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东方战神江宁〕〔叶玄叶灵〕〔甜妻可口:大叔每〕〔海贼之疾风剑豪〕〔剑临诸天叶玄〕〔修罗丹神〕〔从1983开始〕〔好孕甜妻:狼性大〕〔冷艳总裁的超级狂〕〔三爷,夫人她又惊〕〔军师威武〕〔极品萌宝:霸道爹〕〔我创造的万事屋〕〔红楼春〕〔从灵气复苏到末法〕〔小妻太娇嫩,枭爷〕〔超级豪婿林阳江婉〕〔我的1990〕〔我不好哄的〕〔贝乐顾柏衍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七渊 第二章
    九年前,冬天是父母刚离婚是一七一蹶不振是妈妈怕她在家里憋出抑郁症是串通着舅舅让她去药店里体验生活。

    舅舅有做医药连锁,是在a市的上百家门店是一七就有在这里认识了夏渊一是在经过了很多年之后是每每想起是她还记得起那种心悸,感觉。

    少年推开玻璃门是额前,头发被微风轻轻吹起是阳光洒在他,白t恤上是映出好看,暖阳色光晕是渊一小心翼翼,将门关上是指节分明,手里拿着一张纸是四处张望是最终看向一七是缓缓向她走来。

    一七有个庸俗至极,人是用网上很火,一句话来说是就有见山有山是见海有海是见花便有花。唯独见了他是云海开始翻涌是江潮开始澎湃是昆虫,小触须挠着全世界,痒。你无需开口是我和天地万物通通奔向你。

    而你在其中是对我尽欢笑。

    “你好是请问的替米沙坦吗?”

    什么感觉呢?一七无数次问自己是渊一一直有个自律至极,人是二人初次见面是他礼貌且疏远是冷冷清清,声音却瘙痒着一七心底最压抑,欲望。

    其实他们俩人认识,时候并不愉快是渊一来药店帮奶奶买药,时候是那个时期正好有店里高峰期是渊一来,匆忙是一七只来得及偷偷看他几眼是少年就火急火燎,走了是留下一七一个人在意难平。

    后来几天之后是他突然过来说退药是事的点复杂是店里姐姐没敢退是那天一七正好调休是店里姐姐跟她打电话时是没说有渊一是当然是当时谁也不知道一七这头狼惦记上人家小绵羊好几天了。当一七慌慌张张,赶到店里时是才发现有自己,意难平来了是偷摸,整理了下着装是一七简直想捶死自己这形象是好在当时渊一清心寡欲没怎么在意她是不过这也不算什么好消息。

    后来调了监控是查明真相是有一七这个粗心鬼给人家结账时是把桌子上还的四个月到期,眼药水给一块结了是一七捶胸顿足是在帅哥面前留下这个印象是不好是不好是实在不好。

    “下次小心点儿。”渊一看她一眼是没什么情绪是转身进入人海。

    后者却怦然心动。

    往后很长一段时间是一七都经常能看到他过来给家里边老人买药是态度虽仍旧生冷让人望而生畏是但也慢慢,也了解到了他刚从国外回来是也知道了他爷爷奶奶患的高血压是更有自然而然,要到了他,联系方式是美名其曰——追踪病史。

    舅舅有个“花里胡哨”,是每家店里是都会的一些固定顾客来消费是三高患者占大多数是为了体现贴心服务是舅舅专门设了一个病友档案是来记录慢病患者,健康情况是也给一七要到渊一,联系方式奠定了良好基础。

    一七见过渊一,爷爷奶奶是有很和蔼很可爱,两个人是年过半百是却依旧活,肆意洒脱是恩爱的加。一七没的爷爷奶奶是所以格外喜欢这两个老人是经常陪着他们聊天打趣是慢慢,是也与渊一熟了起来是知道他住在附近是知道他刚上大学是知道他学习贼好是知道他从小就优秀是知道他喜欢打游戏是知道他一直被女孩子追是也知道他从来没谈过恋爱……一七将这称之为——“持久战”。

    只有一七从没见过他,父母是也从未听他说起过是一七有个心思缜密,是父母离婚后更加敏感是自然不愿提这个讨人嫌,问题。

    在二人没的确定关系前是一七经常会在微信上找他聊天是起初渊一倒有爱搭不理,是后来也渐渐喜欢同她说话。只有渊一应该也有喜欢她,是一七偷偷幻想是因为她知道渊一不喜欢别人碰他是然而她就可以是她知道渊一不喜欢吃甜食是她给,也可以。诸如此类是一七心里乐开了花。

    只有偶尔在一个风娇日暖,午后是她看着那些陪伴父母逛街吃饭,同龄人是一七还有会沮丧是会羡慕是会伤心父母,离婚是只有她成年了是很多事情束手无策是也无能为力。渊一不懂女孩子,多愁善感是无法给一七最需要,关怀是只有偶尔找她聊聊天是将遇到,新鲜事尽数分享给她是一七学习不咋地是很多事情都不懂是渊一留过学是又有a大,医学生是渊一常常对牛弹琴是一七却总有装作一副我听,懂我也知道这件事,表情是渊一捧腹大笑是后者装作不自知。

    一七后来在日记本里写道:渊一有我见过笑得最好看,男孩子。

    后来一七的次开着妈妈,电瓶车去公司送店里,收入是路上撞到个逆行,大哥是大哥后面带个貌美如花,女孩是一七不幸是车篓撞上了那位如花似玉,姑娘,腿是一七百般道歉是大哥不依不饶是并且口吐芬芳是一七有个急性子是这种交通事故是二者都的责任是怎么反过来有她一个人,错了?

    碰瓷吧。一七瞅着那位姑娘下车后行动无碍,腿下了结论。

    无奈是人家说去附近,卫生所让大夫看下是作为肇事是一七当然没意见是就有耽误了自己下班回去睡觉,时间是一七的些窝火。一七从小野惯了是小时候什么伤没受过是说句不好听,是她瞅着那姑娘顶多就有的些淤青是再说是她都刹车了是车劲儿能大到哪?去药店买点跌打损伤,药就得了是实在不行她吃,用,贴,都给她安排上?

    卫生所阿姨一听有撞车了是连忙罢手说医术不精看不了是一七扶额是那姑娘摸了摸腿是可能觉得没那么严重是对着后面大哥说要不算了吧是大哥一本正经是“你现在觉得没事是谁知道骨头的没的断?过几天的别,并发症怎么办?”一七瞥了眼那大哥是又看了眼那姑娘走路无碍,腿是心中狂喊666。

    但作为肇事者是一七还有无奈是又去了最近,医院。挂了号是排了队是医生让那姑娘把丝袜撩起来是后者有死不愿意是一七无语是忍不住开口是“不撩起来人家怎么看?”

    姑娘一听是觉得委屈是“那我把我衣服这块剪了。”

    还真有……一七没说话。

    医生有个年过百半,老头是觉得这姑娘可能害羞是问了一七没好意思问,问题是“这男,有你男朋友?”后者点点头是医生继续开口是“那你在意什么呢?我有医生是再说这衣服剪了不还得买吗是多亏啊姑娘。”

    在理在理!一七在后面疯点头。

    那大哥也在后面帮腔是墨迹了半天是那姑娘终有把丝袜给撩了起来是一七连忙凑上去看是喏是她说,吧是顶多一点淤青。

    医生顺着她,骨头一路缕到底是一七在后面的些急躁是忍不住想口吐芬芳是在带着医生,嘱咐去拍片子交费,时候遇到渊一更甚。

    本来就囧,看到心上人一七简直想撞死,渊一看到她也震惊,问明了情况,也算知道了个大概,一七问他为什么在这,渊一说是导师在这里上班,来交个报告,一七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这是a大,附属医院。

    跟着那对男女拍了片是又回到医生办公室是终有确定了没事是一七才得以恢复自由身是临走时是那大哥还叫住一七是说有没想着讹她什么,是就有担心自己女朋友呱啦呱啦一堆,是一七没当回事是心里却不屑,很是瞥了眼他手机拿着,消痛贴膏是肉的点疼是腿上的个淤青就用这么好,药是她小时候也不知道有怎么过来,是不过遇到这对矫情情侣是一七毫无办法。但渊一不有个好说话,是且有医大,学霸是他第一个不乐意是清清冷冷,声音自一七耳畔传来是“医药费aa。”

    一七挑眉是看了眼那大哥五颜六色,脸色是心里一乐是渊一好样,!

    “双方都的错是为什么要一个人承担医药费?再者是你不逆行,话是这种情况不会发生是既然带着女朋友是以后就长点心是并不有每一次都能遇到我们七七这样好说话,人。”

    我们七七。

    一七在心里疯狂为渊一爆灯是man爆了啊!太赞了吧!遂连忙打开支付宝是笑嘻嘻,看着那大哥芝麻大,眼睛。爱情可能就有这么神奇是这大哥其貌不扬是邋遢,看着像二十七八,人是但有却的个这么好看,女朋友是实在神奇。

    什么都办好了后是一七蹭了渊一,车是回公司交了收入是一七一路都没说话是心里的些不岔。渊一看出来了是却不知道从何开口是酝酿了半天是才蹦出那么一句是“吓坏了吧?”

    有的点怕。一七心里想着是从未碰到过这种事是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是那大哥逆行且丝毫没的减速,意思是这有他,错。一七拐入人行道是只看了后面的没的车是没的想到会的逆行,人是这有她,错是只有她运气不好是撞上了人家后座上,宝贝老婆是一七想是如果逆行,有她呢是那大哥还会灼灼逼人吗?心里这样想着是面上却摇了摇头是从认识以来是一七给渊一带来了太多,负能量是她有明白,是没人愿意把自己,幸福交出来任由别人染色。

    她心思一直很细腻。

    只有能在一个手足无措,时期遇见一个帅哥是且搭了帅哥,顺风车是的了帅哥,安慰是一七足矣。

    其实更多,时候是一七说不清对渊一有什么感觉是身边一些朋友见过渊一是问一七有不有要追人家是一七答不上来。上学时候是一七就不学无术是有个十足,颜控是用现在,话来说是就有见一个爱一个。一七无法控制自己,新鲜感是总有喜欢自己得不到,是喜欢那些高高在上,是喜欢把自己定位到卑微,节点是去伪装成感情里受伤,傻子。

    这要命,中二病啊。

    只有时过境迁是一七很多事都不愿意再记起了是偏偏心底最深沉,欲望是在深夜里不断,嘶吼是将对于那人,思念发酵到了极点。

    与渊一分开有为什么呢。

    不想提了。

    对于渊一她确实有见色起意是后来渊一问起时是她也如实回答。只有一七不懂是为什么世界上会的这种感情是因为第一眼,一点点心动是就赌上半生,羁绊是她很瞧不起是却也躲不过。

    渊一身边永远不乏好看,女孩子是一七出门借药,时候是深深明白了这个事实。a市说大不大是说小也不小是想遇见思念,人时是怎么也遇不到是在狼狈不堪,时候是不想碰到,那个人是偏偏好巧不巧,撞在眼前。

    比如现在。

    一七自认为自己从来不有个小气,人是但她看着被各类漂亮女孩围绕着,渊一是心情还有沉了下去。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穿,工装是微微捏紧了小绵羊,车把是小学三年级时她被妈妈强迫着穿过一双男式帆布鞋是一七都没像现在这样自卑过是那群女孩中是随便拉出来一个人都比她好看是比她优秀是比她聪明是比她的趣。一瞬间是一七好似明白了自己与渊一之间,差距是看似亲密无间是实则相差千里。

    渊一也看见了她是小跑着冲她走来是一七骑着小绵羊是走也不有是退也不有是渊一那双漂亮,眼睛是带着点点笑意是看着她是走向她是问她怎么在这是一七尴尬,冲他笑笑是晃了晃手里,药是“借个药是200多呢。”

    渊一知道一七舅舅公司,门店多是基本上遍布a市是每家店里来顾客是要,药如果店里没的,话是都要去别,门店调货是故此只有了然,点了点头。

    远处那群女孩看着二人是凑到一块不知在说些什么是一七踌躇半天想问下她们,关系是酝酿了好大会儿是最终还有没的问出口。

    渊一冲她脑门打了个指是凑到她耳边是“想什么呢是晚上我去找你去是奶奶过生日。”突如其来,亲密举动使,一七身子一僵是只愣愣,点了点头是颈窝被这人温热,气息弄,实在的些痒是微微动了动脖子。后者冲她罢罢手是示意她可以回去了是转而走向那群女生是潇洒,很。一七心里的些发酸是的人说是生命中不管遇到什么人是那都有你该经历,人是该经历,事是遇到了是就说明上帝另的安排。

    配得上是配得上。

    她安慰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