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疯狂进化的虫子〕〔黄泉阴司〕〔全球影帝〕〔焚天路〕〔都市之仙帝归来〕〔大英公务员〕〔功高盖世〕〔萧破天楚雨馨〕〔盖世战神〕〔入骨宠婚:误惹天〕〔盖世战神萧破天〕〔小妻太娇嫩,枭爷〕〔隐婚总裁:女人,〕〔聂先生又苏又撩〕〔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一婚二宝:帝少宠〕〔神医佳婿〕〔鉴宝黄金指〕〔近身狂婿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都市之仙帝归来 第1633章 分离告别.
    !

    第1633章 分离告别

    田三和林云意聊的不错,还在思索幕后黑手。

    突然听到隔壁屋传来瓷器破碎的声音,林夕和江家兄弟在别屋休息,那里只有何冷源和沈元义。

    田三脸色一僵,觉得自己失误,都知道俩人有恩怨,还放他们单独相处,这不是故意挑事吗!

    他立刻跑到隔壁木屋,想阻止他们,林云意紧跟其后,表情也不好看。

    推开门一看,俩人的心稍微放下,中间摆着一张木桌,何冷源抱着婴尸站在右边,沈元义怒气冲冲地在另一边,怒目圆睁地盯着何冷源。

    林云意暗道不好,刚才的声响,肯定是吵醒唐奇了,毕竟对方感知很敏感。

    门外两道修长的气息,朝着唐奇的方向走去,林云意知道是江家兄弟。

    既然有江家兄弟看护,唐奇应该没有问题,林云意把精力转回屋内,看着僵持的沈元义和何冷源。

    田三出口劝道:“有话好好说,何必情绪用事呢!”

    沈元义一听这话,就像被踩了尾巴的猫,直接炸毛跳起来,张牙舞爪地对田三说:“我情绪用事,你怎么不问问他做了什么!”

    说罢,厌恶地瞪何冷源一眼。

    何冷源完全不觉得屈辱,毕竟是他有愧于沈元义,受到这种待遇是意料之中。

    沈元义气的脸红脖子粗,看何冷源沉默不语,更加来气,“待在你的江田不好吗!非要跑到我幽元谷来!”

    何冷源表情凝重,真挚地说:“当年的事对你我都是郁结,我放不下曾经的过错。”

    沈元义本想出言嘲讽他,但感到对方的诚恳,最终还是没说出口。

    林云意看沈元义有所软化,赶紧在旁边添油加醋道:“何神医专门和我们同路,因为思及自己的过错,整日都盼着沈神医。”

    沈元义听到他的话,忍不住翻个白眼,后背开始起鸡皮疙瘩,这林云意说的太夸张。

    何冷源沉默不语,眼睛真挚,态度很是坚决。

    沈元义看对方这架势,也不像恶语相向能赶走。

    俩人只能大眼瞪小眼,沈元义实在憋不住,仰天一声长叹。

    “罢了,想待着就待着吧,随便你。”

    说罢,沈元义眼不见心不烦,直接推门离开。

    ——

    唐奇被响声吵醒。

    虽然他精神力尚未痊愈,但意识是对动静很敏感,瞬间就清醒过来。

    旁边站着侍女,唐奇微蹙眉头,刚想询问发生何事,江家兄弟便推门而入。

    他疑惑地看向俩人。

    “刚才发生什么事?”

    “没什么。”

    唐奇听到江铮尤这样说,自知没什么大事。

    感觉到江苏远语气有异,满腹狐疑,难道说他有事要说吗?

    江苏远脸青一阵白一阵,窘迫地咬着嘴唇。

    江铮尤看江苏远纠结的神色,索性替他说出口:“我们要先去办一件事。”

    “嗯?”

    唐奇饶有趣味,江家兄弟淡泊江湖已久,又斩断和凌云阁的关系,现在居然要中途离开。

    他想到之前血林发生的事,以及犹豫不决的江苏远,猜想一件事。

    “半魂没死?”

    江铮尤眼底划过一丝讶然,唐奇昏迷了那么久,现在神智居然这么清醒,猜到这件事和半魂有关。

    江苏远缓缓内心情绪,沉声道:“没错,他还活着。”

    唐奇点头,能引起江苏远这么大反应,除了他身边的弟弟江铮尤,也就只有曾经那个半魂。

    他很赞同江苏远的做法。

    “去找找吧,毕竟你们还是一体的。”

    江苏远嘴唇翕动,还想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沉默不语。

    唐奇知道江苏远的郁结,出言开导道:“看开点,万物都有命数。”

    江苏远低头不语,和江铮尤一齐行礼,与唐奇进行道别。

    唐奇看着俩人离去的背影,无奈地摇摇头。

    曾经江苏远对半魂势同水火,完全不上心,现在半魂失踪,变得这般急切。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唐奇叹口气,刚才短暂的休憩,已经缓过神来。

    他打算坐起来,突然感觉几股阻力,低头一看,身上全包扎的绷带。

    唐奇脸皮一抽,沈元义是在限制他行动吧。

    沈元义听到里面的动静,一把踹开门,大步走进来。

    唐奇注意到沈元义,看着他脸色通红,双眼赤红,显然已经气急。

    他莫名地联想到何冷源,那个镇定自若的冷面神医,俩人真是形成鲜明的对比。

    沈元义原先还想着何冷源,气得他整个人都不好了,恨不得把对方碎尸万段!

    直到注意到已经清醒的唐奇,沈元义瞬间变了一张脸,笑着打量床上的唐奇。

    唐奇感觉到一阵恶寒,这沈元义的目光,可不是打量病人的眼色,而是把他当药材的感觉。

    “沈神医。”

    唐奇感到气弱,摸不清楚对方底细。

    沈元义笑得眯起眼,语气亲切地说:“唐奇,你好啊。”

    唐奇动动手指,都感觉很难移动,眼睛看着沈元义。

    “我什么时候能拆线啊。”

    沈元义这才如梦初醒,先前唐奇醒来,他实在太过兴奋,把这件事都给忘了。

    看着被包扎严实,只露出两只眼睛和嘴巴的唐奇,沈元义有些不好意思。

    “已经可以拆线了。”

    唐奇松了口气,就现在的这幅样子,除了睡觉,什么也干不了。

    沈元义拿出一把银刀,手法极快地隔开绷带。

    “啪啪啪——”

    唐奇感觉到,身上的束缚逐渐减少,酸痛的肌肉变得放松。

    一分钟后,唐奇身上的绷带全解开,但沈元义的动作僵住了。

    沈元义不敢置信地盯着唐奇,唐奇感到一股刺眼的目光。

    唐奇疑惑不解,沈元义为什么这样看着自己,小心地问道:“难道有什么问题吗?”

    沈元义表情僵硬,手颤抖地拂去面上的带子,接触到唐奇的脸,冲着外面大喊道:“你们快来!”

    唐奇一头雾水,还没反应过来,这沈元义到底怎么了!

    林云意和田三迅速赶来,还以为出什么大事。

    “怎么了!”

    唐奇被沈元义挡住,他们还没发现不对。

    沈元义立刻起身,露出唐奇的脸,俩人神情惊愕,不可思异地盯着他的脸。

    唐奇心里打鼓,自己到底怎么了!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视死如归魏君子〕〔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雪中悍刀行〕〔穿越八年才出道〕〔顶级气运,悄悄修〕〔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