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靖安司悬壶三〕〔穿书大佬她视金如〕〔当时明月照彩云〕〔万相之王〕〔人在四合院靠救助〕〔豹豹我呀?大概是〕〔穿越诸天从风云开〕〔魂飞魄散的上古大〕〔世界又又又毁灭了〕〔偷偷养只小金乌〕〔崇祯的网购系统〕〔是你们逼我成巨星〕〔盖世龙婿〕〔爱上美女领班〕〔穿越后,我和夫君〕〔星海剑尊〕〔极品小司机〕〔剑与魔法之火红年〕〔重生1998之混也是〕〔我在宝可梦世界开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离婚后靳少天天哄娃 第20章 四年前,500万的真相
    傅斯延一下子哑口无言了。

    他听北哥的母亲吐槽过这个女人,说四年前给了这女人500万,她拿了钱就跟北哥分手了。

    所以当年,这女人拿钱,是为了给她母亲看病?

    可他又听师兄说,这女人是变卖了房产,才拿到了给母亲治病的钱。

    并且房子由于欠了贷款,其实卖完房子,还完贷款,到手的钱也所剩无几了。

    师兄好几次提出要出钱帮忙,都被这女人拒绝了。

    在师兄的故事里,这个女人是特别完美的一个人,很自立、很自强,很有人格魅力。

    可在北哥母亲的嘴里,这个女人却是个贪慕虚荣、虚情假意的人。

    所以,到底哪个版本才是真的啊?

    见傅斯延盯着南媛看了很久,靳北哲有些介意了。

    走过去,抬起脚,便踹了踹他的腿:“病看完了?看完你就可以走了。”

    傅斯延皱着眉,欲言又止。

    想了想,还是把心中的疑惑暂时忍了回去。

    “好嘞好嘞,现在就麻溜地离开。北哥,别过河拆桥啊,那5000万,千万别收走。”

    “再啰嗦一句试试?”

    “走了走了!”

    傅斯延迅速地把医药箱收走,将空间腾出来。

    离开房间后,他摇了摇头。

    这件事他还是先自己查清楚吧。

    毕竟他和北哥兄弟一场,总不能坐视不管吧?

    只不过,一边是他的发小,另一边是他的师兄。

    两个人偏偏还都喜欢上同一个女人。

    他帮谁好像都不合适。

    正当傅斯延心事重重从楼梯上下来,拎着医疗箱准备离开时,管家钟叔牵着一个小男孩走了进来。

    钟叔吩咐家里的阿姨把小男孩带走,对他道:“傅少,我家夫人有请。”

    -

    花园里,凤敏手里拿着一把剪刀,正在给蔷薇修剪枝叶。

    听到佣人来报,她立马放下剪刀,转过身,盈盈笑了起来:“小延,阿姨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傅斯延愣了一下,受宠若惊,急忙摆手:“阿姨客气了,有什么要我出力的,尽管说。”

    “刚刚你给南媛看过病了吧?我听说,你是江若离的师弟,所以你认识南媛,也知道南媛什么情况,对吧?”

    “是知道一些。”

    傅斯延还没搞清楚凤敏的用意。

    凤敏笑得很客气,一双眼睛藏着讳莫如深的光芒,让人看不透她到底在想什么。

    忽然,她招了招手。

    管家钟叔便递来一张支票。

    凤敏手拿着支票,递了过去:“阿姨知道你的诊所最近要升级,引进一批先进设备对吧?这里是2000万,就当是阿姨的一片心意。”

    傅斯延看都没看支票,摆了摆手:“阿姨,您客气了,这钱我哪能收啊。北哥已经帮了我很多,我很感恩靳家。您说吧,到底要我帮什么忙。”

    见他开门见山,凤敏笑了笑,也不打算拐弯抹角了:“南媛母亲得病的事,我希望你能帮我瞒着北哲。”

    “那不行。”傅斯延想都没想,直接表态。

    凤敏知道他会是这个反应,她笑了笑,眼底里透出一丝寒光:“南媛出身不好,我是不可能允许她嫁进靳家的,就算北哲现在跟她领了证,她也迟早会被赶走。你要是不想我们母子决裂,心疼南媛,又想成全你师兄,那就照我说的做。”

    “阿姨……这真不行……”傅斯延艰难地坚持着。

    凤敏见好说歹说都没用,于是打起了感情牌。

    她的笑容瞬间消失,露出了伤心的表情:“北哲他那么早就没了父亲,这些年,我跟他相依为命,没有谁比我更想他好。娶南心柔,才能得到南家和方家的支持,靳氏才能做得更大、更强。这样,我不求你一直瞒着北哲,就三个半月,你就帮帮阿姨,等时间一到,你再告诉他,阿姨绝不阻拦。”

    担心傅斯延还不同意,凤敏往前迈了一步,作势就要跪下。

    傅斯延见状,赶紧去搀扶。

    他为难地皱着眉,咬了咬牙:“行吧,那就三个半月,这个忙我帮了,但时间一到,我肯定是要把真相告诉北哥的。”

    “恩。”凤敏一边点头,一边擦着眼角的泪。

    这些年,凤阿姨为了靳氏,为了北哥,劳心劳力,他都看在眼里。

    三个半月,也就100来天。

    虽然他搞不清楚为什么是这个时间限制,但既然凤阿姨这么苦苦哀求了,他就勉为其难地答应吧。

    几分钟后,管家钟叔送走了傅斯延。

    他重新回到花园,禀报道:“夫人,那孩子已经接过来了,我看靳言跑前跑后,好像在调查南媛,以及那孩子的事,您看……”

    “你去跟靳言说,这件事由你来调查。你跟了北哲他爸几十年,北哲很信任你。”

    “好的夫人。”

    -

    翌日。

    南媛睡到自然醒,睁开眼的时候,从床上猝然起身,慌得赶紧去找衣服。

    当她看清楚房间里的陈设时,整个人都懵了。

    手扶着脑袋,有些断片一样,竟然想不起这里是哪里,自己又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就在她准备下地洗漱,穿衣服离开时,房间厚重的门被人推开。

    “小少爷请。”

    接着,阿诺走了进来,一双眼睛像黑玛瑙似的,嘴角上带着灿烂的笑意:“媛媛,你醒了啊?”

    南媛懵了,眨了眨眼睛:“宝宝?这是哪里啊?咱们怎么会在这里?”

    阿诺愣了一下,走过来,扬起小脑袋:“这是渣爹的家啊,昨晚你生病了,渣爹把你,还有我都带过来了。”

    南媛的脑子‘轰隆’一下,这才仔细打量起房间起来。

    四年了,她没有第一时间认出这间房间。

    如今被儿子一提醒,她瞬间想起来了。

    这里的陈设几乎没变,这是靳北哲的卧室啊!

    “宝宝,昨晚我睡在这里?”

    “是啊,你和渣爹睡一起,我自己睡在儿童房。”

    阿诺一板一眼道,像个小大人:“媛媛,还有哪里不舒服么?”

    南媛根本听不进儿子这个问题,她掀开被子,一看身上的睡衣,脸‘唰’地就红了。

    衣服……该不会是靳北哲给她换的吧?

    “宝宝,妈妈现在就去洗漱换衣服,带你离开这里!”

    来不及去想一些有的没的,南媛赶紧下地,急匆匆地奔向洗手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斗罗之帝剑斗罗〕〔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赵浪秦始皇〕〔无限辉煌图卷〕〔徐南南帅〕〔为了成为英灵我只〕〔黑潮〕〔撑腰〕〔误入歧途苏玥〕〔猎谍〕〔斗破之开局魂二代〕〔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秦云萧淑妃〕〔暗恋成欢女人休想〕〔见龙卸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