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落修竹忆往昔〕〔超自然事务管理局〕〔我只想安静地打游〕〔诡秘之主〕〔家丁修仙〕〔特种兵之神级兵王〕〔楚少的暖婚旧妻〕〔透视邪医混花都〕〔神医毒妃:嗜宠废〕〔医仙小猫妖〕〔婚婚欲醉:顾少,〕〔妖孽兵王在都市〕〔我的神秘老公〕〔特种兵之融合万物〕〔奉旨二嫁:嫡女医〕〔透视医武兵王〕〔穿越成了炮灰女配〕〔妙手狂医〕〔兵王之王〕〔逆天狂妃:邪帝,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道理神都懂 第五十四章 鬼蘅
    二人被她一番言语道出心病,皆对她大生亲近之意。尤其是天缺。近十年来,作为众生之异类,他活得很是孤独。在神的世界里根本就没有同类交流可言,都是自己一个人在暗中摸索,与寂寞为伍。

    万念静初是对他很好,但在这个领域里却无法跟他共鸣。她能理解他说的一些话,但也只是理解,想她像鬼蘅这样给他指点迷津,却不能够。她自己都不熟悉,又怎么给他引导?

    现在陡然遇上这么一个同类,天缺当真是全身都充满爽感,有好多的话要说,有太多的问题想问,但终究还是忍住了。现在情况特殊,可不是畅聊的好时候。虚海蓝音下落不明,说什么都难痛快。

    翩翩把那张兽皮拿着视如珍宝。

    跟天缺一样,她也有好多问题要请教对方。

    但也同样忍住了。

    “咦?”

    跟翩翩说了几句,鬼蘅丢下她拿起天缺手腕继续帮他诊断,等发现他体内还有着另外一股陌生的力量时,她面现奇怪的神色:“这是何物?”

    心神一动,沉入到对方的內境里。只见一团黑色的雾气,以龙的形状盘伏在他內境极深之处。她本想过去看个究竟,但终于还是望而却步了。

    一则她现在修为不够到不了。

    二则若无配合,她此举很有可能会伤害到对方。

    就算了。

    返回灵台放开天缺的手腕,“你目前的情况,大致上就是我说的这样了。当务之急,就是赶紧强化经脉。天窗一日不开,你就一日深陷凡者之缚。至于你內境里的另外一股力量,我也无能为力。本想帮你看看来着,但以你目前的情况根本就配合不了我,而且我自身的能力也不是太够,就算了吧!”

    关于龙师系统可不是一言两语就能说清楚的,所以天缺丢开不提,道:“这个都等以后再向姑娘详说吧。我目前倒是有个大忙急需姑娘相帮,不知……”

    “说吧!”

    鬼蘅乐于助人道。

    天缺说了。

    “我还当是什么事情呢,”鬼蘅看了看周围茂密的花枝,“这个简单。”指往某根花枝,轻喝一声儿,命道:“断!”又指往另一根花枝,“你也断!”

    跟着就开启重复操作一指再指的模式。

    “断!”

    “断!”

    “断!”

    “你!”

    “你!”

    “还有你!”

    “……”

    看往纷纷抛往地面的花枝,天缺二人现出目瞪口呆的神情。尤其是翩翩,都快傻掉了。

    “姑娘好本事,”在花枝擦出的声响中,天缺真诚赞道:“在下十万个佩服……”

    鬼蘅转过头好看地笑了一下,表示接受,继而更加得卖力了,边听对方说话,边做事情,心情极好,可等听到对方要邀她结伴而行时——

    ‘我看姑娘也是一人,有没有想过跟我们同行?大道苍茫,如你我般埋身旅途的人,能多一个人在身边还是多一个人在身边的好。你怎么说?”

    有太多的问题想问,有太多的话想说。天缺实在不想放这样的一个同类离开。

    已是受够寂寞滋味。

    ——她却摇了摇头表示拒绝,“不可以啊。本来你这个提议极好,我也愿意,但我不可以连累你们。我现在被人追杀,以你现在的能力,我跟着你玩儿无疑是在害你,就算了吧……”

    从被驱逐的那天起到今天,她已足足被人追杀了七年的时间。孤身而行,东躲西藏,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都是自己一个人在顶,触目皆是凄凉。

    这种情况下,突然他乡遇故知碰上天缺这么一个同类,她的欢欣之情并不比对方逊色多少。否则也不会丢下正事儿,跑来跟他有这些了。

    是以,她拒绝的语气里饱含着眷恋之意。

    “对方实在是级别太高,我自己一个人的话,还能勉强应付得来。如果跟你们混在一起,到时你们也被他们锁定为目标的话,那就惨了!”

    天缺刚要说话,却被她扬手拦住了话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一人计短,二人计长,话是没错,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的智慧都是徒劳。”

    “那是因为姐姐不在这儿,你还没有见过她,”翩翩极力争取道:“如果你见过她的话,肯定就不会这么想了。我听我们队长说,她战力很高的,起码也得在两万以上!我们队长可是我们军团的十大高手之一,他的话还是很有权威性的。”

    鬼蘅苦笑一下,摇了摇头:“区区两万的战力而已,跟蝼蚁又有何区别?好啦,不说这个了。趁我现在还有点时间,还有什么需要我做的,都说出来吧!”

    翩翩心底生出一丝惊愕。

    对方这样,天缺也不好再坚持下去。人家不想连累他,他也不能连累别人。如果哪天果真发生了什么不可逆转的事情的话,身陷危局,有己方的人在身边拖着,那她到时走还是不走呢?

    能让她都不得不回避的敌人,已是可以想见。

    所以,暂时还是让她一个人好吧。

    来去自由,没有羁绊。

    满是不舍之意道:“那姑娘还有多少时间?”

    鬼蘅朝虚空某处看了一眼,凝重道:“最多到天黑,我就必须走了。喏,这个你拿着……”

    把一本小册子交给天缺。

    “此功诀天机万象,等天窗开启后,你再慢慢琢磨修炼不迟。如果哪天能再见,我们再共同探讨。”说着展颜笑了一下,“能于逃往的途中,得见家乡之人,鬼蘅心下甚是感激。朋友,我们抱一个吧!”

    说着就上前把天缺紧紧地抱住。

    小脸上满是雀跃之意。

    与此同时,天缺內境里也发生了同样的事情。于遥不可知的大海深处,放大版的二人如少男少女般紧紧相拥一起。鬼蘅样子绝美,亚麻色的长发飘散水中。但味道已由外境的雀跃而为內境的戚然。

    相见欢,离别苦。

    匆匆一面就不得不离开了。

    无语凝咽许久,鬼蘅把这些年所经受的苦以及对眼前的眷恋全都倾在这有力的拥抱中了。

    越抱,越是用力。

    肩膀颤抖着。

    感受着对方清甜的少女气息,在愈发有力的拥抱中,天缺情不自禁对她大起怜惜之意。既有快乐,也有戚然。深度的灵魂契合这种绝妙的感受,彼此于瞬间相知相怜,还从没人给带来过。

    包括万念静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影后,你老公偏执〕〔傲娇总裁请别闹!〕〔极品老木匠〕〔女王嫁到:老公,〕〔从骑士开始进化〕〔骄阳灼我心〕〔神奇直播系统〕〔进化之眼〕〔农门厨色:娇娘不〕〔神医嫡女:帝君,〕〔厉先生,缘来是你〕〔我在漫威当武僧〕〔我是炮灰之锦鲤仙〕〔极道仙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