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靖安司悬壶三〕〔穿书大佬她视金如〕〔当时明月照彩云〕〔万相之王〕〔人在四合院靠救助〕〔豹豹我呀?大概是〕〔穿越诸天从风云开〕〔魂飞魄散的上古大〕〔世界又又又毁灭了〕〔偷偷养只小金乌〕〔崇祯的网购系统〕〔是你们逼我成巨星〕〔盖世龙婿〕〔爱上美女领班〕〔穿越后,我和夫君〕〔星海剑尊〕〔极品小司机〕〔剑与魔法之火红年〕〔重生1998之混也是〕〔我在宝可梦世界开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离婚后靳少天天哄娃 第37章 靳先生给了她一张700亿的卡
    不仅这群人看傻了,南媛看着男人一拳揍完不解气,还踩了黄老板一脚,也傻了。

    淡淡的ck香水味,是她再熟悉不过的味道。

    她就这么一瞬不瞬地看着男人如天神一般降临,然后极尽暴力地殴打黄老板。

    黄老板被打懵了,抱着自己的脑袋,不停地喊饶命。

    靳言带着几名黑衣人闯进来,靳北哲这才收手。

    单手解开西装外套的扣子,迈着修长的腿,抬步朝茶室的太师椅走去。

    往太师椅上一坐,他便像威严冷峻的君王,手上掌握着生杀大权。

    好似只要他一声令下,黄老板随时都会被拖下去,然后小命呜呼。

    黑衣人很快把榻榻米上的几人包围,黑压压的身影将他们眼前的视线遮挡,带给他们很强烈的压迫感。

    一室的死寂,直到黄老板捂着自己带血的眼睛,艰难地睁开另一只眼睛,看到高高在上坐着的靳北哲时,发出了一声狐疑的哀嚎声:“靳少?你这一言不合就毒打我一顿是怎么回事啊?”

    施诗和另外两名设计师噤若寒蝉,大气都不敢喘。

    别人不知道靳北哲发飙的原因,她们可是心知肚明。

    靳北哲压根不理会黄老板,也根本没把这个身价才十几亿的小老板放在眼里。

    他怒不可遏,眼睛里像蒙了一层冰霜般,冷酷至极地看向南媛。

    眼里除了愤怒,还有讥诮。

    “你就这么爱作践自己?”

    南媛怔怔地抬起头,没明白他的意思。

    靳北哲绷着脸,呼气的声音很重。

    室内的气压,似乎因为他的存在,而变得很低很低。

    “为了一份该死的工作,别人让你出卖色相,你就出卖了?还是说,不管什么男人,摸你一把,揩你油都无所谓?”

    靳北哲的声音阴森森地盘旋在茶室上空。

    这番话,就像是给南媛上了酷刑一般,让她身痛,心更痛。

    她扬起嘴角苦笑,抬起雾气连连的眸子,声音带着一丝的倔强:“站在金字塔顶尖的人,怎么懂我们这些市井小民为了生存下来,要多么的拼命?是,一份工作对于你来说不足为道,可对于我来说弥足珍贵。这就是我和靳少的云泥之别,你永远不会懂!”

    南媛说完这番话,眼神里忽然泛起了光芒。

    嘴角上带着一丝冷冽的笑意,让靳北哲看着很不舒服。

    他猝然起身,扯了扯自己的领带。

    “靳言,让黄老板彻底长点记性,这天下的女人,不是谁都可以随便碰。”

    “还有施诗,如果你还要靠这种上不了台面的手段签单,那你这个设计总监的位置,也别想要了!”

    靳北哲冷冷地说道,余光落在南媛身上。

    一把扼住了她的手,带着她离开。

    茶室里,黑衣人把黄老板围得密不透风,对他拳打脚踢。

    “哎哟!哎哟!”

    “救命啊!”

    “啊——”

    惨叫声此起彼伏,闹得茶室里鸡飞狗跳。

    施诗完全傻眼了,呆愣愣地盘坐在原地。

    工作室的设计师偶尔陪大客户喝酒、喝茶,这都是不成文的规定。

    虽然确实上不得台面,但以前总裁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她只是觉得,南媛既然也是工作室的一员,那就也得接受这种丛林法则。

    可她错了,南媛不一样,真的不一样。

    因为南媛,总裁在幻影破格两次了。

    而且这次还明确表态,她这个设计总监的位置,随时可能不保。

    “施诗姐,咱们快离开这里吧?”

    “是啊,剩下的烂摊子,靳特助会处理的,不关咱们的事了。”

    施诗点了点头,站起来的时候,却发现软了腿。

    -

    南媛一路被靳北哲拉着,在会所里七拐八绕,最后来到一间茶室包厢。

    他把门一脚踢开,带着她走进去,力气很大,把她往茶室的榻榻米上一推。

    南媛猝不及防,直接跌坐了下来。

    下一秒,靳北哲伟岸的身影便逼近,带着浓烈的杀气,冷森森地将她包围。

    他一把掐住她的下巴,迫使她仰起头。

    眼神很专注,一直打量着她。

    从她的眼里,他看到了倨傲,看到了不屈,还看到了一种坚韧。

    再想到刚才她说的那番话,说得好像他不知民间疾苦,而她是社会底层最卑微的存在。

    一时间,搅得他心乱如麻,都不知道哪个才是真正的她。

    明明现实就是,四年前他们热恋时,她为了500万抛弃了他,还跟别的男人生下了孩子。

    可现在呢,她又一副尝尽人间疾苦,为了生存多么的努力,多么的励志。

    那可是500万啊,短短四年,就能被她全挥霍光了?

    “虚伪!”最后,靳北哲冷嗤了一声,把手松开。

    “说到底,就是为了钱。”他又道,嘲讽的意味更浓了。

    说完,从西装口袋里掏出钱夹,从里面抽出一张卡,丢在了南媛的胸口上。

    “这是我的副卡,除了不能提现,里面的钱,你想刷多少刷多少。既然你现在已经是靳家少奶奶了,那就注意自己的身份!别为了那点三瓜两枣,做出任何辱没靳家门风的事!”

    南媛垂眸看着胸口上的副卡。

    这是瑞士银行最高等级的金卡,这张卡有多重的分量她很清楚。

    首先,必须在瑞士银行存款达到一百亿米金,也就是近七百亿人民币。

    其次,每年用这张卡消费不得低于千万。

    满足以上两个条件,还不一定能申请,因为这种卡,还需要其他严格的资质审查。

    全球拥有这张卡的人,不超过100个。

    “靳先生还真是大方,一出手就这么阔绰。”

    南媛苦笑了一下,拿起这张卡,往旁边一丢。

    “可惜了,我不需要。”

    她是不可能会花他的钱的。

    目前唯一要付巨款的地方,就是母亲的手术费和医药费。

    她要是拿着这张卡去支付,那不是分分钟就暴露了?

    要是被靳北哲知道母亲生病了,凤敏就不会再同意让管家钟叔捐肾了。

    所以,她要这张几百亿的卡,有什么用?

    “我说过,不许忤逆我!如果下次再看到你为了钱、为了工作作践自己,我会立马让你失去这份工作!”

    “你……”

    南媛气得牙关紧咬,全身都在发抖。

    就在这时,她发现靳北哲腹部的衬衣被一圈鲜红的血晕染。

    他捂着腹部,忽然踉跄两步,就要往后栽倒。

    南媛吓坏了,几乎是一个鲤鱼打挺起身,充当人形垫子,从后面一把抱住了他。

    可是男女力量悬殊,靳北哲直接压在了她身上。

    “天啊,你的伤口破裂了,怎么办?怎么办?傅医生电话多少,我给他打电话!”

    “不需要你假惺惺!”靳北哲不领情,用力推她。

    南媛急地想哭,任凭他推搡:“你手机给我,我给傅医生打电话!”

    “不需要。”靳北哲强撑着自己起身。

    就在这时,靳言敲了敲门,听到里面的动静,冲了进来。

    看到靳北哲连站都站不起来,他整个人都傻了:“爷……”

    “送我去医院。”靳北哲推开南媛,手搭在靳言的肩膀上。

    “好!”靳言把人扛了起来。

    很快,黑衣人也冲了进来,几个人一起,把靳北哲送去了医院。

    不巧的是,附近最近最好的医院,就是军总医院。

    而急诊今天当班的外科医生,正是江若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斗罗之帝剑斗罗〕〔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赵浪秦始皇〕〔无限辉煌图卷〕〔徐南南帅〕〔为了成为英灵我只〕〔黑潮〕〔撑腰〕〔误入歧途苏玥〕〔猎谍〕〔斗破之开局魂二代〕〔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秦云萧淑妃〕〔暗恋成欢女人休想〕〔见龙卸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