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靖安司悬壶三〕〔穿书大佬她视金如〕〔当时明月照彩云〕〔万相之王〕〔人在四合院靠救助〕〔豹豹我呀?大概是〕〔穿越诸天从风云开〕〔魂飞魄散的上古大〕〔世界又又又毁灭了〕〔偷偷养只小金乌〕〔崇祯的网购系统〕〔是你们逼我成巨星〕〔盖世龙婿〕〔爱上美女领班〕〔穿越后,我和夫君〕〔星海剑尊〕〔极品小司机〕〔剑与魔法之火红年〕〔重生1998之混也是〕〔我在宝可梦世界开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离婚后靳少天天哄娃 第43章 拿上钻戒,准备向南媛求婚
    夜幕降临。

    南媛加班到了七点才从公司走出来。

    当她拾级而下,准备去掏背包里的一卡通时,停车场忽然窜过来一群人,把她围地水泄不通。

    看着眼前黑压压一片都是男人,南媛下意识地攥紧背包的肩带。

    可一想身后就是靳氏集团,就算这群人再无法无天,也不可能拿她怎么样吧?

    想到这里,南媛故作镇定,转身想去大厦里找保安帮忙。

    她刚迈步,那黑压压的一群人便让开一条路。

    一个大腹便便,脑袋缠着白纱布,手上拄着拐杖的男人被人搀扶着,一瘸一拐走了过来。

    虽然男人整张脸几乎被包圆了,但是南媛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

    黄老板?

    她下意识地后退,有些害怕了,担心对方是来找她麻烦的。

    可让她意外的是,黄老板在手下的帮忙下,居然扑通跪了下来。

    “南小姐,我是来道歉的,对不起!”

    黄老板很大声地说道。

    由于一群人把靳氏大楼的大门堵住了,所以里面的人出不来,外面的人也进不去。

    大家顿时都逗留着,一头雾水地看着这场好戏。

    “怎么回事?这是上演的哪一出?”

    “闲事莫管。”

    “施总监,你看。”

    人群的最后面,设计师小杨指了指落地玻璃外。

    施诗眯着眼睛看去,眼底里先是惊讶。

    很快,又了然一般笑了笑。

    这一出,估计是总裁授意的吧?

    南媛她一个没名气的小设计师,就受了这么一点小委屈,就要让人身价十几亿的大老板当众下跪道歉。

    如果这都不是偏爱,那什么是?

    “南媛该不会跟总裁有一腿吧?”

    小杨又惊又懵,压低了声音,发出疑问。

    施诗勾起嘴角,冷笑了一下:“就是。”

    “南媛……南心柔……该不会,这个南媛就是南家那个上不得台面的私生女吧?”

    小杨不可置信地嘀咕起来。

    由于整个公司的人都认为南心柔会成为未来的总裁夫人,所以大家对南家的八卦,多多少少都了解一些。

    听说南家大爷当年不顾老太爷反对,非要跟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孩在一起,最后更是一起私奔了。

    老太爷因为这事,被气得直接病倒。

    如今这南家都是二爷在打理,整个家族都知道这个私生女的存在。

    但二爷明确说了,不会让私生女踏进南家半步,更不会承认她的身份。

    如果总裁真的周旋在南家私生女和正牌千金之间,那就太狗血了!

    -

    “你不止得跟我道歉,还得跟设计部的其他女同事道歉。”

    南媛义正言辞道。

    说完这番话,便不再理会这群人,推开他们,朝马路边的公交站走去。

    黄老板还跪着,偏头看了一眼身旁拿手机录视频的小弟,不耐烦地催促起来:“你特马拍好了没?老子的腿快废了。”

    “好了好了,这就发给靳少的助理。”小弟赶紧应声,操作着手机,把视频发给靳言。

    黄老板骂骂咧咧地让人把他扶起来。

    要不是忌惮靳北哲的实力,他怎么可能这么丢人地跑来这里给一个女人下跪?

    怨就怨他点背儿,出门没烧高香,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

    “走走走,扶老子离开,特马的脸全丢尽了!”

    -

    林肯车上,靳北哲靠在后排宽敞的沙发上。

    他的身边放了一只黑色的纸袋,袋子上印有非常大的logo——chopard。

    这是世界顶级钻石公司的名字,他家的珠宝首饰,随随便便一件都是千万价格起步。

    此时这只袋子里装的,便是四年前他打算向南媛求婚所拍下的蓝钻戒指。

    这枚钻戒全球独一无二,当时他花了一个多亿,经过好几轮角逐,才把它拿到手。

    戒指一直存放在他公司的保险箱里,一存就是四年。

    正好,明天520这个日子,他有合适的理由把东西送出去了。

    “爷,黄天祥把视频发过来了,他已经跟太太道完歉了。”

    靳言把视频点开,手机翻转,拿给靳北哲看。

    靳北哲只是淡淡地扫了一眼,没什么太大的兴趣。

    他对过程不感兴趣,只要结果。

    “南媛什么反应?”他问。

    靳言看了看视频,回道:“太太挺淡定的,让黄天祥给她们设计部其他人也得道歉。”

    “恩。”靳北哲抬起手揉了揉眉心,随即摆了摆手。

    黄天祥他留着还有用,至少对南媛还有用,那就姑且先饶他一命。

    之后的车程,靳北哲靠着沙发闭目养神。

    回到靳家时,别墅里空荡荡的。

    平常这个时候,阿诺都在客厅玩玩具,但今天却没见到小家伙的身影。

    想到那孩子跟自己没有血缘关系,靳北哲便蹙了蹙眉。

    不过,为了南媛,他也不是不能接受这孩子。

    “小少爷呢?”终于,他还是忍不住问着身边的佣人。

    佣人赶紧回答,丝毫不敢怠慢:“小少爷说想去游乐园玩,所以夫人就带他去玩了。”

    靳北哲闻言,眼底里一闪即逝的讶异。

    母亲一直不怎么喜欢南媛,倒是对孩子挺不错。

    一想到上了年纪的人可能都喜欢孩子,他就没多想,拎着首饰袋,便准备上楼。

    正当他迈着修长的大步,就要拾级而上时,余光一瞥,便发现落地窗外的花园里,有个倩丽的身影在晃荡。

    从他这个角度看过去,这抹身影很像南媛。

    此时的她穿着一条白色的碎花裙子,头上戴了一朵雪白的鸡蛋花,一头乌黑的直发披在身后,随着她跑步的动作,发丝一起轻盈地飘荡了起来。

    这一幕让他想到了四年前,那时候他和南媛第一次出去度假,她就是这样的打扮。

    靳北哲恍惚了,蹙着眉头,转过身,迈着急匆匆的步子,便从客厅跨了出去,走进了花园。

    花园里黑黢黢的,只有别墅里投射出来的光影。

    天上的月亮又圆又亮,一片皎洁的月光笼罩在花园上,像是蒙了一层白纱般梦幻。

    “媛媛?”

    靳北哲感觉喉咙发紧,声音不禁沙哑了几分。

    他喊出了对南媛久违的称呼,步子不禁加快了些。

    曲曲折折的花园里,小路弯弯绕绕,像是一座迷宫般。

    靳北哲一直看到‘南媛’的身影在跑,他便一直不停地追。

    直到来到花园的中心,那抹倩丽的身影才停了下来,留下背影给他。

    靳北哲大步走了过去,一把从后面搂住了她,下巴贴在她肩膀上,声音里是难掩的情愫。

    “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晚饭吃了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斗罗之帝剑斗罗〕〔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赵浪秦始皇〕〔无限辉煌图卷〕〔徐南南帅〕〔为了成为英灵我只〕〔黑潮〕〔撑腰〕〔误入歧途苏玥〕〔猎谍〕〔斗破之开局魂二代〕〔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秦云萧淑妃〕〔暗恋成欢女人休想〕〔见龙卸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