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谋夺凤印〕〔我做噩梦能变强〕〔变成虎鲸后我开起〕〔穿成诡王他哥〕〔穿书后我靠当情报〕〔师尊端水失败后[穿〕〔流放后,我全家靠〕〔冤种女皇的富国指〕〔大唐小庄主〕〔末世对照组:大佬〕〔我是东京电视台台〕〔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没钱上大学的我只〕〔天灾合成大师〕〔穿书之必死反派女〕〔快穿:各位饲主请〕〔我全家都在跳大神〕〔7号基地〕〔诸天之始:我儿叶〕〔年代空间:被糙汉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葬我一枝白山茶 第2章
    21.

    以前我是很想要谢云意标记我的。

    但他一直拖着,不管我怎么勾他,怎么闹都无动于衷。

    昨天明明很平淡,我只是小声地说了句话。

    那句话是什么呢?

    我忘记了。

    22.

    病例单被丢在地上,乱得像散开来的白山茶。

    我蹲下去捡,前两天背上撞出来的伤还是很痛。

    谢云意不高兴的时候总是面无表情。

    他对我总是面无表情。

    谢云意看到我就不高兴。

    23.

    腺体受伤也没能让谢云意陪我几天,他总是很忙。

    我无聊的时候总是喜欢翻看夏念随的朋友圈。

    他不会屏蔽我,他巴不得我看到后赶紧滚蛋走人。

    诶,我就不。

    24.

    还是很疼。

    后颈的腺体像是被人用针挑破了,往里面塞了几颗生锈的钉子。

    伤口是发炎了吗?

    我总怀疑我在腐烂,可是我没有证据。

    25.

    就一个小伤,住两天医院就得了。

    可是谢云意让他身边的一个秘书盯着我,让我仔细地做全身检查。

    我抽血抽得快昏过去。

    疼。

    我的白山茶在家里没人浇水,指不定都蔫了吧唧的。

    26.

    最后一项检查完成后,秘书小陈从我手里抽走所有检查单,他拿走得太突然,其中一张纸将我的右手虎口划出了一道口子。

    “你拿我单子干什么?”

    小陈扫了我一眼,淡道,“医生前面说了,检查完把单子拿给他看,路挺远,我帮您去。”

    27.

    虽然他用的是“您”。

    但我知道他打心眼里是瞧不起我的。

    我只是一个长得不错的“omega”。

    其他的地方平平无奇,没什么拿得出手的。

    哦。

    我倒是有个异于常人的身份。

    私生子。

    28.

    讨厌住院。

    我不喜欢消毒水的味道。

    今天不知道怎么了,起床的时候没由来地觉得头晕恶心,忙爬起来去卫生间呕了半小时。

    医生开的药我吃了。

    没人告诉我副作用会很大啊。

    我的白山茶呢?

    我有点想念我的白山茶。

    29.

    住院四天,穿着病号服的我真的有一种临终的奇妙感觉。

    没人来看我,除了一个比较沉闷的护工。

    我不知道谢云意为什么要找护工看着我。

    我又不会逃……他要对我做什么吗?

    好无聊,想我的花。

    30.

    今天小陈来医院了!

    他还带了我的白山茶!

    “你怎么把我的花都挪过来了?”

    我很激动,同时也忐忑不安,心脏跳个不停,仿佛要冲破我单薄的胸膛。

    他倒是回答了我的问题,不像那个护工一直不吭声,和哑巴一样。

    “谢总说了,将您的东西移到病房里。”

    31.

    “我要回家。”

    我掀开被子,打断他打开我的行李箱的动作,把那些小陈已经拿出来的东西一股脑儿地塞回去。

    “为什么要把我的东西搬到病房?病房又不是我的家。”

    我说着就想走。

    我想回家。

    我要回家。

    我不住医院。

    谢云意呢?

    谢云意呢?他为什么不来看我!

    32.

    小陈皮笑肉不笑地看着我,“谢总说了,您暂时要待在这里。”

    我反问道,“我还不能自己回家吗?大不了不要他接。”

    我不待在这里。

    33.

    护工和小陈两个人一起把我按回了床上,我盯着自己右手腕上的银色手铐,呼吸急促了起来。

    “你们松开我!”

    我要回家!

    我要回家!

    床板被我剧烈的动作晃得噼啪响,我的手腕红了一圈。

    护工把门反锁了,小陈完成任务回去。

    他坐在小板凳上削着苹果,刀很锋利,很漂亮。

    我又哭又闹,可惜手铐限制了我。

    34.

    于是我挣脱了手铐,右手骨折。

    35.

    我要见谢云意。

    36.

    我藏了把刀在枕头下。

    我喜欢雕刻。

    37.

    谢云意晚上终于来看我了。

    但他身边站了夏念随。

    他进来的时候,我正吊着胳膊坐在床上看窗外的树。

    腺体好痛,手也好痛。

    谢云意总说我有病。

    现在我也这么觉得了。

    谢云意把我藏在枕头下的刀给拿走了。

    他冷着脸看我,一字一句道,“夏未然,这段时间你最好不要闹腾。”

    “我没闹。”

    “再闹就离婚。你自己爱去哪里去哪里,死外边我都不管你。”

    ……

    哦。

    夏念随抱着手臂,在谢云意出去后好笑地看着我。

    “你真的挺能作。”

    我懒得搭理他,再怎么说目前谢云意还是我的。

    可是夏念随看我的目光竟然有一点点同情。

    “真可怜啊,当初靠着腺体吸引别人的alpha,现在腺体要没了。”

    他讥笑着,话语如同劈在我的世界上的一道惊雷。

    38.

    手术定在下星期三。

    39.

    我的白山茶有点枯萎了。

    我又要养死了。

    40.

    我想反抗。

    可是谢云意不接我电话。

    咬了咬牙,走进卫生间。

    护工虽然一直盯着我,但是他不会跟着我进卫生间。

    41.

    想自杀太容易了。

    他低估了我。

    我初三的时候就想好了一百种自杀方法。

    42.

    我咬自己的手时,疼得整个人都在发抖。

    血管似乎错了位,我迷糊间觉得听到啪的一声响。

    什么东西断了。

    昏过去前打电话给谢云意。

    他似乎在开会。

    “谢先生,你要守寡了。”

    我嘻嘻地笑着,抱着手机眼皮好沉。

    43.

    我不会死的。

    你看我又活了,活蹦乱跳的。

    就是挂了彩,还挺难看。

    我力气小,胆子也小,不过就是在手腕上留了圈牙印罢了。

    我喜欢吓他。

    他不喜欢我吓他。

    他不喜欢我。

    .

    谢云意把我从卫生间里抓了出来。

    他拎着我就像在提一只玩偶,很轻松。

    护工不在屋内,夏念随和小陈也没有来。

    我一时来了兴致,刚被放到床上就盯着他,眼睛里一定亮晶晶的,“谢云意,你是来陪我睡觉的吗?”

    当然不是。

    他抬手给了我一巴掌。

    45.

    我又不喜欢白山茶了。

    它太白了,太亮,看得难受。

    烦躁的时候我忍不住扯了一片花瓣下来,趁护工出去倒热水的时候,我把那片花瓣吃了。

    又甜又苦。

    46.

    我不要做手术。

    47.

    我哭了很久,情绪太过激动呕吐了一下午。

    护工叫了医生给我做检查。

    医生看着我,目光责备中批判意味浓烈。

    “你一个怀孕的omega,再这么三两天闹下去,迟早要流产。”

    “又是断胳膊又是哭,你alpha呢?”

    我傻了。

    我之前做过全身检查,小陈交了单子后说是检查结果都交给谢云意看了。

    他肯定知道我怀孕。

    48.

    星期三的手术不是切除腺体。

    是堕胎。

    因为腺体手术不能在怀孕的时候进行。

    49.

    白山茶的花瓣黄了好多。

    谢云意今天来看我,他瞟了眼花盆,不咸不淡地说,“明天给你换一盆新的。”

    我说,“我不想失去我的宝宝。”

    50.

    “你怎么知道的?”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

    谢云意沉默了一会儿,很坦然地和我目光对视。

    他依旧不笑。

    “打掉,没得商量。”

    51.

    我也没和他继续说下去,只是盯着他看了很久。

    “谢云意,你是不是马上就不要我了。”

    谢云意终于笑了,扯着嘴角看我,语气讥诮。

    “你也知道。”

    52.

    “可是我真的很想有个omega宝宝……谢云意,孩子出生后还会叫你爸爸的,我们不要丢掉他好不好?”

    “你是不是觉得命不重要?”谢云意笑道,眼底没有笑意,和他看着夏念随的眼神完全不一样,“你要是一定要留他也不是不行。”

    我希冀地看着他。

    他在我充满期待的目光下,顿了顿,然后恶毒地说,边说嘴角边扬起报复的笑容。

    “带着你肚子里的野种,滚出谢家。”

    他冷冰冰地说,“你的孩子不配叫我父亲。”

    “一个神经病……然然,你觉得你生出来的能是什么好货色?小神经病?”

    谢云意可太知道怎么让我痛了。

    这次我腺体也不疼了,手也不疼了,只有心脏像是被人挖开细细观察过。

    疼死我了,谢云意。

    53.

    夏念随的朋友圈又更新了。

    他去谢云意的公司里给我的alpha送饭。

    谢云意以前从来不让我去他的公司。

    他没说为什么。

    我没问,怕自取其辱。

    他可能并不想承认我吧。

    54.

    我好坏。

    白山茶枯死了,护工把它拿出去丢了。

    55.

    晚上趁着护工去洗手间,我逃了。

    结婚证一人一本,我带着我的结婚证和药片溜了。

    我也不知道我该去哪里。

    反正不是医院。

    56.

    谢云意肯定没有想到,我是不会让他和我离婚的。

    我知道。

    我知道!

    夏念随回来了,他肯定要丢下我的。

    我早就做好准备啦!

    57.

    当年选择保留omega器官的时候我就想好了。

    我知道会有副作用。

    但是没想到代价是死亡。

    医生说我如果只是吃药的话,大概还能活一年半。

    足够了……足够了,谢云意。

    58.

    下火车后先去了趟医院。

    之前不知道自己怀孕了,得去查查那些药有没有副作用。

    59.

    我从来不用谢云意给我的钱。

    这样是施舍。

    这样我就欠他更多了,没理由去问他讨要爱意。

    旧手机卡被我拔掉扔垃圾桶,如同在医院里被丢掉的花,都是垃圾。

    60.

    宝宝很健康。

    我租了一个小公寓。

    我有个朋友,一位男alpha。

    谢云意不知道他。

    61.

    我喜欢发呆。

    我问我的朋友,我是不是病了?

    为什么我总犯困。

    他拍了拍我的肩膀,温柔地笑了笑,“你只是最近太累了。”

    62.

    第一次见到谢云意的时候我刚到夏家。

    夏念随不喜欢我,他经常在学校里面找人欺负我,撕我试卷,把我拉倒厕所里围殴。

    当然没人觉得这些事是夏念随做的。

    毕竟所有人都爱他。

    我妈那时候刚过世,我不怎么想活。

    一个人在学校天台上晃悠着,找位置打算跳楼了断。

    谢云意就是那时候出现的,戴着个红色风纪袖章,把我从台阶上拽了下来。

    ……

    谢云意对谁都很温柔,包括之前的我。

    他很有耐心地蹲在天台上和我讲了一个小时的人生哲理,我觉得他蠢,默默地想远离。

    好不容易等他唠叨完,天都快暗了。

    烦死了,高年级的学生没事干吗?

    同情心这么泛滥。

    我想翻个白眼,面前的人却往口袋里摸了摸,在我手心里放了一个小玩意儿。

    一块糖。

    橘子味的。

    他笑起来很好看,眉眼间给人的感觉如同清晨的薄雾,清朗干净,唇角上扬的弧度都让人赏心悦目。

    “小同学,不要放弃,人生没有过不去的坎。”

    他轻轻拍了一下我的肩,“送你块橘子糖,感觉你挺乖的。下次遇到什么想不开的事,中午午休的时候就来心理室找我。”

    “我叫谢云意。”

    谢云意。

    真好听。

    可惜我没能高兴多久。

    因为谢云意也喜欢夏念随。

    他不是我的。

    63.

    今天有点感冒,不想出门。

    朋友帮我关上窗户,他说不关会冷。

    冷死我算了。

    我有点想谢云意。

    他会想我吗?

    64.

    结婚证在我这里……谢云意别想和夏念随在一起。

    我是omega,我才能和谢云意在一起。

    我疯了。

    65.

    今天下楼梯的时候差点摔了,疼。

    腺体疼到想哭,我不敢吃止疼片,对宝宝不好。

    66.

    我觉得我挺坏的。

    真的。

    没有我的话,谢云意和夏念随应该会很幸福吧?

    我为什么要打扰他们呢?

    真奇怪。

    这次我的朋友和哑了一样,他也不理我。

    我盯着他看,仔细地查看他,发现他哭了。

    67.

    谢云意……

    你不是喜欢白山茶吗?

    我的信息素是白山茶味啊。

    可你总不喜欢我。

    68.

    我错了,我真的大错特错。

    早知道不追谢云意了。

    小谢哥哥,然然错了。

    我不该偷偷喜欢你的。

    69.

    入冬了,好冷。

    没钱开暖气,我裹在被子里像一只蚕。

    朋友和我一起躺着,陪我闲聊谈话。

    他似乎不会困,一直在玩手里的白山茶。

    70.

    去医院检查了,医生说这段时间要格外小心。

    我当然格外小心啦,朋友扶着我帮我拎东西,这次病例单不会刮到我的手了。

    出医院的时候,我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谢云意站在风雪里,面无表情。

    我往后退了几步,想跑。

    朋友警惕地盯着他。

    他上前抓住我的手腕,我没拿稳,手上的东西掉了一地。

    雪白的病例单撒了一地。

    “你一个人还要疯多久?”

    我眼眶湿了,低下头对着自己的手发呆。

    石膏拆了。

    两只手上布满了细小的划痕。

    原来没有什么朋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徐南南帅〕〔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明日星程〕〔赵浪秦始皇〕〔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猎谍〕〔误入歧途苏玥〕〔十分红处〕〔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秦云萧淑妃〕〔偷香(杨羽)〕〔叶长歌〕〔重生后被七个哥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