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伪装成了美少女〕〔修仙从时间管理开〕〔成为妹妹的食物后〕〔冤种女皇的富国指〕〔论从天才到大能〕〔求求了,恶毒真千〕〔吞天剑帝〕〔我在靖安司悬壶三〕〔穿书大佬她视金如〕〔当时明月照彩云〕〔万相之王〕〔人在四合院靠救助〕〔豹豹我呀?大概是〕〔穿越诸天从风云开〕〔魂飞魄散的上古大〕〔世界又又又毁灭了〕〔偷偷养只小金乌〕〔崇祯的网购系统〕〔是你们逼我成巨星〕〔盖世龙婿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离婚后靳少天天哄娃 第34章 你们是情侣关系?
    “是,我会安排下去。”钟叔躬身点头后,便静悄悄地退了出去。

    而慈善晚宴现场,募捐也正式开始了。

    南媛坐在最角落里,抱着手机,想给靳北哲发消息解释。

    [靳北哲,为什么你总是这样?不肯多信任我一点?]

    [我真的不想跟你吵,也不想跟你闹。]

    他们的婚期只有90多天啊,她多么希望,在这仅有的90几天里,能和他开开心心地度过?

    就算靳北哲要报复她、折磨她,她都认了。

    可如果最后受伤的人是他,她真的不想这样。

    短信编辑好,她的手悬在‘确认’键上,却始终没有按下去。

    最后,把字一个个删除。

    有什么好解释的呢?

    她和靳北哲迟早要分开,让他一直误会着,不是更利于他到时候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吗?

    难不成,她还期盼着两人和好,你侬我侬,让靳北哲重新爱上她,最后,她又再次离开他?再次对他造成伤害?

    南媛把手机收了起来,苦笑了一下。

    算了,就这样吧。

    就让靳北哲更加讨厌她,更加恨她吧。

    最好……最好让他讨厌到不想再见到她。

    旁边,有人还在对她指指点点,议论她和靳北哲,以及江若离,到底是什么关系。

    南媛无心去听他们议论,随他们怎么议论。

    耳边,是主持人郎朗的声音。

    直到江若离走过来,拍了拍她的肩,才把她从游离的思绪中拉扯回现实。

    “媛媛,募捐结束了,萧筠现在在7号休息室,我带你过去找他?”

    “不用,你忙你的。”

    “那有事随时叫我。”江若离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势。

    南媛点点头,拎起自己的公文包,便大步朝山庄别墅走去。

    7号休息间门外站了几名保镖,不让闲杂人入内。

    南媛自报了家门,才被保镖放行。

    休息室里空间很大,萧筠靠在沙发椅上,正在摆弄着魔方玩。

    他的双手堪称完美,细长、骨节分明。

    他转魔方的动作很酷,几秒的时间,便把一面转好了。

    南媛走进来打招呼,萧筠头也不抬。

    经纪人文姐走了过来,一脸的冷漠:“萧筠他很忙,我们只给你十分钟的时间。”

    “没问题,十分钟,足够。”南媛很有自信,从公文包里把设计图纸拿了出来。

    “这是我为萧筠设计的一套燕尾服,它的灵感来源于古堡吸血鬼伯爵。”

    南媛正要为经纪人介绍服装的创作、结构和工艺设计。

    可她的话还没说完,便被经纪人打断了:“你可以带着你的东西离开了。”

    南媛一脸疑惑。

    她知道萧筠很难搞,但也不能这么不讲道理吧?

    经纪人只看了她的设计图一眼,就把她给拒了?

    “总该给我一个合理的拒绝理由吧?”南媛不卑不亢。

    经纪人不可思议地看了她一眼,懒得跟她解释,直接把保镖叫进来,把她轰走。

    南媛满心委屈和不甘,可保镖人高马大,十分威武,一左一右将她钳制住时,她完全没有反抗的力气。

    被赶出休息室后,她很绝望,靠在墙角蹲了下来,整个人崩溃到想哭。

    一边是跟靳北哲剪不断、理还乱的感情。

    另一边是四处碰壁、看不到光明的前途。

    感情和工作的不顺,就像两座大山狠狠压着她,让她喘不过气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接着,有人把外套披在了她肩膀上。

    “媛媛,怎么回事?”

    南媛抬起头,便看到江若离关切的眼神。

    她急忙挤出一丝笑容,站了起来,摇摇头:“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萧筠他为难你了?”江若离俊秀的眉头皱起,声音很激动。

    南媛无力地摇头,什么都不想说,也不想再麻烦他:“我累了。”

    说完,推开他的手,径直离开。

    江若离伫立在原地,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最后,他还是选择了和南媛相反的方向,来到萧筠的休息室门外,敲了敲门。

    门打开时,里面的人很惊讶,把手里的魔方随手一丢,便起身去迎接。

    张开怀抱,就要跟江若离来个兄弟抱。

    可江若离推开了对方,神色很凝重:“为什么把南媛拒绝了?”

    萧筠眉宇间一闪即逝的讶异:“你俩认识?”

    “回答我。”江若离一个字一个字道,语气压低,怒意十足。

    萧筠跟江若离是大学同学,两人关系很不错。

    在萧筠眼里,江若离永远都是一副彬彬有礼,从不会急红脸的温润君子。

    可眼前的他,愠怒,凶狠。

    萧筠的衣领子被江若离揪着,两人之间的气氛顿时就微妙起来。

    “她抄袭,我当然不能跟她合作。”

    “抄袭?”

    “江医生,好好说,怎么还动起手了呢?”经纪人赶紧走过来劝架,并解释起来:“前两天有个叫施诗的设计师,给我邮箱投递过一份设计图稿,跟南媛给的一模一样!施诗是南媛的上司,是设计部总监,南媛就是个萌新,谁抄袭谁,这是很明显的事呀。”

    江若离了解南媛的人品,她是不可能会干出抄袭这种事的。

    “这其中肯定有误会!”他急于帮南媛洗脱罪名。

    经纪人叹了口气:“江医生,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们才没有给南媛难堪。设计师一旦被爆抄袭,那就是丢饭碗的事!”

    “萧筠,我用我的人格担保,如果我能证明南媛没抄袭,你能再给她一次机会么?”江若离严肃道,眼神里不仅是坚定,还有一股很强大的魄力。

    萧筠很意外,今天的若离,实在太反常了。

    “你跟那个姓南的,是情侣关系?”萧筠勾起嘴角,问道。

    “很好的朋友。”江若离不想给南媛带来困扰,也不想别人背地说她闲话。

    萧筠对上江若离那紧张的眼神,什么都不用说,心里已经跟明镜一样清楚了。

    “行,只要能证明南媛没抄袭,我立刻跟她签合同,把我未来一年的服装造型,都交给她负责。”

    “那就这么说定了!”

    -

    南媛打车回到靳家时,天色已经很晚了。

    黑夜像泼了一层漆黑的墨,浓稠地化不开。

    这夜色就像南媛的心情,黑压压的。

    等她从计程车上下来时,才发现江若离的西装外套还披在身上。

    她想把外套还回去,可一看时间,又犹豫了。

    正巧这时,江若离打来电话。

    “到家了么?”

    “恩。”南媛点点头,没什么情绪:“你的外套在我这,周六我带阿诺去医院的时候,再把衣服给你带过去吧。”

    “行。”江若离应完声,沉默了片刻,半晌后才道:“恩,那没事了,晚安。”

    “恩,晚安。”南媛点点头,朝别墅走去。

    而这时,距离靳家庄园几十米的马路边上,正停着一辆路虎。

    男人挂断电话,一直目送女人,直到女人的身影彻底从他视线消失,他才发动车子离开。

    -

    南媛疲惫地走进别墅,扶着楼梯来到二楼。

    快到靳北哲卧室门口的时候,她才猛地停下脚步。

    把江若离的外套脱下来,折叠好,放到了储物间的柜子里。

    她知道靳北哲的脾气,如果她穿着若离的外套在他面前晃来晃去,那不是故意要气死他?

    想到他暴怒,生气,只是因为吃醋,她便一点委屈都没有。

    深呼吸了口气,拧开房间的门。

    房间里黑漆漆的,她打开灯转了一圈,发现靳北哲不在。

    从房间走出来,来到走廊另一头的书房,她试探性地推开门。

    门打开的时候,一束银白色的月光照射了过来。

    书房里黑漆漆的,一个身影坐在椅子上,背对着窗子,像是恐怖片里的鬼影,把南媛吓了一跳。

    她刚准备开灯,男人冷沉、冰冷的声音便传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斗罗之帝剑斗罗〕〔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徐南南帅〕〔赵浪秦始皇〕〔无限辉煌图卷〕〔为了成为英灵我只〕〔黑潮〕〔撑腰〕〔误入歧途苏玥〕〔猎谍〕〔斗破之开局魂二代〕〔秦云萧淑妃〕〔清太子今天作死了〕〔暗恋成欢女人休想〕〔见龙卸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