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披着马甲的我被当〕〔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赤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离婚后靳少天天哄娃 第16章 一张断章取义的照片
    南媛来到医院的时候,鼻子有些发塞,嗓子也不舒服。

    昨晚她在客厅沙发上蜷缩了一夜,兴许是着凉了吧?

    “301号病房宋雪梅,下去做检查了。”

    随着病房外护士一声呼喊,南媛赶紧起身,将母亲搀扶,拎起吊瓶。

    带着母亲做完尿常规、b超检查后,接下来的时间就是等待结果。

    南媛顺道去食堂买了些清粥小菜过来,喂给母亲吃。

    她现在找到工作,就不能每天来医院照顾母亲了。

    想到这里,她把调羹放下,好声商量起来:“妈,咱找个护工吧?这样我能放心一些。”

    媛妈闻言,立即摇了摇头,逞强起来:“别浪费那个钱,其实妈自己可以,上洗手间,自由活动完全没问题。”

    “妈,如果是为了钱,您别担心。我已经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收入有富余。”

    “那也得攒着给阿诺读书用。”

    “妈,你就听我的,不然教我怎么放心?”

    南媛鼻子一酸,别过脸去。

    媛妈怕女儿难过,只好应承:“好,那就先请一个月试试。”

    “恩。”南媛多余的话不再多说。

    喂完饭后,便起身下楼去拿结果。

    来到自助机器前打印报告,便听到身边路过的护士议论她。

    “就是她啊?长得确实挺漂亮。”

    “江医生真是痴情,他工作那么忙,连睡觉的时间都不够,还要照顾301号病房那位。”

    “没办法,爱情的力量嘛,就是觉得江医生有点太傻。”

    南媛听到她们的聊天内容,指尖一颤。

    将报告单拿走后,追上了她们。

    “请问,江医生他经常去照顾我妈么?”

    护士闻声回头,翻了个白眼:“可不是?你不在的这几天,都是江医生陪着宋雪梅做各种检查,要不是江医生今天早上有手术,估计电话也不会打到你那。”

    “江医生人好,但是你不能装傻,该回馈还是得回馈,别让他像舔`狗似的,最后还被医院同事笑话!”

    南媛没有反驳,紧紧拽着衣角。

    江若离对她的照顾,她真的无以为报。

    怪就怪她没思虑周全,护工的事拖了这么几天才想到。

    “阿七!阿七!”

    南媛在医院联系完护工后,便拿着报告单去到江若离的办公室等待。

    他的手术做得早,她没等多久,便看到他从电梯间走出来。

    虽然脸上带着疲倦,可逆光而来,一身白衣大褂的模样,还是让人眼前一亮。

    他像白衣天使,像救赎之光。

    “江医生,我妈的检查报告出来了,麻烦你看一下。”

    “进来说吧。”

    江若离推开办公室的门,走进去后,便径直朝水吧而去。

    倒了一杯热牛奶,放到桌上,并示意南媛坐。

    南媛伫立着不动,摇摇头。

    这里是医院,她是病患家属,该有的规矩她还是要遵守的。

    江若离皱了皱眉,没有强求,接过报告单看了看。

    “阿姨现在肾性贫血严重,血小板功能异常,已经有颅内出血症状。现在的建议是尽快换肾。”

    不过患者年龄过大,换肾手术也有风险,并且术后还会造成排异反应和抗药反应。

    也就是说,不做手术,媛妈要继续受病痛折磨,并且活不了几年。

    做了手术,又会面临各种不可预估的风险,甚至可能导致很快死亡。

    怕南媛接受不了这个刺激,江若离又耐心地安慰。

    “阿姨的情况目前稳定,你不必过于操心,咱们按部就班,就这样保持住。我这边会想办法给出最新的治疗方案。”

    “恩。”

    南媛知道,江若离这是安慰她。

    她不是医生,深深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无力。

    “我从小跟爷爷学了一些中医,我能试试中医疗法么?”

    “可以,到时候咱俩可以一起商量。”

    “恩。”南媛点点头,“对了,我已经给我妈找了护工,谢谢江医生这几天对我妈的照顾。”

    南媛的客气,让江若离如鲠在喉。

    他想说自己是自愿的。

    可想了想,还是苦笑着点点头:“不谢,我是阿姨的主治医生,应该的。”

    他近期会比较忙。

    由他牵头,在肾病这块,他已经在研究特效药了。

    不过研发特效药的周期很长,五年、十年都是基础时间。

    加上研发成本,人力物力都需要耗费巨大。

    不过,一旦这种特效药研发出来,就可以彻底治愈媛妈。

    到时候,他就能看到南媛脸上,重绽笑容了。

    “那我告辞了。”

    南媛不多逗留,转身便走。

    这会儿她觉得嗓子紧巴巴的,实在难受,于是咳嗽了两声。

    江若离闻言,赶紧追了出来:“你怎么咳嗽了?感冒了?”

    说毕,他抬起手,作势就要去探南媛的额头。

    南媛下意识地把头挪开,摇了摇头:“没事,我得去上班了。”

    江若离看着她发白的唇色,蹙了蹙眉:“阿姨现在抵抗力差,尤其不能感冒,你如果身体真的不舒服,这几天就别来医院,别传染给她。”

    “好。”南媛有气无力地点着头。

    江若离还想再说什么,可人已走远。

    他只能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却什么都做不了。

    终究他不是她结婚证上的另外一半,如果还一直对她过分关心,只会增加她的烦扰吧?

    走廊的一端,南心柔挽着母亲方怡来看病。

    方怡这两天一直觉得胸闷,所以挂了个胸外科专家号。

    巧的是,冤家路窄,居然让她们碰到了刚才的一幕。

    方怡不可置信:“心柔,我没眼花吧?刚刚那个,是南媛?”

    “是她,她回来了。真不要脸!一边勾搭江医生,一边又霸占着靳哥哥!”南心柔咬牙切齿,把手机收回。

    刚才江若离抬起手想摸南媛额头的那个动作,可是被她正好抓拍到了呢。

    她就不信,这张断章取义的照片发过去给靳哥哥,他还能不生气?

    天底下哪个男人能忍受自己被绿?

    纵然再爱又怎么样?失望和愤怒攒够了,终究有一天会死心。

    她现在要做的事,就是早点让靳哥哥死心!

    -

    南媛离开医院时,天空飘起了零星小雨。

    她从包里拿出伞撑着,冒着风毛雨,一路挤公交。

    等来到靳氏集团时,她整个人已经筋疲力尽。

    额头滚烫,喉咙里火烧一般。

    这是她上班第二天,可却整整迟到了一个半小时。

    施诗早看她不顺眼了,见她工位一大早就空着,心里头已经憋了不小的火气。

    见南媛跌跌撞撞来到工位坐下,她立即给助理发消息,让她把南媛叫进来训话。

    南媛自知理亏,所以走进施诗办公室的时候,态度很诚恳。

    施诗用余光睨着她,见她今天又穿了一身不知名的服装来上班,顿时气不打一处出。

    “待会我们要开个临时会议,你,去把会议室打扫一下。”

    南媛皱了皱眉,不卑不亢,跟对方讲道理:“施总监,我是设计师,不是保洁,打扫会议室的工作,不应该我来做吧?”

    “我是幻影的老大,我给你安排什么工作,你都得去做!别以为有总裁撑腰,就可以为所欲为。光是你上班第二天旷工,我就可以在你的转正申请书上写‘否’,懂么?”

    “迟到是我不对,我去打扫会议室。”南媛不想争执。

    施诗已经对她产生了偏见,多说无益。

    倒不如留点精力,把心思都花在设计上。

    打扫会议室而已,也不是什么重活。

    南媛从办公室出来后,便去保洁部拿工具,去会议室打扫了起来。

    她打扫的时候,一群同事纷纷看好戏,有些甚至还说起了风凉话。

    “我看她平平无奇啊?确定是总裁安排过来的人?”

    “我看不像吧,施诗姐这么不待见她,我看她未必是总裁的人。”

    “长得这么妖娆,来什么设计部啊,我觉得啊,公关部挺适合她,出去陪陪酒、卖卖笑,轻轻松松赚钱不香么?”

    “哈哈,还别说,这职业真适合她!”

    一群人哄堂大笑,心里多多少少是幸灾乐祸。

    “别笑了别笑了,有大事!南家小姐今天要入职咱们靳氏!据说是策划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穿成渣A后我的O怀〕〔偷香(杨羽)〕〔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赐我狂恋〕〔服软〕〔家有绝色小姨〕〔徐南南帅〕〔秦时罗网人〕〔诱人的后母〕〔我大概率不是人了〕〔懦弱亲妈重生了[七〕〔当我绑定剧情维护〕〔霍格沃兹1991〕〔心头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