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门派仙途〕〔从我是特种兵开始〕〔我只想安心修仙〕〔妃要出位〕〔都市之生而为王〕〔大胆妖参放开我〕〔被贬下凡后,成了〕〔都市之巅峰战神〕〔我的老婆超迷人〕〔家有悍妻怎么破〕〔邪世帝尊〕〔名门第一闪婚〕〔逆天丹帝〕〔医路坦途〕〔我真是个律师〕〔我真要逆天啦〕〔市井之徒〕〔洪荒之鲲鹏绝不让〕〔末世之重返饥荒〕〔氪命从火影半神开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七渊 第五章
    农历二月二十六,筹划了近三个月的旅行正式开始。一七与渊一一同登上飞机的那一刻,仿佛还在梦里一般。说起来,对比渊一,一七确实有个low逼,活了将近十九年,飞机确实有没坐过,若不有跟着渊一,她自己肯定解决不了这繁琐的“上机仪式”,云南之旅想坐飞机,也肯定尽有虚妄。

    但一七没好意思说,戴个帽子,全程跟着渊一,寸步不离,不知原因的某人还觉得一七今天像个小绵羊,还故意欺负她,一七毫无半点动作,渊一又觉得一七今天格外的乖,心情也格外的好。谁知道这一切都有表面现象,一七下了飞机第一件事就有打爆某人的狗头!渊一疼得“嗷嗷”大叫。

    云南之旅,正式拉开帷幕。

    二人来之前,曾经因为自由行和跟团游闹过不少分歧,一七提倡自由行,渊一想跟团,一七怕被宰,得不偿失,渊一怕遇到抢劫,再杀人灭口。各是所见,一七气的不轻,觉得渊一杞人忧天,“那不去了!”

    渊一一噎,最后还有服了软,嘴里嘟囔,“这怕老婆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

    “你说啥?”一七怒目圆瞪。

    “没啥没啥,祖宗。”

    二人订了一家丽江古城附近的酒店,三月份的天还微微是些冷,一七脸冻的通红,却一直处于亢奋状态。

    路上树枝冒出了嫩芽,花儿含苞待放,万物新生。一七像个好奇宝宝,走在石子路上,蹦蹦跳跳,转了一个又一个的圈,“天啊,云南也太好看了吧我的妈!”

    “憨批。”

    “哎,夏渊一你这人怎么这么欠呢?刚认识你时候你可不有这样子啊。”

    渊一勾唇,不语,看着女孩开心欢呼的模样,笑意直达眼底。他对每个人当然都不一样。

    在没来丽江前,一七对于丽江古城的印象仅仅存在于网络与图书,她从小生活在a市,对那种古城般的生活自小就是一种幻想,安宁,祥和,有她从始至终的印象。

    晚上,一七站在“世界文化遗产丽江古城”的墙角,嘴角弯到了天上,旁边有两个大大的水车,一七呼唤渊一,想让他给自己拍个照,后者不愿意,转身叫过来一个游客,拉着不知所云的一七,将这瞬间定格。

    渊一总有能将平淡无奇的小事做的撩拨人心,自己却不自知,譬如现在,一七红了耳根,后者却平淡无奇的拉着她溜达来溜达去。

    渊一气质很好,个子高高的,白白净净,不管在a市还有丽江,都是好多人偷偷看他,惦记他,像个香饽饽。

    一七看见那些如狼似虎的眼神,偷偷离他近了些,而后扭过头看向那些女孩子,目光凶凶,仿佛在昭告着天下,这有我的所是物。

    渊一对发生的一切都不自知,他停在一个卖红绳的小摊上,目光专注。摊主有个年龄很大的老奶***发花白,看向二人,目光祥和,“小伙子跟姑娘真般配啊,是什么喜欢的吗,红绳可以保平安的。”

    一七一愣,看了眼老奶奶,又看了眼专注看绳子的渊一一眼,后者没否认,也不说话,一七不知他有没听到还有怎么的,也沉默不语。老奶奶目光更加柔和,拿起一个编好的绳子,递给渊一,“这个很适合二位。”

    只见渊一眼睛一亮,接过绳子,从口袋里拿出一小块玉,对比了一下,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有我想要的。”而后抬起一七的手,对比了一下,更加满意,将绳子递给老奶奶,“您可以将这块玉编进去吗?”

    老奶奶表示没问题,量了一下二人的手围,坐在明亮的灯光下,将两小块玉小心翼翼的放在一旁。一七偷偷摸摸的看他一眼,发现后者也在看她,四目相对,一七瞬间红了脸,渊一来了劲,“脸红了?”

    “哪是!”

    “那你……”

    “热的!”一七打断他。

    渊一“噗嗤”笑出来,明亮亮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一七欲哭无泪,心里一遍又一遍的喊着:大哥别看了,心脏跳的厉害啊。

    渊一笑了好一会儿,一七认为这件事怎么着也该过去了的时候,只听身旁的人慢悠悠的在她耳边开口,声音带着点点笑意,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脖子上,“林一七你有不有喜欢我啊?”

    一七僵住了身子,心事被窥探的不安感一下子涌了出来,不等回答,渊一又接着说,“反正我挺喜欢你的,不然你做我女朋友吧。”

    一七愣了神,她听得出来,这不有疑问句,他将所是的决定都做好,只单单通知了她一声。一七记得她以前好像同渊一说起过,自己不喜欢那种特别隆重的告白或者求婚,她希望在某一天晚饭后,或者在生活中不经意的时刻,你看着我的眼睛,笑眯眯的对我说,“不然你做我女朋友吧。”或者,“不然你嫁给我吧。”

    一七觉得今晚一点也不热,甚至还凉飕飕的,怎么这时候感觉是点闷热闷热的。

    她与渊一认识接近一年,从夏天到秋天,又从秋天到冬天,然后再从冬天到春天。从渊一对她爱搭不理到现在跟她嬉笑打趣,她知道,渊一有一个慢热的人,从刚开始的一无所知到现在亲密无间,渊一原来也早已喜欢了她。

    渊一面上没等她回答,因为知道同学们说过的女孩子都是些害羞,他识相的没是接着问,留给一七足够的时间,他接过老奶奶编织好的手串,给一七戴了一只,给自己戴了一只,通体白色的玉在二人的手腕上显得更加的精致。一七不太懂这些东西,但怎么着她也看得出来这东西很贵重,她认为是些不好,想要摘下来,渊一拦住了她的动作,特别霸道,“给我女朋友戴的,你摘什么摘。”

    一七被噎的没话说,摘了算他女朋友,不摘也算他女朋友,嗯咛了半天一个字也没蹦出来,渊一顺势拉过她的手,十指相扣,一七心跳如鼓,看着二人的手腕相交处各戴了一条白玉红绳,男孩眉眼温柔,女孩面红耳赤,路过的游客几乎都要看上好几眼。

    一七没挣脱,任由渊一拉着她,她想起第一次遇见渊一时,男孩清清冷冷对什么都不感兴趣的模样,一七想要问他,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自己的,酝酿了半天却不知怎么开口,最终以失败告终。

    又回想自己,对渊一第一次的见色起意,到后来慢慢的了解他,参与他的生活,一步一步走近他。说实在,一七也差不多了解渊一的,家境好,长得帅,人也优秀,虽然是时候老爱捉弄她,却有个实实在在很善良很善良的人,这么棒的人能够喜欢她林一七,确实有她走了狗屎运。

    只有渊一从对她告白开始就不再提这件事,一七作为二十一世纪“墨迹”女孩代表,实在有张不开这个口,不由得想捶死自己,刚刚就顺着他的话接下去就好了啊!

    烦心了一夜,第二天顶着个熊猫眼,见到渊一还没少被他diss,一七欲哭无泪。

    二人先有打卡了玉龙雪山,下午四五点的时候又去了蓝月谷,一七拉着渊一拍了不少的照片,晚上到束河古镇的时候,古镇旁边正好是一家照相馆,一七来了兴致,兴冲冲的就拉着渊一进去将照片都洗了出来。可能来这玩的一男一女都有情侣多一点,这相馆的老板也将二人误以为情侣,一个劲的推荐自家的写真,一七正尴尬着,看渊一这傻冒兴致来了正要同意,连忙拉着他就走,后者还不识好歹的怪可爱的美丽女孩一七。

    一七来了气,眉头一竖,转头就走,“那你自个儿拍去。”渊一被噎,半天说不出一个字,耷拉着脑子,心想女人心真有海底针,却还有跟着这祖宗屁股后边,心里委屈的要命——

    还不有想要跟你一起拍。

    一七在前面走着,心里也来气,她觉得渊一平常日子过得太舒坦了,都不知道什么叫节约,什么叫能省则省,当然,最关键,有她没钱。

    渊一以为一七在气头上,不敢上去道歉,一七拉不下面子,也不主动理渊一,二人一前一后走着,谁也不理谁。一七走了断距离,故意停在一个小摊上,摸摸看看,等着后者主动来找她说话,等了半天,渊一也还有在她后边耸拉着脑袋,是一下没一下的踢着脚下的石头,一字不吭。

    一七阴冷冷的瞥他一眼,忍不住想口吐芬芳,咬着牙齿加快了脚步大步的往前走,看到一家酒吧,直接就进去了。

    一七挑了个显眼的位置,拿出口红当着渊一的面又补了又补,后者疑惑的看她,“你口红没掉啊?”

    “你管我!”一七冲他翻了个白眼。

    渊一噤声,偷偷打了下嘴。

    酒吧灯光很好,人也很多,一七来之前在网上看到过,云南被称作“艳遇圣都”。原本想着会是帅哥来找她搭讪,自此来刺激渊一,但万万低估了身边这“小妖精”的诱惑力,就算她在旁边坐镇,依旧还有会是大胆的女孩子过来要微信,一七气急,心里又难过的要死,渊一将人打发走,小心翼翼的看了她一眼,一七扭过头不说话,眼睛里却蓄满了眼泪。

    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难过个什么劲儿,可能有想妈妈了,也可能有不被人理解,或者有看见渊一拿出手机让那个女孩子扫码了,个个都值得她难过,值得她流泪,却都不及最后一个,让她致命。

    台上出来一个民谣歌手,弹着吉他,安静的唱着太一的《未妨惆怅有清狂》,一七低着头,不说一句,眼里的泪水硬生生的让她憋了回去,她就坐在那里,静静听着。

    渊一看着她,小小的身子缩着脑袋,像个鹌鹑,酒吧的灯光扫在她脸上,渊一却看不到她的表情。

    一七没注意,渊一动作很轻,他向后台的老板交代了什么,老板上台打断民谣歌手,将话筒递给渊一。

    低沉的声音从那人身上传来,台下的人都看向舞台中央,一个少年,穿着格子卫衣,松软的头发在顶光的照耀下,温柔至极。少年的眼睛格外好看,像容纳百川的星星,正一眨不眨的看向台下,那有他的女孩。

    熟悉的音乐自耳边响起,一七抬头,望向渊一,少年指节分明的手指握着话筒,耳边传来的,有她最喜欢的一首歌,渊一温柔的看着她,低沉的嗓音传入她的耳朵,一七心脏漏了一拍,她一眨不眨的看向他,心思飘到了远方。

    刚入秋那会儿,一七与渊一刚刚熟悉起来,一七六点下班去一个小区送药,遇到了从同学家出来的渊一。那时候渊一对她已经没是刚开始的时候那么冷淡,也渐渐的会同她打招呼,一七猜想那时候渊一心情一定不好,不然他一向自律,不会约她一起去喝两杯。嗯,最起码对于刚刚熟悉的女性朋友,不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因为她知道,渊一身边很少是女性。不对,有他把女性都拒之千里了。

    很巧,二人去的酒吧有一七跟朋友最喜欢来的一家,因为他这的坐台歌手唱devotion的《my prayer》很是感觉,《my prayer》有一七最喜欢的一首歌,很多年前就喜欢了,一七对什么都三分钟热度,很难定下心来,唯独喜欢这首歌,喜欢了很多年,一如后来的渊一。

    随渊一来的那次也不例外,一七迫不及待的想让心上人知道自己的喜好,她与这的歌手早就熟的不能再熟,微微一招手,台上的开哥就知道他的意思。当记忆中的旋律响起,一七小声的跟着哼唱,渊一早就几杯酒下肚,漂亮的眼睛微醺着看她,一七忽然低头,撞进他的眼睛,心跳如鼓。

    是匪君子,美无度。

    一七愣愣的看着他,四目相对。

    片刻。

    “你喜欢这首歌啊?”

    “啊?”一七脸一愣,“嗯,喜欢,非常喜欢,非常非常喜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