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卷 初遇动情 第七章 极阴命格
    木梦子不断摇头,心中告诉自己。

    那李言潇不可能是当初那个改变自己一生的小男孩?

    她无中生有的找着借口:就算是,对方也肯定会认出她来……

    原本她对寻找当初那小男孩的事情已经不抱希望了。

    可是木梦子在心中又不自觉的抱着侥幸的心理,她希望李言潇就是当初那小男孩。

    在思绪纷飞的时候,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苏醒的苏文,起身过来开口道:“梦子,你这朋友去哪了?”

    苏文说的朋友自然是指李言潇。

    木梦子思绪被打断,她撇过头看着一脸阳光笑容的苏文,她对苏文本就不感冒。

    而且被他打断思绪心中还有一点烦闷:“他……他应该去厕所了!”

    苏文点了点头然后自顾自的起身来到木梦子身边坐下,含情脉脉的说道:“梦子,我已经订了米其林餐厅的包间,等一下下车后刚刚好到饭点,不如我们……”

    木梦子想都没想,淡漠的开口拒绝道:“不用了!而且这是我朋友的位置麻烦你起来。”

    苏文笑容一僵,他故作痛惜的看着木梦子:“梦子,你可知道为定那一家餐厅我动用了多少关系!?”

    木梦子心中已经不悦了,她可是什么纯情小姑娘,这一点手段就想蒙骗她?

    笑话!

    她当初在木家的童年经历,便已经让她早早的看透了人与人之间的尔欺我诈之事。

    苏文这些手段在木梦子眼中就是笑话。

    “我可高攀不起那种昂贵的餐厅,我就是一个普通人,过普通人的生活就好!”木梦子身子倾斜故意远离苏文。

    苏文也不着痕迹的身子向前倾,向木梦子靠去。

    他目光暗淡与那阳光的笑容形成对比,若是旁人看见都忍不住动容:“梦子,我到底什么方面做错了,你为何……”

    “打扰一下,这是我的位置!”

    苏文还没有说完,一个冷漠的声音响起打断了他。

    他皱着眉头倒想看看那个不开眼的家伙居然敢打扰自己。

    木梦子听见这声音,立马抬头看去。

    看见开口的人,她眼中浮现出惊喜之色。

    开口说话的正是李言潇,此时他手中拿着一张纸,正在擦拭着自己手上的水渍。

    李言潇的眼底带着漫不经心之色,仿佛不为世间一切所动容!

    苏文看看是李言潇,眼中闪过阴狠之色,不过很快被阳光的笑容掩盖:“这位朋友,你也知道我与她是一路的,因为刚刚我们不小心闹别扭了,所以……”

    苏文还没有说完木梦子把眼底的惊喜之色藏起来,直接开口打断苏文:“我和你并不熟!”

    苏文听见木梦子如此果断撇清她们关系,目光一沉。

    李言潇也不多说什么,直接指了指苏文坐的位置道:“这是我的位置!”

    苏文意味深长的笑道:“这位朋友,你看这周围那么多空位你可以随便选,为什么非要选择这嘞!?”

    他的眸光中还带着几分逼迫。

    可是李言潇对这威胁与逼迫根本毫不在意,依然平静的重复那一句道:“这是我的位置。”

    苏文见他软硬不吃,心中已是大不爽。

    自己在木梦子这碰了一鼻子灰,现在又在这不识好歹的混蛋这吃瘪。

    苏文笑容逐渐消失,他作为苏家的少爷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憋屈!?

    木梦子见苏文还稳坐这,拧着眉头,语气带着几分怒意:“苏文麻烦

    你起来,这是我朋友的位置!”

    之前木梦子也说李言潇是自己朋友,可是在苏文眼中那只是木梦子拒绝自己的借口。

    此时又如此提一次,明显是在赶苏文走。

    苏文想不明白,自己一个苏家少爷还比不过一个路人?

    苏文回过头看着木梦子,眼中带着让人心疼的失落。

    木梦子对于这完全视而不见。

    苏文见木梦子如此绝情,咬牙起身沉默的回到之前自己坐的位置坐下。

    而李言潇没有与木梦子打招呼直接坐下然后开始闭目养神。

    木梦子目光不自觉的往他身上瞟。

    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引起话题,只能目光时不时的往他身上瞟。

    木梦子十分好奇这男子到底是什么人,道法高强不说,而且还神秘无比,居然可以与穷奇一战下来不落下风。

    她看着李言潇的侧脸一瞬间愣住了,洒落的阳光印在他的侧脸上,他仿佛是一道光洒落入木梦子禁闭的心扉中。

    就在木梦子看呆的时候。

    闭目养神的李言潇毫无征兆的开口给木梦子传音道:“你看好你身边的那人,恐怕她后面会被不少妖盯上!”

    木梦子被李言潇的声音给拉回神来。

    第一次木梦子感觉不知所措,她慌乱的回过头,用细手不断挽扶自己耳垂边的碎发。

    木梦子声音带着几分慌乱:“啊?咳呃,什……什么意思?”

    李言潇缓缓的睁开眼睛来,瞥了一眼木梦子,淡然道:“字面意思。”

    木梦子定神,眼神平静几分。

    但是她看向李言潇的眼神还不自觉闪避着:“雨,雨儿怎么了?”

    说着她瞥了一眼旁边一直看着这边的苏文。

    身子凑向李言潇,压低声音道:“妖怎么会盯上雨儿?”

    李言潇看着木梦子沉默着。

    木梦子此时目光不再闪避,而是坚定的盯着李言潇。

    毕竟这件事关系到了许雨雨,她的好闺蜜!

    李言潇没有开口,而是静静的看着他,平静的眸光毫无波动。

    一旁的苏文一直看着这边,咬牙切齿,拳头握紧,恨不得过去吃了李言潇。

    在他的眼中,木梦子就是在和李言潇深情对视。

    良久后,李言潇传音道:“她是极阴命格,不管是妖怪吞噬她,还是以她为炉鼎修炼都百利无一害。她对妖来说是大补!”

    李言潇说完便继续闭上眼睛闭目养神,他并不想管那么多。

    只是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他忍不住给了木梦子一句提醒罢了。

    而木梦子目光转向身边还在昏迷的许雨雨,心中震惊无比。

    她从来不知道雨儿居然是极阴命格!

    所谓的极阴命格也就是:极阴之人,这类人是阴月阴日阴时出生,并为女子。

    从古至今如此命格少之又少,木梦子怎么也没想到许雨雨居然是极阴命格!

    她咬着牙,伸出手去握住许雨雨的手,心中已经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保护好她!

    许雨雨是她唯一,也可以说是第一个朋友,所以无论如何都要护她周全!

    木梦子伸出手去拨开许雨雨额边的长发,眼中尽是柔和之色。

    这时许雨雨突然睁开眼睛来,扑闪扑闪的眨着大眼睛,意味深长的笑道:“梦爱妃,你趁朕睡觉时想干什么?”

    其实许雨雨在刚刚苏文坐过来的时候就醒了,因为怕打扰他与梦子,所以一直

    装睡。

    当然真正的原因是她想要吃瓜,果然她的选择是正确的,当李言潇回来后,那瓜可香了。

    木梦子见她醒来,嘴角微翘,原本拨开长发的手直接下滑捏着他的脸蛋,调戏道:“为夫见夫人睡的香,忍不住想要疼爱你一番!”

    许雨雨连忙抓住木梦子捏自己脸蛋的手,挣扎道:“唔!唔!梦爱妃,别人看着嘞!”

    木梦夕下意识以为是李言潇看着的连忙松开手目光悄悄的回撇李言潇。

    结果看见李言潇一直在闭目养神。

    可是木梦子并没有反应过来,许雨雨说的是苏文。

    木梦子见李言潇没有看自己心中有一点失落,她自然反应过来许雨雨说的是苏文。

    她没有看苏文,而是伸出手又去再一次捏住许雨雨的脸颊:“为夫没有调教好你吗?你这张嘴就知道瞎说!”

    许雨雨张牙舞爪的扑向木梦子:“梦爱妃,朕滴忍耐是有限的滴!朕的龙嘴要被捏歪了!”

    木梦子身子往后倾躲着许雨雨挣扎的猪蹄。

    可是却无意间把身子贴向了李言潇,但她却浑然不知。

    木梦子还沉浸与许雨雨的大闹中,她抿笑道:“为夫的御妻之术如何?”

    “梦爱妃,你过分了!”许雨雨挣扎的甩头道。

    木梦子依然不松手,笑问道:“如何?为夫的御妻之术?”

    许雨雨实在是挣脱不了只能认栽:“梦爱妃,朕错了……快放开朕的龙嘴……”

    木梦子这才满意的收回手去。

    而她此时半个身子已经坐在李言潇的位置上去了。

    李言潇也不再闭目养神,而是身子靠向扶手想要尽量留给她们两一点空间。

    可是木梦子却一直往他身上靠。

    当木梦子察觉到的时候,她只要头往后靠就完全依靠在李言潇怀里了。

    她脸颊禁不住微微的一红,然后连忙把身子移回去,道歉:“抱,抱歉!”

    许雨雨揉着脸颊,一脸坏笑的看着道歉的木梦子。

    她还是第一次看见自己这个好闺蜜对别的男子露出别的情绪。

    许雨雨认识木梦子来从来没有见她对别的男子露出过更多的情绪。

    她也好奇这男子到底有什么魅力,居然可以让她的梦爱妃这座冰山融化。

    许雨雨打量了几眼李言潇,心中也不得不承认他长的是还不错。

    李言潇看了一脸歉意的木梦子,正准备开口。

    突然他感觉到了什么,猛然出手直接把木梦子给拉入自己怀里,同时另外一只手顺势伸出去悄然的抓住了什么。

    木梦子并不知道刚刚有一道无形的杀机奔向她,若不是李言潇恐怕她多半要横死于此。

    李言潇看了一个方向一眼,沉默不语。

    木梦子完全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她脸埋在李言潇怀里,薄荷的清香缠绕在鼻尖。

    那味道十分好闻,木梦子感觉埋在他的怀里安心无比。

    木梦子不久前也被李言潇抱过,不过她当时她并没有注意这么多而且还在为第一次依靠别人而难受。

    此时她心中并没有什么纠结情绪。

    木梦子脸颊滚烫起来,她这么多年从未与其他男子如此亲密接触过!

    这还是第一次,而且一天还是两次!

    许雨雨看见这一幕眼睛瞪大,一脸卦十足的望着他们两。

    至于苏文,此时牙关都要咬崩了,两手手握紧的青筋暴起。

    “咔!”

    扶手被苏文捏出裂痕来,果然是扶手太脆弱了……

    …………

    木梦子十分眷恋这种安心的感觉,可是她不能贪恋这种感觉!

    她慌乱无比的推开李言潇,然后低着头有一点不敢看李言潇:“你,你!我,我不……不!我……”

    木梦子此时脑海里乱哄哄的,语无伦次。

    李言潇把自己刚刚抓住东西的手悄然收回走,毫无波澜的开口道:“刚刚的事,我们两清了!”

    木梦子听见这句话心中一愣,原本还不知所措她顿时失落了几分。

    而许雨雨一脸没救的扶着头,自言自语的叹息道:“唉!直男癌晚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文轩体育课器材室〕〔仙医佳婿〕〔塞一天冰块不可以〕〔制服(校园1v1)〕〔水王子快被世王撞〕〔女主渣浪大型修罗〕〔两家人一起换〕〔网恋需谨慎小说〕〔我被当做炉鼎三千〕〔那一天〕〔直播算命:开局赞〕〔历史世界唯一魔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