〕〔误入歧途苏玥〕〔十分红处〕〔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秦云萧淑妃〕〔偷香(杨羽)〕〔叶长歌〕〔重生后被七个哥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