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系统赘婿〕〔九天斩神诀〕〔游戏制作:坏了,〕〔求生之我能打造金〕〔巨甜!我在禁欲冷〕〔一个人的道门〕〔四合院:我林飞,〕〔去他丫的废柴嫡女〕〔我在魔门捡功德〕〔重生从不做备胎开〕〔我全是靠自己努力〕〔巨龙:从六百万亿〕〔带着异能穿回七十〕〔游戏入侵:这个散〕〔神印之最强龙骑士〕〔从完美世界开始吃〕〔我绑定了魔教圣女〕〔忽悠世界为我打工〕〔从同窗开始的影视〕〔完美世界之轮回天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全球诡异时代 第五章 仪式
    “又有一个人发现了桥的异常,看来你的障眼法连第三天都撑不过了。”

    一个奇怪的男子正别墅的隐秘地下室中卧在床上,他有着近乎没有五官的面容,但他一只手臂长得异常,看起来像是蛇一般延伸出去,无比流畅的能拿到两米之外的桌子上的饮料。

    “是......谁?!”

    像是忍受着某种痛苦,在奇怪男子前的平地上,一名青年双手放在满是红色妖异花纹的石台上,那些由鲜血化成的花纹正如一只只血色的蠕虫一般从青年的双手蠕动着钻入他的身体。

    如果陆羽在这里,肯定能一眼认出这就是那个诈死的富二代,而床上的奇怪男子就是那神不知鬼不觉混入他们中的第十一人!

    这个隐秘的地下室,大概有一百多平米,占据大部分面积的是奇异红色纹路的鲜红脉络,这些脉络的源头来自于中间的石柱,此刻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正被绑在上面。

    那奇怪男子伸出的手从两米长慢慢恢复成正常手臂的长度,然后美美地喝了一口饮料,没有回答青年的问题反而点评说道:“你这样强行进行仪式,哪怕能叩开本源大门恐怕也会失控疯掉吧?”

    血色蠕虫钻入肉体的痛苦,让青年颤抖不止,但他死死地咬着牙坚持,见床上男子转移话题,被折磨得有些神志不清地他呛声说道:“你们异种序列根本没有资格说疯不疯吧?”

    “那也是......”

    床上的奇怪男人先是带着自嘲的低语,然后又是伸出一只手臂,竟然延伸出了三米之远,一把扼住了青年的脖子,将他凌空抓起。

    “哪怕你叩开了本源大门,也不过是序列九的入门者,对自己的前辈还是抱有敬意!”

    青年的双手一下子被抽离开了石台,抓住死死那扼住长手,但怎么都移动不了它分毫,直到快要窒息时,长手才徒然一松收了回去。

    一下子跌坐在地上的青年痛苦的咳嗽了几声,有些恐惧的看了看那诡异的手臂,心中燃起的狂热更炽烈了几分!

    力量!这可以轻易碾压普通人的力量!

    青年就是渴望得到它,才不惜化为杀人狂魔,在荒山野岭里弄出这么一个吞噬他人的献祭仪式。

    为了这一天,他忍了四年,从曾经放浪的花花公子变成了人人称赞的学生会长,都是为了这一次的准备。

    其他几人都是他在大学当中选中的吞噬对象,只要能圆满的吞噬完他们的本源,自己就能补回曾经在高二时错过的超凡之路!

    “不过是异种序列八的变形者罢了.......里下九流的货色。”

    青年也只敢是动了动嘴唇,终究是没有开口,过了一会才问道:“到底是谁又破了封印物的影响?要知道我为了准备这一天,整整准备了三年,确定他们之中没有增强身体和灵觉的神奇物品才把他们列上祭品名单的。”

    慵懒躺在床上的奇怪男子张开另一只手,在那手掌上是一张金色的卡片,从卡片上延伸出血管的扎入手掌中,看上去竟然像是慢慢融入了奇怪男子的身体中。

    卡片上显示着别墅周围情况,所有景物都以一定的比例显示如全息投影一般出现,让他们待在着地下室里也能清晰的掌握整个别墅周围发生的一切。

    “这个连封印物都不能算是的东西,也不知道是哪一个贵族序列死后崩碎本源形成的,不仅副作用极大,要锁死使用者八成的实力不说,一天还只能移动三个小时,换来只有这样效果而已。”

    青年没有理会奇怪男子的抱怨,他盯着正在往别墅方向回走的一男一女,有些诧异的问道:“是陆羽?不可能啊!之前在大学里多次试探他都没有拿出类似封印物的东西.........”

    青年皱起眉头喃喃自语:“本来已经预定他是今天的祭品,只要撑过这一轮,我就能叩开本源大门的一丝缝隙,接下来就不用这么慢吞吞的杀人了........”

    “怎么会在这时起了变数?”

    床上的奇怪男子也端详着手掌上的卡片,但他的目光放到了附着在金色卡片外的一片又一片的黑影,在他的眼中可以看到那一片片黑影都是阻拦陆羽逃走的扭曲诡异。

    “恐惧是它们最渴望的美味,这几个家伙本源就差一点就能走上超凡之路,他们萌生的恐惧更是这些蒙昧的诡异趋之若鹜。”

    “然而恐惧作为最强烈的情绪之一,能让他们的本源增长一时,突破合格线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一旦突破那一线,便是奇异与凡人的区别,能激活一些封印物就更不奇怪了。”

    这样的点评让青年眉头皱的更深了,就差一线他能完成这个仪式叩开本源大门成就超凡,之后哪怕遭到通缉,他也准备到了后路。

    “仪式的时间可不能拖了.......”

    “这个程度的异动,已经引起城里守护者们的注意,最晚到明天晚上,他们一定会派人到这边调查情况。”

    “你最多还有一天半的时间了。”

    男子带着拱火的口吻述说着,青年的目光移向卡片上别墅内。那些能亮起莫名光芒的物品能遮挡窥视,但这时只有一个客房中亮着蒙蒙白光,让青年看不清里面发生了什么,而刚刚的厨房四人都没时时激活,被他看得明明白白。

    “发现那山洪根本就是幻觉的两人,会不会组织剩下的人联合起来呢?”

    “如果真的发生这种情况,拼着被外面诡异吞噬掉一两个的后果,他们未必不能趁我在这里动弹不得的时间里逃到山脚去,然后你.......”

    听到这里,青年的面孔已经扭曲,但想着刚刚才被抓住喉咙的窒息让把那一声闭嘴迟迟不敢呵斥出来。

    “若不是你这个仪式前几个祭品都需要沉浸在恐惧当中,单单凭我就能轻而易举地帮你制服这几个人,但现在情况已经是这样了。”

    奇怪男子用循循善诱的口吻说道“你不是还安排有一个小女朋友混在他们中间吗?到她出来搅局的时候了........反正到最后你也是要利用她成为你仪式中的祭品,这时还不利用的彻底一点?”

    脸色变幻中的青年只犹豫了片刻就拿出了手机了,那五官模糊的奇怪男子见此这才露出了明显愉悦的表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当我绑定剧情维护〕〔你不能这么对我[穿〕〔赐我狂恋〕〔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穿成渣A后我的O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偷香(杨羽)〕〔我大概率不是人了〕〔心头好〕〔神豪的幸福人生〕〔懦弱亲妈重生了[七〕〔重生后被七个哥哥〕〔唐柒柒与封晏〕〔徐南南帅〕〔猎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