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伪装成了美少女〕〔修仙从时间管理开〕〔成为妹妹的食物后〕〔冤种女皇的富国指〕〔论从天才到大能〕〔求求了,恶毒真千〕〔吞天剑帝〕〔我在靖安司悬壶三〕〔穿书大佬她视金如〕〔当时明月照彩云〕〔万相之王〕〔人在四合院靠救助〕〔豹豹我呀?大概是〕〔穿越诸天从风云开〕〔魂飞魄散的上古大〕〔世界又又又毁灭了〕〔偷偷养只小金乌〕〔崇祯的网购系统〕〔是你们逼我成巨星〕〔盖世龙婿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离婚后靳少天天哄娃 第14章 我今晚睡你这
    那份99天离婚协议书她已经签字,算上今天的话,她和靳北哲的婚期只剩下98天了。

    原本她还打算让阿诺认祖归宗。

    可想到凤敏对她的态度,她瞬间反悔了。

    凤敏瞧不上她的出身,如果把阿诺带去靳家,朝夕相处,被凤敏察觉到阿诺其实就是北哲的骨肉,跟她抢孩子怎么办?

    凤敏一直很看重靳家的骨血,嫡孙肯定会认,到时候拆散她们母子,她该怎么办?

    儿子是她的命,她是不可能让人把自己的命拿走的!

    “我不回靳家!阿诺更不可能回去!”

    怕靳北哲一直纠缠这个话题,南媛又斩钉截铁地表态。

    她看着靳北哲的黑眸里,温润的光骤然褪去,顿时变得黯淡,一点温度都没有。

    他的声音也顺势凉了下来,冷冰冰道:“先不说这个,去做饭。”

    南媛攥了攥拳头,不再争执,大步一迈,便朝着厨房走去。

    她和阿诺平时很少吃肉,而阿诺最爱吃的就是梅菜扣肉。

    今天正好赶上超市猪肉打折,她买了不少五花肉,打算好好给儿子露一手。

    淘米、洗菜、炒菜,三菜一汤,不到四十分钟就做好了。

    等她把菜陆陆续续端到餐桌上时,不经意地抬眼,便瞟到了男人单手抱着儿子,伫立在阳台看风景的背影。

    他的身影伟岸,给人一种很强烈的安全感。

    与这破旧的环境融合,多了几分烟火气息。

    南媛看入迷了,嘴角下意识地上扬,默默地收敛着她对这个男人的爱。

    忽然,她想到什么,赶紧挪开步子,朝阳台奔去。

    “洗手吃饭了!”

    她闪到香槟玫瑰前,用身体遮挡。

    靳北哲眼里闪过一丝微不可查的讶异。

    倒是阿诺,惊咋地抬起小手臂,指着南媛:“爹地,你看那盆花漂不漂亮呀?我妈咪可是万人迷,第一天去公司上班,就有人给她送花。”

    小家伙有自己的小心思,想告诉渣爹,再不追求妈咪,就会有其他人把她追走。

    靳北哲的视线被阻挡,根本没看到那盆花。

    只听到阿诺这番话,他的醋劲便上来了,不仅打翻醋坛子,还有些愠怒。

    “哪个野男人送的花?”他粗鲁地把南媛推开。

    当看到一盆亮丽的香槟玫瑰出现在视线里时,他脸上的表情悄然发生改变。

    南媛悄悄打量他的表情,居然发现他嘴角微微扬起?

    他在笑?

    他居然在笑?

    是笑话她卑微地把他扔掉的花当宝贝一般稀罕么?

    顿时,南媛的脸羞红,转过身,就想把玫瑰搬走。

    “不好看,扔了吧。”

    她走得很急,唯恐自己露了破绽。

    “媛媛,你不是超级喜欢这盆花,特别宝贝么?为什么要扔掉啊?”

    就在这时,阿诺奶声奶气的声音响起。

    南媛低着头,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被儿子这么拆穿,她还怎么继续强装下去啊?

    “扔吧,你扔一盆,回头我再送你十盆、百盆、千盆。”靳北哲笑道,顿时心情大好。

    抱着阿诺,便大步朝餐厅走去:“走,吃饭。”

    南媛死死咬着唇瓣,脸烫地厉害。

    她端着花盆,悄无声息地把它放回原位,慢吞吞地来到餐厅,拉开椅子坐下,顿时无所适从。

    一餐饭,南媛吃得很少,一直寡言少语。

    阿诺却激动地很,一直叭叭个不停。

    “爹地,我最爱吃这个了。你也尝尝,好不好吃?”

    靳北哲时不时给阿诺夹菜,余光却一瞬不瞬落在南媛身上。

    空气中弥漫着饭菜的香味,还有一丝尴尬的气氛。

    南媛只想赶紧把这顿饭吃完,然后找个理由把靳北哲哄走。

    “我吃饱了……”

    她抬起头,刚准备下逐客令。

    靳北哲深邃的眼眸便紧紧盯着她,随即淡漠道:“今晚我住这。”

    简简单单五个字,不带什么情绪。

    南媛慌了,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回绝:“不行!”

    “为什么不行?”靳北哲绷着脸,跟儿子营造出的好氛围,顿时消失地无影无踪。

    南媛揪着自己的衣角,咬了咬唇瓣:“房间小,容不下靳先生您这尊大佛。”

    “不妨碍,挤一挤。”靳北哲一本正经道。

    说完这话,不再跟南媛交涉,而是看向阿诺:“想不想爸爸留下?”

    “非常想!”阿诺如捣蒜泥般点头,笑得不知道多高兴。

    南媛有苦说不出,本想严厉地告诉儿子‘这不是你爸爸’。

    可话到嘴边,还是忍了回去。

    阿诺一直渴望父爱,今天这样的机会很难得。

    一晚上,就一晚上,让他好好享受这一切吧。

    等到明天,她再残忍地亲手结束这段短暂的父子情吧!

    想到这里,南媛不再那么抗拒了,站起身,收拾着餐盘。

    把碗筷洗完后,打扫了一番。

    等她忙完走出厨房时,发现父子俩已经不在客厅里。

    她朝卧室方向走去,刚准备推开卧室的门,一道身影从里面走了出来。

    朝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轻声道:“儿子睡了。”

    南媛点了点头,不敢跟他对视,心虚地把头转开:“家里没有男士衣服,要不,你回去吧?”

    “就这么想我走?”靳北哲往前靠近。

    南媛后退了一步,很快便被他逼到了墙角。

    他的手臂抬起,撑在墙上,把她禁锢在角落里,哪里都去不成。

    两人的距离太近,男人身上散发出的霸道气息,危险而又迷人。

    南媛紧张地蹲下,想要从他臂弯下逃跑。

    可刚低头,就被他一把扼住了下巴。

    她的腰被他另外一只手圈住,滚热的掌心,即便隔着衣服,那温度还是烙地她心跳加快。

    “你……要干嘛?”

    她低声道,甚至不敢抬头跟他对视。

    靳北哲俯身低头,看着面前脸色酡红,害羞到不行的女人,嘴角上噙出一抹笑意:“儿子是我的,对不对?”

    南媛抬起一双剪水般的雾眸,水盈盈的,很勾人。

    她动了动唇瓣,刚想说‘不’。

    可完整的句子还没说完,便被靳北哲低头俯身,以吻封缄。

    这次的吻,和昨天的很不同,一点都不强势,而是非常的温柔。

    两人唇瓣轻轻碰触的感觉,让南媛瞬间失了神。

    她有些恍惚,感觉自己好像回到了四年前跟他相恋的那段日子,当时的他,就是这么吻她的。

    “我去洗澡。”

    靳北哲捧着她的脑袋,勾了勾嘴角。

    不等南媛反应过来,他已经转身朝浴室方向走去。

    南媛慌了,他还真要留宿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斗罗之帝剑斗罗〕〔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徐南南帅〕〔赵浪秦始皇〕〔无限辉煌图卷〕〔为了成为英灵我只〕〔黑潮〕〔撑腰〕〔误入歧途苏玥〕〔猎谍〕〔斗破之开局魂二代〕〔秦云萧淑妃〕〔清太子今天作死了〕〔暗恋成欢女人休想〕〔见龙卸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