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医路坦途〕〔暴君自我养成攻略〕〔我有进化天赋〕〔废材修仙录〕〔宋北云〕〔重生嫡长女〕〔黑石密码〕〔大秦之情〕〔重生弃少归来〕〔穿越山贼做皇帝〕〔赘入1988〕〔权臣总想骗我跟他〕〔农家娇娘〕〔您的仇人已火化〕〔半壁文娱〕〔冷王盛宠:娘亲是〕〔大唐暴吏〕〔封魔氏〕〔女总裁的无敌狂婿〕〔狂少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越狱笔记 第七十九章:生死一线(求票票!)
    ,越狱笔记!

    守墓人顿住,脸色铁青。

    不过见到高举的灵石,还是忍住了冲上来的动作,似乎在努力思考,周易到底要干什么。

    周易举着灵石,感受这手掌中传来的一阵阵暖流,他知道自己在吸收灵石内的灵力,这灵力非常纯净,不似在基地吸收的那块灵石,灵力复杂让人浑身撕扯的疼痛,这个几乎没有什么不适感。

    片刻,灵石的光芒已经比之前更为耀眼,周易手一晃,灵石收入储物盒。

    这一切,不过数秒的时间,见灵石没了,那个守墓人瞪眼挥动禅杖砸过来。

    周易朝着水池抓了一下,朝着守墓人吼道:

    “给爷喷,喷死他!”

    整个石室,都是回荡着周易的吼声。

    胖子跟程志站在后面,胖子手里还举着棒球棍,一脸戒备的样子,程志扯住他的手腕,压低声音说道:

    “胖哥,咱俩赶紧先出去,在这里帮不上忙,还让先生分心。”

    胖子一甩膀子,梗梗着脖子瞪眼说道:

    “不成,就留下老大一个,他怎么能对付?”

    程志急了,掐住胖子手臂内侧的软肉,顿时胖子疼得呲牙咧嘴。

    “松手,疼!”

    “就这,能帮什么忙?还不如出去看看头狼回来没有,你没瞧见先生没有落败?”

    胖子眨眨眼,其实他知道程志说的对,但面子还要顾及一二,毕竟他总是以大师兄的地位自居。

    “行,那撤,扫清外面的阻碍,至少逃出去也不至于太过危险!”

    程志点点头,转身二人朝着小洞口跑去。

    就在这时,水池里面的水沸腾了,守墓人的禅杖还没有砸到周易,水池里面已经飞出一股水箭,朝着守墓人的面门射来!

    守墓人一怔,赶紧收回砸向周易的禅杖,横着挡开水箭。

    可水箭是水,如此一挡水箭只是一分为二,一上一下分别朝着守墓人的面门和胯下刺去。

    周易死死盯着水箭,努力用意念控制,此时不坚持,所有人都会死在这里,渐渐的他的唇角已经有血迹。

    守墓人赶紧后退,舞动着禅杖在面前形成一道壁垒,上下两个水箭纷纷化作水滴被打碎,就在这时周易已经再度朝着水池吼道:

    “给爷喷喷喷,喷死他丫的!”

    三道水箭齐发,似乎比刚刚更加熟练,也更加强大,每一只足有小儿手臂粗细,旋转着朝着守墓人攻来。

    刚刚那个水箭,虽然被守墓人击碎,但星星点点的水滴,仿若银针已经刺入守墓人的身上,还未反应过来,第二波水箭已经到了面前。

    守墓人单手竖起放在胸前,咬破舌尖喷出一道精血在禅杖上,禅杖直接挥舞起来,三道水箭被挥舞的一道道禅杖光芒击碎,不过依旧有一部分水滴,仿佛银针刺入守墓人的身体。

    周易咳了一声,他此时有些头晕眼花,完全靠意志力强撑着。

    见到守墓人身上点点血迹,周易眨眨眼,看来这水箭也不是对他完全没有伤害,看来要加倍。

    脑子一转,朝着水池抓取了一下,此时水池中的水已经少了大半,底部的大块石头已经显露出来。

    “赶紧来个暴雨梨花针,给爷喷!”

    随着吼声,水流仿佛点点雨滴喷向守墓人,如若近距离看,那点点水滴,完全是一枚枚银针一样的形态。

    守墓人脚下一踉跄,抬手用力捶打了自己胸口两下,一大口精血喷出,禅杖飞舞将血雾和水针搅动起来,都能听到水滴碎裂的声音。

    就在这时,周易抬起双手,仿佛拧抹布似的,用力扭曲。

    “啊!”

    守墓人一脸痛苦地吼着,身上的铠甲开始下陷扭曲,不过禅杖依旧舞动,仿佛所有的意识都在操控禅杖。

    “啊!”

    周易也吼了起来,用尽自己最后一丝力气,朝着禅杖也用力扭曲过去。

    砰一声巨响。

    守墓人身上的铠甲碎裂,禅杖也断裂成两节,禅杖还有碎裂的铠甲,变得弯曲变形,守墓人身上口中都是血,不断涌出,人仰面摔倒。

    头歪向周易这面,眼中都是震惊,还有不可思议,不过目光也随之黯淡下去,再也没了气息。

    周易也没好到哪儿去,整个人靠着石壁滑下去,肩胛骨被石头顶着,非常硌得慌,但是他一丝力气都没有。

    目光下移,看向自己的手,刚刚扭断禅杖后,似乎那力道让自己的手指都断裂了,想张口呼救,可口中都是血腥气,一张嘴喷出一口血。

    能感受到,意识渐渐涣散,周易有些后悔,难道今天要挂在这里?

    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过了一会儿,程志探头进来,毕竟这里面已经没了动静,如若守墓人杀了周易,他们早死了,毕竟是签订灵魂契约的奴隶。

    若是重伤周易,守墓人至少会追杀出来,等了一会儿,没见到人也没听到动静,他们也壮着胆子进来查看。

    看到靠在石壁边缘的周易,程志吓了一跳,胖子从后面挤进来。

    “到底咋样,你倒是说句话啊?”

    程志指着周易,一时间有些语塞。

    “先......先......先生......”

    胖子看到如此样子的周易,直接冲过来,刚要伸手,程志在后面喊道:

    “先生似乎受伤了,先别碰他!”

    胖子点点头,脸上带着担忧的神色,毕竟所有东西都在周易身上,他倒是想给周易检查一下,可完全不懂。

    程志拎起地上遗落的那把刀,朝着守墓人跑去,走到近前,踢了守墓人一脚,守墓人身上的铠甲全碎了,禅杖也被扭成一个奇怪的形状,而且还折断了。

    身上的衣衫,也到处都是破损的口子,身上裸露的地方,密密麻麻都是小伤口,仿佛被数千把小刀割开的,眼睛瞪得老大,盯着周易的方向。

    见人不动,程志蹲下,试了试守墓人的颈部,没有脉搏。

    就在这时,这个守墓人的身体开始变得干瘪,就像漏气的气球,眼看着整个人干瘪成干尸的样子。

    程志吓得不行,倒退两步。

    不过守墓人那还没完,成了干尸的样子,依旧在萎缩干瘪,最后像是灰烬一样化为乌有,如若不是亲眼所见,程志觉得不敢相信,这样的事会在眼前发生。

    不知是微风吹过,还是那守墓人真正的尘归尘土归土,一切都消失殆尽之后,在灰烬下方有一株紫色的小花。

    程志弯下身子,仔细观察。

    那紫色的小花,看起来非常幼小。

    要知道这里他们刚刚进来的时候,可是什么都没有。

    别说花,就连一片绿叶都没发现,这紫色小花似乎就是刚刚那个守墓人死去才出现的。

    这个世界太诡异了,一切事情,完全超出了程志的认知。

    如此出现的一朵花,到底是什么他无法判断,想了想程志用手中的刀,将那一株小花连根挖出来,捧着跑回周易身边。

    胖子依旧蹲在周易身侧,脸上的担忧不作假,刚才他们两个出去也查看了外面,头狼没有回来,不过外面风雨交加,眼下这里还算安全。

    胖子瞥了一眼程志,看向他手中,虽然石室中,那个碎裂的手电筒的光芒不是很亮,也能看清是一株花,胖子一脸疑惑。

    “大程子啊,老大都这个模样了,你挖回来一株花有个屁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