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伪装成了美少女〕〔修仙从时间管理开〕〔成为妹妹的食物后〕〔冤种女皇的富国指〕〔论从天才到大能〕〔求求了,恶毒真千〕〔吞天剑帝〕〔我在靖安司悬壶三〕〔穿书大佬她视金如〕〔当时明月照彩云〕〔万相之王〕〔人在四合院靠救助〕〔豹豹我呀?大概是〕〔穿越诸天从风云开〕〔魂飞魄散的上古大〕〔世界又又又毁灭了〕〔偷偷养只小金乌〕〔崇祯的网购系统〕〔是你们逼我成巨星〕〔盖世龙婿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离婚后靳少天天哄娃 第1章 她偷生了个孩子
    豪华的宴会厅里,南媛躲在最不起眼的角落。

    今天是靳氏上市的大日子,商界里数得上名号的生意人,今天都集聚到了靳家。

    靳氏作为金融公司上市,旗下的产业还覆盖了电商、房地产以及线下文娱等多品类。

    年仅30岁的靳氏ceo靳北哲,也自然成为整个北城数一数二的钻石王老五。

    想要爬上他床的女人,可以从东京排到巴黎。

    南媛的目光在人群中逡巡了一会儿,不由自主地,就把注意力转到了靳北哲身上。

    男人十分高大,一身手工西服穿在身上,就如行走的衣架。

    周遭的人,瞬间都成了陪衬,只会显得他更加英挺,更加威武。

    尤其是他那张不苟言笑的脸,立体的五官中,那双深邃的眸子阴鹜、犀利,但却迷人至极。

    他给人一种禁欲系的美,越是高冷,围着他的女人就越多。

    南媛在看靳北哲,而此时的靳北哲,手执着高脚杯,被商界名流簇拥着,却心猿意马。

    峻冷的眉梢挑起,余光落到穿着鱼尾裙,身材过分妖娆的南媛身上。

    四年了,这个女人一点都没变,反倒更有韵味了。

    南心柔见他心不在焉,对身边的朋友递了个眼色。

    很快,这人摇曳着身子,来到南媛面前,跟她争执了一番,并用红酒泼了南媛一身。

    靳北哲好整以暇地看着这一幕,眼里泛着微不可查的光芒。

    他将手里的高脚杯放到一边,作势就要解开自己的上衣外套,给南媛披上。

    可步子才刚迈开,南心柔便追了上来:“靳哥哥,你要过去帮她么?别忘了四年前她是怎么甩了你的……”

    靳北哲闻言,修长的大腿停住,眼神顿时阴沉。

    南心柔咬了咬唇瓣,压低声音,变得楚楚可怜起来:“你心里还有她对吧?可她心里,根本没有你!你还不知道吧,她交了新男友,孩子都有了!”

    南心柔这话,简直就像一颗炸弹,瞬间引爆。

    靳北哲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黑。黑黢黢的眸子里,寒光凛凛,像要杀人一般。

    “孩子?多大?”他冷幽幽地问道,瞥向南心柔的目光,带着几分犀利。

    南心柔心尖一颤,有些犯怵,眼睛里,却划过一丝狡黠的光芒,故意把孩子的年龄说小:“看样子两三岁吧……”

    听到‘两三岁’,靳北哲的表情瞬息万变。

    周身散发出冷森森的寒意,目光死死地盯着正在跟人争执的南媛身上。

    四年前,他在一场讲座上认识了南媛,当时他被清北大学邀请去做讲师。

    那时的南媛,还是个大一新生。

    两人一见钟情,从此坠入爱河。

    可哪成想,南媛只是为了他的身价,他的财富。

    在得到母亲丢给她的500万后,她居然选择拿钱跑路,从此跟他划清界限。

    这四年,他一直耿耿于怀。

    想要钱,坐上靳太太这个位置,要多少有多少。

    为什么,为什么四年前母亲拿钱打发她离开的时候,她会答应?

    他的尊严不容许被人这样侵犯,感情这样被践踏。

    他更想确认,南媛不是个爱慕虚荣的人,并不像母亲和南心柔口中说的那样。

    可直到得知南媛已经有孩子,并且孩子已经两三岁时,他内心的城墙还是崩塌了。

    原来,她就是个爱慕虚荣、勾三搭四的坏女人!

    就在他怒火攻心,盛怒难下时。

    一抬眼,南媛已经拎着被酒水泼脏的裙子,转身离开了宴会厅。

    靳北哲想也没想,迈着匆匆的脚步,追了上去。

    -

    “该死!怎么擦不掉!”

    靳家最角落的洗手间里,南媛对着镜子,小心轻柔地搓洗身上脱下来的礼服。

    她就不该来参加这场商界酒会,不然也不会被人当场羞辱。

    她很清楚,那个人是堂妹南心柔派来,故意搞事的。

    就在她专注搓洗衣服时,咔……门锁忽然被人从外转动。

    门被推开的瞬间,南媛下意识地抓起湿了一角的礼服遮住自己。

    抬头一看闯进来的不速之客居然是靳北哲的时候,她吓了一跳。

    “你……你怎么进来不敲门?”南媛慌得往后退。

    靳北哲反手关门,将手里的一串钥匙丢在空荡荡的盥洗台上,眉头一挑。

    “我进自己家的洗手间,还需要敲门?”

    “你!你好歹看看是不是方便进来啊!”南媛急红了脸。

    她没想到,四年后再见,会是这样的场合。

    靳北哲不以为然,眉头动了动,嘴角上扬,戏谑一笑:“哪里不方便了?”

    “没看到我在洗手间么?不知道男女有别么?”南媛吼道。

    靳北哲嘴角的笑意加重,往前了一步:“呵!男女有别?”

    他靠近,她便退。

    他又靠近,她再退。

    直到被逼得无路可退,靠在浴室间的钢化玻璃门上,她才止步。

    靳北哲没说话,慢慢转身,开始松腰带。

    听着腰带松开发出的清脆声音,南媛的脸顿时红了,小脸撇开,拔高了音量:“靳北哲,你别乱来!”

    “南媛,你身上哪一处,我没看过?还有……我身上,哪一处,你没看过?”他的眼眸如炬,转身盯着南媛的时候,像是要将她剥离一般。

    南媛的脸更红了,耳根热辣辣的。

    见她这个姿态,靳北哲忽然冷笑起来,将方才解裤腰带的假动作收回,整个身体彻底转向了南媛。

    一只手撑在玻璃门上,将她壁咚在臂弯里。

    男人伟岸的躯体挡住了她全部的视线。

    只觉得眼前一黑,鼻尖飘来一股烟草夹杂淡淡薄荷的味道。

    熟悉的男性荷尔蒙气息……

    她的下巴被勾起,被靳北哲强迫对视。

    当她看到他那双深邃不见底的冷眸时,那眸子里除了冷之外,还有一丝鄙夷:“南媛,四年前你费尽心思爬上我的床,当时可不是这副欲拒还迎的样子。怎么?这又是你的新手段?”

    “我没有!”南媛瞪着他,斩钉截铁道。

    “没有?”靳北哲冷笑,“告诉我,你是不是有个两三岁的孩子?那孩子,是谁的?”

    提到孩子,南媛的蛮横顿时被瓦解了。

    四年前,她是真的很爱很爱他,才会跟他发生一切。

    可是当时给他留下的印象,她却是个贪慕虚荣、见钱眼开的下作女人。

    “怎么?无话可说了么?你这个满肚子阴谋诡计的坏女人!”见她半晌不答话,靳北哲忽然暴躁起来,她不回答,难不成那孩子,真是跟别的男人生的?

    想到这里,他手上的青筋暴起,掐她下巴的手,力道加重了些。

    四年前,这个女人拿着母亲塞的钱跑路时,他真是恨得牙痒痒。

    这些年,他强忍着内心被背叛的恨意,没有去调查过她一丝一毫的信息。

    四年的时间,他将公司大权从母亲以及几位元老手里悉数夺走,成为了靳氏集团一言九鼎的存在。

    他专注搞事业,将集团做大做强,并迅速上市。

    这四年,他身边从未有过任何一位异性。

    原本他以为自己对女人没兴趣,准备拿婚姻作为交易,答应和南心柔联姻,与南家强强联合时,南媛出现了。

    当他在集团旗下的一个设计工作室的入职名单上看到她的名字时,天知道他有多激动。

    埋藏在内心深处四年的感情,像是一触即发般,让他热血沸腾。

    他发现自己并不是对女人没兴趣,而是只对她有兴趣。

    他想要得到的东西,就从没有失手的时候。

    女人也不例外!

    强取豪夺也好,威逼利诱也罢,这一次,她休想再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斗罗之帝剑斗罗〕〔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徐南南帅〕〔赵浪秦始皇〕〔无限辉煌图卷〕〔为了成为英灵我只〕〔黑潮〕〔撑腰〕〔误入歧途苏玥〕〔斗破之开局魂二代〕〔猎谍〕〔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秦云萧淑妃〕〔暗恋成欢女人休想〕〔见龙卸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