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诸天从让子弹飞开〕〔我能看见诡异信息〕〔开局亚索辅助,打〕〔全面战争之伐清〕〔弃宇宙〕〔禁区之狐〕〔武侠世界的慕容复〕〔我在黄泉当教主〕〔汉世祖〕〔从港综签到成为传〕〔战神归来当赘婿〕〔豪门战神狂婿楚叶〕〔加油!骨伤医〕〔三国从救糜夫人开〕〔穿越后她靠异能震〕〔锦衣状元〕〔重生过去从四合院〕〔蚁的世界〕〔退婚后大佬她又美〕〔九叔世界:我靠分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葬我一枝白山茶 第3章
    71.

    在发呆。

    忽然有点累。

    我和谢云意回家啦,他牵着我的手,好温暖。

    但是下了车我又回到医院。

    他松开我的手,将我放在床上。

    眼神冷漠,他还是不喜欢我。

    72.

    医院里的饭盒好难吃,害得我都不想吃饭。

    胃里空空,疼如刀绞。

    谢云意又失踪了。

    小陈说他最近状态很差,让我谅解一下。

    无聊的时候又去翻找夏念随的朋友圈,他最新的一条动态是一张图。

    白净纤细的手上没有伤疤,漂亮极了,无名指戴着一枚戒指。

    镜头似乎是故意的,将上面刻着的字母衬得无比清晰。

    —xyy。

    我抱着手机,眨了眨眼,没开窗的冬天,我却固执地认为外头一定起了大风。

    不然我的眼睛怎会突然酸涩无比?

    其实没有我也挺好的。

    夏念随多好。

    干干净净的,多适合谢云意。

    两个干净的人在一起才般配嘛。

    我摸了摸愈发圆滚的肚子,望着窗外大树的枯枝愈望愈颓。

    关手机啦,辐射对宝宝不好。

    今天悄悄去问医生,他说我很棒很坚强,还能再活半年!

    可是谢云意,你会爱我最后半年吗?

    73.

    谢云意依旧没来。

    医生给我注射了止疼剂,才勉强止住后颈如同刀割的疼痛。

    许是止疼剂的缘故,身上一阵发凉,隐约能感到冰冷的液体顺着血管流动,向着滚烫血液的深处缓缓蔓延。

    我躺在病床上睡了一下午,迷糊间梦到了很久很久以前。

    学校的音乐节上,谢学长和我名义上的哥哥,穿着白衬衫,在全校人的注视下表演四手联弹。

    乐声流水般从音响中漏出,我坐在昏暗的台下,盯着台上熠熠生辉的二人,心中的苦涩难以言喻。

    对于谢云意来说。

    夏未然只是他的学弟,一个有心理阴影的可怜小同学。

    他同情心泛滥,温柔体贴又善解人意,不忍心一个可怜的小朋友被所有人丢到黑暗里遗忘。

    我的眼皮又沉又重。

    是你给了我希望。

    也让我变得贪婪,奢望着更多的眷恋。

    74.

    谢云意今早来看我了,他给我带了一盆花。

    白山茶。

    他让我盯着那盆花,别养死了。

    谢云意说话的时候目光依旧没有落在我身上。

    我低声答应了,不吵也不闹。

    好累啊。

    谢云意应该也被我逼得很累很累了吧。

    ……

    我该放他走啦。

    75.

    想起了一些零碎的事。

    夏念随和谢云意在一起的时候,两个人的感情一直轰轰烈烈。

    夏日小树丛里的穿行,白溪山顶的一把长守锁。

    我站在暗处偷看,艳羡极了。

    夏念随多好啊,他手上也没有伤疤,从小到大被家里人捧在手掌心,比我一个omega还要像omega。

    谢云意和他青梅竹马,我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靠近他们的。

    我凝望着床头的白山茶花,白色的花瓣生得如此凉。

    一瓣两瓣……今天的白山茶落了三片花瓣。

    我有在听。

    之前的护工现在不再监管着我,只是在我有需要的时候才出现。

    于是我叫他进屋。

    “帮我开一下窗,谢谢。”

    护工拒绝了我的请求,回答道,“外面下雪了,小心风寒。”

    哦,外面又下雪了。

    76.

    今天情绪不太稳定,一直在哭,咬自己的手腕。

    谢云意谢云意谢云意。

    你为什么都不说我爱你。

    我在悲自己。

    因为我突然发现,我跟了谢云意这么多年,维系我们感情的好像只有性。

    我多么下贱。

    我勾引了别人的alpha。

    我不知廉耻。

    我好困。

    77.

    昨天闹得太厉害,差点动了胎气。

    肚子疼,自己学着绣了一个小绵羊。

    玩偶不容易缝制,我手上扎了好几个窟窿。

    谢云意昨天来医院了,正好看到我在哭。

    他大概是喝酒了,身上味道很熏。

    他进门时眼睛是红的,沉默不语地进来,然后抬手将我床头的东西往地上砸。

    东西碎裂的声音噼啪响,我发疯地嘶吼哭喊。

    “你到底要我怎么样啊?”

    他在小陈面前失控地掐住我的脖子,似乎想要掐死我。

    我好疼,我好疼……我想要谢云意亲亲我,可是他现在不高兴,只会让我变得更加疼。

    他的信息素是柠檬茶的味道,从前闻起来只觉得毫无攻击性,可是我现在却觉得冷。

    柠檬茶是冰的,将我冻得发抖。

    谢云意暴怒着,“我真的要被你逼疯了!你说我能怎么办?你让我怎么办?”

    我抱着自己的肚子,慢慢地没了声息,无声地盯着他的眼。

    我在心里小声地说,你可以放弃我了。

    我不逼你了,你去找夏念随吧。

    78.

    疼。

    疼昏过去了。

    打了两次镇痛剂。

    腺体被白色绷带缠着,我能感受到它在溃烂。

    迷茫中,我又看见了我的alpha朋友。

    他望着我,无比悲伤。

    没由来地,我想起了在夏念随出国后陪着谢云意的那段时光。

    他那时候一直郁郁寡欢,喜欢喊我小夏。

    偶尔会和我说,你哥小时候这样那样。

    他一直叫我小夏。

    他叫夏念随的时候,是不是也叫过小夏。

    79.

    从柜子里翻出了一封信,谢云意在高中时写过我的心理辅导回信。

    亲爱的小夏同学:

    你好啊。不要总是觉得自己很脏,你看上去很可爱的,错不在你,不要自责。

    你是我见过的,最乖最懂事的omega。

    语言总是苍白,我无法将心里对你的所有评价一一陈述,但是我相信你,会走出去的!

    帮助你这件事,我非常乐意。

    不要担心我会告诉别人,下次塞信的时候放在侧门的小信箱里。我特意为你装的,是我和你之间的小秘密,记得保密。

    希望身体健康开开心心。

    ——你的学长

    谢云意

    80.

    我是不是快死了?

    81.

    他来陪我了。

    虽然依旧不笑,但他抱着我,我的背靠在他怀中,我就很满足了。

    “然然,你听话好不好,为什么总是不听我的话……”

    他的黑眼圈好重,可惜我没有力气去抬手搂他脖子。

    我想留给他一个亲吻。

    “谢云意……”

    我日日夜夜,辗转反侧,想了很久挣扎了很久,最终决定大度一点,不能在死之前都这么自私。

    于是我弯起嘴角露出笑,佯装开朗活泼地拍了拍他的肩。

    也不算拍吧,可能只是碰一碰。

    “谢云意!”

    我拔高了音调。

    他望着我,在等我的下一句。

    好吧,其实说出哪句话的我还是不够坦然。

    “……等我死了,你就和夏念随结婚吧!”

    他看上去似乎还是很不高兴,可惜我的反应越来越迟钝,像一只准备冬眠的熊。

    谢云意为什么不高兴啊?

    我已经打算放过他了啊。

    放心啦,谢学长,我的小谢哥哥!

    即使你不爱我,我也依然很喜欢很喜欢你啊!

    等我走了以后,我绝对不在你的梦里面出来吓你!

    我再也不会在用自杀和你吵着不要分手啦!

    82.

    谢云意最近天天来陪我。

    医生说我快到产期了。

    希望是个小alpha!

    要像谢云意,千万别像我!

    小捣蛋鬼,到我的肚子里面真的是委屈你了。

    你的小爸爸是个坏蛋。

    但是他很爱你。

    83.

    好冷。

    梦见了很多往事。

    夏念随决定出国,临行前和谢云意提了分手。

    “谢哥,对不起啊。我们都要再等等,等我回国,我们再继续下去。”

    谢云意看上去很难过。

    我也很难过。

    花了很大的力气才考到和谢云意同一所大学。

    这个时候的我该做手术了,父亲问我要做omega还是做beta。

    我说我想做omega。

    -可是你的腺体受损程度厉害,之前已经修复过好几次,这次手术过后不能保证你的腺体不会再出事。

    -做beta多好?

    -可是beta,就不能被喜欢的人标记了。

    也不能标记喜欢的人。

    父亲终于沉默着同意。

    母亲应该会为我感到高兴。

    她的儿子不是废物。

    他考上很厉害的大学了,虽然依旧比不过夏念随。

    84.

    陪着谢云意的那几年,我几乎想尽了一切能够讨好谢云意的方法。

    谢云意说喜欢白山茶的时候,我几乎庆幸。

    幸好我没选择做beta。

    幸好我的信息素是白山茶花。

    我很想谢云意能够喜欢我。

    他给我写的那些信都被我完好无损地保存了起来。

    我是在他们分手后才敢接近的谢云意。

    他一直拿我当学弟看,他似乎一颗心都落在夏念随那里,我分不到半点。

    后来过了很久,趁着酒劲儿,我俩稀里糊涂地滚到了一起。

    那时不在发情期,他也没有标记我。

    我小心翼翼地坐在床边,对着他弓起的脊背小声试探,“小谢哥哥……我们可以试试吗?”

    他弯着腰,背上的几道红痕触目惊心。

    谢云意平日里不抽烟,那天破天荒地坐在床边抽了两根烟。

    最后他回头看了我一眼,很平淡地说,好啊。

    我的世界一下子变得亮了起来。

    我开始学习如何做一个优秀的omega。

    85.

    谢云意第一次和我提分手是在交往后的第一年。

    我从他的一本书里翻出了一张他和夏念随的合照。

    嫉妒让我发狂。

    我趁谢云意不在家的时候,把所有他藏起来的、关于夏念随的东西理了出来。

    我用打火机,盘腿坐在客厅一张一张、一件一件地烧毁。

    谢云意回来的时候,我正在烧最后一张他们的合照。两个人的脸部轮廓被火苗吞噬成焦色的边缘。

    他很惊慌,我从未看过他脸上的表情如此扭曲。

    “夏未然,你疯了你!”

    我转过头,对他咧开嘴,露出灿烂的笑容,晃了晃下手中最后的半截照片,在他的注视下抖掉灰烬。

    水果刀丢在一旁,我在手臂上刻了几个模糊的字,狰狞可怕。

    -不要丢下我。

    86.

    死去的母亲在向我招手。

    她如同以前辅导我写作业一样,温柔和蔼,转瞬又变得阴森。

    “然然……你一定要超过夏念随。”

    “那是属于我们的东西,你要学会抢回来。”

    肮脏的小巷中什么人都有,掀开遮挡的破竹席就是我们的家。

    那天进来了三个喝醉的男性alpha。

    他们扒下我妈的衣服,然后拖过我。

    我未发育完全的腺体被咬烂,我妈因为强制标记而躺在冰冷的地上不断抽搐。

    第二天,我妈穿着白裙子,像往常一样同我笑,在厨房里给我张罗早餐。

    大约八点多的时候,她在围裙上擦了擦手,轻轻拍了拍我的肩。

    “然然……”她说得很慢,嘴角带笑,却怎么看也悲伤,“妈妈为你创造机会了,你要珍惜啊。”

    她难得给了我一张十块钱,允许我去街头的小卖部买零食。

    我兴高采烈回来的时候,后颈的绷带早已被鲜血浸透,伤口撕裂疼得钻心,但我实在太开心了。

    一个男性beta穿着得体,默默低着头站在我家门外,直到我走近。

    我看见我妈被人从绳子上放下来,她脸色铁青,再也不会醒来了。

    父亲将我搂进怀里,嗓音沙哑,“……是我辜负了你的妈妈。”

    “还有你。”

    87.

    我是文学专业毕业的学生,之前也有尝试过在网上发表自己的文章来抒发心情。

    最近有一本书恰好要出版了,出版社来问我的意见。

    那本书名字叫《葬我一枝白山茶》。

    挺好的。

    我打算将出版社留给我的那一份送给谢云意。

    88.

    夏念随的朋友圈又更新了。

    这次我懒得去细看。

    我很累很累了。

    疼痛充斥着我的生活。

    谢云意又不来看我。

    但我已经不想再去逼他。

    他有他要继续走的路,我有我的归途。

    89.

    白山茶又枯了。

    护工说是冻死的。

    这次是我主动提出让他帮我拿出去丢掉。

    我的alpha朋友一直陪着我。

    我看不清他的脸,没关系,至少他每天来的时候手里都拿着一枝白山茶,安安静静地听我讲完那些絮絮叨叨的故事。

    90.

    冬天过去了。

    春天来了。

    91.

    我最后一次给我的alpha朋友讲故事。

    这个故事讲完,我就再也没有话可以讲了。

    我握了我他的肩,费力扯出笑容。

    “我的朋友,再见。”

    以后都不用再来了。

    92.

    梦里睡得很沉。

    还是疼。

    但是我听见有人在哭。

    他温暖的大手包裹住我的手掌,冰凉的泪水掉在我的手背上,我却不想睁眼替他擦拭。

    他是谁,我也不想知道了。

    没有必要。

    “然然……我该怎么样才能留住你?”

    93.

    和谢云意谈恋爱的期间,我们大大小小吵过数十次架。

    他总觉得我有病,他说快被我逼疯了。

    我说我就是疯子,你忍心看我去死好了。

    “你到底是喜欢我,还是因为我和夏念随像?”

    他不吭声,看着我的眼神很复杂。

    结婚这件事是我父亲逼他的。

    领证那天我很高兴。

    谢云意站在我身边,脸上的表情说不上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大抵是不高兴的吧。

    谁愿意和一个不喜欢的人结婚呢?

    94.

    我在鬼门关走了一趟,我们的孩子终于出世。

    好遗憾,他是个白山茶味的小omega。

    谢云意不会喜欢他的。

    唉。

    我叹气道,对不起。

    我这一辈子做错了好多事。

    小时候没能发现端倪,真的去小卖部买零食。

    长大后不要脸地和哥哥的男朋友搞在一起。

    没人会觉得我值得同情。

    95.

    腺体的功能早已经全部衰竭。

    我如同枯烛一样在安静地等待最后一缕风。

    听护工说,谢云意没在医院里露过面,也没抱过我们的孩子。

    果然是不喜欢的。

    我以为的爱屋及乌,最后不过是恨屋及乌。

    96.

    撑着最后一段时间,给我的孩子织了条浅绿色的毛巾。

    父亲让我不要担心。

    我笑着道,我去找我妈。

    他眼眶有点红。

    97.

    谢云意是晚上来的。

    他照例什么都没说,一言不发地将我揽在怀里。

    是错觉吗?

    我竟觉得他在难过。

    怎么会……

    98.

    给谢云意也织了一条毛巾。

    我把婚戒摘了,戴的时间长了,在手指端留下明显的痕迹。

    那枚银色的小东西被我抛下了窗台。

    下辈子,我想做一株白山茶。

    长在土里多好啊。

    就不会连累谢云意忍我这么久了。

    99.

    我让护工打开窗通通风,阳光洒在我身上,好暖和。

    打开某个小匣子,抽出里面谢云意写给我的信。

    我翻来覆去读了好几遍,对着它们傻笑。

    快入夜之际,我让护工抱过孩子。

    他又瘦又小,还没长大。

    我亲了亲他的额头。

    亲爱的小白山茶,爸爸要变成一阵风去环游世界啦。

    以后遇到了事,抱一抱天空。

    我爱你。

    也爱你大爸爸

    100.

    谢云意,我放过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徐南南帅〕〔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明日星程〕〔赵浪秦始皇〕〔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猎谍〕〔误入歧途苏玥〕〔十分红处〕〔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秦云萧淑妃〕〔偷香(杨羽)〕〔叶长歌〕〔重生后被七个哥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