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月千澜君墨渊〕〔废后她命中带煞〕〔谋君心废后倾城又〕〔锦绣医妃之庶女凰〕〔楚千尘顾玦〕〔太极经〕〔入赘王婿〕〔太极医仙〕〔叶凡唐若雪.〕〔天降娇妻霸道宠〕〔强婿当道〕〔农家媳妇有点甜〕〔豪门废婿〕〔王婿〕〔叶飞袁静〕〔全能女婿〕〔医婿〕〔王婿〕〔王胥〕〔苏云喜程越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越狱笔记 第九十一章:隐情(求票票!)
    ,越狱笔记!

    “国师大人,国师大人!少爷不动了!”

    黑袍男子抬起一脚,直接将那个奴仆踹开,手上的动作没有减缓,腿上插着那只黑乎乎的东西,被他直接用手吸出来。

    飞出来后速度不满,直接甩到房梁上,这才旋转一圈儿,撒着血滴,直接落下。

    这样的动作,周易看清了,这根本不是什么箭矢,而是一根树杈削成的箭矢形状,尾部插了几根羽毛,怪不得刚刚没发现。

    不过这根树杈飞起的时候,周易能明显感到,树杈上有木系属性的波动,不是这根树杈本身是什么灵石,而是随着树杈晃动,那阵波动越来越弱。

    周易瞬间动了心,这是怎么做到的?

    如若可以这样做,是不是找一把弓箭,只要将吸收的灵石属性涂抹在上面,这就可以当做超级厉害的武器使用了?

    正在他想着,那个黑袍国师,已经俯身似乎操作着什么,周易正好是看到他背影的方向,此时血似乎不喷了,看来还是给这个城主少爷做了止血。

    那个被踹的奴仆,没敢再说话,只是抱着不能动的右腿,赶紧让自己跪好。

    黑袍国师转身,看向地上的奴仆。

    “叫人进来打扫一下,准备水洗漱,然后给他喝点儿热汤,这就死不了了。”

    那下人屁颠颠地跑了,房间内就剩下这个黑袍国师和昏迷不醒的少年。

    周易眨眨眼,难道这个国师要偷东西,将人支开?

    就在这时,苏菲亚凑了过来,周易赶紧抬起手指,毕竟缝隙就那么大,也不敢探查,这个人身上的那种危险气息太吓人,周易稍微碰触都觉得窒息一样。

    苏菲亚瞥了一眼,并没有别的动作,随后蹙眉似乎陷入思考,周易看得真切,苏菲亚这个样子,难道她认识这个国师?

    周易询问的目光,苏菲亚看到了,只是微微摇头,没有解释。

    门口传来声音,很多下人鱼贯而入,将房间清理干净,给城主少爷也包扎了伤口,随后送来水黑袍国师洗了手,坐在一侧,食物都放在桌案上。

    再度挥手,房间内的下人都走了。

    黑袍国师看着正前方,拿起那根树杈,仔细端详了一遍,突然动作一顿,朝着周易他们藏身的方向看过来。

    “既然来了,就进来吧,怎么还需要本尊去请?”

    周易吓得一哆嗦,不过他反应速度很快,抓着苏菲亚的手腕,捂着她的嘴巴,苏菲亚不明所以,稍微一顿才明白,这是让她憋气的意思。

    赶紧点点头,周易这才松开手,能力稍微强大的人,都能感知到附近人的气息,周易和苏菲亚是一直蹲在这里,更是屏气凝神,所以那个黑袍国师没有发现。

    等待片刻,一个女子的声音响起,随后轻飘飘落在房间内,跟冬天的雪花落地一样,轻盈没有声音。

    一袭嫩绿色衣裙,仿佛仙子一样,看着那么无害,不过周易知道这人的能力可不容小觑。

    “没想到,万州城城主家如此大的手笔,竟然能请得动国师大人亲自来医治,看来我来得不是时候啊?”

    黑袍国师看不到面容,只是朝着女子一摆手,那根树杈已经稳稳地落在女子手中。

    “废话真多,你的手段一点儿都没有长进,说说吧,为何伤他?”

    女子拢了拢头发,万种风情地瞥了黑袍国师一眼,不过压根不敢凑近,只是依偎在一张椅子上。

    “这位城主少爷好色成性,动了不该动的人,我这也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只是没想到国师大人竟然守护他,那么我也没什么好说的,该给的教训已经给了,我走便是。”

    认怂的话,说得如此柔美,还带着那么一丝丝遗憾,周易的目光都被吸引了,就在这时,苏菲亚掐了一下周易肋间的软肉。

    周易一哆嗦,侧头看向苏菲亚,苏菲亚朝着那个绿衣女子扬扬下巴,抬手在颈间横着比划了一下。

    这个动作让周易有些不解,不过再看下去,瞬间明白苏菲亚的意思,因为此时绿衣女子已经开始退去外袍,一抹香肩裸露出来,朝着黑袍国师扭着身子小心靠近。

    在国师腿边,不再向前,只是双手攀上黑袍国师的腿。

    苏菲亚的打断,让周易已经有了警觉,即便如此,看到这一幕还是呼吸一滞,心脏狂跳起来。

    他瞬间明白,这绿衣女在使用类似媚术,想要勾引这位黑袍国师。

    在现代,别说看到女子的香肩,就是蛮腰和大白腿也是常见,哪个成年男子没看过*****。

    可那个绿衣女,就这样几个简单的动作,让一贯淡漠的周易,都觉得血脉喷张,这样的能力虽然偏门,可是极具杀伤力。

    黑袍国师抬手挑起绿衣女的下颌,看着媚眼如丝的绿衣女,只是呵呵笑了两声,手腕一翻,已经将绿衣女的脖子捏在掌中。

    一阵骇人的气息,瞬间炸裂开。

    周易扶着瓦片,努力控制身体的颤抖,稍微侧目苏菲亚也好不到哪儿去,也是咬着牙忍着这种威压和不适。

    “呵呵,谁给你的胆量,敢朝着本尊使用媚术,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一个木系术法修行者,不好好修炼术法,竟然用媚术偷袭,你说本尊该如何处置你?”

    绿衣女子此时已经没了之前的淡然,抓着黑袍国师的手,努力想要挣脱,不过怎么可能,一切动作不过是徒劳的。

    黑袍国师似乎松了一些手上的力道,绿衣女不断咳嗽起来,这回老老实实跪在黑袍国师面前。

    “国师大人明鉴,叶青只是仰慕国师大人,绝对没有别的意思......”

    黑袍国师松开手,制止了她的话。

    “本尊,不喜欢废话,谁指使你来的,跟我说实话。”

    绿衣女脸上都是惊慌的神色,这会儿没了之前的妩媚样子,将衣衫整理好,跪在黑袍国师面前,赶紧磕了三个头。

    “国师大人,叶青没有说谎,您可以唤醒城主少爷伍文才来对峙,他半月前去郢州城,带回来一个女子,将其玷污后圈进在后院。

    因为惊吓,这个女子已经神志不清,虽被救出可以经无从医治,她父亲是青城山的大长老许石青,命我等过来查明原因,让肇事人付出代价。

    因此,才在戈壁滩上设了阵法,毕竟这万州城我们是不敢造次,只是等待伍文才出去,没想到他倒是配合,带着一众人去狩猎,这才被我射伤。

    国师大人明鉴,我们只是希望惩治此人,并未要其性命,我这会儿过来,也是看看人是不是有事儿,想要取回灵木。”

    绿衣女声泪俱下,这番话在周易看可以算是无懈可击,当然知道这是她在自我开脱,可那位黑袍国师动都没动。

    “说完了?”

    绿衣女看着黑袍国师的反应,赶紧微微颔首,抬起袖子擦了一下眼泪。

    “就是这样的过程,叶青只是过来看看伍文才的伤情,如若是想杀人,没进来之前就丢毒粉了,这样岂不是更加安全?”

    这句话起了效果,黑袍国师微微点头。

    “天明后,将那个疯癫的女子带过来,我给她看看,现在带着你的灵木赶紧滚,我不保证下一刻是否改变心意。”

    绿衣女一哆嗦,赶紧抱起地上丢着的那根树枝,朝着黑袍国师失礼,退后了两步抬头说道:

    “不知是伍文才,还是城主大人,知晓我们带人过来,傍晚的时候全城的客栈都在搜索,天明后想进入城主府太难了,如若国师大人不弃,可否移步城外,人就在外面。”

    黑袍国师站起身,朝着绿衣女一挥衣袖,一团黑雾将二人包裹起来。

    “带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