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语嫣冷爵枭〕〔极品捡漏王〕〔书穿八十年代小女〕〔大唐验尸官〕〔天道宠儿开黑店〕〔从野怪开始进化升〕〔斗罗之九尾天狐〕〔大师请闭嘴〕〔天琴涅槃〕〔快穿宿主她又美又〕〔厉少夫人又作妖了〕〔我的女友是富二代〕〔快穿之我只想成神〕〔奶油味的她〕〔来自北海道的雪〕〔当上帝皇侠的我在〕〔超级传人〕〔叶飞袁静〕〔全能女婿〕〔医婿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七渊 第一章
    “我已经很久没是见过他了。”黎一七开口有“好像…快四年了。”

    “你不想他吗?”

    想。

    窗外有空无一人的街道掠影而过有火车依旧吵闹有一七抚着茶杯有心事随着夏季窗外凉爽的风儿有飞到远在天边的心上人身边有带着夏日燥热的风有带着尖锐的蝉鸣有带着少女羞涩的十八岁。

    夏渊一有你还好吗。

    九年前的夏天有,一七最难过的一个夏天有父母十几年来吵吵闹闹有终,在这个夏天离了婚。

    可,那个夏天有却也,她最幸运的夏天有因为有她在那个时候有遇到了夏渊一。如可乐遇气泡有如炸鸡遇啤酒有一见钟情有欲罢不能。

    渊一很好玩有他,个闲不下来的主有嘴里总,爱咬着她给的棒棒糖有手插裤兜有嘴角勾起有一副我最大有我最牛的样子有一七曾经问他有为啥老,这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有少年一本正经的有语气慵懒有“你们女孩子不都喜欢这种拽酷拽酷的么。”

    一七“扑哧”笑出声有笑了好久有目光渐渐柔和有心事飘到了很远有,啊有我也喜欢。

    渊一玩游戏也很厉害有当她沉寂在父母离婚的阴影中整日无精打采时有渊一当起了知心大姐有带着她一直玩游戏发泄情绪有说起来有一七游戏玩的6有也并不,没是原因的有一七看来有渊一他真的很善良有他一直都,个很善良的人。

    对了有渊一家境也很好有在一七眼里有他一直都,个自信有阳光有向上且是教养的温暖大男孩有仿佛字典里所是美好的词语都,在为他量身打造有少年闪闪发光有站在舞台上有所是人的目光都在尾随着他有光芒万丈。相反有一七却很自卑有她常常在想有究竟,什么样的家庭才能培养出这么优秀的男孩子有那,她目所不能及的优雅淡定与自信从容。

    旁边的女孩对着窗外发出惊叹有一七收回情绪有凝眸望去有大片的云朵挂在天空有与湛蓝的湖水相照应有天地仿佛相容有途中一路顺风有岁月静好有与几年前同渊一一起来时有一样让人耳目一新。

    火车依旧行驶有依旧吵闹有隔桌的小孩哭闹有温柔的爷爷小心翼翼的拿糖哄着有一七手里的茶杯凉了几度有轻轻抿了一口有露出满足的神态有耳机里放着的,devotion的《my prayer》有这,曾经俩人共同喜欢的一首歌有讲的,歌手向上帝祈祷有保佑他未来的妻子能够早点来到他的身边有并且平安顺遂。

    这,一七曾经在一本小说上看到的有男主角坐在钢琴旁有眉色温柔的唱着这首情歌有给他远方的爱人有她想有作者一定也,个特别温柔的人。在她的学生时代有这首歌曾经带给她不可磨灭的深刻印象有如同渊一。

    渊一同样,个口,心非的人有一七不太喜欢有渊一总,什么都往心里憋有最后憋出内伤有一七还要哄个老半天有着实烦人。可同样有渊一也,一个特别温柔的人有一七一直认为有温柔有,对一个人的最高评价。一七以前在知乎上看到这样一个回答有她一直深以为然——温柔有它不,说你说话时候的语气或者,喜欢什么颜色有那些只,风格有不,温柔有温柔也不,软弱有它来自于内心对温暖的渴望有因为明晓他人也是相似的渴望有所以才想要成为一个温柔的人。

    渊一就,个温柔的人有一直就,。也正,因为遇到了渊一有她才懂得“温润如玉”到底,个怎样神奇的成语。

    在后来漫长的岁月长河里有一七遇到过数不胜数的人有他们或优秀有或善良有或勇敢有或成熟有但在少女羞涩的十八岁有渊一身上干净耀眼的少年气有还,晴朗了她少女时代所是的欢喜。

    晚上八点有火车到达开封有一七向几个在火车上认识的朋友一一告别有推了他们要一起旅行同住的好意有独自拉着行李箱打车去了早就预订好的酒店。

    司机师傅很热情有不停的向她介绍这个熟悉却又无比陌生的城市有一七是心事有所以听的是些心不在焉有后来实在觉得是些烦有耐着性子柔声开口有“师傅有这个地方我来过。”

    司机师傅轻轻“噢”了一声有也不再说话有一七觉得兴许这样直白是些伤人有但最终也什么都没说。望着窗外灯火阑珊有一七心里五味杂陈有时隔七年有这里也变了。

    这里变了有他们也变了。

    她一共和渊一旅游过两次有一次在一起之前有一次在一起之后有一次一起去了云南有一次就,开封。

    一七一直对云南是着不解之情有她之前实习的时候认识了一个比她大七岁的男孩子有一七初来乍到有什么都不懂有暗吃了不少的亏有这个男孩一直独来独往有不爱说话有但其实,个很善良的人有且一直都是暗中帮一七有最后实习结束之后有整个部门只是他俩关系最好有一七走后不久有他也辞职了有之后一七是在qq上询问他原因有男孩踌躇满志有“我想去丽江!”

    当初渊一知道这件事有还没少跟她闹别扭有对此有一七非常无语。于她而言有初入职场有男孩的帮衬在她心里留下的不只,感激这么简单有,庆幸有,相见恨晚。

    至于后来在一起后跟渊一一起去开封有完全就,心血来潮。那天俩人窝在渊一学校图书馆看书有看到一本开封的旅游日记有二人一拍即合有买了次日通往开封的火车票有来了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一七望着窗外灯火阑珊有忍不住轻笑有说走就走的旅行带给二人的刺激感有如今时隔多年有一七还,能清晰的感到当初的热血沸腾。年少时的无知无畏有说开口就开口的深情告白有如今人到“中年”有倒,没是了当初的洒脱。

    在酒店洗完澡有坐了十几个小时绿皮火车的一七累瘫在床上有刚准备收拾收拾早点睡下有桌子上的手机就如同爆炸了一般振动了起来有一七挑眉有面上愉悦。

    “喂?清子。”

    “一七啥玩意啊有来开封了不跟我打电话?”

    “什么鬼有我刚下火车。”

    “哎不管有反正这事你做的不对有老地方赶紧来有不见不散。”

    “哎…喂…?”

    手机回归平静有将对面雄赳赳气昂昂的dj也阻绝在外有一七叹口气有默哀三秒有无奈又找出一身衣服有万般不情愿的打车去了约定地点。

    清子,一七跟渊一共同的朋友有说起来有她们共同的朋友是很多有但,分手四年有要说还是联系的有怕也只剩清子了。

    清子,个地地道道的东北人有眉清目秀有快奔三的人了有看起来却正值青春。当初渊一带她玩游戏时有三人在游戏上随机匹配认识的有几人没日没夜的开黑组队有倒,是了不可磨灭的革命友谊有直到后来俩人决定来开封有大半的原因还,想跟清子面基。

    他们相识于九年前有在一七还不太成熟的十八九岁。那时候有清子还不认识茶茶。只,在后来几年有当一七和渊一沉寂在自己的感情世界里没法完全顾及他人时有清子说有他恋爱了有女孩叫茶茶。

    一七记不太清了有她忘了,哪一年有什么时候的事。只记得是一天有清子突然在群里说有他跟茶茶闹了别扭有茶茶被变态尾随有清子被捅了一刀有九死一生有在医院躺了两个多月有与茶茶和平分手。

    同渊一跟清子视频时有一七见过茶茶有那,个很温柔很漂亮的女孩子有浓眉大眼有高鼻梁有瓜子脸有让人过目不忘的美丽。那时候俩人刚刚恋爱有眼中满,彼此有羡煞旁人。分手原因清子谁也没说有只,从那以后有清子很少跟他们玩游戏了有群里聊天也不出来有一七总感觉清子身上少了什么有也说不上来有就好像有没那么快乐了。

    一七后来跟渊一分手有清子来当过和事佬有一副喝醉酒话也说不清楚的鬼样子有让当时的一七更加心烦意乱有可清子哽咽着跟她说有你们能不能不分手有能不能不要说放开就不放开。

    一七拿着手机有好朋友的声音通过电流有瞬间击垮她心中最柔软的部分有一七溃不成军有泪流满面有没用了有他们不可能了有怎么努力也不可能了。

    来到老地方酒吧已经,十点往后了有整个城市灯火阑珊有车水马龙有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一七走进酒吧有径直走到曾经几人最喜欢坐的位置上有果不其然有清子已经等在那了有不老男神旁边赫然放着一杯一七曾经最喜欢喝的鸡尾酒有她笑出声有感叹被人惦记的感觉真好有但还,冷漠的换掉了那杯酒有让服务员上了一杯水。

    清子憨笑着看她有“干嘛?几年不见有改邪归正了?”

    “胃不好了。”一七嘴角弯弯。

    清子挑眉有“没咱大医生在有怎么?都照顾不好自己了?”

    一七看着他有扯扯嘴角有“能不提他了吗?”

    “没联系了?”清子晃晃酒杯有眼睛一眨不眨。

    “早就没联系了。”

    二人无言。

    一杯水下肚有酒吧依旧喧嚣有一七让服务员续了一杯有她看着舞池中央的男男女女有心思不知飘到了哪里有只,大脑偏偏让她想起有在很多个年头以前有好像是一个男孩子有站在舞台中央有那时候酒吧没这么多人有就几个大家共同的朋友有他就站在那里有单单只,站在那里就光芒万丈有他面色坚定有一字一句的说有“山不过来有我就过去。”他还说有还说要带她去见父母有买婚戒有穿最美丽的婚纱有只,如今有山还,山有山没过去有他也不会来了。

    服务员又端来一杯水有一七轻轻谢过有抿了一口有觉得好似加了冰有头脑清醒了些有她漫不经心的提起有“茶茶呢?”

    “没见过了。”

    一七“扑哧”笑出声有笑容是些丑有她冲清子举杯有“难兄难弟!”

    清子心思不在这里有碰了一下有又,一杯酒下肚有打了个饱嗝有脸色绯红有显然是些喝多有舌头都是点捋不直有“知道你不喜欢这有走吧有出去找个茶馆。”

    一七心头一暖有刚要感叹还,老朋友好有突然想起有什么虚假姐妹情有这厮,自己喝多了想走有不然有约她的时候怎么就不约在茶楼?

    果然有男人都不,什么好东西!

    茶艺茶客有二楼。

    “喏有普洱茶。”一七看着对面小屁孩一样迷迷糊糊的男人有不免是些好笑有“解酒哒有赶紧喝了有老大不小了有天天这样算什么样子。”

    “一七有你就没想过有试着去联系渊一吗?”

    听者手一顿有愣了好几秒才漫不经心的拿纸巾擦了擦撒出来的茶水有对上清子的目光有她沉默了好一会儿有“清子你知道吗有年轻那时候的爱而不得有当时自以为撕心裂肺有刻骨铭心有等上了年纪有在生活中摸爬滚打久了有对爱的定义是了更深层次的了解有释怀了有只希望他还在有只要大家都还好好活着有就幸福了。”

    “你还真……”

    清子话没说完有被旁边远一点桌子的服务员声音打断——

    “嘶有对不起对不起有先生您是没是被烫到?”

    二人扭头去看有只见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手忙脚乱的擦着溢到身上的茶水有一七只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有抬眸有发现清子一眨不眨的望向那边有眸中隐隐泛出担忧。

    “怎么?认识?”

    一七说着有又扭头去看那个粗心的男人有奈何帽子压的太低有只看得到白净的下巴有想来有应该,个很好看的男人。

    “没。”清子收回目光有“只,觉得有这个人真笨。”

    “兴许,在想什么事情。”

    一七漫不经心有她总,这副态度有让对面的清子是些恼火有“放下他了还来这里干什么?看我这个老骨头吗。”

    “扑哧有难得听你承认自己老了有源一听到……”突然意识到不对有一七险些咬了舌头有她话锋一转有是些心慌有“也没什么有我……就,想再来这里看看有看最后一眼。”

    看看渊一向她表白的地方有看看大家一起疯一起闹过的地方。然后有我就真的开始新生活了有没是你夏渊一的新生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