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地球人实在太凶猛〕〔都市皇途〕〔聂先生又苏又撩〕〔重生之我要冲浪〕〔盖世人王〕〔隐婚总裁:女人,〕〔王爷,听说你要断〕〔狂妃来袭:腹黑王〕〔禁区之狐〕〔真实的克苏鲁跑团〕〔万相之王〕〔骗了康熙〕〔一胎双宝:总裁大〕〔重生恭王府〕〔一品丹仙〕〔星辰之主〕〔九龙归一诀〕〔我有一间白事铺〕〔仙都〕〔火影之无限瞳术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离婚后靳少天天哄娃 第28章 吻这里
    傅斯延问这话说时,靳北哲已经从洗手间走了出来。

    他随手抓起隔龛里干净的黑衬衣套上,大步走到沙发前坐下。

    “昨晚酒吧买醉,喝的有点多,我也不记得怎么跟人干起来了。”

    靳北哲轻描淡写地解释。

    其实打架的原因,他有印象。

    南心柔一直缠着他,被他骂走。

    后来有一名南心柔的追求者过来,替她打抱不平。

    在他眼里,这名追求者就是个舔狗。为了个女的,居然胆大包天敢指着他的鼻子说话。

    当时两人都喝了点酒,追求者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开始辱骂南媛,把南心柔捧上天,把南媛贬得一文不值。

    追求者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水果刀,对着他的左腰便捅了一刀。

    而那名追求者直接被他打残,送进了医院。

    靳北哲把凌晨的事在脑海里过了一遍,最后,目光落在南媛身上。

    昨晚的事,他心里头还有气。

    不过看她这么紧张他,气又全消了。

    “你昨晚去酒吧买醉了?”南媛不可置信,大步走了过来。

    她印象中,靳北哲永远保持头脑清醒,是个非常理智的人。

    他从不酗酒,因为他说不喜欢让自己处于浑浑噩噩的状态,任由其他人摆布。

    “昨晚你没跟南心柔在一起?”

    “你吃醋了?”

    “不是!”

    南媛争执不下,干脆不去问了。

    傅斯延觉得自己像个大灯泡,默默地找出碘伏和纱布,以及一些清创的工具,一言不发地给靳北哲处理伤口。

    他是造了什么孽,大清早地就要过来吃别人的狗粮?

    接下来的时间,南媛和靳北哲都没有说话。

    清创比较痛,靳北哲索性闭上了眼睛,靠在沙发上。

    他面不改色,像是睡着了一般。

    可南媛知道,被刀子割过的伤口,那种火辣辣的痛真的很难忍。

    她生阿诺的时候侧切了一刀,当时缝线的时候,疼地她头皮发麻。

    傅斯延在给靳北哲清创完之后,便开始缝合伤口。

    南媛见状,终于忍不住了,来到靳北哲身后,把自己的胳膊递了过去:“你要是痛,就抓我一下,这样能转移注意力。”

    靳北哲睁开了眼睛,眼神里一闪而过的讶异。

    这个女人今天有点过分关心他了。

    “蠢女人。”他挑了挑眉,指了指自己的唇:“真想帮我缓解疼痛,亲这里。”

    南媛:“……”

    傅斯延恨不得自己现在是个聋子,他扯了扯嘴角,一脸的不满:“北哥,你能矜持一点不?考虑下我这个单身汉的感受啊。”

    “干好你分内的事。”靳北哲用余光剔了傅斯延一眼,眼神里满是警告的意味。

    傅斯延立即嘿嘿笑了起来,抬起头看向南媛:“美人嫂嫂,接吻时,人体会分泌很多内啡肽。内啡肽荷尔蒙是一种很好的麻醉剂,一次激吻产生的荷尔蒙能够达到一片止痛药的效果。”

    “而且接吻的过程中,身体会自动分泌一种叫做安多芬的快乐激素,有助于降低疼痛感。所以,你要不要给北哥做个人形止痛剂?”

    南媛闻言,有些犹豫了。

    可当她偏头看向靳北哲的时候,却发现他菲薄的嘴角勾起,很明显在偷笑。

    这两人一唱一和,估计在套路她吧?

    “我觉得布洛芬更管用,我现在就去买。”

    “那不用,药箱里有。”傅斯延看好戏似的笑起来,“嫂嫂,你上药箱找一找,然后喂给北哥吃,先喂一粒吧。”

    “好。”南媛依言,找来杯子,倒好温水,把药送到靳北哲嘴边。

    靳北哲的眼神顿时阴鹜地像黑夜中的苍鹰,犀利地盯着傅斯延,像是要猎食一般。

    傅斯延就是他的猎物,下一秒好似就会被他撕咬地四分五裂一般。

    傅斯延打了个寒噤,老老实实,再也不敢逗闷子了。

    像是缝衣服一般,南媛眼睁睁地看着针穿破皮肤,勾着线,从另一边串出来。

    傅斯延的缝合技术很过硬,伤口缝的很整齐,密密麻麻的,总共缝了32针。

    由于全程没打麻药,靳北哲只能硬抗着。

    他的额头上,很快冒出一粒粒豆大的汗珠。

    等整个缝合结束后,他额头上的青筋已经突出,快要从皮肤里爆出来般。

    可不管多痛,全程他一声都没吭。

    “两天后我再过来换药,这期间伤口不能碰水。嫂嫂,我北哥爱干净,一天不洗澡他都会疯,所以就要辛苦你一点,每天给他擦澡了。”

    傅斯延收拾着东西,嘱咐南媛。

    南媛点了点头:“我会的。”

    “那行,不给你俩当电灯泡了。记住啊,这周让他忌口,烟酒都别沾。”

    “好。”

    交代完医嘱后,傅斯延这才拎起医疗箱离开。

    南媛想去送一下他,却被靳北哲拉住手,一把拽到了他腿上。

    担心碰到他伤口,所以她没有挣扎。

    他挑着眉尖,好整以暇地看她,好像把她当作一件艺术品般研究。

    可是研究了许久,他又皱起了眉头,发现看不透她。

    “布洛芬好像不起作用。”他勾起嘴角,似笑非笑道。

    南媛将信将疑:“那怎么办?”

    靳北哲嘴角上的笑意加深,再次指了指自己的嘴:“吻这里。”

    “靳北哲!”南媛红了脸,想从他腿上挣扎站起来。

    他皱起眉头,一副很痛的样子。

    “弄疼你了?”南媛立马又安分下来,紧张地问道。

    靳北哲却不回答她,眉头皱得更紧了,还发出很痛苦的声音。

    “靳北哲,你别给我装,我知道你在忽悠我。”南媛抬高了音量。

    可靳北哲仍旧不回应她,松开了缠在她腰际的手,想要去抚自己的伤口。

    南媛紧张了,赶紧按住他的手,并凑过去,吻上了他。

    她生涩地动着自己的唇瓣,竭尽全力地奉上这个吻。

    这是她第一次主动吻他,虽然没任何技巧,而且吻技拙劣,可他一点都不嫌弃,反倒心情大好。

    他在想,如果能一辈子这样,该多好?

    “还疼吗?”南媛吻到嘴唇发酸,这才罢休。

    靳北哲勾起嘴角笑了笑:“勉勉强强,再接再厉。”

    再接再厉?

    他这是在嫌弃她吻技差?

    “总裁,要没什么事,我就回去忙了,你耽误我工作,回头我被施总监数落,责任算谁的?”

    南媛站了起来,不想再跟他耗时间了。

    主要是孤男寡女的,到最后会干出什么事,真不好预测。

    她也不等靳北哲首肯,抬脚便跑。

    看着她离去的身影,靳北哲眼里一闪即逝的笑意。

    “靳言,进来。”

    他拿起手机,给靳言打电话。

    两分钟后,靳言推门走进来,毕恭毕敬的:“爷,什么吩咐?”

    “明天的慈善晚宴,我缺个女伴,去准备一套情侣装,衣服你先给南媛,暂时先别告诉她我也去。”

    “是!”靳言领命便出去。

    他有点想不通,爷为什么要瞒着太太?直接挽着太太出双入对,不是挺好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渣A后我的O怀〕〔赐我狂恋〕〔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偷香(杨羽)〕〔七零嫁糙汉,知青〕〔惊爆!团宠假千金〕〔误入歧途苏玥〕〔全球探秘:开局扮〕〔开局洪荒:我能穿〕〔我靠美食综艺全网〕〔大叔,你暗恋的小〕〔国民法医〕〔全民种田:我的农〕〔开局上错车,我被〕〔前夫他总是气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