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漂泊诸天只求生〕〔重走警途1993〕〔快穿之女王在上〕〔我的属性修行人生〕〔穷书生家的彪悍娘〕〔万法之主〕〔重生三国从养鸡开〕〔我在大唐卖烧烤罗〕〔我老婆居然是未来〕〔神霄之上〕〔诸天从让子弹飞开〕〔我能看见诡异信息〕〔开局亚索辅助,打〕〔全面战争之伐清〕〔弃宇宙〕〔禁区之狐〕〔武侠世界的慕容复〕〔我在黄泉当教主〕〔汉世祖〕〔从港综签到成为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葬我一枝白山茶 我的小疯子,死在春天
    100.

    学校最近管包干区的卫生十分严格,要求风纪去巡检。

    高中生宿舍天台是一个重点,老师说常有学生溜上去抽烟,烟头堆着墙角。

    “天台上要是抓到人,把名字通通记下来,必须开提醒单!”

    夏念随等老师一走,就苦着脸,朝我摊手。

    “早知道就不当风纪了,高一生累个半死。”

    我笑了笑,借着身高揉了一把他的脑袋。

    “你要查哪里?”

    他弯起唇角,一副算计成功的模样,“天台,你帮我去呗?”

    99.

    我拿着板夹,天台的门果然敞开,我叹了口气,抬脚准备进去抓人。

    真遗憾,偏偏被我撞上了。

    对不起了,同学。

    某个瘦弱的身影艰难地爬上天台,脊背弯曲,脊骨突出又扭曲,校服洗得发白,后腰块的一处污渍格外突兀。

    他似乎没听到我进来的动静,踩上天台的台阶就开始蹲着发呆。

    初二的校服。

    我心脏险些跳出胸腔,甩开夹板,大步向前把人拽了下来。

    “同学,危险!”

    他愕然望向我,眉眼间的惊异分外明显。

    也许他以为策划好了一切,意图在这一天悄然一跃。

    可惜遇上了我。

    我做不到看着一个人在我面前跳楼。

    小同学长得很可爱,很乖巧的模样,很惹人怜惜。

    许是想到和我从小长大的夏念随,我语气愈发温柔。

    “怎么就跑天台上去玩了?”

    “天台危险,初中生不要乱跑。”

    他还挺倔,抿着唇一言不发,下来后见我不离开,盘腿坐在地上自顾自地用手指在地上画圈。

    好傻。

    我被他逗笑了。

    这都什么事啊?

    人生哪有过不去的坎?

    98.

    “是遇到什么问题了吗?不高兴的话可以和我说说?”

    小同学不吭声,和哑巴一样。

    还有点棘手。

    “相信我,什么事都会过去的。你看啊……”我指了指天台外边逐渐变红的云霞,“今天早上,云是白色的,天还蔚蓝无比,现在是什么颜色?”

    不出所料,我没得到回应。

    “现在是红紫色,随着时间云和天都会变色。我们人也一样,时间越长,会被磨掉很多东西。”

    “有不想放掉的回忆,有喜有悲,你现在觉得接受不了的事,或许在以后就可以渐渐释怀了。”

    我伸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脑袋,小朋友抬头瞪了我一眼,警惕地盯着我。

    我有些想笑,又不是omega碰不得。

    一个倔强的beta小可怜。

    不过他身上有一种很好闻的味道。

    眼看时间不早,夏念随今晚还要我送他去画室。

    我拍掉身上的灰,顺手扶了他一把。

    他和只小刺猬一样,一起来就躲开我的触碰。

    还是怕他想不开,于是想从口袋里摸块糖送给他。

    夏念随有低血糖,所以我习惯性地会在口袋里装很多。

    他不怎么喜欢吃橘子糖,不知道面前的小可怜会不会喜欢。

    小可怜一看就被人欺负过,委屈巴巴的。

    “送你块糖。”

    我将糖往他手中塞。

    拍了下他的肩,把他从天台推回楼梯口,然后锁上天台的门。

    “人生没有过不去的坎,以后不要再跑到天台玩了。”

    “以后有什么事,去心理辅导室来找我,中午的时候我都在。”

    我犹豫了一下,“我叫谢云意。”

    97.

    放学后顺道去心理辅导室看一眼,值班老师提醒我把今天的信取出来。

    “记得锁信箱。”

    “哦,好。”

    中午的时候我已经取过信了,打开信箱只发现了一封信。

    信封上三个大字。

    谢云逸。

    ……

    写错字了。

    夏念随跑来找我,把书包往我肩头上一挂,好奇地凑过来看。

    “什么东西啊?”

    我把信封塞进口袋。

    “心理咨询的信,走吧,回家想吃什么?”

    “我要吃烤串!”

    96.

    “你最近怎么不太高兴?”

    夏念随低叹了口气,愤愤道,“我爸初恋死了,我多了个弟弟。”

    “同父异母,狗血吧。”

    还真挺狗血。

    “不过他别想进我们家门,我妈说了,要住让他一个人在外面住,别回来碍眼。”

    “破坏别人家庭的东西。”我看见他翻了个白眼,“下贱。”

    “小随,不要说脏话。”

    他不满地抬眼看我,“你是不知道他妈妈是怎么把他硬塞到我家的。”

    “掐着点自杀,还把他儿子的腺体给搞成那个样子,就知道装可怜!”

    “omega?”

    夏念随讥诮地笑着,“对啊,一个腺体严重损坏的omega,信息素有和没有一样,病殃殃的,稍不留神就死了。”

    “和朵花一样。”

    95.

    学长好。

    我是来自初二二班的夏未然。

    谢谢你在天台上安慰我。还送我糖。

    我没有朋友,我们可以做朋友吗?

    我有点惊讶。

    现在的孩子居然会有人没有朋友吗?

    94.

    去初中部执勤的时候,我刻意观察了一下初二二班。

    教室后排有个熟悉的人,趴在桌上看黑板。

    他目光很呆,我怀疑他在开小差。

    93.

    去食堂吃饭的时候看见了几个初中的孩子。

    “我不给我不给!丑八怪,来追我啊!追到了东西就还给你!”

    一个初中生得意洋洋地挥着手上的勺子,一不留神撞到了我。

    跟在他后面的人趁机扑了上来。

    先前在天台上看到的小可怜,面无表情地从初中生手中抢回勺子。

    92.

    夏念随问我要不要试着谈谈恋爱?

    “别的人都早恋,谢哥,我俩试试呗?”

    我不太擅长拒绝,谈恋爱谁都是第一次,于是犹豫了一下答应。

    91.

    小可怜不高兴。

    我放学等夏念随的时候,看见他背着书包在学校门口被几个高他半个脑袋的alpha孩子欺负。

    他试图反抗,反而撞上了墙。

    他也不哭,只是死死地咬着嘴唇盯着欺负他的人。

    夏念随走过来,想拉我走开。

    “等我一下。”

    “你要帮他?”

    夏念随不可置信地看着我。

    “他是夏未然!我家的私生子!”

    “所以你就让人欺负他去了?”

    90.

    夏未然跟在我身边,夏念随冷哼一声,抱着手臂白了他一眼。

    “谢云意,我要吃冰淇淋!”

    “你不是感冒吗?等过点时间好点了再给你买。”

    夏念随抱住我,蹭了蹭我的脖子,其实我并不喜欢他这么做。

    跟在身后的夏未然低着头一声不吭,要不是知道他被打的时候喊得有多尖锐,我真的会以为他是小哑巴。

    89.

    小哑巴老喜欢跑来高中部,站在我身边看我值勤。

    “怎么,你要帮我?”我忍不住调侃他。

    小哑巴不说话。

    他好像没长大,幼稚得很,给他一块糖就可以让他帮我去小卖部买瓶水。

    88.

    夏念随说喜欢在小树林,他笑起来张扬极了,“哥,挑战极限啊!”

    我不知道该不该接受这个吻,可能我个人并不喜欢吧,但是他是夏念随。

    既然谈了恋爱,好像就应该满足对方的需求。

    小树林蚊子多,嗡嗡地在耳边响个不停,夏念随踮起脚尖凑近我,双唇贴合的瞬间,他搂住我的脖子。

    所以该有什么感觉呢?

    我竭尽所能温柔地回应他,一如我从小到大照顾他。

    89.

    教导主任喜欢蹲在树林抓人。

    手电筒的灯光扫过时,我下意识地捂住夏念随的眼。

    光亮了一下就灭透,我来不及思考,抓着吓懵的夏念随往树林深处跑。

    身后传来鞋尖踩在枯叶上的脆响。

    “分开绕道跑。”

    我沉声道。

    88.

    我躲在树的背后,手臂被蚊子咬了好几个包。

    一双运动鞋映入我的眼,校服裤的下端空空荡荡,不用想都能知道鞋的主人有多瘦。

    初二校服的颜色。

    我心里猜出了个人名。

    在罪魁祸首没有发现想要的人,准备潜逃的时候,抓着了他的手腕。

    小可怜被我吓了一跳,可见到是我,又变得面无表情。

    似乎不觉得自己做错了。

    仰着脸,眼神淡然从容,就差没把“问我”这两个字写在脸上。

    “你不回家?”

    “要你管?”

    诶,这孩子。

    87.

    “手电筒呢?”

    “扔了。”

    我哑然失笑,“还会销毁证据。”

    我看见他撇了下嘴,很郁闷的样子,问,“为什么这么做?”

    他抬起头,看傻瓜一样看着我,憋了半天挤出一句话,“……我报复他,你是不是瞎?”

    “说话不要冲动。”拍了拍他的脑袋,看见他脸上有一道被树枝划出来的细痕,想翻找一下口袋有没有创可贴。

    可惜没有,这次连糖也没有。

    我只好耐下性子去哄这个看上去脾气古怪的小同学,“乖,等会儿绕个道回家。”

    “我没有家。”

    他瞪着我,不一会儿眼眶好像红了。

    这下我是彻底败了,夏未然哭了。

    86.

    夏念随发信息问我逃出来了没。

    我犹豫不决,最后还是编了个谎。

    -我先回家了,树林蚊子多,遭不住。明天给你带水果糖赔罪。

    夏念随发了个暴走的表情包。

    夏未然盯着我,突然转头往其他地方跑。

    “你跑哪里去?”

    我费了好大劲才抓住他。

    他拼命挣扎,好像我是个怪物,可惜他又瘦又小,我不敢放他跑。

    谁知道大晚上的,这个小东西会不会又去跳天台。

    小疯子。

    “不要你管!”

    他最后咬了我一口,极深,差点出血,恨恨地瞥我,“不要你烂好心。”

    85.

    我还挺生气的。

    好心被当驴肝肺。

    “你偷窥别人,打扰别人约会还有理了?”

    我气笑了,“小同学,你可真有意思。”

    他又不吭声了,抽起疯来真是一阵一阵的。

    “你哥走了,送你回家。”

    “我没有家。”

    他再一次回答,咬字清晰,很刻意地同我强调这一点。

    “难道你平常都睡天桥底下?”

    “流浪狗睡垃圾桶,垃圾桶是他的家吗?”他抬起脑袋直勾勾地盯着我,很较真。

    我说不出话。

    84.

    我发消息给家里人,说我有点事先处理一下。

    夏未然站在门口,抖开钥匙打开生锈的绿色铁门。

    两侧没有贴对联,看上去了无生气。

    他一个人住。

    房间里的物品很少,我走进去,他房间里有一个很大的书架。

    “你喜欢看书?”

    夏未然又和哑了一样,默默地将我正在注视着的一张奖状从墙上撕下来。

    全国作文比赛一等奖。

    坏脾气的小疯子。

    我只能这样形容他。

    83.

    做好人到底,出去买了点碘酒。

    “衣服撩起来。”

    他躲着我,我把他从角落里揪出来拉高衣袖给他涂药。

    “是阿随找的人吗?”

    “有的是”他低眸说。

    “下次被欺负了到高中部来,或者去风纪处举报,我来处理。”我扔了棉签,“我替阿随给你道歉。”

    夏未然却问了我一个很奇怪的问题。

    “你们接吻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他盯着我,和黑夜里突然窜出树丛的野猫一样,眼睛圆溜溜的。

    “你是不是很爱夏念随。”

    和一个只有初二的学生说“爱”也太奇怪了。

    他自己说这话都磕磕绊绊的,话说不利索。

    “嗯。”

    应该算是爱。

    已经是恋爱关系了。

    82.

    小哑巴最近还挺安分。

    他喜欢给我写信,信里讲一些事情。

    “我觉得我好脏。”

    怎么会呢?

    又不是你的错。

    我回信给他,你是我见过的最可爱的omega。

    81.

    夏念随说想要在音乐节上收到十九枝红玫瑰。

    他喜欢极致的浪漫感,画画时也追求。

    我照做了,听对象的话似乎是男朋友的本分。

    下台的时候余光瞥见初三方阵有个人在挨训。

    又是夏未然。

    他上课可能又睡着了吧。

    80.

    “我的信息素是白山茶,我不喜欢这个味道,很怪。

    我妈之前和我说,白山茶的味道闻起来就很懦弱的样子,她喜欢玫瑰。”

    他有一次来信这么写。

    “白山茶很好闻,我就挺喜欢。”

    79.

    高三,夏念随说要分手。

    我“嗯”了一声,说“没关系。”

    他很内疚地看着我,说他要去国外进修。

    “如果,我是说如果,我在那里没有遇到喜欢的人的话,我回来还和你在一起。”

    我不明白他的逻辑。

    其实也不明白我在怎么想。

    我真的喜欢夏念随吗?

    好像一直是在出于责任。

    78.

    夏未然到高中部后好像变得开朗了,我常常见到他在楼下操场打篮球。

    他大概是长大了,不怎么像以前爱耍性子。

    我不大高兴,郁郁寡欢在学习之余思考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什么叫喜欢?

    父母从小教导我,要温柔待人,对别人要礼貌和善。

    不要去讨厌别人。

    所以什么才叫喜欢?

    77.

    高考结束的我一直在放空,身边少了个从小照顾到大的弟弟有些不习惯。

    大概是缺了需要照顾的人,我连话都说得少了。

    我不喜欢口袋里装很多糖。

    也不喜欢树林。

    更不喜欢山,我恐高。

    76.

    夏未然总喜欢周末跑到大学来找我。

    我问他来这里干什么。

    他说怕我分手后不高兴。

    “怕你跳楼!”他丢下这一句,又开始不吭声,和我一起坐在栏杆上发呆。

    我找不到话题,只好继续看天,想问他要不要喝可乐。

    他却无聊地拿出一本高二数学课本。

    我有些诧异。

    “挺爱学习啊,小夏同学。”

    他冷着脸,“不、要、你、管。”

    “考试多少分?”

    我轻笑,就想逗他。

    他和猫一样炸毛翻脸,丢了书往我脸上砸,跳下栏杆往路口走。

    我笑着接过他的书,望他远去的背影。

    他走了两步,又板着脸回来了,很憋屈。

    “怎么回来了?”我明知故问。

    他摊开手,咬着牙,耳根红到脖子那里,“……我的书。”

    我挑眉,扬起手,“就不给。”

    “还我!”

    “到底考多少分?期中成绩?”

    他只好为书折腰,被迫说出来,“149。”

    出乎意料的高。

    “夏念随考过150。”

    本来只是随口说说,结果他居然较了真,固执地说,“我以前也考过。”

    他重复,“很多次,比他多。”

    “现在可以把书还我了吗?”

    他阴阳怪气地开口,朝我伸手。

    被鬼迷了心窍,我脱口而出,“叫声哥就还。”

    75.

    夏未然高三还喜欢往我这里跑。

    怎么说怎么不听,赶也赶不走。

    实在没办法,我只好拉下脸凶他。

    “你下次再来,我就不和你做朋友了。”

    他哦了一声,转身走。

    但我总觉得他不对劲。

    可能他本身的经历就让我觉得他需要别人照顾。

    一个小时候被母亲逼着学习,不听话就挨打的孩子。

    一个小时候遭受过强暴的孩子。

    一个老想着跳楼自杀,满满负面情绪的孩子。

    他像一阵风,我觉得他会被吹跑。

    又不像风。

    像无根的花。

    74.

    他确实很久没来了,我毕业后他就不再给我写信。

    我这才发觉其实我没有他的联系方式。

    心里很担心,看不见他每周跑过来找我,我总担心他是不是出了意外。

    73.

    果然出了意外。

    大雨天的,同学和我说楼下宿舍有人找。

    被雨淋湿的少年站在雨里,可怜兮兮的,被风吹得发抖。

    他会被风吹走。

    我脑中产生的奇怪比喻,居然很恰当。

    “哥。”

    他看向我。

    “钥匙丢了。”

    72.

    宿舍里的都是alpha。

    让他一个omega待在我的宿舍里怎么也说不过去,只好撑了把伞,拿条浴巾给人擦干,披了件外套去酒店开房。

    前台的beta扫了我们一眼,不咸不淡道,“小情侣啊?”

    “这是我弟。”

    我否认,眼神却不由自主往他那里落。

    他垂着头,个子比我矮了半截,安安静静地专注着做一件事。

    抠手。

    抠他手臂上的伤疤。

    一道狰狞的疤痕贯穿他冷白的右手臂,我的心脏在看到那道伤后跳漏了一拍。

    71.

    我得防着他,我怀疑他喜欢自残。

    搬去他家和他一起住,没课的时候想去给他收拾卧室,整理暑假事余光瞥见了某个银闪闪的东西。

    一把钥匙别在两本书的缝隙间。

    夏未然之前告诉我,他家的两把钥匙都在外面丢了。

    我默不作声地将那把钥匙放进口袋。

    70.

    夏未然高考那天我去送他,夏叔叔也在。

    他和我谈及夏念随在国外发生的种种。

    我这才惊觉,我已经很久没和夏念随联系了。

    心里也没有多大念想。

    69.

    夏未然说他暑假要去做一个手术。

    “小伤,大概一个月。”

    “哦,哪个医院?”

    他不满地望我,“不许看我!”

    “我照顾你那么久还不许我去看你了?”

    他使劲摇头,最后干脆放大招,“你敢来看我,我就直接从医院楼顶跳下去。”

    我愣了一会,心里暗骂了句。

    小疯子。

    真是脾气坏的小疯子。

    68.

    夏未然回来的时候已经开学了。

    他似乎很高兴,我在他身上闻到了花香。

    “你没贴信息素阻隔贴?”

    他似乎不知道有这东西,“那是什么?”

    “亏你还是个小omega,这都不知道。生理考试怎么过的?”

    他凶巴巴地看着我,又开始生气。

    真是服了他了。

    我去药店给他买了盒,教他怎么用。

    “别乱动,贴歪了。”我按住他,指尖不小心碰到他的腺体,他缩了下脖子,很不舒服地抗议,“痒。”

    一松开他,他就跑到卫生间去照镜子,不过半分钟就气愤地冲了出来。

    “谢!云!意!”

    他第一次叫我全名。

    “胆子大了?怎么叫人的?”

    我笑了。

    没礼貌的小疯子。

    他撕下腺体上的阻隔贴,直接拍到我的脸上,气得快要冒烟,“你才是笨蛋!”

    那张腺体贴上写了三个字。

    小笨蛋。

    你就是小笨蛋。

    小傻子。

    小疯子。

    67.

    小笨蛋去喂猫被猫咬了。

    多大的人,都快成年了还和猫拌嘴啊。

    66.

    小傻子生日快乐。

    恭喜成年。

    65.

    夏未然有点孤僻,我没看见他和其他人玩在一起。

    太孤僻了不太好,打算带他出去转转。

    64.

    我有个学心理的朋友,见过夏未然后信誓旦旦地和我说,“你带过来的那个新生,他一定心理有问题。”

    “别乱说。”

    “真的,你没发现他正常派对下来眼睛一直盯着你看吗?”

    “我去问他要不要喝两杯,他眼都不抬一下,和聋子一样。”

    朋友认真地和我说,“你最好离他远一点,要是真惹上一个神经病,甩开可不容易。”

    63.

    我确实开始担心了起来。

    他太封闭了。

    我打算找个说话比较幽默的alpha朋友陪他聊聊。

    结果夏未然一直一声不吭,场面很尴尬。

    朋友面色铁青,临走和我说,“你怎么和这样的人在一起?”

    “那是我弟弟。”

    “他看你的眼神可不像一个弟弟对待哥哥该有的眼神。云意,听我的,离他远一点,这人就是个疯子。”

    “你是不知道,前面你去卫生间,我想逗他一下表演魔术,他直接给我从兜里掏出一把折叠刀。”

    62.

    我真的担心他生病了。

    他晚上睡觉喜欢说梦话。

    晚上去给他盖被子,居然听到他在自言自语。

    “……我今天和小谢哥哥一起去看电影了……”

    “那挺不错的,然然加油哦。”

    我听着他的梦话,从脚底开始发凉。

    我想点带他去医院看看。

    61.

    夏未然不肯去医院。

    他说那可能是他太累了在说梦话。

    60.

    然然。

    59.

    我疯了,醒来看到夏未然躺在我怀里,我整个人都懵了。

    怎么会?

    昨晚明明只是喝了几杯。

    我对我自己的控制力敢打包票,我不可能和一个不喜欢的人上床。

    如果我真的只把他弟弟看……

    我真的需要冷静下来。

    58.

    小朋友说想和我试试。

    我内心混乱极了,满脑子都是合适吗?

    我可能会照顾不好他,我不太会养一个omega。

    怎么才能当好一个合格的alpha?

    万一以后结婚后,我对他不好怎么办?他这么脆弱,他会不会想不开?

    幸好最晚没精虫上脑标记他。

    他不能这么随便的就跟了我。

    他还小。

    57.

    还是没忍住答应了。

    我要对他负责的。

    我该学会如何去照顾一个小omega。

    他挺喜欢看书,今年在网上尝试写作,可惜刚开始写没什么人气。

    唉。

    大半夜躲在屋子里给他匿名留言真的有点累。

    不过他高兴就好。

    他应该多笑笑。

    56.

    然然总喜欢缠着我做。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谈恋爱的缘故,他不没以前这么刺头了,乖了许多,还会学着做早餐。

    这种事其实让我来就可以了。

    他想让我标记他。

    我说慢点来,标记一生就一次,不能草率。

    他看上去不高兴。

    很不高兴。

    晚上的时候毫无征兆地提到夏念随。

    “你之前和夏……我哥在一起,什么感觉?”

    我没办法给他形容,只好认真地去想这个问题。

    谁知道小疯子生起气来挺狠,咬我手,都给我咬青了。

    “你是我的!我的!”

    嗯嗯,你的你的。

    我又不会跑啊。

    55.

    大学毕业就去我爸公司开始学着管理公司事务。

    我和他谈了我和夏未然之间的事。

    他没说什么,只是略微担忧道,“那孩子我以前见过,有点不太正常。”

    “他很乖。”我说,“很健康。”

    54.

    给然然买了他喜欢的抹茶蛋糕。

    他最近说是要期末考试,奖励他这么辛苦学习。

    不知道他在家里有没有搞破坏。

    别把家拆了就好。

    53.

    我真的要被他蠢死了。

    窗户关得死紧在那里玩火,我再晚回去一点他就他妈没命了!

    疯子,还在那里笑。

    谁他妈在乎那几张照片?

    我是怕你死了!

    52.

    又哭又闹的,自己往手臂上拿刀刻字。

    我要被他折磨疯了。

    疯子。

    我求你了,别哭了,别伤害自己。

    我在啊。

    你梦里哭得我心疼死了。

    51.

    然然突然不想吃饭。

    他就喜欢在厨房里转悠,菜刀割手了也不在乎。

    “你尝尝好不好?谢云意,你尝尝嘛?”

    我快担心死了,他却给逼着我吃他做的饭。

    “先处理伤口,然然,听话,把盘子放下。”

    “我不。”

    “夏!未!然!”

    我真想打开他的脑袋瓜,看看他到底在想什么。

    “你真的蠢死了,木鱼脑袋吗你?”

    我真的气疯了。

    他手上的血淅淅沥沥往下掉,却愣在那里一动不动。

    半晌从嘴里冒出一句话,“……你是不因为我烧了夏念随的照片生气了……你还喜欢他。”

    我气到冒烟,抓过他的手去找药箱。

    “对对对,我他妈就是喜欢夏念随,喜欢得要死忘不掉,疯了才来照顾你!”

    他被我吓得闭上嘴,过了一会儿眼眶红了一圈。

    我不想哄他。

    真是给他惯出毛病了。

    收拾完伤口,我面无表情地对着他开口。

    “分手吧,然然。”

    他灵魂出窍般盯着屋内的某一处,和卡壳的机器人一样不说话。

    “什么时候知道错了,学会爱惜自己,再来找我。”

    50.

    我只是想吓吓他。

    结果医院那边却给我打来电话,告诉我夏未然割腕了。

    他一点都不在乎自己从鬼门关里走过一趟,只是躺在床上发呆,见到我后又盯着我看。

    ……我真想骂他。

    他见我非但不心虚,反而用一种坚决的眼神看着我。

    “不要分手。”

    我扯了下嘴角,夸他,“用自残来留人,然然……你可真聪明。”

    49.

    夏未然疯了。

    他越来越喜欢躲在房间里自言自语。

    他总是诡异地把自己锁在屋子里面,反复说着。

    “夏未然,你要努努力,才有人爱你的。”

    “可是我学不会,我不会。”

    “一定要学会的。”

    “之前妈妈说过,只要我好好学习她就会爱我。可是她总会在半夜哭得我睡不着觉,她晚上就变了模样打我,说我脏。”

    “你不脏。”

    “我脏。”

    “妈妈爱你的。”

    “她不爱。她爱我的话,就不会找人强暴我和她了。”

    “爱的爱的,你要加油啊!”

    “不爱的,谢云意也不爱我。他喜欢夏念随他喜欢夏念随……他也会嫌我脏吧。”

    我听不下去。

    我快要缺氧窒息。

    48.

    我想带他去医院看病,他死活不肯。

    答应好我不伤害自己,转头又去把自己的手臂咬地青青紫紫。

    我拿分手逼他安静,他只会安静一阵,随后又会干出更加让我寒颤的事。

    最可怕的一次是他爬出了窗户,就差那么一点点坠楼。

    “你为什么要买玫瑰?”

    他盯着我,“他喜欢,我不喜欢。”

    可我是买来送你的。

    47.

    他最近情绪稳定了很多,偶尔还会闹小脾气。

    朋友劝我还是早点放手。

    “心理疾病大部分都无法根治,你撑不下去的,世界上omega那么多,哪里不就找一个健康的?”

    “我还能撑。”

    我深呼一口气,“他很健康。他是我的omega。”

    我怕他死了。

    46.

    我越来越害怕回家。

    夏未然却总打电话催促我。

    他巴不得整个人黏在我身上,像个没有安全感的幼鸟。

    他喜欢缠着我做,不管自己受不受得了,都想尽办法把我留在床上。

    他要我陪着他睡,他说晚上有鬼。

    夏未然越来越瘦,我觉得他变得很疯。

    我不敢回去。

    怕有那一天推开门,看到的就是一具没有生命的尸体。

    45.

    我有一个月没回家了。

    我想他,但是我不敢看他。

    .

    夏未然又割腕。

    43.

    疯的已经不是他一个。

    是我们。

    我被他逼疯了。

    42.

    我无法再耐心哄他。

    我只想让他闭嘴,不要乱动,不要再伤害自己。

    放过他也放过我。

    然然,我的然然。

    我求你了。

    你往谢哥这里割,别再伤害自己。

    41.

    他喜欢发呆。

    告诉我窗外有一棵树,树上有一只鸟巢,鸟妈妈和小鸟生活得很幸福。

    我听他讲故事,想给他一个抱抱。

    他下一秒话音一转,对着远处城市的灯光眨了眨眼,天真地问我。

    “你说鸟妈妈会不会把小鸟吃了?”

    她每天这么辛苦地抚养小鸟,都是因为爱。

    如果她实在太累了,不爱了,那她会不会杀了小鸟。

    他黑漆漆的眸子阴沉得可怕。

    “鸟巢没了,树也会枯死。”

    他轻飘飘的话砸在我心上,很重很重。

    40.

    想骗他去医院,他甩开我的手就往大马路上跑。

    差点被车撞。

    “你骗我……”

    我真的受够了!

    松开他将他扔在街上,让他自生自灭去,我不欠他的。

    “是,我骗你!”我吼道,路人的小孩被我吓哭了。

    “你不是非说我喜欢夏念随吗?我去找他,我现在就去!我不要你了!你爱死不死,爱活不活!”

    39.

    在咖啡店里看他孤零零地坐在长椅上一动不动,我心如刀割。

    我点了杯最苦的咖啡往嘴里灌。

    然然,你要我怎么办?

    38.

    夏念随回国了。

    他约我出来吃饭。

    他说想和我复合。

    我亮出我的戒指,“我已经结婚了。”

    我有我的然然。

    37.

    我不敢见然然。

    他太疯了。

    我只好求助心理医生。

    约好的下周到我家,乔装成朋友和然然聊聊天。

    求医生了,别让然然再疯了。

    我害怕,我怕他有一天会死在我面前。

    36.

    我不怪然然。

    他也不想生病的,可是我不敢回家见他。

    我要疯了,闭眼就是他跳楼割腕的模样。

    35.

    今天终于敢回去了。

    他养了盆白山茶。

    他喜欢养花,却总养死。

    养花就好,至少他没有再伤害自己。

    可是他抱住我的时候,咬住了我的腺体。

    我看见了他血淋淋的手臂。

    颈间一阵刺疼,都压不住心疼。

    恍惚之间我推开了他,狼狈逃跑。

    我似乎说了什么,但我不记得了。

    等我冷静下来的时候,他躺在地上睡着了。

    我哭笑不得,给他检查伤口,包扎好再将他放到床上。

    然然……我的然然。

    34.

    我觉得我应该标记他了。

    他太让我害怕,我想在他身上留下什么,让他别被风轻易地带走。

    他是一株从脏水里捞出来的白山茶花,松散的花瓣很容易被大风吹走。

    他抱住我,在我耳边轻声反复说,“我爱你,哥哥。”

    “我爱你”

    “我爱你,想陪你一辈子。”

    “谢云意,我想留在你身边。”

    留下来多好。

    多好。

    这样你就不会消失了。

    我在他后颈郑重地留下一枚齿印,夏未然却竭力想要推开我。

    几秒钟后,他的腺体开始渗血。

    33.

    医院检查结果出来了。

    他们说我的omega腺体开始衰竭。

    是童年腺体严重受损留下的后遗症。

    他当年做修复手术若是选择摘除,可能就不会有事了。

    我头晕目眩,快要失去知觉,手很凉。

    夏未然。

    你个傻子!

    32.

    我真的面对他笑不出来,忍不住去刺他。

    我快要疯了,然然。

    “你就非要这么逼我?靠自残妄图留住我?”

    其实也不算是他要留住我,是我想留住他。

    他总是想着走。

    我放不开手。

    31.

    让小陈带他去做检查,为了他的安全,我不得不硬下心肠找了护工监视他。

    不能再让他自残了。

    他得活。

    30.

    公司和医院连轴转,我听着医院开出的一个又一个方案,只希望他能活下来。

    “报告上显示,您的omega怀孕了。”

    我无力地说,“……我知道。”

    “一般到了这种情况,omega都不会选择堕胎。他们想要为爱人留下相爱的结晶。”

    我揪紧了那张报告单,盯着那还未成型的孩子痛苦地合上眼。

    “……请让我的omega,活下来。”

    29.

    在公司开会的时候,我右眼皮一阵猛跳。

    散会后,助理递给我手机。

    备注:然然。

    一接通,他的声音轻飘飘地钻进我的耳朵。

    “谢先生,你要守寡啦。”

    我开车一路闯了五个红灯,险些追尾。

    去医院踹开门,他坐在卫生间对我笑。

    我把他放到床上。

    我的嘴唇一直在微微颤抖。和夏未然在一起这么多年,我头一次和他动手。

    我扇了他一耳光。

    回到空荡的家,我坐在沙发上捂住脸,泪水顺着指缝往下流。

    我是一个没用的alpha。

    我的omega快死了。

    28.

    也许我和他一样疯了。

    27.

    我不敢在他清醒的时候去看他。

    我总是夜晚去,这时候我的然然会很安静,不会伤害自己。

    26.

    然然知道自己怀孕了。

    他求我留下孩子。

    我闭上眼,几乎用尽所有力气才逼自己说出那些话。

    然然,别丢下一个孩子让我痛苦。

    我想要你好好活着。

    等你恢复了,哥带你去看海,去国外旅游。

    我天天陪着你,你别走。

    25.

    夏未然失踪了。

    我发了疯地从医院调监控,却不知道他到底去了哪里。

    他去的那座城市很大很空旷。

    他一个怀孕还生病的omega,在没有钱的情况下能在那里生活几天?

    求你了,然然,不要和哥哥玩捉迷藏。

    别吓我。

    不生气了好不好,听哥哥的,回来啊!!!!

    24.

    我丢下公司满天地地找我的然然。

    父亲替我顶着公司。

    夏念随找我的时候,我已经完全提不起任何兴致。

    他告诉我,夏未然在那座城市里曾经居住过某个角落。

    23.

    我真的找不到他!!

    上天啊,求你了,让我去死吧。

    让他活啊!

    22.

    然然,冬天很冷的。

    你以前不是最喜欢抱着我睡吗?

    我错了,我不凶你了。

    你乖乖地回来治病好不好?

    21.

    医生说,拖得太晚了。

    ……夏未然。

    小疯子。

    20.

    终于抓住他了。

    19.

    医生说他病情恶化得很严重。

    “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他现在只能等生产完再进行治疗,到时候……”

    我的心脏快要停止跳动。

    18.

    我好累。

    看见他因为情绪哭闹的时候,我真想掐死他。

    先掐死他,然后我再跳楼。

    17.

    他晚上疼得睡不着觉,梦里都在喊。

    乖宝宝,不要踢你小爸爸。

    他好累了。

    16.

    为什么我不能代替他去死?

    为什么有病的不能是我?

    为什么他逃走那天我没能及时去医院盯着他?

    可惜世间没有后悔药。

    我快要失去他了。

    15.

    夏未然在急救室里疼死了。

    我躲在楼梯口,无法控制地哭泣。

    我用力地砸着墙,一遍又一遍问自己。

    为什么要死的不是我?

    谢云意,早知道他跟在你身边会是这个后果。

    你保护不了他,就不要招惹他啊!

    14.

    我奔走在全国各地医院里寻医。

    我有时候实在撑不住,差点一头栽倒在地。

    可是我不能倒下。

    只要我往死里找,然然说不定就可以活下来了!

    13.

    小陈说然然这几天心情很好。

    他给我看了孩子的照片。

    我说真好,长得像他。

    之前给然然换的那盆白山茶冻死了。

    我想再给他换一盆。

    白山茶不会死的。

    我的然然不会死的。

    12.

    我晚上走进他的病房,看着他苍白的脸和清瘦的身躯,包裹在白色被子中了无生气。

    他的手背扎着针,青色的血管清晰可见。

    一想到不久后,他就会被一张白布盖上脸,我就心脏疼得无法呼吸。

    我的小疯子。

    我的然然。

    泪水掉落在他的手背上。

    我轻声道,“然然……你为什么不听我的,乖一点啊……”

    我快要失去你了。

    11.

    我终于找到医院了!

    我找到了!

    我找到了!

    他们告诉我有百分之十五的概率!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他妈终于找到了!

    我的然然,再为我坚持一下。

    我不会让你死!

    10.

    我坐在高铁心急如焚。

    我得快点带着然然转院。

    他会好起来的。

    我们还有个omega宝宝。

    然然,然然。

    9.

    我冲下高铁,却在出口处手机铃声大作。

    我颤抖地接通电话。

    医生略带歉意的声音带着世间所有的冷意将我包裹。

    明明已经是春末。

    我却如临寒冬。

    “谢先生,很抱歉。您的omega今早突然病情恶化,我们发现后立刻进行了抢救,很遗憾……病人在最后丧失了求生欲……”

    我跪在高铁出口处放声哭嚎。

    路人用鄙弃的眼神默默唾弃我的无能。

    他们不知道,一个alpha,在那一天彻底失去了他心爱的omega。

    我的然然。

    我的小疯子。

    死在了春天尽头。

    8.

    我异常冷静地处理完然然的后事,将自己大脑放空。

    我也快活不下去了。

    7.

    小陈说然然给我留了张便签。

    还有一本书。

    铅笔字迹被晕得有些花,但我依旧分辨出了上面的字。

    -谢云意,我放过你了。

    那本书的封皮是暗黑色,洁白的山茶花被照得幽蓝。

    -《葬我一枝白山茶》

    6.

    然然,你生前这么喜欢缠着我。

    为什么走后再也不肯来黏我?

    你为什么不来我的梦?

    5.

    葬礼上,我在他的骨灰盒上放了一枝白山茶。

    小疯子。

    我爱你。

    你在又黑又小的盒子里面听见了吗?

    4.

    父亲和母亲让我振作起来。

    然然留给我的那个孩子还等着我照顾。

    我不会取名字。

    小白山茶最后叫谢夏然。

    3.

    然然,小然会开口说话了。

    我教他叫小爸爸。

    小爸爸是谁啊?

    小爸爸叫夏未然。

    夏未然。

    夏未然是谢云意最爱的人。

    2.

    我好想你。

    1.

    小然今天问我,为什么家里无论什么季节都要种着白山茶。

    “因为小爸爸是朵白山茶花,大爸爸看到白山茶,就可以看到小爸爸了。”

    小然还小,他不明白为什么白山茶能看到小爸爸。

    他傻里傻气地凑上前,单纯又真挚地同花摆了摆手,趴在那里说,“小爸爸好啊?我是小然。小然好想你,特别特别想你。大爸爸也好想你。你什么时候回家看看我们啊?”

    我牵住小然的手,抬头望向蓝天。

    微风轻起。

    环游世界一周的风在我们身前停留了一阵,又安然远去。

    ……

    “小疯子。”

    “大笨蛋!”

    “你才是笨蛋!你才是!”

    谢云意轻阖上眸子,心道。

    嗯。

    我是大笨蛋。

    你是小疯子。

    大笨蛋爱小疯子。

    小疯子有没有听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徐南南帅〕〔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明日星程〕〔赵浪秦始皇〕〔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猎谍〕〔误入歧途苏玥〕〔十分红处〕〔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秦云萧淑妃〕〔偷香(杨羽)〕〔叶长歌〕〔重生后被七个哥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