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越狱笔记 第一百三十一章:石蛋蛋的怒火
    ,越狱笔记!

    这句话让周易心里一动,启动印记?

    其实他压根没想过这些,只不过当时是病急乱投医,不知道怎么处置罢了。

    解释是没有意义的,跟石蛋蛋讲道理,这是枉然。

    缺氧的感觉让周易非常不适,费力地挤出几个字。

    “我死了就没有灵石了?”

    “呵呵......多一座石像而已......”

    虽然嘴上这样说着,周易脖子的束缚缓解了很多,周易知道这个石蛋蛋就是恐吓他,那样多的石像,说明什么?

    至少说明一点,他在尝试吸收灵石,不断让自己变强,或许是脱离石头,可一次次都失败了,即便这样不还是找到自己。

    不是周易有多优秀,而是他和石蛋蛋之间一定是有什么关联,或者类似血型匹配之类的原因,所以他在隐忍。

    “我不一样,至少跟那些石像不一样,我在2000世界藏了三十多块灵石,如若你能感知我的记忆和思维,应该知道我没撒谎。”

    啪嗒,周易被丢在沙滩上。

    周易捂着脖子不断咳嗽,仿佛要把肺咳出来似得,躺在沙滩上缓解了好一会儿,周易才爬起来。

    看向虚空之中,用沙哑的嗓音吼道:

    “我刚刚吸收灵石快要爆炸的时候,你出手拦截不就行了,搞得我自己差点儿被撑爆,你放心,也别着急,其实我们都计划好了。

    这两天就去云南,看看这个世界是否能找到灵石,我有个奴隶已经总结了一套经验,我想我们方法对了,地点对了,找到灵石是早晚的事儿。”

    似乎海浪没有之前暴虐了,周易刚要微微松口气,整个人被抓起来,随后丢出去,直接砸在那些石像脚下。

    这一摔,让周易呼吸一滞,不知道肋骨断了没有,反正胸口还有肋间疼的让人冒冷汗。

    还未爬起来,周易再度被抓起来,这次被抛得更高,直接砸在石像上,石头碎裂的声音不绝于耳。

    随后啪啪啪,连续七八次这样的摔打,只是砸碎了一些石像,周易手指动了动,依旧努力爬起来。

    忍受着脑海中天旋地转的感觉,周易五脏六腑似乎都移位了,额头的鲜血汩汩流下来,顺着脸颊和脖子流到周易的胸口,衣襟一大片被染红。

    张开眼,周易的左眼已经被染成鲜红的颜色。

    这样一个空间,看不到人,只能受制于人,周易也火大,你发火至少知道为啥对吧,不能上来就一顿砸。

    周易一挥手,左右各抓着一把冰箭,不知是因为在这个空间,还是什么原因,冰箭已经成了黑色。

    伸手朝着虚空,将这十二支冰箭丢了出去。

    就这样一个动作,周易随后就跪在地上。

    肋骨胸骨还有头都非常的疼,右腿应该也断了,不过现在最疼的是手臂,他的手臂整个被反剪,就像拎小鸡似得,捏着两只膀子,被悬在半空中。

    周易尝试着蹬踏,脚下踢到石像,他不想成为那些石像中的一员,死亡的恐惧从来没有这么近过,周易吼道:

    “我做错了什么?或者说,你希望我做什么,你倒是说啊,不说让我猜,这是合作的态度?如若真看我不顺眼,那就杀了我,来啊动手啊!”

    随着最后一个‘啊’字吼出来,周易身上的六芒星光环也随即旋转起来,他没有去操控,其实也不知道怎么具体操控,但印记越来越亮,越来越显眼,让整个黑暗的空间撒上一层光。

    周易这才发现自己胸前的变化,毕竟这会儿被拎小鸡的姿势拎着,头下垂能看到胸口的六芒星。

    六芒星外围的光环,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光芒也越来越亮,之前闪现过的符文,再度出现,束缚周易的那股子力道,也瞬间消失。

    漆黑的空间也泛起鱼肚白,海浪拍打的声音减弱了不少。

    “......咦?”

    那个声音似乎非常疑惑,这里是他的空间,他就是这里的神,周易竟然能阻断自己的情绪,这是他始料未及的。

    “蝼蚁......”

    周易知道,这是在吐槽自己,吐槽就吐槽,刚刚到基地没多久,晋升一级更是只走过几个任务世界,他不会打架,不会什么招式,确实是蝼蚁一样。

    “嗯,我是蝼蚁,是废物,然后呢?”

    周易没说出来,即便我是蝼蚁,你不是一样用着我?

    这个时候争辩这些,纯属找死,他想问石蛋蛋,他今天到底什么意思,为什么突然发疯一样打自己,这是闲的没事儿,还是想要表达什么?

    难道自己触怒他了,关键也没做什么啊?

    当然,最好能定个道道出来,今后怎么做才是正确的,比如两个月一颗灵石,还是多长时间内吸收多少,他再从周易身上获取,这些事儿提前讲明白多好?

    未等来那个声音的回答,周易眼前一花,直接从那个空间被丢了出来。

    胸口还有头上各处的疼痛似乎仍然在,周易抬手下意识地摸了一下,一个人突然趴在周易身上,不断拍打周易的脸颊。

    “周易你醒了吗?你听到我说话了吗?”

    周易费力地张开眼,此时人已经在床上,身侧正是苏菲亚,这会儿她穿着白t恤牛仔裤,脸上的担忧不作假,甚至眼眶都有些红。

    身后,更是站着胖子和拎着铲子扎着围裙的程志,二人都围在床边,急得直跺脚,见周易醒了,赶紧凑到近前。

    “老大(先生),你怎么样?”

    周易摇摇头,目光落在自己的手臂上,赤果果的没有袖子,微微向下看,胸前依旧是没有衣服,只有一条薄被子搭在胃部以下的位置。

    周易慌了,三个大活人站在面前,可自己上身没衣服,他下意识伸手抓住薄被子,不过苏菲亚跪在床上,压着完全无法向上拉。

    “我没事......我衣服呢?”

    胖子揉揉鼻子,赶紧错开目光,指指窗口,又指指地上的地毯。

    “刚刚很壮观,这里像火灾之后的样子,窗帘烤焦了,黑乎乎的一抓都碎成渣渣,地毯更可怕全都烧成灰了,你就躺在地毯上面,身上就是一层衣服形状的灰,怎么喊都没反应。”

    周易顿住了,回忆了一下,又瞥了一眼窗外,这会儿已经临近中午,太阳直射进来,看来自己被拖进去的时间很长。

    当时吸收灵石能量,难道是金系灵石的问题?

    周易甩甩头,不在多想,毕竟现在身上有些风凉,没衣服的感觉真的不好。

    “你们先出去,我整理好就下去!”

    苏菲亚一把按住周易,脸上极为紧张。

    “别急着动,刚刚给你清理身上的时候,我以为人都烧坏了,不过洗干净发现只是表层的衣服烧了,身上没什么事儿......”

    周易一顿,抓着被子的手攥紧,盯着苏菲亚打断了她的话。

    “等等,你说谁给我清理身上的?”

    胖子一看不好,拽着程志直接朝后面退,三两步之后转身就出去,还小心地将门关上。

    苏菲亚瞥了一眼,有些不解,理直气壮地说道:

    “我给你换的,我给你洗的,身上一层黑炭和黑烟油,就像脆皮月饼似的,我不得给你检查一下?你浑身上下我都看过了,也都摸过了,然后呢?”

    周易怔住了,盯着苏菲亚一时间有些语塞,能说得话都被说了,难堪尴尬似乎也瞬间没有了,毕竟苏菲亚是真的担心自己就成了一块黑炭。

    周易咳了一声,房间里面的燎猪毛味儿是真的不好闻,不过他身上和腿上并没有骨折的痕迹,头上也没有伤,或许那些都是在石蛋蛋的空间,里才能感受到吧。

    “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问一句,能给一套衣服吗?抓紧准备一下,我们要赶紧去云南!”

    苏菲亚瞥了一眼,噘着嘴巴白了周易一眼,别说还真有些纯人类的那种感觉,没让周易等太久,苏菲亚起身抱过来一摞衣物,放在床边。

    周易看看衣服,看看苏菲亚。

    “你还要看一遍.....我穿衣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泡沫之夏〕〔小说陈阳唐婉〕〔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我的1990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