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爷,听说你要断〕〔狂妃来袭:腹黑王〕〔禁区之狐〕〔真实的克苏鲁跑团〕〔万相之王〕〔骗了康熙〕〔一胎双宝:总裁大〕〔重生恭王府〕〔一品丹仙〕〔盖世人王〕〔星辰之主〕〔九龙归一诀〕〔我有一间白事铺〕〔仙都〕〔火影之无限瞳术〕〔全位面都跪求反派〕〔历史的征程〕〔超神级骇客〕〔都市风云〕〔都市沉浮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离婚后靳少天天哄娃 第29章 家庭教师对少爷有意思
    此时,策划部。

    南心柔回到自己的工位,气呼呼地把包包往工位上一扔。

    她拿出小镜子,扒拉开自己的衣领子,看着上面的红痕,便用手拼命擦拭。

    越擦,痕迹就越明显。

    薛溱那个王八蛋,昨晚在酒吧喝多了,抱住她便在她锁骨上一顿狂啃,这才留下了这道印子。

    她气得当场就甩了他一耳光,让他长长记性。

    她可是要成为靳家少奶奶的人,薛溱他算个什么东西啊,也配觊觎她?

    南心柔眼神里闪露出满满的鄙夷,把小镜子重重往办公桌上一甩。

    刚准备起身,去洗手间用粉底把身上的吻痕遮一遮,包里的电话不合时宜地响了。

    她拿出手机一看,备注:薛溱。

    眉头不禁一皱,脸色立马拉垮下来,把电话接起,她朝安全通道走去:“有话快说!”

    “柔柔……我闯大祸了,昨晚我喝多了,捅了靳北哲一刀……你说,他会不会杀了我啊?”

    “什么?”南心柔拔高了声量,惊得差点跳起。

    “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昨晚你打了我一巴掌,我心里委屈,又喝了点酒,稀里糊涂,就跟他杠上了。”

    “我脑袋被他打破,刚缝了70多针,我怕他知道我没死,回头想办法搞死我啊。”

    南心柔听完薛溱的话,内心毫无波澜,相反,她只想把干系撇得清清楚楚:“我希望你不要连累我,你和他的矛盾,你自己想办法去解决吧!”

    说毕,直接把电话挂了。

    挂完电话后,南心柔便烦躁起来。

    因为薛溱的鲁莽,靳哥哥会更讨厌她吧?

    该死!没有人给她助攻就算了,居然还来个拖后腿的!

    -

    另一边,南媛回到工位后,实在担心靳北哲的伤势,于是上网查询了一番。

    该忌口哪些东西,怎么护理刀伤,都查得清清楚楚。

    今天她不打算加班了,忙完后,到点就下班,回去炖一些生鱼汤。

    生鱼汤能活血生肌,对伤口愈合有很好的效果。

    计划好了晚上要做什么,南媛忙手头的工作便加快起来。

    傍晚,她准点下班,去超市买了一条现杀活鱼。

    回到靳家时,黎湘雅还没走,正在非常耐心地教阿诺说俄语。

    “黎老师,你说的俄语没有我妈咪说的好。”

    阿诺看着手上的卡通书,上面全是俄文。

    黎湘雅尴尬不已,扯了扯嘴角。

    她觉得孩子还小,三岁多的孩子,能把普通话说全,就已经很聪明了。

    俄语,他听得懂啥?

    表面上,她还是强挤出一丝笑意,抚了抚阿诺的脑袋:“是呀,以前上大学的时候,我就没有你妈咪优秀。不过可惜,她大学没上完。”

    “那她为什么不上完大学?”阿诺眨了眨眼睛,挺好奇的。

    黎湘雅皮笑肉不笑:“因为你呀,因为要生你,不得不辍学。”

    “是吗?因为我,才让妈咪上不了学……”阿诺比一般孩子懂事、聪明。

    他低下了脑袋,瞬间伤心难过起来。

    当黎湘雅抬头,看到南媛拎着东西走进屋时,她立即换了一张笑脸,轻柔地抚着阿诺的脑袋:“诺诺,今天的课程就到这里了,Дocвnдahnr!{俄语:再见}。”

    小阿诺这才抬起头,用俄语回应,招了招手。

    当他看到南媛回家,立马从儿童椅上站起来,朝她奔去,想要给她拎手上的东西。

    “媛媛,今天上班累不累呀?”小家伙扬起脑袋询问。

    南媛摇了摇头,蹲了下来:“亲妈咪一个,妈咪就不累了。”

    小家伙很听话,抱住她的脖子,便重重亲了一口。

    亲完后,大眼睛瞥到了她拎着的鱼上:“媛媛你要亲自下厨吗?”

    “是呀,妈咪晚上给你炖鱼汤。”

    “好耶!”

    母子俩很亲昵,小家伙很黏南媛。

    黎湘雅看着这一幕,居然有些嫉妒。

    她在想,要是阿诺是她的孩子,该多好?

    她收好自己的教案和课本,走过来跟南媛打招呼:“媛媛,那我先回啦?”

    “好。”南媛只想赶紧把鱼给炖了,所以下意识地应声,便朝厨房走去。

    黎湘雅刚准备离开,钟叔走了过来,恭恭敬敬地弓着身:“黎老师,夫人说了,以后你都吃完晚饭再回去。”

    “啊?这样不好吧?”黎湘雅心里乐开了花,余光却瞟到了南媛身上:“毕竟我是个外人。”

    “我只负责传达夫人的指示,选择权在黎老师这。”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黎湘雅佯装出一副很为难的样子,把身上挎着的包包放回到一旁的沙发上。

    随即,指了指厨房的方向:“那我去帮忙。”

    “不用,黎老师是客,那些下人干的活,你就别去掺和了。”

    钟叔这话有弦外音。

    黎湘雅愣住了。

    她不傻,听得出钟叔在讽刺南媛其实就是个下人。

    虽然在靳家只待了一天,可她已经感受到了,靳老夫人瞧不上南媛,这里的管家,以及佣人,统统都瞧不上她。

    估计只是因为阿诺的存在,所以靳北哲才会娶南媛吧?

    母凭子贵,靠儿子上位,这手段也真是够卑劣的!

    -

    晚上七点多,靳北哲下班回到家。

    当看到黎湘雅没走,他皱了皱眉。

    不过很快,他就把她当空气,转头便询问佣人:“少奶奶和小少爷呢?”

    “他们在厨房呢。”佣人战战兢兢地回答。

    因为少爷之前发过脾气,不让少奶奶干家务活的。

    果然,靳北哲脸色阴沉下来,不再理会佣人,径直朝厨房走去。

    当来到厨房门外,透过玻璃门,看到里面的画面时,他的怒气却烟消云散了。

    南媛穿着围裙,好身材一览无遗。

    小家伙脚踩着凳子,站在料理台前打下手。

    母子俩有说有笑,洗手的时候,两人很幼稚,还打起了水仗。

    他的心被融化了,真想推开门,陪他们一起疯,一起玩。

    可理智告诉他,不可以。

    他推开了玻璃门,大步走了进去,压低了声音:“我妈又让你干这些?”

    南媛吓了一跳,回过头立即解释:“没有,这次是我自己想做的。”

    “媛媛说要给爹地炖生鱼汤!”阿诺奶声奶气道:“特地为爹地弄的哦。”

    “阿诺……别多嘴……”南媛嗔怪地瞪了眼小阿诺。

    阿诺扁了扁嘴,耸了耸肩,看着靳北哲,一副‘你自己去领会’的眼神。

    靳北哲虽然很少下厨,但他对料理很有心得。

    生鱼汤有助于伤口愈合,这一点他很清楚。

    他真没想到,挨了一刀后,能得到她这么多关心。

    早知道,这一刀他就该挨得更重一些、更狠一些。

    “我受伤的事,别告诉我妈。”

    靳北哲绕过阿诺,来到南媛身后,从后面环住了她。

    南媛感受到男人的呼吸,以及他身体的温度,顿时紧张起来:“别闹,我做饭呢。”

    “不闹,你做你的。”靳北哲仍旧抱着她,没有要松开的意思。

    南媛一脸的无语,抱她这么紧,她还怎么做饭啊?

    厨房外,黎湘雅好奇,走过来偷`窥。

    看到背地里,靳北哲居然还有这样温柔的一面,她完全惊呆了。

    以前感觉在云端,无法企及的男人,今晚真是烟火气息浓烈啊。

    这样的男人,谁能不爱呢?

    “夫人,你看。”

    二楼扶栏旁,钟叔指着黎湘雅的方向。

    凤敏眯了眯眼睛,眼神里满是老奸巨猾的神采。

    她也年轻过,知道这些年轻人心里的弯弯绕绕。

    就黎湘雅这点小心思,全写在脸上了。

    “夫人,这位家庭教师,似乎对少爷有意思。您看,要把她赶走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渣A后我的O怀〕〔赐我狂恋〕〔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偷香(杨羽)〕〔七零嫁糙汉,知青〕〔惊爆!团宠假千金〕〔误入歧途苏玥〕〔全球探秘:开局扮〕〔开局洪荒:我能穿〕〔我靠美食综艺全网〕〔国民法医〕〔大叔,你暗恋的小〕〔徐南南帅〕〔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全民种田:我的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