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地球人实在太凶猛〕〔都市皇途〕〔聂先生又苏又撩〕〔重生之我要冲浪〕〔盖世人王〕〔隐婚总裁:女人,〕〔王爷,听说你要断〕〔狂妃来袭:腹黑王〕〔禁区之狐〕〔真实的克苏鲁跑团〕〔万相之王〕〔骗了康熙〕〔一胎双宝:总裁大〕〔重生恭王府〕〔一品丹仙〕〔星辰之主〕〔九龙归一诀〕〔我有一间白事铺〕〔仙都〕〔火影之无限瞳术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离婚后靳少天天哄娃 第41章 羞红着脸,喊了一声‘老公’
    “我和江医生是朋友关系,非常好的朋友!”

    南媛站了起来,很严肃认真地说道。

    靳北哲勾起唇角,轻哼了一声,抬起冰冷的眼眸,里面有些小得意。

    “江若离,你听到了?”

    “听到了。”

    江若离淡淡地回应,回头看了眼身后的护士。

    “小张,你先出去一下,我跟病人有点私事要聊。”

    “唉,好。”

    护士不好意思逗留,转身便走了。

    傅斯延也很识趣,悄悄地跟在护士身后,临走前,还不忘把门关上。

    病房里一下子安静下来。

    江若离走近靳北哲,好整以暇地看着他:“然后呢,靳少想表达什么?”

    “那就离南媛远一点!”靳北哲低声道,像一只即将发怒的狮子,眼神里带着凛凛的寒光。

    江若离嗤笑了起来:“靳少,我看你不是身上有病,而是脑子有病!

    是不是媛媛身边就不能有异性朋友?但凡有,你都会当成假想敌?

    她是人,不是你圈养的宠物,是人的话,就会有属于自己的社交圈。”

    靳北哲根本听不进去这番话,他根本不信这个世界上存在纯粹的男女关系。

    如果南媛跟江若离真的清清白白,那诺诺哪来的?

    “江医生,何必这么激动?激动就是心虚。”靳北哲冷笑了一下,余光瞥向南媛。

    他的眼里闪过稍纵即逝的狡黠,忽然就换了口吻:“我这伤,适当做些运动没问题吧?”

    江若离愣了一下,起初没懂他的意思。

    靳北哲伸出手,一把搂住了南媛的腰,把她带到了自己怀里:“夫妻之间的那点事,江医生还没明白吗?”

    南媛闻言,脸‘唰’得就红了,耳根更是一下子火辣辣的。

    她羞臊地瞪着搂她的男人,眼神里带了一点怒意:“靳北哲,你胡说什么!”

    “害羞什么?我这是询问医嘱,合情合理。”靳北哲邪肆地笑道,手臂上的力道不禁加重。

    南媛简直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夫妻之间的那点事,不是该关起房门来说么?

    他倒好,大张旗鼓地问!

    她真的没想到,靳北哲不仅幼稚,还这么的腹黑。

    “江医生,我这个问题很难回答?”

    南媛能听到靳北哲声音里夹杂的笑意。

    一室的沉寂,静到她能清楚地听到靳北哲的心跳声。

    扑通扑通,每一声都像是有魔力一般。

    再一想到他问江若离的问题,她便有些想入非非了。

    “不能做,至少等一周吧,拆线后视恢复情况来定。”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江若离才开口。

    声音听不出情绪,就像是机器一般公事公办的语气。

    “还有问题么?没有的话,我先去忙了。”

    顿了顿,江若离又冷声问道。

    靳北哲俨然一个胜利者,嘴角上的笑意不减:“慢走,不送。”

    江若离转身,几乎是逃一般地离开。

    一想到自己深爱的女人要缱绻在其他男人身下,他的心便揪到了一起,整个人难受到无法呼吸。

    -

    病房里,南媛挣扎着,想从靳北哲怀里逃出来。

    因为担心碰到他的伤口,所以她不敢用劲。

    “靳北哲,你放开我!戏都演完了,没必要抱这么紧吧?”

    “谁跟你演戏了?”

    靳北哲不仅没松手,还把南媛一扯,把她抱了起来,放到了他的大腿上。

    南媛惊呼一声,结结巴巴起来:“你别乱来,刚刚江医生说了,一周内,你都不许……”

    “他说的话,我不听。”男人似笑非笑起来,眼底里的光彩,让人看不透。

    南媛都不知道他现在是认真的,还是开玩笑的。

    她是真的担心他伤口再次破裂。

    她有些急了,一急,就像生气了似的:“靳北哲,你都多大的人了?麻烦对自己的身体负点责好不好?”

    “要负责任也行,叫一声老公来听听。”靳北哲不笑了,峻冷的脸绷了起来,可他搂着南媛腰的那只手,却一点没有要松开的意思。

    南媛怕撞到他伤口,于是只能往他的腿上靠。

    见他好像忽然认真起来,她也一本正经了。

    想要速战速决,赶紧完成任务了事,从他怀里下来。

    “老公。”她有些害臊,发出低低的声音,并且这一声,喊地非常急促。

    靳北哲心情顿时大好,不过表面上,他仍旧波澜不惊,摆着一张扑克脸:“没吃饱饭?叫大点声音。”

    南媛被逗得再次面红耳赤,这一次,细嫩的脸蛋就像擦了最红的胭脂一般。

    她咽了咽干渴的嗓子,抬高了音量:“老公!”

    “恩,以后在床上都这么叫,听到了没?”

    “……”

    “等我伤好了,咱们给诺诺生个弟弟或者妹妹怎么样?生一个属于咱们自己的孩子。”

    “……”

    南媛全程都不回应。

    一开始,她被靳北哲的騒话弄得又羞又臊,根本没仔细去想他说了什么。

    直到他在她的脸颊上轻轻吻了一下,把她松开,跟她说话,她才猛地反应过来。

    生一个他们自己的孩子?

    阿诺不就是他们两个的孩子么?

    难道,靳北哲真信了她之前的胡话,以为阿诺不是他亲生的?

    “发什么呆?去把靳言叫过来,给我办出院手续。”

    “好……”

    南媛攥了攥拳头,低低地应着声。

    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心里很难受。

    这一切,明明都是她一手造成的,可当结果朝着她想要的方向而去时,她又莫名地痛苦,心里空落落的,好像一下子失去了什么一般。

    -

    半个小时后,靳言办理好出院手续。

    南媛搭乘靳北哲的林肯车,跟着他一起回公司。

    他还有公务要处理,而她也想回去再干点活。

    2号客户又泡汤了,那就得攻略3号客户了。

    和以前来到办公区不同,这一次,办公区静悄悄的。

    以前爱说南媛闲话的那几个人,一个个都老老实实地待在自己的工位上,看上去很拼命地在干活。

    南媛坐下来,刚打算打开电脑,施诗从办公室走了出来。

    她手里拿了一份文件夹,敲了敲南媛的办公桌:“这是黄老板的秘书发来的合同,我已经签了字,你要觉得没问题,把名字签好,交去法务部。”

    南媛疑惑地抬起头,把文件夹接过来。

    打开后,她快速浏览了一遍上面的款项。

    看完内容后,她不可置信地抬起头:“这单生意,给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渣A后我的O怀〕〔赐我狂恋〕〔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偷香(杨羽)〕〔七零嫁糙汉,知青〕〔惊爆!团宠假千金〕〔误入歧途苏玥〕〔全球探秘:开局扮〕〔开局洪荒:我能穿〕〔我靠美食综艺全网〕〔大叔,你暗恋的小〕〔国民法医〕〔全民种田:我的农〕〔开局上错车,我被〕〔前夫他总是气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