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将军,孤本红妆〕〔精英老婆火力全开〕〔清湛蜜事〕〔盛世玄凰〕〔我爬出来了〕〔在不懂爱情时爱上〕〔九零炮灰彪悍逆袭〕〔福妻高照〕〔错嫁惊婚:景少追〕〔互换师生〕〔法医王妃之邪佞王〕〔恋爱吗竹马先生〕〔仲夏夜的秘密〕〔惹火甜妻:宝贝,〕〔农门娇俏小厨娘〕〔开局从双11开始〕〔你好,我的上官先〕〔女神的上门狂婿〕〔重生成季少的心尖〕〔中了偏执霍爷的迷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台城遗梦 第八百八十八章 出城路上
    高延宗疑惑的抬起头来张着嘴看向兰千阵,虽无言语他却已用表情问出话来,兰千阵说道:

    “有皇上口谕,过来接旨!”

    高延宗意识到兰千阵并未和他开玩笑,他疾步前趋来到兰千阵面前掀开衣襟前摆跪地接旨,兰千阵取下背上所负背囊,逃出箭矢捧在手中道:

    “皇上赐你箭矢一枚,责汝讨贼,汝当尽心竭力,不得有误!”

    高延宗捧过箭来叩谢皇恩,他问道:

    “既然是皇上口谕,为何是代公向我宣旨?不应该是内官来宣吗?这不合规矩呀。”

    兰千阵作色道:

    “你自己摔杯子从宫里走了还说我不守规矩,难道你要鱼公公跑出宫来追着给你宣旨?”

    高延宗被兰千阵一顿喝斥不敢再言,只得乖乖起来怯生生的站到一边去。兰千阵看了看桌上他叫得那几个可怜巴巴的下酒菜,他问道:

    “怎么就吃这个?”

    高延宗道:

    “省着银子还要给将士们发饷。”

    兰千阵闻言看向高延宗,仔细瞧来才发现高延宗脸上皮肉松垮,就像是穿了件不合身的皮囊在身,皮里的肉却没有填满。兰千阵长叹一声,他的语气也随之柔和许多,只听兰千阵问道:

    “我听说你身体素宽,今日见面却没觉得你有多胖。”

    高延宗道:

    “瘦些好。”

    兰千阵有叹一口气,他抬手拍着高延宗肩膀道:

    “你呀!我也是从前线一刀一刀拼杀出来的,军中最喜欢的就是你这种直肠子。你是读书出身,你不愿意攀附权贵我理解,但你去了前线可要好好与同僚相处,切不可再胡乱使性

    子,你可得记得,一个念头就是几十条人命。“

    高延宗点点头,拱手在旁应道:

    “下官记得。”

    兰千阵又看了看高延宗,终于没再说别的,他只是指着桌上说道:

    “吃饭去吧,我也该走了。”

    说罢兰千阵带人转身而去,高延宗则在里面作揖送别,临出门时兰子义略向高延宗点头致意,高延宗则向兰子义拱手回应,两边无言就此散去。

    兰千阵出门后便着急上马,他对张偃武说道:

    “张公子,不需远送了,你马上就要出城远征,还是早些回家准备行装的好。”

    张偃武这时已经跟着兰千阵上马,他笑道:

    “行装自有家里仆役替我打理,代公不必操心。今日一别我与代公再难相见,而代公于我的知遇之恩我却无以为报,此去城外不过十数里,我送代公只是一程,拳拳之心还请代公不要推辞。”

    兰千阵闻言“哈”地笑了一声,他道:

    “张公子说得如此诚恳我又怎会推辞?”

    接着兰千阵便带头催马,边走他边说道:

    “今日耽搁这么久,天黑前是到不了京口了。”

    兰子义在旁说道:

    “父亲何不直接走水门,从镜湖上船渡江?”

    兰千阵道:

    “已经安排了要从京口走,再换路不好。”

    兰子义猜测自己父亲绕到京口或许是有其他安排,也就再没多做谏言,而他父亲则问道:

    “你觉得高延宗这人怎样?”

    兰子义答道:

    “忠贞体国,心无杂念,是条汉子。”

    兰千阵听着兰子义的话有些不耐烦,他道:

    “我当然知道他是汉子,我是问你他信不信的过。”

    兰子义笑道:

    “父亲若问高延宗之于我兰家信不信的过,那肯定是信不过,但若说他高延宗之于国家信不信的过,那当今天下没几个人比他更赤胆忠心。”

    兰千阵厌恶的皱起眉头,他道:

    “他是忠臣我就不是忠臣?你这话说得难道不是废话?”

    兰子义瞧着着自己父亲狡黠的笑了起来,兰千阵见状直接动怒,他问道:

    “你有话直说,无缘无故嘲笑我是什么意思?”

    兰子义道:

    “我哪敢嘲笑父亲?我只是在想父亲是不是迁怒了。”

    兰千阵被兰子义这话点的有些清醒,他问道:

    “你的意思是……”

    兰子义道:

    “高延宗在宫中摔杯,摔得不止是鱼公公和章鸣岳二人,还有父亲您;刚才酒楼里高延宗见你不施礼还不辞而别,爹您的面子往哪里搁?”

    兰千阵点着头应道:

    “子义你是说为父对高延宗心中有火,迁怒于你?”

    兰子义道: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父亲迁怒于我不是问题,问题是父亲被无明业火蒙蔽了双眼,没看清楚自己身居高位,已经潜移默化的将别人看低一等,父亲您想,您和高延宗的差别究竟是人与人的差别,还是官位高低的差别?”

    兰千阵点头道:

    “有道理。”

    兰子义这时催马上前,附在自己父亲耳边说道:

    “爹,那高延宗是个直性子,我最了解,他认定的事情九头牛都拉不回来,我们不需要他忠于谁家,他也不可能拉下脸来效忠某家,我们只要让他的路和咱们走到一条道上就行,这样做不落人话柄还能捞到实空,何乐而不为?”

    兰千阵闻言大喜,当即点头道:

    “妙!吾儿此计真可谓浸润无声。”

    说到这里兰千阵下意识的回头去看张偃武,而张偃武则微笑着向兰千阵点头致意。兰千阵本是平常一回头却回出了岔子,只听兰子义喊道:

    “父亲勒马!”

    兰千阵之手应声而动,可他脑海里还没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人还保持着纵马小跑的姿势,于急刹之下兰千阵差点被甩下马去,幸有身后桃逐虎眼疾手快将他拉住。虚惊一场后众人都长出一口气,桃逐虎直接教训兰子义道:

    “少爷你也太没轻重了!将军还看后面呢,你喊什么勒马?差点把将军摔下去。”

    兰子义也知自己闯祸,低头应了桃逐虎的训斥,同时谢罪道:

    “是我的错,是我的错。”

    “不是卫侯的错,是我的错,我不挡路卫侯也就不用惊动代公了。”

    众人寻声望去,却见是曹进宝正带着一个小厮站在路中,两人离兰千阵不过十几步,难怪兰子义刚才忽然喊停。

    兰千阵抬手擦掉额头上的冷汗,见曹进宝在前他立即下马过去,两人相向,拱手作揖,客气过后兰千阵道:

    “曹老板胆大我是知道,可胆子再大也犯不着玩命,刚才若不是我儿将我叫住,马蹄一过曹老板非死即伤。”

    曹进宝笑道:

    “怎会?代公马上功夫那么好,怎会踩倒我?”

    兰千阵闻言与曹进宝相视而笑,笑过后兰千阵开口问道:

    “曹老板此时站在街中,想必是要给我送行吧?前日咱们已经吃过酒了,今日我着急出城,酒席就算了吧,再吃一顿我今天又走不了了。”

    曹进宝道:

    “就知代公赶时间,所以我专门在城外给代公架好了帐篷,呼延将军已经被我邀去了,就等代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厉少宠妻至上〕〔入赘的废物〕〔农门丑女:养个夫〕〔亿万双宝寻爹忙全〕〔法医王妃:我给王〕〔极品老木匠〕〔妃要撩人:太子殿〕〔总裁私宠妻江瑟瑟〕〔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一生一刹,执碾成〕〔都市战神归来〕〔穿成山神后,我捡〕〔我靠算命爆红娱乐〕〔恶毒男配嫁给残疾〕〔娇妻难逃:恶魔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