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伪装成了美少女〕〔修仙从时间管理开〕〔成为妹妹的食物后〕〔冤种女皇的富国指〕〔论从天才到大能〕〔求求了,恶毒真千〕〔吞天剑帝〕〔我在靖安司悬壶三〕〔穿书大佬她视金如〕〔当时明月照彩云〕〔万相之王〕〔人在四合院靠救助〕〔豹豹我呀?大概是〕〔穿越诸天从风云开〕〔魂飞魄散的上古大〕〔世界又又又毁灭了〕〔偷偷养只小金乌〕〔崇祯的网购系统〕〔是你们逼我成巨星〕〔盖世龙婿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离婚后靳少天天哄娃 第18章 爷,太太病了
    “还有,上班就要有上班的态度,如果你把这里当菜市场,想来就来,想走就走,那也趁早滚!”

    靳北哲对着南媛乱发一通脾气,当众呵斥。

    他原本以为,南媛是为了梦想才来到幻影。

    为了拿到这份工作,不惜嫁给他。

    可现在呢,这就是她的态度?

    见总裁并没有护着南媛,反倒臭骂了她一顿,设计师们都偷着乐,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

    靳北哲的目光,冷幽幽地盯着南媛,好半晌,他才深呼了一口气,平息自己的怒意,迈着大步,转身离开。

    他的气场很强,带走一群助理、秘书后,偌大的会议室里,空气这才瞬间通畅了不少。

    “施诗姐,我看她也没人事部那边传地那么邪乎啊,总裁压根不护着她。”

    “就是!还真当自己是拿了尚方宝剑的钦差大臣呢?装大尾巴狼,装给谁看啊!”

    “好了,都闭嘴!散了吧。”施诗一点都不高兴,反倒脸色阴沉了下来。

    下属们没抓到事情的重点,可她抓到了。

    在她们眼里,总裁没维护南媛,可在她看来,总裁却是极其在意她的。

    一年也难得见他来幻影一次,这次却为了南媛,在会议室里吼了几分钟。

    每一字、每一句,都是围绕南媛。

    跟在总裁身边这么几年,她还是第一次见他为一个女的这样大动肝火。

    -

    南媛回到工位后,将自己这些年的设计作品打包压缩,发到了施诗的邮箱。

    几分钟后,她胸有成竹地来到总监办公室。

    施诗解压文件,当看到南媛的设计作品后,眼前一亮。

    原本以为她是个花瓶,没想到,还真有两下子?

    “施总监,请给我安排工作吧,不管我的能力你认不认可,我都想用业绩说话!”

    “很好!”施诗扬了扬眉。

    拉开最下层的抽屉,将一沓都快落灰的文件给拿了出来。

    “这是我们幻影最难啃的骨头,名单上的客户,一个比一个难搞。我也不用你全把他们搞定,只要你能搞定一个,我立刻让你转正!”

    “行!”南媛一口答应,把文件接走,转身便走。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施诗勾起嘴角,冷笑了一下。

    那名单上的客户,饶是她亲自出马都不成功,更何况是南媛这个名不见经传的设计师?

    光是去跟名单上的客户谈合作,都得被对方奚落到掉一层皮吧?

    她倒要看看,这个南媛,到底是真有本事,还是只会说大话!

    -

    南媛再次回到工位上时,拿出名单,开始一个个上网找他们的信息。

    不查不知道,这一查,她瞬间知道了难度有多大。

    1号客户叫萧筠,是目前最炙手可热的流量小生,也就是所谓的‘顶流’。

    他的粉丝号召力和购买力都特别强。

    相应的,一众大牌都趋之若鹜,各种追捧他。

    南媛找了他上盛典以及各种发布会、晚会的装束,要么是大牌限定,要么就是品牌新款高定。

    他从来没穿过小设计的衣服。

    就连如今的幻影一姐施诗的设计,他都不屑一顾。

    南媛又看了名单上的其他人,和萧筠一样,都非常难搞定。

    她现在才知道,施诗分明是在故意刁难她。

    她想转正,真的比登天还难!

    顿时,她有些心灰意冷了。

    再想到早上医院里,江若离跟她聊母亲病情说的那些话,一瞬间,她的心态崩溃,委屈地便想落泪。

    可当她抬眼,看到办公桌上,阿诺为她亲手制作的玩偶手办时,她又愣生生地把眼泪给忍了回去。

    她不能懦弱,一旦她垮了,母亲和儿子该怎么办?

    想到这里,南媛重新振作起来。

    把名单上的人物性格、爱好等等都搜集了一遍。

    最终,她决定第一单先攻克这个萧筠。

    -

    深夜。

    靳北哲开完最后一个跨国会议,点燃一根烟,咬在嘴里。

    他把玩着手机,看着白天南心柔发来的那张江若离和南媛的照片。

    反复看了好几遍,终于,他将照片删除,起身站了起来。

    靳言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一直没说话。

    直到走进电梯里,才硬着头皮开口:“爷,南小姐好像现在还在加班,您要不要过去看看啊?”

    靳北哲抬手看了眼手表,都已经九点半了。

    她这么晚都不回家,儿子谁来照顾?

    等他气势汹汹地来到12层,打算劈头盖脸臭骂南媛一顿的时候。

    远远的,便看到昏暗的办公区里,只剩下她一抹孤单的身影。

    她趴在办公桌上,像是睡着了。

    靳北哲没走过去,照片的事,他不可能不介意。

    “去叫醒她。”

    “是。”

    靳言硬着头皮,来到南媛身边,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

    “太太……”

    他喊了一声,没反应。

    仔细一看,她的脸上泛着很不自然的红晕,嘴唇更是发干到起皮。

    “爷,太太有点不对劲。”

    靳言走过来禀报。

    靳北哲闻言,心里明显咯噔了一下,下意识地想大跨步走过去。

    可理智让他又放慢了脚步。

    他来到南媛身边,果然发现她的脸颊红扑扑的,嘴唇发白、发干,眉心皱在一起,看上去很痛苦。

    他把手伸到她额头上探了探,发现烫手。

    她病了?

    不会是昨晚让她睡沙发导致的吧?

    蓦地,他心里没来由地就烦躁起来。

    这么娇弱,怎么一边上班,一边带孩子?

    “南媛,起来。”

    他拍了拍她的肩膀,沉声喊她。

    南媛却纹丝不动,好像一点都听不到。

    “爷,太太是不是病了?要不要送医院?”

    “不用。”

    靳北哲皱起了眉头,下一秒,抱起南媛的双腿,将她从工位上抱了起来。

    因为走的是总裁专属电梯,直接下到负一楼的地下停车场。

    所以没有其他多余的人看到这一幕。

    将南媛抱上车后,靳北哲想到什么,拿出手机,给管家打电话。

    “钟叔,去帮我接个孩子回家,待会我把定位发你。”

    把南媛出租屋的地址发给管家后,靳北哲的视线,重新落到了南媛身上。

    有时候他真搞不懂,这个女人这么逞强,到底为什么?

    这四年,她一直做单亲妈妈,就没想过跟哪个男人安定下来?

    还是说,她就喜欢周璇在这些男人之间?

    “靳言,好好调查调查她,过去四年,事无巨细,统统查清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斗罗之帝剑斗罗〕〔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徐南南帅〕〔赵浪秦始皇〕〔无限辉煌图卷〕〔为了成为英灵我只〕〔黑潮〕〔撑腰〕〔误入歧途苏玥〕〔猎谍〕〔斗破之开局魂二代〕〔秦云萧淑妃〕〔清太子今天作死了〕〔暗恋成欢女人休想〕〔见龙卸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