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冤种女皇的富国指〕〔论从天才到大能〕〔求求了,恶毒真千〕〔吞天剑帝〕〔我在靖安司悬壶三〕〔穿书大佬她视金如〕〔当时明月照彩云〕〔万相之王〕〔人在四合院靠救助〕〔豹豹我呀?大概是〕〔穿越诸天从风云开〕〔魂飞魄散的上古大〕〔世界又又又毁灭了〕〔偷偷养只小金乌〕〔崇祯的网购系统〕〔是你们逼我成巨星〕〔盖世龙婿〕〔爱上美女领班〕〔穿越后,我和夫君〕〔星海剑尊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离婚后靳少天天哄娃 第51章 要给她检查身体
    彩信里附加了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只女人的手,无名指上戴着一枚犹如鸽子蛋那么大的钻戒。

    钻戒上的蓝色宝石特别晃眼,璀璨夺目、熠熠生辉。

    女人的手在这枚钻戒的衬托下,顿时显得又小又窄。

    [今天他带你去买戒指了吧?巧了,他也送了我一枚。]

    南媛看完这段文字,脑子里像是充了血一般,忽然很激动。

    她疯狂地在手机上打字,编辑短信回复。

    [你是谁?为什么要匿名给我发消息?你怎么知道我现在在买戒指?]

    三个问题,她几乎是一气呵成,编辑好直接按‘发送’。

    发完后,她就这么一直盯着手机,恨不得要把手机屏幕盯出一个窟窿。

    明明只等待了十几秒,可她却觉得,时间漫长的像是等了十几分钟。

    叮——

    还是那个陌生号码。

    [我是你的替身,我想要取代你!]

    南媛看到这没头没尾的内容,太阳穴忽然就突突突跳个不停。

    她幻想不出对方到底长什么样,此刻是什么表情。

    应该很狰狞吧?

    她快速按下这个号码,打算给对方拨打电话。

    可是拨出去后,系统提示音便传来:“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

    空号?

    难不成,这是网络虚拟号码?

    一时间,南媛的脑子里像浆糊一般,思绪全都粘连到一起,扯都扯不开了。

    忽然,她的脑海里闪过一幕,回想起了靳北哲外套上那可疑的香水味。

    她能肯定,这个所谓的替身绝对存在,而且一直躲在暗处窥视她的一举一动!

    这人到底是谁?

    为什么不敢光明正大的出来跟她较量呢?

    “发什么呆?”

    就在南媛陷入沉思之际时,一道冷鹜的声音打断了她。

    她抬起头,便看到面前玉树临风的男人,气质卓越,宛若王子一般屹立在她跟前。

    一双笔直的大长腿随意地站着,单手抄兜,用深邃的眼眸盯着她。

    南媛只看了一眼,便觉得自己要坠入他的眼神里,然后万劫不复。

    像他这样要颜有颜、要财力有财力的男人,一堆女人上赶着倒贴。

    她差点忽视了,她爱的这个男人,可是北城万千少女的梦啊!

    “你……”

    她很想直接问他,你有其他女人了,对吗?

    可是话到嘴边,最后都变成了无声的哽咽。

    她发现嗓子好痛,鼻子和眼睛莫名发酸。

    她好想问,那个女人是谁,你们在一起多久了?

    既然有了那个女人,为什么还要招惹她?

    她心里有好多问题,可最终,没有一个有勇气问出来。

    她担心他的回答都是‘是’,担心他说‘原本这场婚姻就是要报复你’、‘我说过,等我玩腻了你,就会把你像弃妇一般抛弃’。

    这些话,他不是没说过。

    只不过以前听到这些话,她并不像现在这么痛。

    现在拥有他更多的宠爱,拥有他给予的象征永恒的钻戒,她居然发现自己脆弱了。

    脆弱到不想再从他嘴里听到那些伤人的话。

    她的心好痛,痛到快不能正常跳动了。

    “靳北哲……”

    她忽然觉得全身无力,身体开始做冷、抽筋……

    脸上的血色骤然间褪去,额头上忽然就冒出一粒粒豆大的汗珠。

    靳北哲嘴角上挂着笑,想告诉她,戒指要一个月后来取。

    刚准备去牵她的手,便看到她脸色苍白,一副要晕倒的样子。

    他慌了,一把将她抱了起来。

    “南媛,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南媛又开始幻听了,像在母亲手术室外的反应一模一样。

    若离跟她说过,她现在有身孕,不能激动。

    害怕自己再次晕厥过去,她用力地攥紧手,把指甲用力地抠进掌心里。

    感受到一股钻心的痛,整个人的意识才恢复了一些。

    “我没事……来例假了……贫血,容易晕倒……你带我回家吧,回去休息休息就好。”

    靳北哲皱着眉头,已经彻底慌了。

    他来不及去分辨南媛说的话是真是假,抱着她便一路横冲直撞,挡我者死的架势,把人抱了出去。

    把南媛抱上车,给她系好安全带,他驱车一路狂奔。

    南媛强撑着自己,不去想那些难受的事,情绪平复下来,脸色也随即好转起来。

    -

    一路上,靳北哲闯了好几次红灯,他驾照上的分,不知道够不够扣的。

    等到了靳家,仍旧是火急火燎的架势。

    他把南媛抱进别墅时,把佣人们都吓坏了,还以为少奶奶出了什么大事,一个个都胆战心惊,小心翼翼的。

    直到靳北哲把人抱回自己房间,吩咐佣人熬红糖水,拿姨妈巾的时候,佣人们才反应过来怎么一回事。

    少奶奶来个例假而已,少爷这也太小题大做了吧?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黎湘雅从求婚现场回来后,便一直待在自己房间没出来。

    佣人把刚才的事跟她说了一遍。

    黎湘雅顿时扯了扯嘴角,皮笑肉不笑:“靳少还真是疼媛媛呢。”

    “可不是,不过,不妨碍他们吵架的时候分开睡。”佣人嘴角挂着笑,一副吃瓜群众的样子。

    “唉?黎老师,你手指怎么了?怎么一圈勒痕?”

    佣人眼睛很尖,聊天的时候,视线一瞟,便看到了黎湘雅无名指上的一圈红痕。

    黎湘雅赶紧把手缩回,尴尬地笑了笑:“没什么。”

    佣人不好追问,只能旁敲侧击:“黎老师有男朋友了?不过这男的不怎么靠谱,送女生戒指,连人手指尺寸都不知道。”

    “呵呵。”黎湘雅的嘴都快抽筋了,笑得非常尴尬。

    佣人感觉自己把天聊死了,于是指了指厨房:“黎老师,那不打扰你了,我去给少奶奶熬红糖水去。”

    “恩。”黎湘雅点点头。

    看着整个靳家上上下下为了南媛忙前忙后,她不禁捏紧了衣角。

    一个大姨妈而已,有那么矫情么?

    她记得上大学那会儿,南媛来例假还要打两份工呢,那时候怎么是铁打的,这会儿当上豪门少奶奶,身子就忽然娇弱了?

    矫情!

    真会装!

    -

    “红糖水!暖水袋!统统都拿过来!”

    二楼,靳北哲站在走廊上冲楼下吼道。

    佣人们顿时鸡飞狗跳。

    “来了来了!”

    不仅他们来了,傅斯延拎着医药箱,也屁颠屁颠地赶来了。

    靳北哲一声令下,说他的娇妻例假痛地厉害,让他赶紧过来开止痛药。

    “北哥,其实真不用我亲自跑这一趟,吃点布洛芬、消痛灵就好了啊。”

    刚刚南媛痛的脸色苍白,满头大汗,一般的痛`经怎么可能这么严重?

    靳北哲不放心,态度很强硬:“仔细给你嫂子检查,看看有没有办法给她根治。”

    “行行行,我尽力。”傅斯延无奈地应声。

    他和师兄都是全科大夫,什么病都会治。

    不过妇`科方面,并不是他的强项,所以他只能先看看,要真有大问题,那还得上医院挂专科。

    “美人嫂嫂,那咱就先中医把把脉吧?”

    傅斯延把药箱往床边一放,坐到床畔,伸出手。

    可他等了好一会儿,南媛都没把手伸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斗罗之帝剑斗罗〕〔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徐南南帅〕〔赵浪秦始皇〕〔无限辉煌图卷〕〔为了成为英灵我只〕〔黑潮〕〔撑腰〕〔误入歧途苏玥〕〔斗破之开局魂二代〕〔猎谍〕〔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秦云萧淑妃〕〔暗恋成欢女人休想〕〔见龙卸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