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沈娴秦如凉〕〔恋综孕吐,病娇影〕〔明明是路人却在论〕〔青春岁月之致青春〕〔后妈对照组靠熊在〕〔从洪荒开始到诸天〕〔我的寒门赘婿〕〔我伪装成了美少女〕〔修仙从时间管理开〕〔成为妹妹的食物后〕〔冤种女皇的富国指〕〔论从天才到大能〕〔求求了,恶毒真千〕〔吞天剑帝〕〔我在靖安司悬壶三〕〔穿书大佬她视金如〕〔当时明月照彩云〕〔万相之王〕〔人在四合院靠救助〕〔豹豹我呀?大概是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离婚后靳少天天哄娃 第31章 像小猫咪一直往他怀里拱
    半个小时后,洗手间的门打开。

    靳北哲单手搂着阿诺,两人身上,都裹着浴袍。

    一大一小,一起朝她看了过来。

    “媛媛,我们洗白白啦。”

    “快去洗,我们等你。”

    两人一唱一和。

    南媛站起身,立马去衣帽间拿睡衣。

    当她推开洗手间的门,走进浴室时,发现浴缸里的水,都已经为她放好了。

    恒温温度计上,显示41°。

    据说这个温度泡澡最舒服。

    南媛愣住了,手上拿着睡衣,恍神了好久。

    像靳北哲这样高高在上的天之骄子,居然也会伺候别人?

    她脱下身上的衣服,把自己泡在浴缸里,故意泡了许久。

    浴室里氤氲着热气,烫地她脸颊发红。

    她没算自己到底洗了多久,只听到隔着门,传来了阿诺奶声奶气的声音。

    “媛媛,洗好了没呀?我和爹地给你暖好被窝了,就等你啦。”

    “来了来了。”南媛这才像美人鱼出浴一般,猛地从浴缸中站起来。

    擦干净身上的水渍,换上一套很保守的睡衣。

    等她拉开门走出来时,便看到卧室里熄了灯,只开了一盏灯。

    阿诺枕在靳北哲的胸口上,乖巧又认真地听着爸爸给他讲故事。

    南媛不想打扰这份宁静,于是轻手蹑脚,掀开阿诺身边的被子,悄悄钻了进去。

    她直接躺了下来,闭上眼睛就想睡觉。

    而这时,阿诺也打了个哈欠,扬起小脸看靳北哲:“爹地,我困了,咱们睡觉吧?”

    靳北哲没吱声,而是把故事书放到一边,抱着阿诺躺了下来。

    “关灯……”小家伙嘟囔了一声。

    靳北哲便侧过身,把手一伸,将灯关了。

    屋子里顿时黑黢黢的,由于窗帘也被拉上了,所以黑得有些让人看不清东西。

    忽然,南媛感觉到一只大手摸到了她的胸口上。

    她惊得抓住了那只大手,有些羞恼:“靳北哲……你干嘛?”

    孩子夹在中间呢,他要不要这样流`氓啊!

    “你儿子干的好事。”靳北哲的声音懒懒的,低沉而又富有磁性。

    小家伙像是完全没发觉爸爸妈妈睡一起很别扭似的,而是一本正经道:“要爸爸妈妈一起抱着睡,好不好?”

    “抱一起睡多热?”南媛抗议道,故意翻了个身。

    “不热,要抱抱嘛。”小家伙装起了可怜,声音软糯糯,委屈死了。

    靳北哲闻言,侧身便把手臂一伸,连同南媛和孩子,一起揽进了怀里。

    南媛感觉自己就像一条死鱼,被人硬生生地拖走。

    “奥利奥,夹心饼干。”阿诺乐呵呵笑了起来,扯住南媛的手,放在了靳北哲身上。

    南媛摸了摸,差点没惊得叫出声。

    死孩子,把她的手搁哪呢?

    “阿诺……”她羞地红了脸。

    小家伙却一副‘我很纯洁、我不懂’的样子,发出迷迷糊糊的声音:“困了,睡觉觉,晚安。”

    之后,一室的寂静。

    南媛根本睡不着,一直睁着眼睛。

    靳北哲的手一直圈着她,让她动弹不得。

    没多久,耳边便传来了阿诺均匀的呼吸声。

    孩子睡着后,她就更加不敢动了。

    幸好她和靳北哲中间还隔了一个孩子,不然,要她单独跟他睡,她恐怕真要彻夜失眠了。

    -

    南媛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

    她闭着眼睛,一直睡不着,总是在意那只搭在她身上的手。

    起初,这只手还很安分,到了后面,就开始摸来摸去了。

    南媛不敢发出声音,只能强忍着,紧咬唇瓣。

    实在怕痒忍不住的时候,她就紧紧握住男人的手,不让他再乱来。

    后半夜,她实在太累了,迷迷糊糊地就这么睡着了。

    而清晨,她是被热醒的。

    男人体温很高,又抱得她很紧,让她出了一身汗。

    等她睁开眼时,发现夹心饼干里的心,早不知道跑哪去了。

    扭头一看,什么时候,她睡到了中间?

    “爹地早、妈咪早。”

    阿诺揉了揉眼睛,假装自己刚刚醒。

    这时,靳北哲也醒了过来。

    “哎呀,妈咪怎么睡到爹地身边了呀?”

    小家伙一惊一乍的,坐起来,从被子里溜下来,自己穿好鞋。

    南媛的脸顿时通红,她的睡相很好,肯定不是她主动挪的位置。

    “你妈咪黏人,晚上像小猫咪似的,一直往爹地怀里钻。”

    靳北哲掀开被子下了地,嘴角上噙着一抹笑意,一边悠闲地换衣服,一边用余光,好整以暇地瞥南媛。

    南媛躺在被子里,直接拉起被子蒙住了头。

    这个坏男人,臭男人,真的能颠倒黑白。

    “诺诺,跟爸爸一起洗漱去。”

    南媛窝在被子里,一直听到靳北哲和阿诺洗漱完,离开了房间,这才掀开被子起来。

    由于她要去趟出租屋,所以洗漱完,没吃早饭,便早早地出了门。

    -

    一个小时后。

    幻影工作室里,设计师们都在议论今晚慈善晚宴的事。

    “施诗姐拿到了入场券,应该会去露脸吧?”

    “那可不是?她跟梦妍主编rachel关系不错,梦妍又是时尚杂志,那不得给她介绍些优质客户啊。”

    “据说萧筠也会去,不知道那位,能不能把人拿下啊?”

    几人一边聊着天,一边递眼色,并把目光转到南媛身上。

    “就她?切,没戏!”

    “我也觉得她不行,毕竟施诗姐都在萧筠身上栽过跟头。”

    “不出洋相就万事大吉了。”

    同事们的风凉话都传到了南媛耳朵里,她丝毫不在意,开始整理为萧筠量身定做的全年高定方案。

    忙碌了一整天,她整理出了像杂志那么厚的策划书。

    抬起头,伸了伸懒腰,发现居然已经到了下班时间。

    她没逗留,拎起自己设计的晚礼服,打算去洗手间换上,然后从这里打车,直接去晚宴现场。

    她把袋子拎起,还没走两步,便看到靳言大步走了过来。

    手里也拎了一袋衣服,满脸微笑,恭恭敬敬道:“这是爷吩咐我给太太您买的,他知道您要去慈善晚宴露脸,希望您穿上这一身。”

    南媛怔在原地,却没有要伸手去接东西的意思。

    她晃了晃自己手里的袋子:“衣服我自己有准备,身为一名设计师,我觉得还是穿自己设计的衣服去见客户比较好。”

    “那……”靳言闻言,瞬间为难起来。

    “你告诉靳北哲,他的好意我心领了。”

    “这件衣服,太太您务必收下,至于穿不穿,那是您的自由。”

    靳言说完,把袋子放在地上,鞠了个躬,转身便离开。

    办公区里还有三两个设计师准备加班,看到这一幕,都惊讶地互相对视。

    总裁身边的特助,怎么对南媛这么恭敬啊?

    难不成人事那边的传言是真的?南媛真是总裁钦点,走后门进来的?

    南媛看着脚下的袋子,上面logo画着香奈儿大图标。

    犹豫了片刻,她把两袋衣服都拎上,抬步朝洗手间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斗罗之帝剑斗罗〕〔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徐南南帅〕〔赵浪秦始皇〕〔为了成为英灵我只〕〔无限辉煌图卷〕〔黑潮〕〔撑腰〕〔误入歧途苏玥〕〔猎谍〕〔斗破之开局魂二代〕〔秦云萧淑妃〕〔清太子今天作死了〕〔暗恋成欢女人休想〕〔见龙卸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