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越狱笔记 第一百一十四章:少废话,受死【为盟主八一大表哥加更2】
    ,越狱笔记!

    周易笑了。

    记得当时许石青回到青城山的时候,他也用冰箭威胁过,他们更是伸手摸过,姚天赐许石青都没事儿。

    而到了蓝袍女这里,刺入身体,就这个样凑效。

    看着似乎跟感染了什么超级病毒一样,整个人这么快就被掏空了。

    想到他的金系属性,还有空间系和精神系的能力,周易似乎明白了什么。

    难道是因为他学得比较杂,使用术法的时候,看着是单一,可实际使用出来并不是。

    卧槽,复方合剂就是比单一配方效果好,绝对不接受反驳。

    “想知道,我用的什么术法是吗?”

    老妖婆一双毒舌般的眼睛,盯着周易,虽然没说话,可目光中的疑问显露无疑。

    “少废话,直接说,你修炼的日子不长,更没服用什么增长功力的药剂,按理说没有这样的能力,难道那个老不死的老东西,传你什么秘法或者禁术了?”

    周易摇摇头,撩了一下头发。

    其实,是利用这个动作左右看看,苏菲亚去的时间可是不短了,这外面怎么一点儿动静没有啊?

    放火,也不用这么久吧?

    难道,他们出事儿了?

    手背到身后,摸了一下柱子外面,直接被弹回来,手指仿佛被电到一般,估计是那个老妖婆也制造了结界,可照着这个样子他也出不去了。

    这个想法,一瞬间让周易有些心慌。

    这个世界可是本体过来的,想要回去,必须自己主动传送,靠着基地抽取是回不去的。

    也就是说,至少要找一个平坦的地方,没人打扰才能完成,现在是做不到。

    如若他们几个出事儿,周易也回不去了,此刻要吸引二人的注意力,打架是免不了,绝对不能心虚,不能慌。

    侧头瞥了一眼老妖婆,周易笑了。

    “禁术不会,秘法也没学,只是我学东西比较杂,什么都有一点儿,不过这个可不是你们那种老而不死吸食魂魄的苟活,或者恶心人的禁术,都是正统的术法,怎么样你想试试?”

    老妖婆深吸一口气,似乎隐忍着自己的怒火。

    她确实对周易感兴趣,这个也只限于他是青城山于宗主的传人,当年那个少年是多么骄傲,就像眼前这个小子这样,这会儿也灰飞烟灭了。

    让若晴去青城山,只是想要控制住青城山,并未想要了那人的性命,可没想到他竟然还是那样刚烈。

    见不到那个人了,就跟这个小子比划两下,也是不错的。

    “那就比划试试吧,这么多年了,即便是于老头都不敢这样跟我叫嚣,没想到你的能耐不怎么样,胆气不小。”

    周易笑了。

    拖延时间,最好的方法就是说废话,这个胖子最擅长,不过扎心聊天周易倒是很擅长。

    “横竖就这么点儿事儿,你呢见到我,估计想要老宗主了,当年他跟我一样英俊吧,不过他还是被你搞出来的什么活死人,给逼得同归于尽。

    我有几斤几两自己清楚,您呢也别这样吓唬我,试试还是可以的,别的我不知道,邪不压正这样的口号也没意思,咬我一口,让你硌掉牙还是能做到!

    不过你千万别张嘴咬,我这人别的毛病没有,就是有点儿洁癖,真的嫌脏!”

    老妖婆笑了。

    此时,怒火已经到了顶点。

    不过她不得不承认,周易说得是实话,这样的术法确实让人头大,而且吃着硌牙,弄不好还被撕掉一块肉,可现在必须解决这个小子。

    “这么嚣张?硌牙好办,我就将你的骨头都捏断,牙都拔掉,我看看,是你的骨头硬,还是我的手硬!”

    老妖婆身子一索,从白骨床边飞下来。

    俯冲着朝周易飞过来,身上黑色的羽毛披风仿佛长在身上似得,一伸手展开如同翅膀,两只枯爪朝着周易的脸抓过来。

    周易一翻身,从横梁上跳下来,直接朝着白骨床的方向一纵身,躲开老妖婆的爪子。

    可这不过是虚招,在空中的老妖婆,以一个极为怪异的姿势,直接转身,像蛇一样绕过柱子,追着周易奔来。

    就在周易落地的时候,她已经追了上来,这样的速度还有身法,跟周易完全不在一个档次。

    周易转身的时候,两只手中都捏着六七个冰箭。

    这是刚刚来回逃跑的时候,积攒下来的,双手左右伸展开,朝着老妖婆挥去六七根,另一只手中的冰箭,全都朝着蓝袍女丢去。

    此刻,周易所站的位置,就在白骨床的下方。

    而蓝袍女,就在他的脚下两米远,近距离突然攻击,蓝袍女压根没有反应过来,毕竟她此刻已经重伤,完全没有反抗的力量。

    “啊!!!”

    蓝袍女仰头惊呼,六根冰箭,分别刺入她的心脏、咽喉、腹部、头部,整个人直接被六根冰箭钉在地上,浑身不断抽搐。

    老妖婆不断闪转腾挪避开冰箭,毕竟刚刚蓝袍女身上的损伤,让人记忆犹新,这也是周易让人忌讳的地方。

    落在地上,老妖婆这才看向蓝袍女。

    一团团黑气,从蓝袍女的身上散发出来,整个人仿佛被抽空了生机的枯树枝,萎缩成干瘪的一坨,屈膝仰头张大嘴巴,即便成了干枯的树枝样子,脸上惊恐的表情却保留着。

    老妖婆稳住身形,没有去救蓝袍女,一切来不及了。

    她万万没想到,跟自己争斗都困难的周易,竟然朝着蓝袍女攻击,玩儿了一个声东击西。

    原本重伤的蓝袍女,根本无法抵挡这样的冰箭。

    直接没了生机,魂飞魄散。

    “好歹毒的心思,于老不死的不是名门正派吗?怎么教你这样的东西?”

    说着老妖婆一扬手,一团黑乎乎的雾气,朝着周易席卷而来,越是靠近浓雾越黑,里面带着嗡嗡的声音。

    周易的盾,还没有练成,这时候想做别的做不到。

    只能用后背生扛着浓雾的撕扯,赶紧飞身而起,抱着柱子绕圈,让浓雾散去。

    连滚带爬,算是躲避了浓雾,可身上的衣袍已经被撕扯的成了布条,后背仿佛被大锤砸了一般,胸口一阵憋闷,嗓子眼全是咸腥的味道。

    周易张口咳了两声,抬起袖子一擦,果然已经带着血迹。

    看着恼羞成怒的老妖婆,周易虽然还想咳嗽,突然觉得值得了。

    没了最适合的魂魄,这复活至少是缺少配方,短时间弄不齐了,也不知道黑袍国师的残魂,是不是能熬到准备齐的那一天。

    “呵呵,生气啦?一个徒子徒孙而已,你刚刚不是还要吸了她的魂,我只是帮她一把,早死早托生。

    哦不对,这个对于她来说可不是死,毕竟不是活人,她早已经被你炼成活死了,还是早点儿魂飞魄散的好,也能不再受苦被人操控,是吧?”

    老妖婆抬脚,踢开地上枯枝一样的残骸,哗啦一下残骸崩塌,一切化作齑粉。

    “没关系,毁掉了这个鼎炉,你来顶替更好,让我抓住你,将你制作成活死人,我觉得不比若晴她们差。”

    周易一缩脖子。

    这话听着真的很渗人,死了还不安生,要被人当傀儡操控,这可不好玩。

    他赶紧摇摇头,死死盯着老妖婆的脚下,观察她每一步的变化,防止突然袭击,可嘴上却不依不饶。

    “别,正邪不两立,虽然我没觉得我是多么好的人,可跟你比,跟幽冥山的所作所为比,我还真的算好人,这就叫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吧。

    你觉得,让黑袍国师控制梁皇,就能掌控梁国?

    想多了,来幽冥山之前,我就跟武王商议好了,对外宣称,梁皇暴毙他即刻继位,怎么样这个安排,你满意吗?”

    梁皇的消息,除了死去的蓝袍女,还有那只秃鹫,就剩下她知道,这会儿被周易一番语言攻击,整个人浑身颤抖,气息不稳。

    “少废话,受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我的1990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