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不想继承万亿家〕〔富婿奶爸〕〔太初符神〕〔君逍遥拜玉儿〕〔穿越山贼做皇帝〕〔DC家的骑士〕〔医武高手秦君叶婉〕〔成神从败家开始〕〔进击的大唐驸马爷〕〔我有无数分身〕〔魔帝,丹尊她又作〕〔从士兵突击开始崛〕〔我想做幕后黑手〕〔从火影开始做幕后〕〔别装了我知道你是〕〔至强神诀〕〔乘风少年〕〔吴峥〕〔重生之传奇农夫〕〔一界六道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越狱笔记 第九十章:国师大人(求票票)
    ,越狱笔记!

    周易赶紧松开手。

    之前,光去惊讶在屋顶的事儿,苏菲亚一说,才发现自己的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顺着她的腰上移,摸着两团柔软。

    “抱歉!”

    苏菲亚摇摇头,似乎一点儿也不在意。

    “比较而言,你骂我是瓦尔德内的情妇那句,更难受一点。”

    周易一头黑线,今晚这是批斗大会吗?

    “当时真的不知道,为了活命,我也是尽可能保证自己的性命,这事儿咱能不提了吗?”

    苏菲亚点点头。

    “行,不说了,你感知一下吧,这里是城主府的后院,具体那位少爷在哪儿,我一时间找不到位置。”

    周易收起心思,看了眼脚下的房屋。

    这个院落占地面积非常大,一道笔直的通道,将整个院落分成前后两个部分。

    前院没有什么灯光,后院也是在各个院落门口有人掌灯守夜,房间也都是黑着的。

    似乎只有东院,房间亮着。

    周易这次没有闭眼,只是集中精力努力感知各个房间,从脚下这个开始。

    这是院子中心,里面呼噜声震天,一个男子抱着一个女人正睡着。

    周易微微蹙眉,那人看着似乎有五十多岁,估计是城主本人,可儿子不是重伤了,他怎么睡得如此沉?

    周易没停顿,继续将西侧的院落扫了一遍,这边算是比较安静的,二十多个女人,都单独睡下,不用问这是城主的妾室们。

    周易看了一眼东院的位置,戳戳苏菲亚的手臂。

    “往东挪挪,这里距离太远,感知不到。”

    苏菲亚没废话,再度拎着周易腰间,直接朝着东侧跳了两栋房子,正巧下面有巡逻的经过,周易屏住呼吸,人过去之后,周易才看了一眼。

    这些侍卫,应该只是来回巡视这条通道,并不进后院。

    看着斜对面的那个亮灯的房间,周易赶紧再度集中精力,这回没等探查到房间内,就听到里面传来了痛苦的呻吟声。

    “哎呦喂,疼啊不能碰!人还没找来吗?”

    “少爷忍忍,这箭不能碰,他们传过来消息,要天明十分才能到,小的已经派人在途中接应了。”

    “啊......忍不了啊,疼啊!”

    此时,周易神识探入房间。

    这里非常豪华宽大,房间正中是一个软床,上面躺着一个男子,一条腿没穿裤子,在大腿根的位置,能看到一节黑乎乎的东西插在那里。

    看到位置,周易都觉得胯间凉飕飕的,如若这只箭朝中间偏四五厘米,那真的是直接可以送进宫了。

    周易屏气凝神,收起乱想的心思,毕竟之前在马车上感受到危险的气息,可这会儿什么都没有,这让周易感到诧异。

    房间溜了一圈,没发现隐藏的人,或者什么东西,周易有些纳闷,如若说回来,那东西应该跟这个少爷一起回来的,这会儿去哪儿了,难不成也蹲在角落观察?

    这个想法让周易一哆嗦,赶紧收回神识,左右环顾了一周。

    苏菲亚没明白周易的意思,也凑过来。

    “怎么了?”

    周易摇摇头。

    “说不上,刚刚房间查看了一圈,只有那个城主少爷和一个仆人在,之前危险的气息,还有程志发现的木系灵力我都没有发现,不过他们似乎在等人,那些可以救治的人要天亮才能到。

    而我怀疑,之前感觉危险的气息,或许就跟我们一样,趴在某个阴暗的地方,伺机而动,至于目标是我们,还是那些所谓行刺的人,我就不知道了。”

    苏菲亚也左右看看,除了一片黑暗,还有寒冷的风,别的完全感知不到。

    “等等吧,这个位置还算安全,即便有人发现,我们还能从窗口直接进入二层,从对侧也能逃走。”

    周易点点头,看了一眼苏菲亚,心里还是有些不解。

    “你说过,不能让任务世界的普通人,看到我们清理这些觉醒人的过程,那如若这些觉醒人正在作恶呢,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不做理会?”

    这个问题,让苏菲亚愣住了。

    似乎从没有人问过,凡是遇到类似的情况,天选者或者奴隶,都是想着怎么用最小的代价,铲除觉醒人。

    至于他们残害谁,那些人是否死了活着,还真的没有在意过,只有基地的法律里面有所规定,可这样的法律大家都睁一眼闭一眼,只要成绩好,别的都忽略,之前跟周易说也是提醒他一下。

    看着苏菲亚惊讶的表情,周易有什么不明白的,显然这是最不希望的那个答案,他微微叹息一声。

    “我一直以为,天选者还有基地,对于每个任务世界来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管辖这一方天地,还能掌控那些不和谐因素的生死。

    就像这个世界的危险气息,虽然以我的能力,或许不能跟他抗衡,但是我想知道他是什么东西,至少之后有人过来铲除他,也能知道些信息,不至于向我们一样,俩眼一抹黑。”

    苏菲亚一挑眉。

    “在基地久了,人味儿淡了,你这番话如若说给瓦尔德内听,他会觉得你脑子有病,至于那些天选者,也都是去过很多基地,能力一般,还眼高于顶,他们更冷漠。

    不过你今天是怎么了,怎么还这样感慨起来了,想怎么做就直接做好了,最不济我们也能通过传送盘回去,这里搁置就好,你这感慨来的有些太快了。”

    周易尴尬地笑了笑,叹息一声。

    “我可不是什么圣母,更没有想着随时救人的意思,就是矫情一下,刚刚那一刻就有这么个感受,觉得基地这些规定很操蛋。

    空有这些规矩也没人遵守,有什么意义,现在我也跟你打个招呼,一会儿我也不遵守了!”

    苏菲亚目光横落在周易身上,这人今天矫情的厉害,不过该他出力,也不能深究,就像周易刚才说的,基地有些规矩确实很操蛋。

    “这里不是基地,这个任务世界也没有人能监控,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不用当我是副领主,这样总行了吧?”

    周易笑了,看了一眼苏菲亚,矫情过后还是很舒服。

    在五行墓出来,真心想离开,而苏菲亚执意要过来看,他也没强求,这会儿危险的气息找不到,还总觉得周围有人盯着,这感觉让周易有些情绪上的波动。

    “趴在这里,我盯着下面。”

    苏菲亚倒是听话,术业有专攻,她打架还有体力上没问题,但这样的搜索,没有基地的各种监控,她就是瞎子,老老实实听从周易的建议。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下面那位城主少爷吼叫的声音,听起来愈发惨烈。

    周易摇摇头,这个位置是腹股沟,长时间失血,还有这样的损伤不处理,这条腿恐怕也难保。

    就在走神的片刻,一阵阴风呼啸而来,周易抓着苏菲亚的手臂,赶紧贴在瓦片上,屏气凝神,不敢发出一点儿动静。

    随着那阵阴风飘过,一个戴面具的黑袍男子,直接迈步进入城主少爷的房间,那个仆人看到来人,赶紧跪倒匍匐在地。

    “国师大人,您总算是回来了,我家少爷疼得厉害,这会儿喊叫的声音都小了。”

    说完这句话,那个仆人身上脸上已经都是汗。

    周易能体会,应该是那种臣服敢,让人如此难以抗衡吧,就像当时在基地醒来,瓦尔德内升入三级的时候,他虽然不能动,可也想跪倒一样。

    那位被称为国师大人的男子,迈步进入房间,直接走到城主少爷的床边。

    周易都不敢探查,只能透过瓦片的缝隙,朝里面看,毕竟这人身上危险的气息一直都在。

    就在此时,这位国师朝着床上伸手,那位城主少爷颤抖着吼叫一声,人软塌塌地倒在一侧,血仿佛喷泉一样,喷涌出来。

    如此突然的动作,那个奴仆跪着爬到床边,不断的摇晃床上的城主少爷。

    “国师大人,国师大人!少爷不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全职艺术家〕〔太子妃拒绝争宠〕〔这个诅咒太棒了〕〔万族之劫〕〔都市隐龙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