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职法师之冰天雪〕〔开局等死?忽悠病〕〔斗破:极寒冰圣〕〔华娱璀璨时代〕〔一切从华山开始〕〔校医清闲?你可听〕〔极品房东俏佳人〕〔被扔狼山,她靠驭〕〔农门福女:糙汉宠〕〔带着空间穿七零,〕〔重回七零:强扭的〕〔军训第一天,高冷〕〔迎娶皇后,竟让我〕〔掌握八奇技的我才〕〔诸天从四合院启航〕〔疯了吧!我一个奶〕〔高手下山,我家师〕〔长生万古:苟在天〕〔美女总裁身边的贴〕〔家父李世民,让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卷 初遇动情 第二十七章 前世今生
    阁楼内,李言潇坐在茶案边,手中端着一本古认真的看着。

    这一刻他好似与周围的一切融为一体一般,安静古老……

    时间悄然流逝,转眼一个小时便过去了。

    目光一直在上的李言潇,此时缓缓的抬眉看向了二楼的方向,他深邃的眼底带着不解之色。

    这木梦子上去都已经一个小时了,就洗一个澡而已怎么还没有下来!?

    李言潇放心不下,毕竟没有寻常人能洗一个小时的。

    转手放下籍,起身上楼去看看木梦子什么情况。

    …………

    此时木梦子以及陷入了熟睡中,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泡了一个小时,她反而睡的无比舒服,好似从来没睡过这么沉一般。

    但因为长时间的泡澡,木梦子身上的皮肤已经有一点水胀,她整个人看起来有一点发富的可爱。

    门外,一个脚步声靠近,自然是李言潇来查探情况了。

    他来到门口敲了敲门,平静的声音响起:“木姑娘!?木姑娘?”

    连续呼唤了几声都没有动静,李言潇意识到多半是出事了。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取出钥匙正准备开门,可是门却没有上锁。

    李言潇忍不住摇了摇头:这小姑娘心真大!

    推开门见里面热气腾腾,他顿时微微的皱了皱眉头,下意识快步进去。

    绕过遮挡的屏风,李言潇便看见泡水里的木梦子。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这木梦子居然——她睡着了!?

    李言潇那原本不自觉皱着的眉头这才缓缓的舒展开来。

    看着熟睡的木梦子,李言潇也不自觉的笑了笑,同时目光注意到了木梦子那婀娜多姿的身材。

    他脸颊带上了几分微红,不只是房间里温度高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李言潇停顿了一下,立马把目光挪开,并两步来到木梦子旁边的窗户前推开窗户。

    清凉的晚风吹了进来。

    秋天的晚风已经带着一点冬天的寒冷,它温拂去了房间里的闷热。

    李言潇脸颊上的微红之色也被晚风带走了。

    缓了几口气后,李言潇回头看了一眼还在沉睡的木梦子,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他来到玉雕的澡盆前,撩起衣袖把木梦子从水里捞起来,然后抱着光溜溜的木梦子出去,并直径去了三楼。

    三楼只有一个房间,这房间也就是李言潇的住处。

    李言潇把木梦子身上的水用毛巾擦干后,又为她擦干了长发。

    一番操作下来,李言潇额头居然微微的见汗水了,脸颊上也带着微红之色就如同喝了酒一般。

    而且没有带眼镜的木梦子在撩开长发露出额头与脸颊后,颇有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韵味。

    她的美是那种缥缈不真实的,仿佛是天上的落入凡尘的仙子一般。

    李言潇在巨大的折磨下,终于为木梦子收拾好了。

    他起身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然后轻手轻脚的离开了自己的房间。

    关上门的李言潇长松一口气。

    哪怕高冷的他,在看见木梦子露出的容貌与身材段也险些把持不住。

    他花了好长一段时间才缓过来,最后李言潇回到了一楼客厅,继续看起来。

    至于木梦子此刻就如同猫咪一样乖巧的窝在李言潇的床上,两只藕臂抱住软绵的被子,脑瓜埋在枕头边上,好似害羞一般想要把脸颊藏在枕头下。

    她这一觉睡的无比的沉,睡的十分的安稳。

    …………

    此时在李言潇给李林夕安排的酒店顶楼上。

    李林夕守在许雨雨的床边,眼中尽是复杂与自责之色。

    若不是最后李言潇赶来及时,恐怕今天雨儿跟木梦子都要毁在那狐哲手中。

    想到狐哲李林夕目光就一沉,青筋暴起。

    一旁的小浩子看着李林夕的变化,眼中带着心痛之色。

    他伸出手想要搭在他肩膀上,可是最后并没有落下去,而是咬着嘴唇无声的叹了一口气。

    今天晚上李林夕一直如此,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如此自责了。

    小浩子看不下去了,便走了出去依靠在门框上。

    目光呆懈,眼底的心痛之色难以掩盖。他想着:若是自己巅峰时期,那狐哲的实力完全入不了他眼。那样李林夕也不会这样了。

    可是这千年来,他为了李林夕消耗的修为实在是太多了。

    看着这一具无力的身体,小浩子目光露出复杂与无奈最后只有——自卑。

    此时房间里的许雨雨突然翻转了一圈身子,没一会便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来。

    她看了看周围这陌生的环境,睡意朦胧的眼中带着几分疑惑。

    突然她美目恢复清明,她猛然惊醒坐了起来。

    李林夕原本还在走神中,他见许雨雨突然坐起来,还吓了一跳。

    不过见许雨雨醒了,他自责的脸颊上露出了笑容:“雨……”

    李林夕还没有说完。

    “啊!”

    一声刺耳的尖叫响起。

    永远不要小看女生的高音,吼碎玻璃杯完全不在话下。

    李林夕连忙捂住耳朵,心中一阵阵懵。

    许雨雨尖叫声收敛,他两只手死死的抓住被子,美目中水雾弥漫。

    见雨儿收敛,李林夕不禁想要上前去问她怎么了。

    可是刚刚走过去,许雨雨就如同受惊的小鸟一般,胡乱的摸起旁边桌台上飞厚扔向李林夕。

    李林夕没有躲闪任由许雨雨扔过来的砸自己身上。

    他在自责,自责自己没有能力保护雨儿,自责自己面对自己的情况无能为力。

    身上的疼痛完全不及心中的疼痛。

    至于躲在外面的小浩子看见许雨雨拿东西砸李林夕,眼中带着不满之色。

    此时许雨雨缩在床角落里,埋着头大哭起来。

    李林夕就如同被定身一般站在那原地。

    听见她的哭声,他感觉自己心都要碎掉落。

    就这样半小时过去了,许雨雨已经哭不出泪水来了。

    她顶着一双通红的眼睛盯着不远处自责无比的李林夕,眼中带着迷茫之色。

    李林夕察觉到她的目光,眼底尽量带着柔和,他试探的开口道:“雨儿……”

    李林夕一开口,许雨雨就如同惊弓之鸟一般,两只手捂住耳朵歇斯底里吼道:“啊!”

    李林夕身子就如同被炮弹击中一样,身子猛颤脸色苍白。

    他咬着嘴唇再一次低下头去,并没有在开口刺激许雨雨。

    小浩子只在外面看着那面的一切,皱着眉头转身离开而去,而且许雨雨认识他,他不能现在出现。

    房间里李林夕沉默着,许雨雨迷茫的抽咽着。

    又过了将近半个小时。

    许雨雨的情绪也稳定了不少,她目光迷茫的盯着不远处低着头的李林夕:“你,

    你是不是把我……”

    李林夕听见许雨雨的声音心中悬着的大石头落了一半。

    他慌乱的摆了摆手:“不!不!你放心,你还是完璧之身!”

    说着李林夕无意间看见了许雨雨被子滑落了一点,一抹春色浮现,他的脸颊刷的一下便红了。

    许雨雨察觉到他神情变化,连忙低下头看着自己胸前,她脸也架不住带着几分红韵。

    两只手提了提被子遮挡自己胸前的春色,同时确定自己身子并没有什么怪异后才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许雨雨捂紧被子,声音带着几分怪异:“我,我怎么在这?”

    李林夕自然是不可能告诉她关于狐哲是妖的事情,便随便找了一个借口:“我,我看见你一个神志不清的走在路上,怕你出事,所以就带你来这了……”

    许雨雨拧着眉头一皱:“神志不清!?”

    她回忆了一下,最后的记忆停留在了狐哲约她出去吃饭。

    之后发生了什么,她就不知道了。

    可是许雨雨觉得这还是太假了,便质问道:“那狐哲他在那?”

    李林夕听见狐哲两个字目光一沉,他皱着眉头看着许雨雨:“雨儿,那狐哲不是什么好人,你离他远点!”

    许雨雨听见他称呼自己如此亲切本就不满了,而且他还贬低狐哲。

    许雨雨声音冰冷吼道:“他不是好人!?那你就是什么好人吗!!?”

    李林夕被吼的有一点懵。

    看着李林夕那不禁与疑惑的眼神,许雨雨大怒:“不要用那样的眼神看着我!你带我回来就这么对我?”

    李林夕这才明白过来雨儿指的是她的衣服。

    可是李林夕也没办法呀!她的衣服被狐哲毁去。

    若不是小浩帮忙,李林夕都不知道怎么把许雨雨弄回来

    弄回来后李林夕便一直守在许雨雨身边,也根本没有考虑给她换衣服的事情。

    李林夕想要说这一切并不是他干的,可是他却不是说,告诉她是狐哲干的,她也不会信。

    而且狐哲是妖,雨儿如果知道妖的存在,对她而言就是百害无一利。

    李林夕苦笑的看着她,想要为自己澄清:“我不是那种人……”

    许雨雨怒瞪了他一眼:“你是不是,心里不清楚吗!?”

    李林夕嘴角不断的抽搐着,他感觉自己真的是冤呀!

    他望着一脸犀利的许雨雨,欲言又止最后无声的叹了一口气。

    “我帮你出去拿一套衣服……”

    说着李林夕指了指旁边那门:“那可以洗澡。”

    说完李林夕便退出去并关上门。

    李林夕退出去后,一脸颓然迷茫的靠在一旁的墙上,

    他抬手捂住自己胸口的位置,咧了咧牙齿。

    他感觉自己心好痛,明明是自己爱的人,却为别的男子说话,不但如此她还对自己露出厌恶之色。

    想到这,李林夕一时间感觉自己呼吸困难。

    他滑坐在墙边,迷茫的望着自己头顶的灯泡,电灯的光让他目眩。

    小浩子在一旁看着他,眼底的心痛仿佛要涌出来了一般。

    他走了过去在李林夕身边坐下,无声的陪伴着。

    李林夕望着目眩的灯泡有颓废的声音响起:“小浩,你说她还是不是她?”

    小浩子捏了捏拳头,眼底闪过复杂之色,他想告诉李林夕这一世到底许雨雨不在是上一世的那个她了!她已经过了奈何,饮了孟婆汤前世一切已

    经随风了!

    可是小浩子说不出来,他咬着嘴唇一脸自嘲的回道:“小爷怎么知道?”

    不知是出于怨气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他补充一句:“而且一个是前世,一个是今生!两者能一样吗?”

    李林夕沉默了。

    小浩子伸出手拍了拍他肩膀,眼底隐藏着痛苦:“你当初选择要寻她都坚持了千年,怎么现在寻到了却又一副患得患失的样子……”

    小浩子还想说什么,可是张开嘴巴来,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唉……罢了!大不了小爷和那狐哲拼了!好歹小爷也是扶桑树的一片树叶!”

    李林夕看着旁边一脸坚定小浩子,眼中带着歉意:“小浩,为什么要这么帮助我?”

    小浩子看着他一笑,眼中的色彩或许只有他自己知道:“当初你救我一命,我会护你一生!”

    李林夕抿了抿嘴唇:“我,我不值得你这样……”

    小浩子摇了摇头:“这是小爷的决定,你不用多想!”

    李林夕还想要开口,可是小浩子直接用眼神阻止了他。

    李林夕长叹一口气,苦笑道:“小浩,我李某人这一辈子欠你的实在是太多了。”

    小浩子看着他欲言又止,最后笑着摇了摇头没有说出来,转身离开了。

    片刻后李林夕起身去为许雨雨找衣服。

    至于房间里的许雨雨在李林夕离开后,安静的在床上坐了一会后,掀开被子再一次确认自己的身体没有不适后,她心中的那块石头才真正的落了下去。

    她起身去了李林夕说的那浴室里,关上门反锁。

    此刻她的心情十分复杂,这突然冒出来的李林夕到底是什么人?

    为什么他对自己如此的特别!?

    而且他们都说狐哲对自己不利,莫非狐哲真的对自己不利吗?

    许雨雨一时间迷茫了,思索良久也无果,她打开冷水冲着自己身子,想要让自己冷静,冷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尘不到顶弄闻时〕〔那一天〕〔朱寿〕〔npc误入游戏中尽情〕〔未婚妻她突然变A了〕〔我在华娱那些年〕〔大秦:开局签到十〕〔不断作死后我成了〕〔和前任他叔联姻后〕〔告白〕〔穿书后我又把男主〕〔重生年代之发家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