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空港喵影〕〔穿成渣A后我的O怀〕〔他的阿尔兹海默症〕〔精灵世界的底层训〕〔沈娴秦如凉〕〔恋综孕吐,病娇影〕〔明明是路人却在论〕〔青春岁月之致青春〕〔后妈对照组靠熊在〕〔从洪荒开始到诸天〕〔我的寒门赘婿〕〔我伪装成了美少女〕〔修仙从时间管理开〕〔成为妹妹的食物后〕〔冤种女皇的富国指〕〔论从天才到大能〕〔求求了,恶毒真千〕〔吞天剑帝〕〔我在靖安司悬壶三〕〔穿书大佬她视金如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离婚后靳少天天哄娃 第32章 是慈善晚宴还是修罗场?
    几分钟后,南媛换上了一身亮丽的鱼尾裙。

    离开公司的路上,她所到之处,都会引来不少人的侧目。

    打车半个小时后,她来到慈善晚宴的地点——别域山庄。

    山庄的停车场,停满了高级豪车。

    从车上走下来入场的男女,全都是锦衣华服,不知道多贵气。

    这些人,有不少是娱乐圈的当红明星,身材和颜值兼备,气质都是一等一出挑的。

    可当南媛出现时,这群美艳的女明星,还是成了星辰光辉。

    而南媛,就是那众星拱月,最耀眼的存在。

    她的身材是那种凹凸有致,摸着没肉,看着丰腴的类型。

    尤其是她168公分的个头,加上高跟鞋的衬托,显得人亭亭玉立、纤细修长。

    身材好只是吸睛的第一步,关键她脸蛋也长得好。

    狐狸系的长相,一颦一笑都妖娆万分。

    “那谁啊?鹤立鸡群,旁边的女明星都被她艳压了。”

    有人一眼就看到了南媛,这一眼,就完全挪不开视线了。

    上上下下,从头到脚,打量了她一番,发现她真是360°无死角。

    “这是定毯神针吧?”

    娱乐圈对一些艳压全场的女星,取了一个非常带嘲讽意味的外号。

    这类女星总是以走红毯来博眼球,但又不可否认,她们确实是红毯最美的存在。

    今晚的慈善晚宴,女明星都在走红毯。

    可红毯外的南媛,无论是气质还是容貌,都甩这些女星好几条街。

    “能艳压群芳的人,肯定是新晋小花苒儿吧?”施诗手里端着高脚杯,很自信地说道。

    这苒儿长了一张巴掌大精致的小脸,上镜就像瓷娃娃一般好看。整个娱乐圈,无不在吹爆她的颜值。

    所以施诗很确定,能美得让大家一致感叹的人,非苒儿莫属!

    可当她回眸一看,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

    居然是南媛?

    她倒是挺有本事,居然能拿到这场慈善晚宴的入场券?

    南媛察觉到了落在身上的视线。

    她从小就容貌出众,对这样的注目,早就见怪不怪了。

    今晚她过来,可不是来比美的,而是为了谈业务。

    所以走到慈善晚宴将要举办的露天草坪上时,她便左右环顾,寻找萧筠的身影。

    她没见过萧筠,但是在网上搜过他不少照片。

    “媛媛?”

    就在南媛东张西望时,有人从后面拍了一下她的肩膀。

    她回过头,看到眼前的人时,又惊又喜:“若离?”

    江若离今天穿了一身白色西装,领口打了一朵红色的领结,戴了一副银色边框的眼镜,整个人看上去文质彬彬、斯文有礼。

    他也很好奇,南媛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次慈善晚会募捐的善款,将会全部给到i基金医疗研究会,我是整个基金的负责人。”

    “原来如此。”南媛点点头。

    不过看他的表情,好像并不知道她今天会来这里。

    难道,她手里的入场券不是他给的?

    碍于这里不是闲聊的场合,南媛心中虽有疑问,但还是没问出口,而是言简意赅地解释自己的来意:“我来谈客户。”

    “你客户是谁?”江若离关切地问道。

    “萧筠。”

    “巧了,他是我朋友。”

    南媛张了张嘴,感叹这个世界的缘分太奇妙。

    江若离抬起手,看了眼腕表,柔声道:“萧筠还得10几分钟后到,要不咱们先吃点东西垫垫?”

    “好。”南媛应声。

    两人很有默契,一起朝自助餐区走去。

    “你去那边坐,我来拿。”江若离贴心道:“别弄脏这身好看的裙子。”

    “没事,一起拿。”南媛指了指旁边的酒水区:“我去拿果汁。”

    几分钟后,两人拿了双份的食物,来到旁边的用餐区。

    南媛把果汁放下时,便正好撞见江若离在挑花生米。

    一份干果做成的沙拉拼盘,里面有不少花生米。

    她对花生一类的东西过敏,就算吃一点点,身上都会起红疹。

    如果吃过量,还会引起休克。

    “若离,你不爱吃花生米么?”南媛坐了下来,好奇地问道。

    江若离头也没抬,勾起嘴角笑了笑:“有一次查房,正好听到隔壁床家属给你吃花生米,你说对花生过敏,我就记下了。”

    南媛听到这话,下意识地握住果汁杯,抿了一口果汁。

    她真的没想到,这样的小细节,他都会这么在意。

    一时间,她的鼻子有些发酸,自然而然地,就想到了自己去世的父亲。

    小时候父亲带她去外面吃热干面,都会小心翼翼地给她把花生米挑出来,然后再把面端到她面前。

    当时父亲还跟她开玩笑说,要是哪天他不在了,就没人给他的宝贝女儿挑花生米了。

    南媛觉得鼻子一阵酸涩,眼泪立马就在眼眶里打滚起来。

    她真的很感动,同时又很思念父亲,复杂的情绪一股脑儿地冲上心头,让她的心完全揪到了一起。

    “若离,别挑了,你吃吧,我吃点水果就行。”

    她压低了声音,强迫自己不发出哭腔。

    “不行,每天都得补充一些干果。”

    江若离没察觉到她已经红了眼睛,继续挑拣花生米,确定没了,才端到她面前。

    南媛咬了咬唇瓣,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他对她的好,点点滴滴,她都记在了心里。

    “对了若离,你不是说喜欢吃我做的辣椒酱吗?回头我做一些给你。”

    “好,用你做的辣椒酱拌饭,我能多吃两碗。”

    “恩!”两人愉快地把这事决定下来。

    至少南媛觉得,可以给予江若离一点什么,也算是对他的一点回报了。

    -

    此时,山庄的大门处,停下了一辆加长版林肯。

    当一身西装笔挺,全身都尽显贵气的男人走下车时,几名黑衣人保镖立即簇拥在了他身旁。

    山庄的大门被彻底打开,恭迎他走进。

    他像临巡的帝王,目空一切,威严地迈着大长腿。

    不少女明星看到他,都纷纷递来倾慕的眼神。

    不过,没人敢去招惹他。

    一则,他不近女色。谁敢招惹他,惹来的只会是无尽的羞辱。

    二来,南心柔是他未婚妻的消息,大家都意会,没言传罢了。

    “靳哥哥,好巧啊。”

    靳北哲刚走进山庄没多久,南心柔也下了车,一路拎着自己的裙子,心花怒放地追了上来。

    她的出现可不是巧合,而是把车子停在停车场有一会了。

    见他来了,她就赶紧过来,好制造出她是和靳北哲一起出现、出双入对的假象。

    “靳哥哥,这样级别的慈善晚宴,你怎么会来呀?”

    南心柔明知故问,佯装地不知道多乖巧。

    她都调查过了,南媛的入场券是他给的,他是为了南媛才来这里的。

    靳北哲把她当苍蝇,觉得很烦,看都不看她一眼。

    视线逡巡,寻找着南媛的身影。

    “咦?那不是姐姐和江医生么?”

    南心柔一副惊诧的表情,宛若自己对他们的出现,完全不知情一般。

    靳北哲是特地为南媛而来的,并且还穿上了跟她同款的情侣装。

    可当他目光瞥向自助餐区,看到南媛和江若离有说有笑时,他翻脸比翻书还快,瞬间恼了。

    “两人穿的都是白衣服唉,挺像情侣款。”

    南心柔一副随口说说的语气。

    靳北哲已经很生气了,偏偏南心柔哪壶不开提哪壶。

    南媛没有穿他送的情侣装,而是穿了跟江若离差不多颜色的衣服。

    一时间,他心里的怒火猛地上窜,随时都要殃及无辜一般。

    他先拿南心柔开刀,怒视了她一眼,眼神里像裹挟了刀片一般,森冷又锐利:“滚!”

    凶完南心柔后,迈着大步,像是要去杀人一般,朝着南媛的方向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斗罗之帝剑斗罗〕〔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赵浪秦始皇〕〔徐南南帅〕〔为了成为英灵我只〕〔无限辉煌图卷〕〔黑潮〕〔撑腰〕〔误入歧途苏玥〕〔猎谍〕〔斗破之开局魂二代〕〔秦云萧淑妃〕〔清太子今天作死了〕〔暗恋成欢女人休想〕〔见龙卸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