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伪装成了美少女〕〔修仙从时间管理开〕〔成为妹妹的食物后〕〔冤种女皇的富国指〕〔论从天才到大能〕〔求求了,恶毒真千〕〔吞天剑帝〕〔我在靖安司悬壶三〕〔穿书大佬她视金如〕〔当时明月照彩云〕〔万相之王〕〔人在四合院靠救助〕〔豹豹我呀?大概是〕〔穿越诸天从风云开〕〔魂飞魄散的上古大〕〔世界又又又毁灭了〕〔偷偷养只小金乌〕〔崇祯的网购系统〕〔是你们逼我成巨星〕〔盖世龙婿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离婚后靳少天天哄娃 第2章 孩子不是你的!
    靳北哲的内心,被一种强烈的占有欲,以及报复心所充斥。

    想到这个女人离开自己,背叛了自己,他捏她下巴的手便加重了几分力道,变得粗暴起来。

    南媛下巴被捏地很疼,不禁秀眉紧蹙。

    “靳先生,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你情我愿,别摆出一副好像我占了你大便宜的样子。咱们早就分手,早就一刀两断了!”

    既然他觉得她坏,那她就把坏装地彻底点好了。但是四年前离开他的苦衷,她是绝对不能说出来的!

    “一刀两断?”靳北哲冷哼一声,指尖慢慢嵌入她下巴的肉里:“我靳北哲居然被人耍得团团转!南媛,你真觉得能一刀两断?”

    “那你想怎么办?”南媛不卑不亢,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

    她了解靳北哲的性格,宁可他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他。

    他只手遮天,高高在上,还没有谁敢做对不起他的事。

    可她做了,‘背叛’了他,结果是什么,可想而知。

    靳北哲的手指渐渐用力,可看着她那宁死不屈的样子,又心疼地缓缓放轻了力道:“别人犯我,我必十倍奉还!南媛,等我觉得玩腻了你,就放手。”

    说毕,他的手指忽然松开,扯住了她礼服的衣角。

    整个过程,两人交流都隔着这件礼服。

    男人的力气毕竟大,互相角逐了一番,她实在心疼,怕礼服被扯坏。

    松手的瞬间,便被靳北哲抢了先机,抓着她的礼服,往旁边一丢。

    顿时,她就像个新生儿般站在他面前,没有了任何保留。

    她双手交叠,一边捂着自己,一边大喊:“靳北哲,我告诉你,你最好别乱来!不然我叫人了!”

    “你叫。这里……你应该最熟悉的吧?当年……咱俩不就是在这里你侬我侬?”

    这里很僻静,无论这边发生多大的动静,外头都不会有人知晓。

    当年,南媛是心甘情愿把自己给他的,地点,就在这里。

    顿时,她紧张起来。

    可靳北哲,眼眸却像海底漩涡般让人捉摸不透。

    他强势、用力,将她拦腰抱起,便朝窗台走去。

    将她放到窗台的同时,他单手一推。

    两扇窗同时被推开,一股泥土的芬芳顿时飘了进来。

    窗外是银白色月光笼罩的蔷薇花园,各种颜色的蔷薇正在怒放。

    靳北哲抱着她,把她半个身推到了蔷薇花里。

    恰好在碰不到荆棘之中,只要她稍稍扭动,便会被荆棘划地遍体鳞伤。

    “靳北哲,你这个混蛋,快放开我!”南媛吼着,然而无济于事。

    “南媛,我说过,在我玩腻你之前,你没得选。”

    “你!”南媛怒急攻心,忽然眉心一锁,急中生智:“靳北哲,阿诺不是你的儿子!你别自作多情了!我当年能和你交往,自然也能跟其他男人交往!阿诺是我和别的男人生的!和你一点血缘关系也没有!”

    她想用这话刺激他,激怒他,让他嫌弃她,并停下现在对她的举动。

    可这话,无疑是暴击。

    更是,死路……

    靳北哲从来都不喜欢被人捉弄的感觉。

    商场中那么多老奸巨猾的商人在他面前都不值一提,更何况是眼前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

    “很好!南媛!你总是知道怎么轻而易举地触怒我!”他咬牙切齿道,顿时没了所有的怜惜。

    双手扼住南媛。

    凶猛、强势。任何的词语都不足以形容此刻的他。

    他犹如一匹凶狠的野兽,要把猎物撕咬干净一般。

    为了不被荆棘刮伤,南媛只能强撑着迎合他。

    四年,好像是个被静止的时间概念。

    两人身体默契。

    靳北哲抱紧南媛,像要把她揉进骨髓里般。

    他发现,无论时间多久,他对这个女人的新鲜感和痴迷度,一直都没变……

    -

    外面忽然放起了烟花。

    嘭嘭嘭。

    随着几声巨响,七彩的光芒同时将整个蔷薇花园渲染地梦幻无比。

    接着,窸窸窣窣有一串串脚步声,以及人交谈的声音。

    “心柔啊,你知道的,伯母很喜欢你。早就把你当成我们靳家儿媳妇的最佳人选了。”

    蔷薇花园的罗马式亭内,风敏拉着南心柔的手。

    南心柔娇羞地低头,表现地是又乖又顺从:“伯母,都听您的,我不会让靳哥哥为难的。”

    “你呀,就是太惯着北哲了。放心吧,待会等那臭小子回来,我就让他跟大伙儿宣布你两的关系。正好你们南家,还有苏家的人都在。”

    ……

    后面说什么,南媛已经听不清了。

    人怕是已经走远了。

    靳北哲很生气,两人办事,她都能走神?

    于是报复性地更加鲁莽粗劣地对待她,直到南媛真的受不住,猛地一颤,被旁边荆棘划了一下,他才将人背脊一捞,抱了进来。

    完事后,南媛已经伤痕累累,尤其是后背,就像被人用鞭子打过一般,到处是交错的青红痕迹。

    靳北哲穿戴整齐,瞄了眼蹲在角落里的人,扯了条浴巾,往她身上丢。

    “我还有重要的事要办,你自己先好好在这里呆着,等会有人会给你送新衣服过来。”

    南媛不吱声,她知道他口中所谓的重要事情是什么。

    是该宣布关系了。

    在外人看来,她的好妹妹和他,本就是登对的金童玉女。

    想想自己,可怜卑微到只是他的一个玩物。

    他玩过之后,就像丢垃圾一般,把她丢在这里。

    门关上了。

    南媛裹着浴巾,缓缓站起,朝那条皱巴巴已经不成样的礼服走去。

    上面的标签还没拆呢。

    1500元的标价刺地她眼睛痛……

    衣服成这样,只能原价赔偿了。

    这可是她和小阿诺半个月的生活费啊。

    想到别人可以如此轻易地践踏她的尊严,而她仍旧卑微地活着,她便牙关一咬。

    再多的委屈还是强忍了回去。

    为了妈,为了儿子,受再多委屈,她也得挺住。

    叩叩叩。

    不一会儿,有人敲门。

    南媛擦了擦眼角的泪,裹着浴巾,抱着礼服去开门。

    门只开了条小缝隙,一名女佣手里拎着一个时装袋递了进来。

    “南小姐,先生吩咐我给你把衣服送来。”

    “好,谢谢。”南媛接过袋子把门关上。

    从袋子里拿出衣服的时候,她愣住了。

    里面是一件dior22年预售版黑天鹅小礼裙,旁边还有个小首饰盒。

    打开一看,是一条光彩夺目的珍珠项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斗罗之帝剑斗罗〕〔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徐南南帅〕〔赵浪秦始皇〕〔无限辉煌图卷〕〔为了成为英灵我只〕〔黑潮〕〔撑腰〕〔误入歧途苏玥〕〔猎谍〕〔斗破之开局魂二代〕〔秦云萧淑妃〕〔清太子今天作死了〕〔暗恋成欢女人休想〕〔见龙卸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