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冤种女皇的富国指〕〔论从天才到大能〕〔求求了,恶毒真千〕〔吞天剑帝〕〔我在靖安司悬壶三〕〔穿书大佬她视金如〕〔当时明月照彩云〕〔万相之王〕〔人在四合院靠救助〕〔豹豹我呀?大概是〕〔穿越诸天从风云开〕〔魂飞魄散的上古大〕〔世界又又又毁灭了〕〔偷偷养只小金乌〕〔崇祯的网购系统〕〔是你们逼我成巨星〕〔盖世龙婿〕〔爱上美女领班〕〔穿越后,我和夫君〕〔星海剑尊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离婚后靳少天天哄娃 第38章 南媛的秘密就要暴露了
    南媛跌跌撞撞从会所跑了出来,在路上慌乱地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等她赶到医院的时候,靳北哲已经被推去抢救室了。

    靳言和几个保镖守在门外,一个个表情都非常严肃。

    看到南媛红了眼睛,靳言赶紧走过来,抽出一包纸巾,递给她。

    “太太,爷他没事的,就是个小手术。”

    南媛没说话,心里难过又自责。

    靳北哲是为了帮她出头,才会伤口二次破裂的。

    尽管知道是小手术,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情绪就是控制不住,鼻子发酸,眼泪忍不住就在眼眶里打转。

    可是最终,她还是强忍着,不再让多余的泪水流出。

    一个小时后,手术室的灯终于暗下来。

    手术室的门打开,医生和护士从里面走了出来。

    当南媛看到主刀医生是江若离的时候,一直悬着的心,这才落下。

    若离可是外科大夫里最出色的,他给靳北哲做手术的话,那肯定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不过,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她还是走上前去,问道:“若离,靳北哲他没事吧?”

    江若离把口罩摘了下来,柔声道:“我给他的伤口重新缝合了,不过他流了不少血,需要休息一段时间,我的建议是,最好住院。不过,他不想住,那就观察四个小时再离开吧。”

    “好。”

    南媛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手术车从手术室里推了出来。

    南媛跟着靳言走过去,刚要扶上推车,便被走来的护士问道:“你俩谁是病人家属,麻烦补签一下这份手术同意书。”

    “我。”

    南媛丝毫没犹豫,几乎是脱口而出,而且声音很洪亮。

    女医生上下打量了她一眼,公事公办地问:“你和病人什么关系?”

    南媛愣了一下,没有刚才的锐气了。

    直到看着靳言和保镖们把手术推车上的靳北哲推走,她才咬了咬唇瓣,低声道:“妻子,我是他的妻子。”

    “那签字吧。”助理医生这才放心地把笔递给她。

    南媛接过手术同意书,幸好这是事后签的。

    如果是手术前让她签这个,她恐怕会崩溃。

    上面的细则每一条都写得很吓人,诸如大出血会死亡,手术感染风险,瘫痪等等。

    她直接一目十行,跳过这些,来到最下面家属签名那一栏。

    ‘与病人关系’处,她很认真,一笔一划,把‘妻子’两个字写了上去。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头有种很充实的感觉,甚至她还有一点小开心。

    这一刻她才发现,自己真的是他的妻子,不仅仅是一张纸承认的关系,而是现实中,实实在在承认的关系。

    “写好了。”

    南媛把名字签完后,把手术同意书递给助理医生。

    整个过程,江若离都在关注她,看着她脸上细小的情绪变化。

    仅仅是能作为妻子这个身份,签上一份手术同意书,都能把她开心。

    如果靳北哲在公开场合承认她是靳太太,那估计她能高兴坏。

    “若离,那我先去病房了。”

    南媛挥手打了声招呼。

    江若离微微一笑,心里却很难受。

    他看得出,媛媛真的很爱靳北哲,只不过,一直在克制着这份爱。

    克制爱的那一方,会很辛苦的。

    -

    几分钟后,南媛来到靳北哲的病房。

    病房很豪华,一室两厅,厨房卫浴一应俱全。

    靳北哲让靳言给他把病床摇起来。

    他靠在枕头上,嘴角泛起一丝不被人察觉的笑意。

    刚刚南媛当着江若离还有其他医生的面,承认是他妻子,并在手术同意书上签了字,这点让他很高兴。

    像是一场败仗最后反败为胜般,不管过程厮杀得多么惨烈,最后胜利的人是他,那就足够了。

    “南媛,我口渴。”

    蓦地,他冷幽幽道,掩饰好自己的情绪。

    南媛像是死机被忽然重启一般,神情、态度,甚至语气,完全变了。

    “好,马上给你倒水!”

    她看了看病房里,找到了开水壶还有一次性水杯。

    不过,开水壶里没有水。

    “我出去打水。”

    她拎着开水壶,跟靳北哲交代了一句,便离开了病房。

    急诊病房是临时的,跟住院部的病房相隔了几十米。

    原本南媛想着周六带着阿诺来看母亲。

    现在人既然已经来了,她便想待会就去看看。

    -

    病房里,靳北哲心情很好,抱着手机浏览新闻。

    傅斯延得知他伤口二次破裂,也赶了过来,还拎了一个果篮,这会儿正坐在一旁削苹果。

    “我说北哥啊,你这刀子嘴豆腐心的性格,什么时候能改?”

    “啰嗦。”

    “好好好,我不说了。”

    傅斯延慢悠悠地继续削苹果。

    南媛打完水回到病房,正好就听到了这几句没有上下文的话。

    她拎着开水壶走进去,跟傅斯延打了声招呼,便倒了一杯水递给靳北哲。

    靳北哲接水杯的时候,故意碰了她手指一下:“辛苦了,靳太太。”

    南媛看着他似笑非笑的表情,顿时尴尬起来。

    好好的,干嘛称呼她‘靳太太’?

    其实靳北哲刚刚很想喊她‘老婆’,不过因为有傅斯延这个电灯泡在,所以他没叫出口。

    南媛有点莫名,学着他的语气:“那靳先生,我先出去了,傅医生,你们慢慢聊。”

    靳北哲:“……”

    傅斯延坐在一旁,假装认真地削苹果,其实耳朵竖得老高。

    他快要被这对别扭的夫妻给整无语了。

    什么‘靳太太、靳先生’,当自己在演电视剧啊?

    南媛从病房走出来后,便脚底生烟地往电梯间方向跑。

    正好这会儿傅医生在病房陪着靳北哲,所以她想趁这个间隙去看看母亲。

    她就去看母亲一眼,来回应该花不了多少时间。

    离开茶室的时候,南媛把那张瑞士银行金卡捡了起来,打算回头悄悄塞回靳北哲的钱夹里。

    由于她跑得快,那张卡便从衣兜里掉落下来。

    卡片很薄,再加上急诊住院处并不是很安静,所以她完全没察觉卡已经掉落。

    而在卡落到地上时,靳言发现了。

    他弯下腰把卡片捡了起来,当看清楚这张卡的外观时,他差点惊呼出声。

    爷把这么贵重的卡交给了太太?

    果然啊,表面上对太太又凶又坏,实际上不知道多好。

    就是玻璃渣子中找糖吃,一般人估计吃不消。

    “咳咳……”

    靳言清了清嗓音,打算叫住南媛,把副卡还给她。

    可抬头时,人已经走远了。

    于是他拿着卡,一路紧紧跟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斗罗之帝剑斗罗〕〔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徐南南帅〕〔赵浪秦始皇〕〔无限辉煌图卷〕〔为了成为英灵我只〕〔黑潮〕〔撑腰〕〔误入歧途苏玥〕〔斗破之开局魂二代〕〔猎谍〕〔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秦云萧淑妃〕〔暗恋成欢女人休想〕〔见龙卸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