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人界掉马甲〕〔重生学神:封少娇〕〔萌妻乖乖:总裁老〕〔五谷丰登小福妻〕〔老婆,你好甜:隐〕〔七零律政俏佳人〕〔仙尊奶爸从无敌开〕〔穿越财富人生〕〔屠魔工业〕〔重生我要当学神〕〔捡到个男神〕〔医路繁花〕〔只锦〕〔无敌从做主播开始〕〔香辣农女:汉子,〕〔王者夫人掉马我掉〕〔天才命师〕〔都市终极魔少〕〔秋声依旧著梧桐〕〔超自然事务管理局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乡村小神农 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 众人之怒
    赵飞雨听了余天的喝问后,再次快语地回答道。

    “那小子并没有被紫色方鼎吞食,他仍然活着。……至于余师弟的护道者们,也全都被他给害死了,不但是我们剑宗的强者,所有进入方鼎山内寻宝的修士,全都无一例外地被他迫害至死。只剩下我们这二十余人,拼死才逃得性命。”

    此言一出,整个崖壁上的修士全都被惊呆了。

    紧跟着,众人的脸上纷纷露出惊疑的表情。

    “这怎么可能?凭他一人,如何能害死数十万名修士?”

    “这太不可思议了,我们绝不相信。”

    “哪怕是至尊强者,也无法做到这一步。”

    “……!”

    各种质疑的喝声,响成一片。

    余天同样紧皱着眉头,眼神阴冷地盯着赵飞雨。

    “宗主,各位道友们,这并不是我胡乱讹撰,这是事实。我这有物证,还有人证。”赵飞雨冲余天以及四周的众修士抱了抱拳,面色肯定地道。

    说完后,她将魔昊那枚玉简取出,递给余天。

    余天接过,灵识迅速扫了进去。

    下一刻,他的眉头微微皱了皱,眼瞳中也露出一丝疑惑之色。

    不过,这丝疑惑之色很快就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无比阴冷的神情。

    “这个畜牲,真是罪大恶极,天理不容,本宗今日定要将他碎尸万段,替修杰、以及那八十余万惨死在他手中的修士们报仇雪恨。”

    余天面目狰狞,杀机腾腾地怒喝道。

    同一时间,他散出一股极为强悍的灵力,注入玉简内。

    “嗡……!”

    玉简顿时绽放出一束白芒,很快,里头的画面清晰地显露在白芒之上。

    这一刻,崖壁上所有人全都清楚地看到陆凡迫害无辜修士的画面。

    整个崖壁顿时沸腾起来。

    “竟然真是那个小畜牲干的,真是太恶毒了!”

    “那……那是我们无极谷的弟子,居然全都被他害死了!……我们无极谷在此发誓,一定要杀了他,替同门报仇……!”

    “还有我们青炎门,誓杀此贼!”

    “还有我金刚门……!”

    “还有……!”

    几乎所有人全都在画面上,看到各自的同门惨死当场。

    所有人的脸上,也在这一刻露出无比憎恨、暴怒的表情,一股股可怕的杀气也跟着弥漫开来,笼罩在整个崖壁之上。

    当然,也有一些人的脸上露出惊疑不定的表情,比如楚弘义、杜富贵,以及那名太上长老……。

    “来人,速将此玉简拓印十万份,传给五大洲域所有进入方鼎山的门派,本宗要让那小子身败名裂,哪怕是死了,也要让他永世承受恶名。”余天阴冷地喝道,并将手中的玉简弹给一名剑宗长老。

    “是!”

    那名长老不敢怠慢,急忙转身离去。

    “宗主,各位道友,除了玉简之外,我还有人证。”赵飞雨再次朝众人抱拳道。

    随后,她朝身旁的颜童使了个眼神。

    颜童不敢拒绝,连忙走上前。

    “各位道友,我是如意宗的亲传大弟子,也亲身经历了玉简里九死一生的事情,陆凡勾结方鼎山内的阴魂,无比残忍地迫害数十万名修士,简直是丧心病狂。要不是赵师姐与少主等人舍命相救,那我肯定也死在他们的手上了。”

    “颜道友说得都是实情,我等也是运气好,提前躲避到偏僻的角落处,这才逃过一劫。”魔昊目光一闪,快步上前,趁势说道。

    有他们俩人作证,几乎所有人全都深信不疑。

    众人的脸上全都是一副咬牙切齿,暴怒不已的表情。

    不少人甚至取出传音玉简,将这个消息传回宗门。

    哪怕连杜富贵也露出阴冷的神情。

    原先他发现画面中的陆凡似乎有些不对劲,可听了颜童的话后,也开始打消了疑虑,相信这件事情。

    只有楚弘义仍然皱着眉头。

    他想了想后,突然开口道。

    “既然陆凡害死了如此众多的修士,可为什么他们的命简没有破裂呢?”

    他这句话让众人纷纷一愣,随即,众人开始查看、或是询问各自弟子命简的情况。

    果然,几乎有一大半弟子的命简是完好无损的。

    众人当即又露出疑惑的表情。

    这是怎么回事?

    魔昊瞪了楚弘义一眼,急忙快步走上前,运起修为之力,大声道。

    “刚才的画面大家都看到了,陆凡只是利用恶毒的阵法拘走所有修士的灵魂体,并未马上害死这些灵魂体,所以他们的命简自然是完好无损。不过,谁也无法保证,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陆凡不会对这些灵魂体下死手。”

    众人一听,顿时明白过来,

    他们的脸上也跟着露出焦急之色。

    “陆凡现在在哪?我们应该尽快杀了他,救出所有的灵魂体,以免遭到他的毒手。”

    “不错,尽快将他找出来,杀了他,救出我们的同门。”

    “杀了他。”

    “……!”

    这时,余天那阴冷无比,且又穿透力极强的声音突然响起。

    “大家放心,方鼎山的七日之限已过,那小子很快就要出来了,到时本宗定会将他斩于剑下,解救出所有被困的灵魂体。除此之外,合欢宗境内的青石寨也是那小子的地盘,本宗也会以最快的速度踏平那个肮脏之地。”

    他一边喝道,一边举起仙剑,煞气冲天。

    众人听了之后,心中大定。

    有余宗主替他们出手,陆凡必死无疑。

    甚至有不少修士目光微闪,迅速高举起手臂,

    迎合着大喊道。

    “余宗主,到时踏平青石寨,请带上我们青炎门!”

    “还有我们追风楼!”

    “还有我金刚门!”

    “还有我九星帮!”

    “……!”

    随着他们的喊声响起,越来越多的门派纷纷加入其中。

    所有人都心知肚明,此举可是讨好剑宗的大好机会,大家都不想错过。

    余天高扬起脑袋,嘴角上弧,露出狰狞无比的阴笑。

    这就是他们剑宗的威望。

    只要他蹬高一呼,整个东玄域所有宗门都得赶紧响应,陆凡竟然敢杀死他的独子,简直是活腻了。

    这一次他不但要杀死陆凡,铲平对方的一切,而且还要趁机壮大剑宗的势力,最后一举灭掉合欢宗,甚至是吞并药宗。

    反正余修杰已经死了,他与药宗再无瓜葛。

    魔昊、赵飞雨,以及黑白双煞等人,也在暗中露出奸计得逞的阴笑。

    唯有楚弘义更加确定,这件事情有问题。

    不过,仅凭他一人,根本无法与这些怒气冲天,却又亢奋不已的修士们唱反调。

    此时,他只能等到陆凡出来,希望对方能有证明自已清白的证据。

    余天以及所有的修士也都在注视着天堑内的光幕,等待着他们的仇敌现身。

    可让他们没想到,前方的光幕非但没出现任何身影,反而开始迅速缩小。

    不一会儿,光幕便彻底消失了。

    这是怎么回事?

    众人顿时露出惊疑的表情。

    余天的眉头也跟着皱起。

    若是陆凡躲在里头不出现,那他即使有仙剑,也奈何不了对方。

    还未等众人想明白是怎么回事,前方巨大无比的方鼎山竟然开始猛烈摇晃起来。

    “轰隆隆……!”

    地动山摇,轰鸣大作,紫气剧烈翻腾,仿佛整座方鼎山要冲天而起。

    余天眼瞳一缩,急忙向后退去。

    众人纷纷露出无比紧张的神色。

    就在这时。

    “呜!……呜!呜!”

    铺天盖地的紫气,突然开始急剧收缩,越变越小。

    还不到一息的时间,漫天的紫气一下子消失不见了,甚至连天堑之后的方鼎山也跟着消失不见。

    耸立在此数十万年的仙家重宝方鼎山,竟然没了,只剩下一个巨大无比的方形深堑。

    “这……这是怎么回事?”

    “方鼎山上哪去了?”

    “难道它沉入幽冥界了?”

    “幽冥界?……那我们同门的肉身,岂不是永远也得不到?”

    “……!”

    众人面色惊惶,不知所措。

    余天与楚弘义等人,也是一副惊疑的表情。

    方鼎山虽然是仙家重宝,虽然也可以被它的主人随意收缩体型,可想要做到这一步,必须得有大量的仙气支持。

    若是没有大量仙气,即使炼化了方鼎山,也无法随意收缩它的体型,陆凡显然做不到这一步。

    他只是一名散修,怎么可能拥有大量仙气?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续,梦醒千年〕〔龙牙特种兵王〕〔午夜布拉格〕〔大将军传〕〔特种兵之御兽龙皇〕〔我穿越了我自己〕〔杀剑诀〕〔扣篮天才〕〔财运天降〕〔大汉帝祚〕〔豪门暖婚:大叔情〕〔清浊向恶而战〕〔江湖心路〕〔甜妻很撩人:吻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