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沈娴秦如凉〕〔恋综孕吐,病娇影〕〔明明是路人却在论〕〔青春岁月之致青春〕〔后妈对照组靠熊在〕〔从洪荒开始到诸天〕〔我的寒门赘婿〕〔我伪装成了美少女〕〔修仙从时间管理开〕〔成为妹妹的食物后〕〔冤种女皇的富国指〕〔论从天才到大能〕〔求求了,恶毒真千〕〔吞天剑帝〕〔我在靖安司悬壶三〕〔穿书大佬她视金如〕〔当时明月照彩云〕〔万相之王〕〔人在四合院靠救助〕〔豹豹我呀?大概是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离婚后靳少天天哄娃 第35章 少爷和少奶奶吵架了
    “滚出去!”

    三个字怒不可歇,杀意凛凛。

    南媛没再往前走,也没打开灯。

    她就伫立在门前,叹了口气,说道:“你身上的伤需要换药。”

    “滚!”靳北哲怒意仍旧很足,攥紧拳头,抬起手一挥,办公桌上的水杯便被他挥落到地上。

    啪呲——

    杯子的碎片甚至溅到了南媛的腿上,割破了她的脚。

    黑夜里,看不到脚上流血,却能清楚地感受到腿上皮肤破裂的刺痛。

    南媛咬了咬唇瓣,没有继续待在这里自讨没趣,转过身便从书房走了出来。

    她没想到他的醋劲这么大,一次比一次不讲道理,甚至到了情绪失控的地步。

    担心他气坏身体,想了想,她还是掏出手机,发了一条短信过去。

    [对不起。]

    其实她早就想对他说这三个字了,从四年前的不辞而别开始,她无时无刻不在自责。

    脚上破裂的伤,她没有处理,而是径直下了楼,来到一楼的儿童房。

    今晚看靳北哲的反应,应该不想跟她同一间房间吧。

    所以她很识趣,不去打扰。

    书房里,靳北哲的手机响了。

    屏幕亮了一下,一条短信弹了出来。

    因为内容很短,所以即便不划开手机,也能看到上面的内容。

    [对不起。]

    黑夜里,靳北哲看到这三个字,冷冷地笑了。

    此时的他,觉得这三个字实在太讽刺。

    其实南媛早就跟他说过,那个孩子不是他的。

    是他,一直自我感觉良好,一直对这段感情不死心,一直在希冀着什么。

    “呵呵……呵呵呵……”

    冷白的月光下,靳北哲近乎疯了一般笑了起来。

    他的面庞被光照着,笑容阴森至极。

    -

    翌日。

    南媛挤在阿诺的小床上,被小家伙抱着脑袋吻醒。

    她睁了睁眼,露出会心的笑容:“宝宝,早啊。”

    “媛媛,你为什么会睡在我这里?你跟渣爹吵架了?”小家伙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眼神里充满了探究。

    南媛坐了起来,摸了摸他的脑袋:“才没有,妈咪要雨露均沾呀,今天陪陪你,明天再陪陪他。”

    “哦。”阿诺将信将疑,也不想拆穿妈咪。

    他知道,妈咪每次跟他撒谎,都是善意的谎言。

    “起床!”

    南媛一声令下,阿诺便跟她行动一致。

    母子俩一起换衣服,一起刷牙洗脸,一起从房间出来,来到客厅吃早餐。

    和平时不同,今天黎湘雅也在,跟凤敏早就坐在西餐桌前。

    “诺诺,早呀。”黎湘雅笑得很甜,跟阿诺打招呼。

    她起身想抱阿诺坐到椅子上,却被他拒绝了:“我自己可以。”

    黎湘雅笑了笑,下意识地感叹:“诺诺真棒!”

    “那是,我妈咪教得好!”小家伙很神气地扬了扬下巴。

    黎湘雅尴尬地笑了笑,不再附和。

    她很想讨好阿诺,但是小家伙每次都不买账,还总是要夸南媛一番,这让她很不舒服。

    “张嫂,把少爷和小少爷,还有她的早餐端上来吧。”凤敏招呼佣人,把手里的调羹放下。

    明知道昨晚南媛和靳北哲没睡一起,故意明知故问:“北哲起来了么?今天怎么这么晚?”

    “我……”南媛刚想说自己不知道。

    这时,二楼就传来了下楼的脚步声。

    靳北哲今天换了一身蓝色的西装,领带打得一丝不苟。

    他的身材比例极好,加上个头又高,身上没有赘肉,所以不管穿什么,都特别有气质。

    此刻的他,被落地窗外的阳光沐浴着,优雅矜贵,像极了童话书里的白马王子。

    阿诺见到爸爸下来了,立即奶声奶气地打招呼:“爹地,早。”

    靳北哲走下楼梯,就像没听到阿诺的声音一般。

    迈着修长的大腿,继续往前走。

    快要到大门口时,他停了下来,理了理袖口,偏头看向凤敏:“早饭我不吃了。”

    说完这句,他冷冽的眸子转到了钟叔身上:“钟叔,把南媛的东西从我房间统统搬走,搬去儿童房也好,客房也罢,我不想看到她的任何东西留在我房间。”

    “……是。”钟叔毕恭毕敬地应声。

    大厅的佣人,一时间都噤若寒蝉,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少爷跟少奶奶,这是吵架了?

    而且看这架势,好像吵得还挺凶?

    南媛以为靳北哲是因为江若离的事吃醋,根本不知道,那份动过手脚的亲子鉴定书,才是摧毁靳北哲所有温柔的根源。

    一室的沉寂,直到靳北哲皮鞋的‘哒哒’声消失,大家才敢喘气。

    阿诺感受到了爸爸的冷漠,有些小委屈。

    凤敏见状,赶紧催促南媛:“吃完了没?吃完了就去上班。”

    前一秒她还板着脸,下一秒看向阿诺的时候,立即慈祥有爱起来:“诺诺也快吃,不然食物都凉了。”

    “恩。”阿诺委屈地点了点头。

    这失落的声音,让南媛听了心里很难受。

    有些东西,一旦拥有,再失去的时候,那种痛,会比从来就不曾拥有过,还要痛百倍、千倍。

    这四年,她是最清楚这种感觉的。

    她真的不想,这样的痛苦,未来也要让她才三岁多的儿子也承受。

    “伯母,我给阿诺联系了一家幼儿园,那边已经同意他过去了。”

    南媛思虑了片刻,终于开口。

    把孩子天天关在家里,接触的人不多,会造成他更依赖亲情,且会变得自闭。

    如果在幼儿园,每天跟很多小朋友一起玩,孩子就会更大胆,不会那么敏感了。

    南媛处处为儿子考虑,但黎湘雅不是。

    要是阿诺去了幼儿园,她这个家教老师不就没了用武之地,要被扫地出门么?

    想到这里,她赶紧开口:“夫人,这个由您决定。不过,我个人还是很喜欢诺诺的。”

    黎湘雅很聪明,她知道这个家里谁有话语权,也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一切点到为止,此时无声胜有声。

    凤敏闻言,哼了哼:“幼儿园的老师只会带着孩子玩,哪里会教小孩有用的知识?等诺诺上小学了,我会给他安排全球有名的贵族学校,这些事我都会安排,你做好自己分内的事就行!”

    南媛对上凤敏犀利的眼神,一时间被怼地不知道怎么开口。

    尤其钟叔在这个时候,故意闪到了她面前,好像在提醒她,肾源就在这里,敢不听话,等着付出代价!

    “好了,去,把南媛的东西从北哲房里搬下来,就搬到诺诺房间隔壁。另外,黎老师,从今天开始,我这边包吃包住,你就安心在靳家住下,全心全意教好诺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斗罗之帝剑斗罗〕〔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徐南南帅〕〔赵浪秦始皇〕〔为了成为英灵我只〕〔无限辉煌图卷〕〔黑潮〕〔撑腰〕〔误入歧途苏玥〕〔猎谍〕〔斗破之开局魂二代〕〔秦云萧淑妃〕〔清太子今天作死了〕〔暗恋成欢女人休想〕〔见龙卸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