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语嫣冷爵枭〕〔极品捡漏王〕〔书穿八十年代小女〕〔大唐验尸官〕〔天道宠儿开黑店〕〔从野怪开始进化升〕〔斗罗之九尾天狐〕〔大师请闭嘴〕〔天琴涅槃〕〔快穿宿主她又美又〕〔厉少夫人又作妖了〕〔我的女友是富二代〕〔快穿之我只想成神〕〔奶油味的她〕〔来自北海道的雪〕〔当上帝皇侠的我在〕〔超级传人〕〔叶飞袁静〕〔全能女婿〕〔医婿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苏晚卿裴修 第940章 思绪
    李清欢这会儿挣不开麻绳,一时之间也找不到逃脱之法。

    她挣了几下之后,感觉麻绳越收越紧,她试图挪到床边,想要下床,但由于双脚被牢牢地绑在一起,她无论如何也挣不开。李清欢到底是个女孩子家,并不会武,力气也不够大,她动了一会儿,就已经感到有些力不从心了。

    李清欢只能倒在床上,有些气喘的看着面前白色的纱帐,心上涌上了一股无力之感。

    这个时候,兰心那丫头应当已经发现自己失踪了吧,她半天都找不到自己,一定很着急。

    房中桌子上点着一盏煤油灯,将整个房间照亮,唯一的一扇窗也被帘子挡住了,因此,李清欢并不清楚,外面如今究竟是白天还是黑夜,她也不清楚自己到底睡了多久。

    这样的感觉,让她一点儿也不好受。

    这种不知道外界时间的流逝之感,实在令人没有丝毫的安全感。

    也不知道这会儿爹爹和娘亲回到府中了没有,他们知不知道他们的女儿偷偷跑了出去,如今还失去了踪影呢?

    若是他们知道自己偷跑出去,必然会大发雷霆吧?

    再者,若是兰心找不到她,必然会回到府中,向爹爹和娘亲报告此事,也不知道兰心会不会因此受到惩罚。但爹爹和娘亲若是知道这件事情,必然会急得不得了。

    李清欢眼前似乎都能够浮现出,她的爹爹李文渊和娘亲慕容芊芊着急和担忧的神情。她思及此处,再联想到如今的处境,心中一阵阵的后悔涌上心头。她分明不应该这般任性,若非没有私自跑出府来,恐怕也不会遇到这样的事情了。

    如今想来,那摊主分明就不对劲!怎么会有女子的手如同男人一般?而且那摊主自始至终看自己的眼神,似乎都不像是对待一个客人的眼神。

    更重要的是,人家出来摆摊做生意,又怎么会将手链作为礼物赠予她呢?

    那蓝色的手链,李清欢握在手心的时候,感觉冰冰凉凉的,而且质感也很不错。如今看来,一个小小的摊位上,怎会有如此上等的手链?而且,摊主还要还要赠予自己,竟然连银两都不打算要。

    作为一个生意人,怎么会做出如此有损于利益的事情来?

    李清欢的爹爹便是城中的首富,家中生意往来不断,她虽并没有深入接触,但从小自然也耳濡目染了不少生意上的事情。她若是用脑子仔细想一想,就能够知道,这件事情从头到尾都不正常了。

    出门在外做生意,作为一个商人,是绝对不会让自己亏损银两的。更别提,还是送上门来的馅饼了。天上从来不会掉馅饼,有的,只是步步为营罢了。

    可惜,自己因为太过喜爱这蓝色手链,因此而被蒙蔽了双眼,其他的事情全都考虑不到了,所以才会犯下这么严重的错误。

    更何况,自己也太任性了,不听兰心的劝告,出了府也就罢了,甚至自己行动,也不等一等兰心,就私自到处乱逛,根本不知道兰心会有多担忧自己。

    以前的李清欢从来不认为,自己会遇到什么不测,毕竟她从小跟在爹爹的身边,学习的知识不胜枚举,她的脑子素来也很灵光,日后也是要继承府中生意的。

    或许正是因为如此,她的心中总有一股骄傲之感,觉得自己懂的东西足够多,根本不可能会上当受骗。她从小跟在爹爹的身边,偶尔也会出去与别人做生意,那些商人的表情,她见的多了,基本上很容易就能够看出来,他们心底想的究竟是什么。

    在这些事情面前,李清欢的脑子素来都很冷静。

    没想到有一天,自己居然会在一个小小的摊子上栽了跟头,而且一栽,就是这么大的跟头。

    李清欢看着面前的纱帐怔怔出神,她知道,如今自己即便后悔,也没有任何的意义。事情已经发生,她能够做的,便是想办法去弥补。

    她如今只希望,若是爹爹娘亲知道自己失踪了,不要太过着急,乱了分寸才好。

    但事实上,李清欢心里也很清楚,这是断然不可能的事情。虽然从小爹爹娘亲对她尚且严厉,但在吃穿用度上,对自己可谓是疼到了骨子里,她想要的东西,从来没有得不到的,爹爹娘亲也从来都不希望自己吃苦。

    他们觉得,在自己这个花儿一般的年纪,除了学习必要的知识以外,就应该尽情的享受自己这个年纪应该有的生活。

    李清欢此刻感到后悔的却是,当初应该学一学武功,而非总是四五经,琴棋画这些东西。否则如今,自己也不至于陷入如此被动的局面了。

    李清欢想到这里,忍不住又叹了一口气。

    她思索了片刻,也想不出来,她为何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但若是提及那摊主,李清欢可以肯定,他必然是个男人,只是做了女子扮相,这才骗过了所有人。毕竟一个男人摆摊子卖手工首饰,不管怎么样,都很奇怪吧?

    这样一来,他就会引来很多的目光。

    若他是一个正儿八经的生意人,自然很愿意吸引更多客人的目光,从而收获更多的交易。但他并不是,他故意扮成女子,分明就是为了掩人耳目。

    而这最终的目的,却是她李清欢。

    李清欢想了想,若目的是她,而她平日里又极少出现在世人的眼中,因着她性子懒洋洋的,除了前些年偶尔跟爹爹出去见过一些商人以外,基本上都待在家里。

    一来,爹爹和娘亲管教严厉,也不会让她轻易出门。二来,李清欢虽然是一个备受宠爱的大小姐,但她的性子却并不如那些被宠坏的大小姐一般刁蛮任性,相反,她性子懒懒的,面对许多东西都比较淡然。或者说,因为她见过的好东西太多了,所以对于这一切也就不足为奇了。

    没有太多的东西,能够引起她的兴趣。

    因着这懒散的性子,李清欢也不太愿意出门,更别说跟城中其他的世家小姐交朋友了。

    大家对于首富李府的李清欢大小姐,基本都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对于李清欢的了解,也都停留在传言中罢了。

    既是如此,她都能被有心人盯上。

    李清欢觉得,这最终的目的,恐怕只有一个。

    那个掳自己过来这里的人,恐怕目的并非是她,而是她的爹爹,或者说,是整个李府。

    她作为李府唯一的千金小姐,若是被绑走了,能够威胁到的人,只有她的父母了。

    想要威胁她的爹爹娘亲,图的是什么?其意思,已经不言而喻了。

    李清欢的目光渐渐沉了下来,此刻的她,哪里有半分当初在小摊上一副天真烂漫的年轻少女的模样,如今的她,就像是回到了当初生意场上,那个冷静沉稳的女孩子,丝毫不显山露水,让人看不出来她的脑袋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之前的李清欢的确是李清欢,如今的李清欢,也的确是李清欢。只是,这是属于她李清欢的另外一面,并不轻易示人。

    但如今,周围也没人。

    李清欢想通了这一层,脸色顿时变得很差。她没想到有一天,自己这个李府小姐的身份,居然会成为威胁爹爹娘亲的把柄。

    她心里很清楚,若是那掳她来的贼人确实有这样的想法,若他对爹爹提出要求,爹爹为了她的安危,也一定会满足贼人的要求。

    李清欢心里很清楚,尽管爹爹娘亲挣的银两再多,但在他们的眼里,这世间所有的一切,都比不上她这个女儿。因为,她是独一无二的。

    可是正因为如此,李清欢一点儿也不希望,那贼人能够得逞。

    更何况,她也不能完全担保,那贼人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之后,不会对她动手。

    到时候若是自己发生了什么事情,爹爹娘亲究竟会如何,李清欢简直不敢想象。

    她如今虽然身处危险之中,但心中最牵挂的,却还是自己的爹爹和娘亲,倒并没有为自己如今的处境太过担忧。

    李清欢想通了这一层,她心里很清楚,若是贼人想要拿她来威胁爹爹和娘亲,在这个时刻,必然是不会伤害自己的。因为她是贼人手上唯一的筹码,伤害了她,对那贼人来说,没有丝毫的好处。

    李清欢虽然年纪尚轻,但她有一颗七巧玲珑心,在冷静下来之后,很快就想通了这其中的弯弯绕绕。

    但可恨的是,即便她知道了这一切,她如今依然没有能力逃出这个房间,逃出贼人的魔掌。

    李清欢又动了动自己的手脚,依然无计可施。她有些气急的踢了一脚那床板,床板似乎比较脆弱,经不起李清欢这一个重击,发出一声古老的“嘎吱”声,听起来,就很破旧。

    李清欢听到这个声音,原本有些急躁的情绪,顿时冷静了些许,没有再继续自己的动作。

    若是再踢一脚,这床板恐怕就塌下来了,到时候对她来说,可没有任何的好处。

    不知道是否因为床板的声响传了出去,原本安静的房门,忽然传来一阵“吱呀”的轻响。

    李清欢脑袋中的弦,在听到房门的动静时,在一瞬间紧绷起来。divdiv

    苏晚卿裴修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