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伪装成了美少女〕〔修仙从时间管理开〕〔成为妹妹的食物后〕〔冤种女皇的富国指〕〔论从天才到大能〕〔求求了,恶毒真千〕〔吞天剑帝〕〔我在靖安司悬壶三〕〔穿书大佬她视金如〕〔当时明月照彩云〕〔万相之王〕〔人在四合院靠救助〕〔豹豹我呀?大概是〕〔穿越诸天从风云开〕〔魂飞魄散的上古大〕〔世界又又又毁灭了〕〔偷偷养只小金乌〕〔崇祯的网购系统〕〔是你们逼我成巨星〕〔盖世龙婿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离婚后靳少天天哄娃 第30章 南媛的替身
    “你不觉得这个黎湘雅,从某个角度看过去,长得有点像南媛么?”

    凤敏轻哼了一声,双手交叠抱臂。

    钟叔顺着她所观察的角度看去,不禁感叹起来:“确实,真有那么点像。”

    “北哲对南心柔一点意思都没有,那丫头蠢得很,只会鲁莽行事。可这个黎湘雅不一样,我第一次见到她,就觉得她很有城府,不简单。再加上她有那么几分神似南媛,所以我才会把她带进家里,给诺诺当家教。”

    “夫人的意思是?”

    “先让黎湘雅把北哲和南媛的婚姻生活搅和了,再让南心柔坐收渔利吧。”

    “还是夫人思虑周全。”

    主仆二人意见一致,目标也一致。

    为了靳北哲,为了靳家,必须让他娶南心柔!

    “老钟,找个合适的时间,把亲子鉴定结果告诉北哲。”

    “是,夫人。”

    厨房里此时其乐融融,靳北哲一开始只搂着南媛的腰。

    后来,干脆握着她的手,指导她怎么炖汤。

    “鱼先煎一煎,熬出来的汤才会是奶白色。”

    “爹地好厉害呀!”阿诺在旁边手舞足蹈,捧哏的角色做得很到位。

    南媛抿着嘴唇,就这么任由他握着手,亲密无间。

    他身上有伤,如果她反抗,让他伤口二次破裂,那就不好了。

    两人之间的气氛,难得这样的融洽。

    靳北哲感到很幸福,虽然他脸上的表情没太大波动,可是心里,早就惊涛骇浪,恨不得抱住妻儿,把他们举高高。

    -

    一顿饭,夫妻俩做了将近两小时。

    等到饭菜上桌时,已经九点了。

    凤敏坐了下来,不动声色,时不时地招呼黎湘雅夹菜。

    “黎老师住哪里?”

    “我在城南。”

    “南五环?”

    “恩。”

    两人一来一回,言简意赅地聊着。

    凤敏佯装看手表,“吃完饭,估计得十点、十一点了,要不这样,今晚你就住下来,我让佣人给你收拾房间。”

    “啊?不用不用。”黎湘雅急忙摆摆手。

    凤敏板着脸,不容置喙的神情:“听我的,就这么办。也不是让你一直住这,偶尔回去晚了,就留宿一晚。”

    “那好吧。”黎湘雅低下头,眼帘却悄悄抬起,观察靳北哲的反应。

    靳北哲的眼睛似乎长在了南媛身上,一直盯着她看,嘴角上还挂着醉人的笑意。

    阿诺见爸爸妈妈感情有所升温,立马助攻起来:“爹地,今晚我跟你们一起睡好不好?长这么大,我从来没跟爹地妈咪一起睡过……”

    小家伙嘟起小嘴,眨了眨眼睛,便可怜地不行。

    饶是凤敏心硬,都有些不忍心。

    南媛真是狠心,当年怀了孕,怎么不说?

    这几年带着她孙子过苦日子,让孩子吃了多少苦啊。

    “偶尔一两次可以,多了不行,今晚,那就跟我们一起吧。”靳北哲嘴角上笑意不减,应允道。

    小家伙高兴极了,立马‘耶’了起来。

    自己拿着调羹,吃饭都吃得津津有味起来。

    别人家三岁的孩子还要喂饭,可阿诺不需要。

    他吃饭很利索,而且一粒米都不会掉。

    凤敏看着小家伙这么能干,真是越看越可爱。

    要是这孩子是北哲跟心柔生的,该多好?

    -

    一餐饭吃得很融洽。

    吃完饭后,靳北哲便单手抱起阿诺,抬步上楼。

    南媛不想那么快打搅他们父子融洽的氛围,于是把绘画板从电脑包拿出来,找了个靠近花园的位置,坐下来继续给设计的衣服上色。

    黎湘雅挺无聊的,她毕竟是客,不好在别墅里走来走去。

    于是离开餐厅后,就跟着南媛来到了花园前的露台上。

    南媛低头上色,黎湘雅就站在一旁,弯下腰,把脑袋凑过来看。

    “媛媛,你居然会设计服装?”

    “网上自学的。”

    南媛头也不抬,低声道。

    她轻飘飘的语气,并没有任何自豪、自傲的意思。

    可就是这样的语气,却让黎湘雅心里很不舒服。

    自学?这么厉害?

    还是说,服装设计其实很简单?

    “媛媛,我对这个感兴趣,回头能教一教我么?”

    “好啊。”南媛终于停顿了一下,抬起了头,开玩笑道:“不过,得交学费。”

    “没问题!不过咱们是好姐妹,打个对折怎么样?”

    “逗你呢,不要钱。”南媛笑容动人,声音更是甜美。

    她身上有股清冷的气质,就像空谷幽兰,莫名给人一种若即若离的感觉。

    黎湘雅想打破她身上这样的感觉,于是蹲下来,用双手搂住她的胳膊,“还记得大学那会儿,咱们睡一张床吗?真怀念啊。”

    “是啊,时间过得真快。”南媛有些感慨,觉得一切都物是人非了,“你交男朋友了么?”

    “母胎单身至今呢,回头你给我介绍个呗?”黎湘雅似笑非笑道。

    南媛信以为真,点了点头:“有合适的,我一定给你介绍。”

    “那我不打扰你工作了。”

    “恩。”

    在露台上待了半个多小时,南媛总算把衣服的颜色都上好了。

    现在她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明天出席那么重要的慈善晚宴,她得给自己找一件像样的行头才是。

    在她衣柜的最里侧,有一件她精心设计的晚礼裙。

    那条裙子只要她穿上,绝对是吸睛的存在。

    从她设计那条裙子到现在,她一次都没穿过,为的就是在最需要的时候穿上。

    明天的宴会,于她来说非常重要,所以她最宝贵的裙子,肯定得派上用场。

    不过,她的衣服都还在出租屋,所以明早她得早起过去拿。

    想到最近换季,气温逐渐升高,也该给母亲把之前的厚衣服拿回来,带一些薄衣服过去了。

    她的感冒好得差不多了,想了想,她决定周六带着阿诺一起去医院。

    母亲最疼这个小外孙,见到他,心情肯定会好很多。

    南媛把这几天的计划想好后,便把绘画板收进电脑包,拎着上了二楼。

    来到靳北哲的房间,便听到里面‘咯咯咯’的笑声。

    她把门关上,走到洗手间门外一看,靳北哲正在给阿诺洗澡。

    想到靳北哲身上还有伤,她紧张地赶紧把电脑放一边,打算走进去。

    “靳北哲,我来。”

    “诺诺不小了,让妈妈给洗澡不像话,还是我来。”

    “可你的伤……”

    “无碍。”

    南媛忽然不知道说什么了,退出了洗手间,轻轻把门关上。

    儿大避母,她给阿诺洗澡,确实不方便了。

    可他毕竟还只是个三岁半的孩子,洗澡的时候,如果没大人看着,出了什么事该怎么办?

    一时间,南媛很苦恼。

    当听到里面的笑声时,她的心就更纠结了。

    儿子跟着爸爸,真的开心了不少。

    吃饭很开心,洗澡也这么开心。

    跟着她呢,却要学着做一个小大人。

    她在想,是不是跟靳北哲坦白,让阿诺认祖归宗比较好?

    这样的想法,不是一时兴起,而是随着这几天的相处,越来越强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斗罗之帝剑斗罗〕〔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徐南南帅〕〔赵浪秦始皇〕〔无限辉煌图卷〕〔为了成为英灵我只〕〔黑潮〕〔撑腰〕〔误入歧途苏玥〕〔猎谍〕〔斗破之开局魂二代〕〔秦云萧淑妃〕〔清太子今天作死了〕〔暗恋成欢女人休想〕〔见龙卸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