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空港喵影〕〔穿成渣A后我的O怀〕〔他的阿尔兹海默症〕〔精灵世界的底层训〕〔沈娴秦如凉〕〔恋综孕吐,病娇影〕〔明明是路人却在论〕〔青春岁月之致青春〕〔后妈对照组靠熊在〕〔从洪荒开始到诸天〕〔我的寒门赘婿〕〔我伪装成了美少女〕〔修仙从时间管理开〕〔成为妹妹的食物后〕〔冤种女皇的富国指〕〔论从天才到大能〕〔求求了,恶毒真千〕〔吞天剑帝〕〔我在靖安司悬壶三〕〔穿书大佬她视金如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离婚后靳少天天哄娃 第49章 要向我求婚么?
    转念一想,自己才刚查出有身孕。

    等拿到确切的孕检报告单,再考虑是否告诉他也不迟吧。

    毕竟她现在真的没决定好以后该何去何从。

    想到这里,南媛低下头,故意避开他的视线,好不被他察觉出什么蛛丝马迹。

    “有点贫血,本来带着宝宝出门,打算去找你的,谁知路上就晕倒了……”

    为了瞒住母亲的病情,她只好撒谎。

    虽然连她自己都不确定,自己撒谎的技术到底高不高。

    “出门前怎么不给我打电话?”

    靳北哲的声音瞬间温柔了不少,捏她手臂的力道,也变轻了许多。

    南媛抿了抿唇,她实在不擅长撒谎。

    此刻心跳加速,耳根子发烫,心虚到她不敢抬头,只是把脸埋进他的怀里。

    “出门的时候,手机就没电了……”

    她不想解释太多,因为说的越多,破绽就越多。

    靳北哲贴着她的头发,嗅着她发丝间淡淡的洗发水味道。

    感受着她瘦削的身体藏在他怀里,那小腰细到好像一只手就能握住般。

    这么瘦的她,怎么能不贫血?

    一时间,所有的气全消了。他现在只想好好疼她。

    “现在有力气么?能走路吗?”

    靳北哲压低了声音,低沉的声音里夹杂了一丝温柔。

    南媛点点头:“打了点滴,已经好多了。”

    她正想从他怀里挣脱出来,却没想到下一秒身体悬空,被他拦腰抱了起来。

    “啊,靳北哲,你放我下来,我自己能走。”

    “别动,我身上有伤,不想弄伤我,就乖乖的。”

    靳北哲霸道地说着。

    明明语气很冷酷,可却有种道不明的宠溺。

    南媛安静下来,伸出双手勾住他的脖子,把脸贴到了他的胸口。

    听着他心脏发出来的强有力心跳声,她感觉内心无比的安宁。

    他的怀抱就像一个巨大的港湾,能为她这条飘零的小船尽情地遮风挡雨。

    她没有说话,很安静很安静。

    心里的创伤,好像在这一瞬间都被抚平了。

    她暂时忘掉了所有的痛苦。

    忘掉了母亲的病,忘掉了这四年受过的所有苦,忘掉了被凤敏威逼的所有委屈。

    过道里也很安静,由于大家都在午休,所以只剩下灿烂的阳光照耀进来,像撒了一地的金粉一般。

    靳北哲踏在这层金色的光芒上,步伐不禁变得轻快起来。

    怀里的人真的很轻,轻得就像一阵风,好像随时都会飘走般。

    他不禁把她搂得更紧了,像是要把她揉进骨髓里一般。

    两人就这么抱着,享受着彼此的温存,谁都没有先打破这份宁静。

    直到来到停车场,靳北哲把人抱进了车里。

    南媛这才想到,阿诺还跟若离一起吃饭呢。

    要是自己不打声招呼就离开,回头他们找不到自己怎么办?

    可她刚才鬼迷心窍,被靳北哲抱起来,什么东西都没拿,包括手机,还插在插座上充电。

    “靳北哲,我得回去一趟,东西忘拿了。”

    南媛尴尬道,作势要下车。

    靳北哲拦住了她:“靳言已经过去了,东西他会收拾。”

    “还有阿诺……”

    “靳言也会过去接。”

    南媛不禁惊讶地抬起头,看着男人嘴角上挂着一丝笑意。

    “你知道阿诺在哪里?”

    “他用江若离的手机给我打的电话,你说呢?”

    “……”

    南媛一时不知道怎么接话茬了。

    他一会儿怒、一会儿笑的,翻脸比翻书还快。

    她是真搞不懂,这男人到底在想什么,心思着实让人难以琢磨。

    前不久明明还污蔑她跟其他男人在一起。

    下一刻知道阿诺跟若离在一起,居然不生气?

    所以他口中所说的其他男人,到底是谁?

    南媛正疑惑时,靳北哲的手机响了。

    他把车门关上,把电话接了起来。

    “爷,太太的东西都拿好了,小少爷也接到了。不过,那枚钻戒还是没找到……很奇怪,明明看您朝着那个方向扔的……”

    靳北哲没吭声,眉头一皱,有些不高兴了。

    那枚钻戒是他为她精心准备的,全球独一无二,居然不见了?

    “继续找!”

    “那求婚……”

    “当然是找到戒指再说!”

    靳北哲叉着腰,站在车边揉了揉眉心。

    他恨不得杀了南心柔,发来那样的照片,害他丢了一枚这么重要的钻戒!

    “靳北哲,你没事吧?”

    南媛坐在车里,看着车外的男人一副暴走的状态。

    靳北哲闻言,迈着大步绕到了驾驶位。

    拉开门坐了进来,佯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没事。”

    “还没事呢,我很愤怒四个字都写在了脑门上。”南媛吐槽道。

    靳北哲瞥了她一眼,傲娇道:“有么?”

    “有,在这里。”南媛伸出手指,轻轻点了点他的脑门。

    靳北哲看着她白皙、细长的手指,目光自然而然地就落在她那空荡荡的无名指上。

    她已经是他的妻子了,所以那里应该戴上一枚戒指。

    既然之前的那枚丢了,那他就给她再买一枚吧。

    想到这里,他的表情立马严肃起来:“坐好,准备出发了。”

    南媛不跟他开玩笑了,靠在副驾驶位上,想着母亲的事,还有肚子里孩子的事。

    由于想得实在太出神,以至于车子经过哪里,最后到了哪里,她全然不知。

    “到了,下车吧。”

    最后还是靳北哲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她才猛地回过神。

    一抬头,看到眼前国贸大街的街景,她有些诧异。

    “咱们来这里做什么?”

    “逛街。”

    靳北哲递给她一条胳膊,示意她挎上来。

    南媛眨了眨眼睛,狐疑地走下车,轻轻把手搭上了他的臂弯。

    靳北哲目的很明确,直接带着她走进面前的dr首饰店。

    南媛惊愕住了,脚步猛地就停了下来。

    关于这家首饰店的营销概念,她是相当清楚的。

    每个男士,一生只能在这家店购买一枚钻戒,它寓意着‘一生·唯一真爱’。

    钻石纯洁透明经久不变,代表对爱情的永恒和忠贞。

    所以,靳北哲打算在这里给她买钻戒?

    她真的不敢相信,一个连结婚申请书都不自己手填的人,居然浪漫到要带她来买dr钻戒?

    靳北哲感受到了她的迟疑。

    他的眼睛讳莫如深,就像浩瀚的深渊,让人看不透他到底在想什么。

    他把南媛往自己身边拽了拽,绷着一张扑克脸,又霸道又傲娇。

    “靳北哲,为什么?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

    南媛仰起头对上他的眸子,呼吸忽然就停滞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斗罗之帝剑斗罗〕〔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赵浪秦始皇〕〔徐南南帅〕〔为了成为英灵我只〕〔无限辉煌图卷〕〔黑潮〕〔撑腰〕〔误入歧途苏玥〕〔猎谍〕〔斗破之开局魂二代〕〔秦云萧淑妃〕〔清太子今天作死了〕〔暗恋成欢女人休想〕〔见龙卸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