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盖世人王〕〔隐婚总裁:女人,〕〔王爷,听说你要断〕〔狂妃来袭:腹黑王〕〔禁区之狐〕〔真实的克苏鲁跑团〕〔万相之王〕〔骗了康熙〕〔一胎双宝:总裁大〕〔重生恭王府〕〔一品丹仙〕〔星辰之主〕〔九龙归一诀〕〔我有一间白事铺〕〔仙都〕〔火影之无限瞳术〕〔全位面都跪求反派〕〔历史的征程〕〔超神级骇客〕〔都市风云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离婚后靳少天天哄娃 第44章 浴室里的温馨甜蜜
    “靳先生……你认错人了……”

    女人紧绷着全身,发出颤巍巍的声音。

    靳北哲蓦地松开了手,脸色顿时阴沉下来:“黎老师?”

    黎湘雅这才缓缓转过身来,抬起那双剪水般的眸子,眼神里满是诧异:“诺诺明天要学画画,我打算摘一些新鲜的花插到花瓶里……”

    顿了顿,她眨了眨眼,清秀的五官虽然没有南媛的颜值高,但也是楚楚动人的。

    靳北哲顿时尴尬起来,绷着脸,没有任何感情:“抱歉,认错人了。”

    说毕,他转身就想走。

    黎湘雅跟了上来,手里还攥了几朵花。

    “靳先生,我这条裙子是大学的时候,跟媛媛一起买的,她一件,我一件,你会认错人也不奇怪,以后我不会穿这条裙子了。”

    靳北哲闻言,态度仍旧很冷:“随你。”

    黎湘雅咬了咬唇瓣,手指紧紧地抠着手里的花茎。

    由于是蔷薇花,茎上带刺,所以她的手指立马就被扎破了。

    她忍着痛,咬了咬唇瓣,心里很没底,但想到凤敏教她的那些招数,她又重新鼓起了勇气。

    “靳先生,你和媛媛的事,我以前都听媛媛说过,这个世界上,我敢说自己第二了解媛媛,没人敢说第一。”

    “恩?”靳北哲终于对黎湘雅的话感兴趣了。

    他回过头,双手抄兜,冷着一张扑克脸看她:“继续。”

    “我可以帮你和媛媛,我可以助攻。”黎湘雅再次攥紧拳头,心里七上八下的,低垂着眼眸,都不敢正视眼前的男人。

    她其实对他又爱又怕。

    想要接近他,又被他生人勿近的气场给弄得不敢靠近。

    “助攻?”靳北哲饶有兴味地勾起嘴角,一副让她继续的语气。

    黎湘雅不敢太急功近利,很小心翼翼道:“就是我可以做卧底,随时给你汇报媛媛的想法,难道……你不想知道媛媛到底怎么想的么?”

    她抬起了头,这一次,尽量让自己眼神坚定,让自己显得坦诚。

    怕靳北哲怀疑她另有企图,她又赶紧道:“我应该是媛媛唯一的朋友了,看她这四年这么辛苦,我真的想帮她。”

    “行,那看你表现,我会给你付额外的工资,给你家教老师双倍的工资。”

    靳北哲淡淡道,表达完自己的态度后,他转身便走,一刻都不逗留。

    黎湘雅看着他这样冷漠疏离的态度,心里酸酸的。

    尤其目光落在他手里拎着的chopard纸袋上,她的瞳孔猛地收缩,惊到张大嘴巴。

    这个品牌可是她的梦想啊!

    哪个女孩不想戴上chopard家的首饰呢?

    动辄上千万一件的首饰戴在身上,走到哪里,都会成为最耀眼的存在吧?

    只是不知道,那袋子里装着的,到底是项链,还是手环?

    -

    南媛挤公交回到靳家时,已经快九点了。

    晚饭她不打算吃了,直接回房间洗洗就准备睡觉。

    她的东西已经被佣人全都搬到了一楼的客房,紧挨着阿诺的儿童房。

    去自己房间前,她先推开了儿童房的门。

    小家伙早早地就睡了,居然没等她来讲睡前故事。

    她轻手蹑脚地走进去,在儿子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帮他捏好被子,这才又静悄悄地离开。

    叮——

    刚关上儿童房的门,她的手机便响了。

    拿出来一看,是靳北哲发来的消息。

    [来给我搓背。]

    看到这条消息,南媛的小脸顿时通红。

    她把公文包先放回了自己的房间,这才第一时间上了二楼,来到靳北哲的房间。

    推开门,里面只亮了一盏落地台灯。

    室内的光线很昏暗,窗帘也都全拉上了。

    浴室的门是开着的,有一道光照了出来,正好落到过道上。

    她踩着这束光来到了洗手间门外,朝浴室走进去的时候,心还是控制不住,像小鹿一般乱撞。

    虽然他们是夫妻,而且早就坦诚相见了,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会儿她就是紧张,就是害臊。

    脸火辣辣的,耳根子也跟着烧了起来。

    当她看到浴室里氤氲着雾气,男人精硕的背影若隐若现时,她便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靳北哲听到了她的脚步声,他转过身来,堂而皇之,一本正经:“还愣着做什么?”

    “哦。”南媛发出只有她自己能听见的声音,慢吞吞地推开浴室的玻璃门,走了进去。

    浴室里很热,她刚站进去,便觉得全身发烫。

    靳北哲的伤口处,特地缠了一层防水棉垫,这样洗澡的水就不会浸染伤口。

    再加上他只是用清水洗澡,所以不会有大问题。

    他就是太爱干净了,都伤成这样了,就不能忍一忍?

    南媛拿起搓澡绵,直接用清水打湿,便轻轻擦着他的后背。

    他的背脊很宽,她就像擦玻璃一般,先左右来回,然后上下来回。

    不可否认,他的身材真的好的没话说,是那种任何女人见了都会喊‘哇塞’的类型。

    她的心跳,全程不仅没平缓,反而越跳越快。

    由于他比她高了一整个头,所以想要擦到他的脖子,就只能垫着脚。

    靳北哲稳稳地站着,却感觉后背小猫挠痒痒一般。

    “南媛,你到底是在给我搓澡,还是在撩拨我?”

    “啊?”南媛紧张地惊呼。

    因为靳北哲忽然转过身来,她看到了不该看的,脸‘唰’地就红成了煮熟的虾子。

    “这样,用点力。”

    他一把握住了南媛的手,居然手把手教她怎么搓澡。

    南媛一直羞臊地低垂着脑袋,白皙的皮肤红到像是要渗出血来一般。

    她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在加快流动,脑子也轰隆隆不清醒了。

    他到底懂不懂羞和臊两个字怎么写啊?

    怎么他能一直这样坦然,脸不红心不跳呢?

    “南媛,你脸红了?你在想什么?”

    靳北哲一低头,便看到了女人娇羞如红玫瑰一般的面颊。

    他促狭道,不禁把她的手腕抓紧,往自己怀里一搂。

    南媛彻底吓傻了,感受到他鼻息喷出来的热气,整个人都快热炸了。

    “这里太热了!我有点缺氧。”她极力地解释。

    靳北哲嘴角上的笑意加重,眼神里荡漾着一丝道不明的情愫。

    “遵医嘱,不然,非把你就地正法了。”

    他低声道,声音掠过她耳畔。

    南媛呼吸一滞,心跳就像漏了一拍。

    她紧张地不知所措,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明天周六,你把时间腾出来,我带你去个地方。”

    靳北哲忽然转换了语气,带着一丝笑意。

    他给她安排了一个求婚仪式,打算在明天特殊的日子里,给她惊喜。

    “明天么?”

    南媛想起来明天打算带阿诺去医院看母亲的。

    她犹豫的语气,顿时让靳北哲有些失望。

    “如果你没空,那就算了。”他冷声起来。

    “有时间。”南媛咬了咬唇瓣,立即说道。

    带阿诺去医院可以改到周日,靳北哲约她,她当然不好拒绝。

    “你自己洗吧……我先出去了……”

    她娇嗔地把男人推开,转身便像逃命一般,从浴室里跑了出来。

    经过脏衣篓前,她随手把衣服都拿了起来:“衣服我拿去洗衣房洗,晚安!”

    说完,她便头也不回地跑了。

    “呼……”

    跑出房间后,她靠在过道上,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

    里面的气氛实在太暧昧了,靳北哲要颜有颜,要能力有能力。

    说真的,有时候她怕自己才是那个把持不住的。

    平复了好一会儿心情,南媛才彻底缓了过来。

    当她拿着衣服准备去下楼时,忽然嗅到了一股熟悉的女士香水味。

    这个味道她记得是雅雅的。

    当她寻找香味的来源,把靳北哲的外套凑近闻了闻时,顿时眉头深拧了起来。

    他身上,怎么会有雅雅的香水味?

    宝宝们,如果想这本书多更新,或者还想继续看下去,麻烦大家动一动小手,点亮一下‘好看’,另外,手里有必读票的能不能甩我脸上,超过5000张必读票的时候,我加更一章感谢大家的给力。大家有任何意见可以告诉我,但是轻点喷,捂脸,因为我是个萌新,还是希望大家多宠我一点点,么么哒,最后祝大家新年快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渣A后我的O怀〕〔赐我狂恋〕〔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偷香(杨羽)〕〔七零嫁糙汉,知青〕〔惊爆!团宠假千金〕〔误入歧途苏玥〕〔全球探秘:开局扮〕〔开局洪荒:我能穿〕〔我靠美食综艺全网〕〔国民法医〕〔大叔,你暗恋的小〕〔徐南南帅〕〔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全民种田:我的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