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完美世界开始吃〕〔我绑定了魔教圣女〕〔忽悠世界为我打工〕〔从同窗开始的影视〕〔完美世界之轮回天〕〔超神学院:天使指〕〔制周〕〔预备偶像在线屠龙〕〔总裁宠妻套路深〕〔权宠暖妻:少帅总〕〔蜀汉双枪将〕〔我真的不想写歌〕〔离谱!我攻略的黑〕〔规则怪谈:不存在〕〔影视诸天从少年派〕〔全网震惊:我能无〕〔修仙归来当神探〕〔一切从华山开始〕〔踹掉前任后,我竟〕〔天赐小福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离婚后靳少天天哄娃 第6章 把偷拍到的照片甩她脸上
    翌日,南媛被闹铃吵醒。

    她睁开眼的时候,枕边已经空荡荡。

    等她洗漱好来到客厅时,三岁的儿子,早就能干地把早餐做好了。

    阿诺踩在板凳上,把电饼锅里煎好的速冻饺子盛出来,脑袋一歪,看向南媛。

    见南媛穿了一条红色的裙子,小包子惊讶不已:“妈咪,今天你要去约会么?怎么穿地这么好看?”

    南媛挠了挠头,低头看了眼身上:“好看么?没有呀,就是颜色亮了点而已。妈咪才不是约会呢,而是第一天上班,所以得穿喜庆点。”

    “哦。”小包子露出半信半疑的眼神,却没再纠结这个话题,而是招了招手:“来吃早饭啦。”

    南媛露出一脸笑意,走过去把小阿诺抱到椅子上,刮了刮他的小鼻子:“我家宝宝怎么这么能干啊!真是爱死你了!”

    小阿诺傲娇地撅了撅嘴:“家里没个男人怎么行?妈咪,你快点给我找个爸爸吧,这样,我就可以把做饭的活交接出去了。”

    “恩哼?某人不是说,要给妈咪做一辈子的饭么?”

    “是要做一辈子饭,但是,不影响妈咪再找个男人嘛。”

    “知道啦,男人,妈咪努力去泡一个!”南媛嘿嘿笑着,拿起筷子吃煎饺。

    小阿诺叹了口气,无奈地摇摇头。

    他觉得若离叔叔挺好,做他后爸再合适不过。

    只可惜,妈咪似乎对若离叔叔没意思。

    不知道她是不是还惦记着那个负心汉?

    小包子一想起自己的渣爹,心里便很不痛快。

    他都出生三年了,也不知道渣爹是谁,更没见渣爹来找过他和妈咪。

    这样的情况想都不用想,他们肯定是被抛弃了!

    “妈咪吃完了,碗你先收到水池里,妈咪回来再洗!”

    南媛吃完饭后,看了眼手表,急地站了起来。

    这边挤公交去民政局,至少得一个小时。

    靳北哲跟她约好八点,时间上怕是有些紧张。

    “不说了宝宝,你自己先看看书,等妈咪工作安顿好了,就给你找幼儿园。”

    南媛说着,慌慌张张地去拿包。

    小阿诺从椅子上滑下来,把放在茶几上的钥匙拿过来递给她:“迷迷糊糊的媛媛,钥匙又忘了。”

    “谢谢宝宝,那妈咪走啦!”南媛微微一笑,抱着小阿诺,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前一秒,在孩子面前,她还是冒冒失失的样子。

    等出租屋的门关上,她脸上的笑容立马收敛住。

    她看了眼掌心上的钥匙,苦涩地笑了笑。

    儿子才三岁,却比十几岁的孩子还懂事,她这个当妈妈的,真的很自责。

    要是她再能干一些,也许母亲,还有宝宝,都不会过得这么苦吧?

    -

    一个小时后,南媛紧赶慢赶,总算提前五分钟,来到了民政局门外。

    靳北哲的阿斯顿马丁低调地停在路边,见到她,车内的男人优雅从容地走了下来。

    周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场,威势赫赫地伫立在车旁,不跟南媛互动,转过身,抬步径直朝民政局大门走去。

    南媛咬了咬唇瓣,亦步亦趋地跟着。

    靳言紧随其后,问道:“南小姐,证件都带齐了吧?”

    “带了。”南媛点点头。

    “那就好。”靳言也点点头。

    两人和靳北哲隔了一点距离。

    靳北哲人高马大,步伐矫健,拾阶而上,很快就到了大门口。

    南媛正打算加快步伐时,‘啪’的一下,一个巴掌从侧边飞来,甩到了她脸颊上。

    脸蛋顿时火辣辣的。

    她惊诧地抬头,看到来人,傻眼了。

    打她的人是凤敏,此刻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的老女人脸上,满是愤恨。

    “贱人,你还真敢来跟北哲领证?”

    南媛轻抚了一下被打痛的脸,苦涩地扬起嘴角:“伯母,我为什么不敢来?”

    她眼神倨傲,带着一丝倔强。

    凤敏怒极攻心,翻开自己的挎包,从里面抓出几张照片,恶狠狠地往南媛脸上甩:“勾三搭四的贱人!你还真是不要脸到了一种地步!”

    大门口,靳北哲等待南媛,回过头,便看到母亲教训南媛的画面。

    他下意识地迈开脚步,急不可耐地想冲过去为南媛打抱不平。

    可刚迈了几步,看到地上散落的一张照片,江若离抱着熟睡的小阿诺上楼,南媛跟在他身后的照片时,他那颗想护她的心,瞬间支离破碎。

    拳头在这一瞬间忽然攥紧,阴鹜的眼底,划过一丝妒火。

    “妈。”他放慢了脚步,沉声来到凤敏身边。

    凤敏回过头,铁青着脸,苦口婆心起来:“北哲,这女人到底给你下了什么降头?四年前你被她迷得神魂颠倒,四年后又重蹈覆辙!你清不清楚啊,心柔才是最适合你的!”

    “妈,我心里有数。”靳北哲脸上的表情波澜不惊,语气低沉到没有任何温度。

    凤敏急了:“你有数,那还跟这个女人领证结婚?你不知道她跟别的男人已经生了孩子?照片上这个,说不定就是孩子的父亲,你要娶这种破鞋?让全天下的人笑话你么?”

    “我靳北哲做事,谁敢笑话?”靳北哲不高兴了,黑如锅底的脸上,表情阴森森的:“妈,我的事自有分寸,你就不必干涉了!”

    “……”凤敏嘴巴都气歪了。

    她想反驳,可又不敢。

    亡夫去世后,一直是她在打理公司。

    她力挽狂澜,愣是把濒临倒闭的公司给保住了。

    而她这个儿子,16岁便进公司实习,20岁就彻底独揽了公司大权。

    将她这个昔日董事长,以及一干元老治得服服帖帖。

    并凭借一己之力,愣是把企业做大做强,短短四年不到,就成为了北城第一、乃至全国前三的大集团。

    在靳家,在集团,儿子都拥有绝对的话语权。

    凤敏叹了口气,转变思绪,立即换了套路,声音软下来,带着一丝讨好的意味:“北哲啊,妈也是为了你好,心柔不仅背后有南家,还有苏家,有她做你的贤内助,咱们靳氏成为全国第一,乃至全球第一的大企业,那都是指日可待的事。

    而这个南媛,只会拖你后腿,让人取笑你啊!难道她跟其他男人生过孩子,跟其他男人纠缠不清,你一点不介意?就算给人喜当爹,你也愿意?”

    “够了!我的事,我自有分寸!”靳北哲没了耐心,看向靳言:“把老夫人送回去,另外,这些乱七八糟的照片,打扫干净,烧了!”

    “是。”靳言恭恭敬敬地点头,当即便弯腰,去捡地上掉落的照片。

    把照片捡起来后,去搀扶凤敏:“老夫人,咱们走吧?”

    凤敏张了张嘴,气得语塞。

    四年前,她已经设计赶走过这个贱人。

    真没想到,这个贱人本事这么大,居然又回到北哲身边了!

    “还不走?愣着做什么?”靳北哲不理会母亲此刻的状态,眸子紧盯着一言不发的南媛。

    南媛咬了咬牙,硬着头皮,朝前迈出一步。

    她知道,从这一步开始,她将会有个新身份——那就是靳少奶奶。

    不管这个身份是不是她想要的,她都得接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当我绑定剧情维护〕〔你不能这么对我[穿〕〔赐我狂恋〕〔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穿成渣A后我的O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偷香(杨羽)〕〔我大概率不是人了〕〔心头好〕〔神豪的幸福人生〕〔懦弱亲妈重生了[七〕〔重生后被七个哥哥〕〔徐南南帅〕〔猎谍〕〔卡牌:以攻击表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