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因为怕死只好多谈〕〔抗战:百倍返现:〕〔祖宗诶!选妃呢?〕〔开局亮剑,我一团〕〔神奇宝贝:大师系〕〔少年歌行:隐居十〕〔万界神王:从召唤〕〔大秦:父皇!我真〕〔狂飙:从制霸京海〕〔那一夜,她带走了〕〔全宗门都是恋爱脑〕〔穿书之没人能比我〕〔灵泉修仙:农家崽〕〔我的替身是史蒂夫〕〔流放,神医小娇妻〕〔秦静温乔舜辰〕〔韩飞李斐雪是哪部〕〔陆七权奕珩〕〔头号战神叶锋苏凝〕〔军训第一天,高冷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卷 初遇动情 第十四章 求血
    许雨雨更是摸不着头脑,她关注着梦子的神情变化,以为是李言潇在说笑。

    便试探的问道:“你,你不是来找梦子的吗?”

    李言潇没有迟疑,直接摇了摇头。

    见他如此果断的摇头,木梦子神情不自觉的又暗淡了几分。

    许雨雨嘴角一阵阵抽搐,看来这李言潇是直男,而且恐怕已经已经病入膏肓了,自己如此提示他都不知道。

    雨儿看着神情低落的木梦子与不知察言观色的李言潇。

    直呼:心累呀!

    果然梦子的爱情还需要她来打助攻。

    许雨雨连忙转移话题道:“咳!李言潇小哥哥,你找我是为了什么事?”

    李言潇抬手取出一个小瓶子,一根细细的银针。

    他把瓶子与银针放在木梦子与许雨雨面前,开口道明来意:“麻烦你给我一滴血!”

    许雨雨呆住了,站在那眨了眨眼睛满眼的问号。

    此时她脑海里响起一首歌:小朋友你是不是有很多的问号?

    ?????

    木梦子虽然不知道李言潇这么做是为了什么,但是她心中隐约猜测这多半与许雨雨的极阴命格有关。

    许雨雨望着李言潇,李言潇平静的看着她两。

    一时间安静了下来,他们之间气氛变得有一点怪异。

    许雨雨挪开目光看向梦子,眼中带着求助之色。

    毕竟前不久之前,自己昏迷醒来的时候听梦子说起过:是李言潇帮助了自己,这时她对于李言潇这怪怪的要求也不好拒绝。

    木梦子看着许雨雨那可怜巴巴的样子,强忍住要翘起来的嘴角。

    她看向李言潇,见他一本正经的样子。

    心中猜测他想要雨儿的血也是有什么急用吧!

    木梦子为李言潇编借口道:“雨儿,你上一次昏迷的时候。李言潇便问我要不要带你去做一个身体检查。”

    说着她对着一旁的李言潇笑了笑,继续说道:“当时我是想带你去医院看看的,但是又怕你爸妈担心。所以就拜托了李言潇……”

    木梦子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编出这么一个借口来的。

    许雨雨本就信任木梦子,她明亮的眼睛如一颗宝石一样清澈:“真的吗?”

    许雨雨也不想让自己的父母担心自己,毕竟他们为她已经付出够多了,若是在让他们担心许雨雨心中也过意不去。

    她猜测,这血多半是拿去检查什么的。

    木梦子欺骗了雨儿,她心中也不忍,只希望李言潇可以帮助到雨儿!

    极阴命格对许雨雨来说可不是福而祸!而且还是大祸!

    她看着李言潇,心中也不知道为什么居然会如此的信任他。

    “雨儿,你放心,我又不会害你!”木梦子拍了拍她的手,示意她安心。

    许雨雨有了木梦子的这些话,也壮了壮胆。

    “好!来吧!”

    许雨雨深吸一口气紧闭着眼睛把自己的手伸出去。

    李言潇看着许雨雨伸出来的手,并没有上前去而是看向木梦子。

    眼中有一点别异的色彩:“你来吧!”

    木梦子没有推辞,上前去拿起银针。

    银针入手便感觉到一股清凉感从银针中散发出来,木梦子整个人身子一震。

    她居然对这银针得心应手,仿佛银针就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她细细的观察起银针来。

    这银针表面就如同有鳞

    片一样摸着十分舒服,银针头上雕着一条盘旋的龙,一看这银针就不凡!

    许雨雨闭着眼睛,结果过了半天都没有人下手,便悄咪咪的睁开一只眼睛看着拿着银针发呆的木梦子。

    她的目光落在那泛着寒光的银针上,顿时底气就有一点不足了:“梦爱妃,朕平日待你不薄,可要轻点!”

    木梦子被许雨雨的声音拉回神来,她白了许雨雨一眼:“我数到三就扎下去!”

    许雨雨抿着嘴唇,可怜巴巴的点了点头:“好……”

    “三!”

    “啊!”

    木梦子开口就吐出一个三,紧接着许雨雨就猝不及防的惨叫一声。

    此时许雨雨指尖一滴鲜红的血涌出。

    木梦子看见那一滴血,整个人居感觉血脉膨胀,她恨不得上去一口吞下这一滴血。

    “梦爱妃!你不讲武德!”

    雨儿抱怨的声音把木梦子啦回神来,同时木梦子眼底一抹鲜红一闪而过。

    木梦子连忙巩固心神,她没想到雨儿的血居然让她失神了,这就是极阴命格吗?果然不凡!

    她放下银针,强忍着心中的欲望,拿起桌上的瓶子把许雨雨指尖的血给装入瓶子中。

    盖上瓶盖后,她整个人顿时松了一口气。

    许雨雨把指尖含 入嘴唇,一脸幽怨的盯着木梦子:“梦爱妃!!说好的数到三嘞!?”

    木梦子一边把装有许雨雨血的瓶子递给李言潇,一边坏笑的回道:“的确呀!我不是说数到三吗?”

    的木梦子是说数到三就扎下去,而刚刚也的确是数到三了的。

    不过许雨雨却理解成了另外一个意思,数三声扎下去。

    雨儿回想刚刚木梦子说的那一句话,也明白自己理解错了,她嘴角一阵一阵是抽搐着。

    许雨雨有一点抓狂,这就是梦子的诡计!的确刚刚她说的是数到三!

    常人都会认为是数三声,可是梦子却开嘴就是三!这根本就是不讲武德!

    李言潇目光全程在木梦子身上,一直没有移开过。

    看她把瓶子递过来,眼中的异样才消失而去,他接过瓶子放入包中。

    然后抬手把木梦子放在桌子上的银针拿起来递给她:“给你!”

    木梦子看着那精致的银针有一点懵。

    只有木梦子这样的人才知道,这银针是一件宝物,甚至于还比木梦子手中的那桃木剑好!

    至于许雨雨却是一脸怪异的看着李言潇。

    她见过送女子花的,项链的,戒指的亦或者豪车什么的。

    可是她还是第一次看见送银针的!!

    莫非李言潇是行医世家?送银针有别的特别含义?

    可是这也不合理呀!

    就在许雨雨胡思乱想,胡乱脑补的时候,木梦子连忙摆手拒绝道:“这银针想必造价不菲,你还是自己留着吧!”

    李言潇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请你收下!”

    许雨雨回过神来,看着强送礼物给木梦子的李言潇,她真的挺无语的。

    甚至于许雨雨已经看见木梦子厌恶李言潇的场景了。

    她了解木梦子。

    梦子不喜欢被人强迫,当初就是苏文强迫木梦子去吃一个饭,结果木梦子直接厌恶他了。

    木梦子不解的看着李言潇。

    李言潇传音道:“这物可以攻击魂体,留着防身。”

    “这也是我错,无意间帮你开启了可窥探鬼魂的阴阳眼,所

    以无论如何都要收下这银针!”

    许雨雨见两人就这样尴尬的站在那,想要开口为梦子推脱。

    但木梦子先一步接过银针笑道:“谢谢!”

    许雨雨石化在原地:!!???

    什么情况!?梦子怎么收了?

    她实在是反应不过来。

    李言潇平静的摇了摇头,并没有因为木梦子收了自己的礼物而高兴或是有其他情绪:“我还有事情,便走了!”

    许雨雨还没有从木梦子收下李言潇的银针的事中回过神来。

    此时她明白了:这两个人就是奇葩!恐怕梦子对这李言潇是有感觉了……

    不过许雨雨还是有一点接受不了:一个送银针就算了,另外一个还真的敢收!

    说起来,这还是木梦子第一次接受异性的送礼,虽然只是一根银针但也是第一次呀!

    许雨雨原本就猜测木梦子对李言潇动情了,如此看来已经九不离十了!

    李言潇离开时传音给木梦子留下一句话:“这银针有灵性可佩带于手腕上,它会自己化为一个镯!”

    木梦子看着推开店门离开的李言潇,心中居然还有几分开心。

    她试着把银针贴在手腕上,轻轻的一按。

    银针的韧性超出了木梦子的预想,这银针直接绕她手腕一圈然后针头插入针尾的龙头中。

    如此一幕看呆了许雨雨,想不到一根小小的银针居然还能这么玩!

    许雨雨也意识到这银针恐怕价值不菲呀!

    木梦子甩了甩手腕,发现银针仿佛有生命一般静静的贴在自己手腕上根本不会甩掉。

    许雨雨伸出手来,把玩着木梦子手腕上的银针手镯:“梦子好神奇呀!”

    说着她想要试试梦子是怎么把它变成一个手镯的。

    可是无论许雨雨怎么能弄,那就是不变回银针,仿佛就是寄生在木梦子手腕上了一样。

    木梦子看着绞尽脑汁的许雨雨,自己也伸出手在针尾的龙头摸索起来。

    可是木梦子一摸,手镯就自己变回银针静静的躺在木梦子手中。

    许雨雨仿佛见到了新大陆一样,忍住爆粗口:“我c,牛逼呀!梦子,你找个机会问李言潇小哥哥,他还有没有这样的银针?给我也来一根怎么样?”

    说着她端详起来:“你看这龙头栩栩如生!而且这些鳞片也是做工细致!”

    木梦子自然是都看见了,她抿笑不语,这银针的真正的价值可是不可比拟的!

    木梦子想着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眉心,她不曾想自己居然开启了阴阳眼,这就是机缘吗?

    那么以后她岂不是既可以看见妖气,又可以看见鬼魂!

    想着自己不但可以捉妖还可捉鬼,她心中也有一点期待。

    木梦子把许雨雨手中的银针来回来,然后重新带回手腕上去。

    许雨雨见木梦子收了回去,连忙上去打趣道:“梦子呀!说不定这李言潇小哥哥对你也有别的意思!我看你也对别人也有好感,要不……”

    木梦子想都没想直接摇了摇头,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对李言潇有着一种莫名的感情,那感情她说不明道不透。

    而且她当初可是决定了要找到当初救自己的那小男孩!

    木梦子摇头拒绝她的提议:“雨儿,我暂时还没有考虑过这方面的事情,这还是以后再说吧!”

    许雨雨看着木梦子又是这样含糊的敷衍过去,心中实在是不明白梦子到底是为什么就是不谈恋爱。

    不会梦子不喜

    欢男的!喜欢女……

    许雨雨哆嗦了的后退一步,一脸警惕的盯着梦子:“梦爱妃,朕虽然不反对百 合,但是朕也不同意!”

    木梦子瞪了她一眼。

    许雨雨背后一凉,她连忙改口毕竟自己斗不过梦子:“咳……我的梦爱妃就是舍不得朕,放着大好的苏文少爷与帅气的李言潇小哥哥都不要。”

    木梦子见她还敢打趣自己,便伸出手捏了捏她脸:“你还好意思说我?你看看你这么久了都没有见你对别人男生关系亲近!”

    许雨雨还是那个借口:“梦子,我们两不一样。我是父母不允许……”

    “骗鬼!”

    木梦子捏她脸颊的手抖动道:“我可记得去你家的时候,阿姨可是命令你下一次必须带一个男朋友回去!”

    “唔!唔!”

    许雨雨连忙挣脱魔抓干咳两声。

    “咳!咳!”

    “梦子!你怎么能偷听嘞!”

    梦子无辜道:“阿姨还拜托我帮你介绍几个嘞!”

    “…………”

    果然是亲妈!

    许雨雨只能投降道:“梦爱妃朕错了,这事情就不要提了!”

    木梦子可不会放这个机会:“不提?不知道谁在我的耳边天天唠叨?”

    许雨雨连忙拉起木梦子往外走,想法转移话题道:“梦子呀!我记得前面还有一间店不错……”

    …………

    至于李言潇带着许雨雨的血回到了一处普通人看不见的阁楼中。

    这阁楼外有一个块牌面叫:续缘阁。

    李言潇进去后,走到一把太师椅前坐下,拿出盛有许雨雨血的瓶子。

    他闭目养神道:“如何?你们怎么决定?”

    只见一个小孩子从后院走出来。

    这正是小浩子,相继李林夕的灵魂也出现。

    小浩子与李林夕两人目光都低垂,不知道发了什么。

    李林夕沉默的看了一眼低头的小浩子。

    对着李言潇咬牙行礼道:“请将我送入地府轮回!”

    小浩子听见这句话立马制止:“不可!”

    李林夕看着一脸执着的小浩子咬牙道:“若是我再依靠你,你必定要修为尽散化为普通草木!我不能看着你变成这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说他碰到你了没〕〔从完美世界穿越诸〕〔麻衣诡相〕〔开门迎客〕〔模拟修仙:我能看〕〔临高启明〕〔四合院:从机械工〕〔嫁给山野糙汉后她〕〔玄幻:开局被迫下〕〔温情一生只为你林〕〔怪谈玩家〕〔漫威之我穿越的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