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爷,听说你要断〕〔狂妃来袭:腹黑王〕〔禁区之狐〕〔真实的克苏鲁跑团〕〔万相之王〕〔骗了康熙〕〔一胎双宝:总裁大〕〔重生恭王府〕〔一品丹仙〕〔盖世人王〕〔星辰之主〕〔九龙归一诀〕〔我有一间白事铺〕〔仙都〕〔火影之无限瞳术〕〔全位面都跪求反派〕〔历史的征程〕〔超神级骇客〕〔都市风云〕〔都市沉浮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离婚后靳少天天哄娃 第40章 太太,爷他很爱你
    南媛不可置信,扯了扯嘴角,笑得很不自然。

    一方面她不相信,可另一方面,又希望靳言说的话是真的。

    在工作上,她已经被靳北哲为难过好几回了。

    他怎么可能背地里悄悄帮她?

    “靳特助,你骗我吧?靳北哲怎么可能为了我做这些?他恨我都来不及,怎么可能会帮我?”

    “太太,当局者迷。爷他对你,那是又爱又恨啊。”

    ‘又爱又恨’四个字,一下子就像当头棒喝一般,把南媛敲醒了。

    她知道靳北哲恨她。

    可……爱她吗?

    现在还爱她吗?

    一时间,她的心无法平静了,砰咚砰咚跳个不停。

    像是咬了一颗很苦的巧克力,最后发现,最里面是夹心糖果。

    她忍不住扬起了嘴角,心里甜滋滋的。

    如果旁边没人,她或许会高兴地跳起来。

    所以,靳北哲,真的还爱她是吗?

    南媛很想问靳言,想要从他这个旁观者的口中得到更为确切的答案。

    叮——

    就在这时,电梯停了下来,打开了门。

    南媛激动复杂的情绪,也随着这电梯开启的门而缓缓平静了下来。

    靳言侧身往旁边靠了靠,做了个邀请的手势:“太太,到了。”

    “恩。”南媛点了点头,咬了咬唇瓣,把想说的话,最后还是忍了回去。

    靳言看着她离去的背影,陷入了沉思,他看得出,爷和太太两个人,明明心里都有彼此。

    要不是四年前,太太要了那笔钱离开,说不定现在早就跟爷成了让人艳羡的一对。

    他搞不懂啊,区区500万而已,怎么就能让太太离开了呢?

    -

    两人一前一后,从住院部大楼走回急诊大楼的临时病房。

    病房门外多了几个人,管家钟叔也在。

    南媛见状,下意识地停下了脚步。

    钟叔瞥了她一眼,伸手拦她,示意她先不要进去。

    南媛便站在病房门外,听着里面母子较着劲。

    “北哲,你变了,自从这个南媛回到你身边后,你就变得不清醒、不理智了!”

    “你现在居然还会跟人打架?那么多保镖,打打杀杀的事,需要你亲自来么?”

    凤敏厉声数落着,一点都不甘休。

    “你的身体多矜贵你心里不清楚?一旦你倒下,靳氏的千亿生意谁来打理?”

    “你就为了个女人,对集团,对你妈我一点责任心都不负了么?”

    靳北哲靠在病床上,原本心情挺好。

    被母亲这样喋喋不休的念叨,他的脸立马阴沉下来,一意孤行,霸道冷酷:“斯延,送我妈出去!”

    傅斯延硬着头皮来到凤敏身边,尴尬地伸了伸手:“阿姨,要不您先回吧?北哥他不能激动,不然伤口又得破裂了。”

    凤敏气得不行,什么都没说,抬步走出了病房。

    当看到南媛就在病房门外,她的怒气更盛了。

    递给南媛一记杀人般的目光,恨意十足。

    南媛咬着唇瓣,低下了头。

    直到凤敏带着管家和一众人离开,她才缓缓抬起头,喘了一口气。

    在凤敏面前,她就像被扼住了命脉一般,无时无刻不感到呼吸困难。

    尽管难受,但为了治好母亲的病,她还是得硬着头皮去忍受这种艰难。

    南媛,加油,你可以撑住的!

    南媛在心里为自己打气,捏紧拳头为自己助威。

    她快速整理好心情,等抬脚迈进病房时,脸上的阴霾全都一挥而散。

    想到靳北哲帮了她这么多忙,默默付出了这么多,她的心便纠结万分。

    他这样,让她以后怎么跟他相处?让她怎么忍心离开?

    未来的事太复杂,她想不通,那就先不去想。

    眼下她想通的是,靳北哲为了她才住院,她得照顾好他。

    想到这里,她走到病床边,轻声询问:“靳北哲,晚上你想吃什么,回家我给你做。”

    靳北哲的情绪被母亲影响了,整个人冷冷的:“没胃口。”

    “你是病人,不吃东西,伤口怎么更快愈合?”

    “只要你少让我生点气,我这伤自然能好得快。”

    “……”

    南媛被怼得哑口无言,只得依着他。

    “好,以后不惹你生气了。”

    靳北哲诧异地挑了挑眉,好似他受伤之后,这个女人就变得非常好说话了。

    他勾了勾唇瓣,余光瞥到一旁的呼叫器上,修长的指尖在上面按了一下。

    很快,护士便赶了过来,询问他哪里不舒服。

    靳北哲冷着脸,眼神里透着一丝凛凛的光芒:“把我的主刀医生叫过来,我有事找他。”

    他的语气虽然平静,可整个人散发出来的气场却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他这样子,像是要找主刀医生麻烦一般。

    “好,我这就去叫江医生。”

    护士怯生生地离开了,走路的步子又急又慌。

    南媛也急了,看向靳北哲:“你找江医生干嘛?”

    靳北哲勾起嘴角,噙出一抹笑,眼神里玩味的意味很足:“不是说以后不惹我生气么?好,我给你机会,待会证明给我看。”

    南媛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

    她了解靳北哲的性格,他是个占有欲极度爆棚的男人。

    只要是他认定的东西,别人都休想染指。

    想到待会他极有可能要找江若离的麻烦,南媛便紧张起来。

    “靳北哲,你不要一直把江医生当成假想敌,我跟他真的只是朋友!”

    她越是这样解释,靳北哲就越觉得是掩饰。

    事实胜于雄辩,他经常看到他们在一起有说有笑。

    只是朋友?骗三岁小孩么?

    “江医生来了……”

    就在这时,护士打断了病房里的对话。

    江若离走进来的时候,瞟到了一旁的傅斯延。

    傅斯延嘿嘿嘿地招招手:“师兄好啊。”

    江若离温润地笑了笑,点了点头,算是回应他的招呼。

    “哪里不舒服?”他来到靳北哲面前,一副公事公办的语气。

    “南媛,把你刚才跟我说过的话,重新跟他说一遍。你刚才说,你跟江若离,什么关系?”靳北哲不理会江若离,目光紧紧地盯着南媛。

    南媛:“……”

    这男人,怎么这么幼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渣A后我的O怀〕〔赐我狂恋〕〔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偷香(杨羽)〕〔七零嫁糙汉,知青〕〔惊爆!团宠假千金〕〔误入歧途苏玥〕〔全球探秘:开局扮〕〔开局洪荒:我能穿〕〔我靠美食综艺全网〕〔国民法医〕〔大叔,你暗恋的小〕〔徐南南帅〕〔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全民种田:我的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