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冤种女皇的富国指〕〔论从天才到大能〕〔求求了,恶毒真千〕〔吞天剑帝〕〔我在靖安司悬壶三〕〔穿书大佬她视金如〕〔当时明月照彩云〕〔万相之王〕〔人在四合院靠救助〕〔豹豹我呀?大概是〕〔穿越诸天从风云开〕〔魂飞魄散的上古大〕〔世界又又又毁灭了〕〔偷偷养只小金乌〕〔崇祯的网购系统〕〔是你们逼我成巨星〕〔盖世龙婿〕〔爱上美女领班〕〔穿越后,我和夫君〕〔星海剑尊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离婚后靳少天天哄娃 第5章 看到她勾搭其他男人
    男人眸光漆黑,宛若黑夜里的狼。

    凛凛的寒光迸发出杀人一般的气势,像是要把不远处的男人就地正法一般。

    他从车里的收纳格里抽出一根雪茄,按下打火机。

    当幽蓝的火光照亮他半张脸时,他菲薄的唇勾起,眼睛猩红一片:“五分钟,我要那个男人的全部信息。”

    “是。”助理靳言恭恭敬敬应声,推开车门下了车,立马掏出手机,安排人去调查。

    而靳北哲,猛吸了一口雪茄,任凭青烟缭绕,猩红的眸子死死盯着不远处状似‘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三人,愠怒不已。

    果然,南媛是个不安分的女人,身边恐怕从来不缺男人吧?

    正如她所言,当年能跟他交往,自然也可以去招惹其他男人。

    那孩子,说不定真不是他的。

    想到这里,靳北哲便觉得心里堵得慌,内心想要掠夺、报复南媛的想法,愈发强烈了。

    “爷,查出来了。”

    靳言给拍下江若离的车牌号,把照片发给公司的情报小组。

    几分钟后,他重新拉开车门,把座位上的平板拿起,打开邮箱里的邮件。

    邮件是情报组发来的,里面有一份附件文档,以及若干照片。

    靳北哲接过平板,骨节分明的手指漫不经心地划过平板屏幕。

    他尽可能地佯装出不生气,对南媛跟其他男人在一起不在意的样子。

    可他的眼神,早就出卖了他。

    文档里写着关于江若离的全部信息,清大博士,留美三年,目前在北城最大的军总医院担任外科主任。

    他的履历很好看,年轻有为、风度翩翩,居然还提名过几次诺贝尔医学奖。

    “爷,这个江若离一直在追求南小姐,两人认识四年有余。”靳言在一旁补充道。

    靳北哲看着附件里的照片,有一张是江若离陪着南媛母子吃肯德基的画面。

    南媛脸上绽放的幸福笑意,让他顿时妒火中烧。

    她居然对其他男人,也能笑得这么灿烂!

    看到这里,靳北哲的指尖缓缓用力,仿佛要把平板捏碎才甘休一般。

    他不知道,这个女人是对每个男人都如此,还是只对他和江若离如此。

    曾经他质疑过母亲和南心柔的话。

    可现在眼见为实,让他再也无法镇定了!

    “爷……那咱……还跟不跟那辆车了?”靳言怯生生地问道,眼睛瞟向江若离已经走远的车子身上。

    靳北哲下压着菲薄的嘴角,脸上的表情已经阴森森像要杀人一般,惜字如金道:“回!”

    原本他还担心这么晚,南媛回家不方便。

    现在看来,是他自作多情了!

    -

    路虎揽胜上,江若离稳稳地扶着方向盘,心思却都在后排的母子身上,根本没注意到,不远处的阿斯顿马丁上,正有人死死地盯着他。

    从后视镜里,他看到南媛一身疲惫,穿着昂贵的礼服,脸上却没有一点光彩。

    四年来,他们表面是医患关系,但实际上,他早就被这个女人深深吸引。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四年她这个单亲妈妈是怎么撑过来的。

    一个小时的车程,当揽胜开进一个破旧小区时,小阿诺已经睡着了。

    南媛身上穿着昂贵的礼服,手里还拎了一套,不方便抱小孩。

    她正打算把小阿诺叫醒时,江若离却贴心地拉开了车门,一把将孩子抱起:“我来吧。”

    南媛充满了歉意,点了点头。

    小区很旧,由于没有电梯,只能爬楼梯。

    等南媛一口气爬上五楼时,已经有些气喘吁吁了。

    江若离抱着孩子,健步如飞。

    当南媛打开屋门时,他挺吃惊的。

    出租屋一室一厅,虽然破旧,里面却收拾地整整齐齐,就像南媛给人的感觉,会持家、很贤惠。

    江若离把孩子抱回房间,南媛放下东西便去给他倒了一杯水。

    “若离,辛苦了,你平时工作忙,以后就别老围着我们母子转了,我们欠你太多,真不知道怎么还……”南媛捧了一杯茶递过来,满脸的抱歉。

    “媛媛……”江若离握杯子的手一滞,想要表达自己的心意,但最后,还是把话咽了回去。

    水没喝,他站起身,温柔地笑了笑:“别有负担,我不是为了你,我是为了阿诺,我喜欢阿诺这孩子,想多陪他,仅此而已。”

    怕南媛说出什么拒绝的话,江若离不敢多逗留,赶紧又道:“时间不早了,我先回了。”

    “恩,路上开车小心。”南媛点了点头,咬了咬粉唇。

    江若离是她母亲的主治医生,这些年,一来二去的,他们自然就熟悉了。

    在南媛心里,江若离是一位非常好的医生,更是一位真挚的朋友。

    可她不知道,江若离却并不是这么想的。

    江若离从出租屋出来后没多久,尾随而来的一辆黑色奔驰里,有人拿手机拍下了一切。

    -

    出租屋里,南媛把身上的迪奥高定礼服脱下来,换上自己的睡衣。

    她把两件礼服一起拿去手洗,洗完后晾晒,已经深夜了。

    幸好被泼了红酒的裙子被她洗干净了,等明天裙子干得差不多的时候,她再熨烫一番,就可以还给时装店了。

    至于靳北哲送她的这件,她肯定是要还回去的。

    她拿来手机,正打算给靳北哲的助理打电话。

    巧的是,一个陌生号码打了进来。

    这个电话号码很特别,中间0000,后四位0512,不正是靳北哲的生日么?

    果然,她接起电话时,那头立即传来一道低沉而又冷酷的男声,没有一丝感情,语气很凉薄:“明天早上八点,民政局,你最好别迟到,否则,幻影工作室将立刻把你开除!”

    “知道了!”南媛克制不住拔高了音量,语气带着不满,又有一丝委屈。

    幻影工作室的工作,于她来说真的很重要。

    靳北哲就是抓准了这一点,一而再再而三地拿它做要挟。

    她不怨被靳北哲这么欺负,她只是怨,自己有苦衷,可却说不出。

    一想到四年前的种种,她的心便揪到了一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斗罗之帝剑斗罗〕〔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徐南南帅〕〔赵浪秦始皇〕〔无限辉煌图卷〕〔为了成为英灵我只〕〔黑潮〕〔撑腰〕〔误入歧途苏玥〕〔斗破之开局魂二代〕〔猎谍〕〔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秦云萧淑妃〕〔暗恋成欢女人休想〕〔见龙卸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